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真想拥有自己的一辆自行车,免得老是被人骂为“车鬼”!

刚上初中的时候每到放学见到高年级的学长们骑着自行车一窝蜂拥向学校大门,那车铃一路“玲、玲、玲、玲”路人唯恐避之不及,偶尔还能见到带着女同学的的那哥们昂着头,遇到前方一个障碍物侧身一晃车不但没到还吓得那女同学“啊,啊 …”的尖叫,我们这些路人只能快速的左闪右躲的,看那哥们那样子别提多潇洒了,恨不得自己就是那手握车把的潇洒骑行者。我一直在想:假如我骑在上面的话,我个子这么矮能踩到脚踏吗?那天,班里一位要好的哥们骑来一台车,那车的三角架是弯的,据说这台车是他姐夫当海员从国外带回来的,是女式车。诶?这车要是我骑在上面就不怕够不着脚踏了。

要不怎么说我皮糙肉厚呢,咱闽南人叫这是“好肉菜”,每次因为学骑行的时候除了那一块块的青紫就是一疤疤带血的磨痕,有时血都粘在裤管上凝成了痂,可最多二天就痊愈了,穿短裤的时候免不了有很多关心的大人不断的询问那个伤疤怎么了,问过之后说得最多的就是那句:“这孩子真皮!”。咱的那个村子也就是几十户人家,算是个小村吧,再说那时刚刚改革开放,农民哪能买辆车放着玩呀?这个村也就那几乎刚刚结婚的人家有车吧,那时候时兴在结婚的时候才会拥有一辆车,那叫什么“几大件”吧?村里的车都是有出比较远的门才借来借去的。刚刚学会车那回,到处找理由四处借车,一借就是大半天忘记回家或者说是不敢,不想回家,因为要还车呀,“车鬼”,“车蛇”这个骂名就是这样产生的,这个时候真的期盼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拥有一辆自己想骑就骑的车呀。“好好念书,好好锻炼,只要出成绩就给你买一部。”这是大人给我的承诺,这个承诺成了那个时候我的“中国梦”!

十六岁是闽南的成人礼,男孩在十六岁的时候家里会给你一份成人的“大礼”,我的“成人礼”是在不断的与家里大人的交涉中获得的一台自行车,“永久”和“凤凰”是当年国产自行车的首选品牌,凤凰还可以分成“站凤”和“倒流”,“站凤”是比较轻型的车价钱也相对贵点,而“倒流”的有双管的更适合于载重,那时邮电的送邮件车用的大多是“倒流”车,在与家里大人的不断“谈判”中看了几家卖自行车的商店,终于在泉州的中百推出了我的第一台“站凤”自行车,出了门我就骑着它哼着小曲顾不留意上路人诧异或者羡慕的眼光往家赶。—— 这一年,我不但“成人”了,也拥有了自己的“财产”!车,晚上是放在自己的房间的,每次上床前我都会用破布细细的擦一遍,哪怕是放在自己的房间,还是很不放心的加了一把锁,每次都要检查过车锁才能安心的上床睡觉。

