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民煮的缺点:伦敦-华尔街轴心征战世界的道路


1、控制美国


国际金融势力要想征服世界,首先必须掌握一个强大的政府工具,以此作为征战世界的工具。他们盯上了美国。


美国的历史就是国际金融势力与美国共和势力斗争的历史。华盛顿建立美国之后,这两派的斗争就开始了,共和势力一派的代表人物是杰弗逊,他代表的一部分人民大众的利益;国际金融势力一派的代表人物汉密尔顿。在美国建国的最初100年里,共和势力占上风。在1901年时,代表共和势力的麦金利总统被暗杀。此事标志着国际金融势力彻底控制了美国,之后的肯尼迪属于国际金融势力的窝里反。在共和势力与金融势力的长达一百多年的斗法中,先后有七位美国总统死于金融势力的手下。