那一天周日,与另外一个有车的同学相约到后渚港的海军码头看军舰,后渚港离我们的村子大约要二十公里吧?那时的路没有现在这么直,我们需要绕道从泉州的另一端过去,那时的路还有许多的坡,但这怎么能阻止住我们看军舰的脚步呢?每台车两个同学轮流骑行,那天的天气相对热,一人一头的汗,但大家一路还是又说又笑的。“蹦,蹦,蹦,蹦 …”,车轮子的感觉好像不一样,“你的车没气了。”对面车的同学向我们发出了警告,这是正直下坡,车速带来的凉风带来的惬意让我们没有顾及到轮子底下的事了。“噗,噗,噗,噗 …”,车子自然减速,“快下,快下。”两辆车都紧急的停了下来,大家一看,傻眼了!车因为轮胎没气和重压,内胎已经断了并被挤在外胎的外面!四个人只能发挥我们的“团队精神”轮流的推行,高高兴兴的一次骑行竟然成了“推行”!也不知道走了多少的路,相互间也不知道责怪了多少的话,终于找到了一家自行车的维修店,四个人凑够了换胎的几块钱才让这台新“站凤”车恢复了活力,这修车的几块钱也成了我的“饥荒”,还了一个学期才还完,很长一段时间摸摸胸口还觉得隐隐作痛的!这车我还是这样小心翼翼的呵护着,不久后我应征入伍,这台车我才依依不舍的交到了我弟弟的手中,临走是时候免不了多嘱咐几句 —— 不舍呀,这可是我的第一台车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老部队在一个海岛上,当兵的在岛上是不能有自己的自行车的,偶然骑车还必须偷偷的骑而且不能带人,灶上的兵有时可以找司务长借用,还能借口“公出”防止遇到军务科的人。岛上当兵的交通管理就是我们支队的军务科,骑车带人要特别的小心防止碰到军务科的人出来巡视被抓,岛上那时的路只有一条从渡口至8号码头至东岙至西岙至司令部至家属楼是主干道也是唯一硬化的水泥路,我们东岙的兵去西岙为了抄近路都走村道和田埂路,田埂路上骑行的技术需要相对的过硬,特别是骑车带人的时候更需要小心翼翼的防止一脚踩空落入水田里踩了一腿的泥。一次,我与一名战友一起骑车去西岙,照例我们抄近路走田埂路过去。远远我我们就看到一位穿干部服的人朝这边走来,起初我们并不是很在意,继续摇摇晃晃的朝对面骑去。忽然,我发现对面走来的好像是军务科的刘科长外号“刘瞎子”。“快快,快下来。”,我一阵紧张,后面的人没有发现情况还是慢悠悠的。“军务科长,刘瞎子!”,后面的人听到我的喊声也猝防不及赶紧跳,车和对面的人在相互的行进中不断的接近,这人越是着急越是狼狈不堪,后面的人那宽大的水兵裤竟然在紧急的时候勾在了车的支架上,人一跳下来“唦”的一声由于后面的水兵裤勾住了行进中的车,“嗵”,两个人一起随着车掉进了水田里,掉到水田里的两个“落汤兵”赶紧手忙脚乱的爬起来对着迎面走来的首长立正站着等待发落。“哪个单位的?”,“ … ”,做完记录,首长发话了:“明天早上九点钟,服装整齐到支队大操场等我!!!”。第二天我俩八点半就忐忐忑忑的等在了支队的大操场,首长带着一个干部准时到达:“每人在大操场跑十圈!”,我们都没敢再多看那眼睛后面那双严厉的眼睛就按命令系紧了帽子的防风带开始沿着大操场跑,不时有当兵的经过大操场的时候对我们指指点点并幸灾乐祸的笑着,我们虽然怨在心里却也不敢声张,老老实实的跑完了每人十圈。骑一趟车,两天两身湿漉漉的军装让我很久都没敢在碰自行车。

狗改不了吃屎,人也改不了骑车!我很快在这次用汗水换来的骑车经历中回过神来继续了我的骑车游行。部队回来后回到了父亲的单位里工作,单位离工作的地方也有几公里远,快到工地的地方要经过一条窄窄的简易桥,我自信骑车的技术尚好,每次经过这条桥的时候都是直接骑过去的,我这骑车的“高超技术”也赢得了许多工友的赞许。那一天,我照例骑车过桥,临近对岸的时候,一个小浅坑让车晃了一下,我感觉不妙赶紧跳下车,车的惯性使车的后半部分一下子甩了出去,我下意识的抓住手把,但还是被车的重量和惯性一起带进河里!徐州的河河沟沟大多是“红河”,那里除了小龙虾什么生物都难活,说明这河水有多臭!好在几年的海军生涯让我在掉进水里的一刹那有了求生的本领,人是无大碍了,但车却只能暂时的泡在水里了。好在离工地不远,我赶紧在工友的帮助下找来了绳子和钢筋折成的钩,凭着记忆经过一个下午的甩钩终于找到了我的“爱车”。

自行车,我的“车初恋”,自行车,也是我又爱又恨的交通工具。几次的骑车囧事让我对车有了更成熟的理解。前年,换车的时候车行的赠品中就有一辆万余元的跑车,开车之余我又成为了一位骑士。

-----------------------小编注:此贴为“原创骑行游记征文活动”参赛贴-----------------------

点击查看完整活动信息:★骑行征文活动★原创精美骑行游记有奖征文

★点击查看全部参赛贴★

优质参赛游记会获得:Sinclair签名版英国CardSharp 2信用卡式安全折叠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了解奖品详细信息:http://www.iainsinclair.com.cn/main.asp?id=8

本文内容于 2014/3/18 16:36:26 被小编a1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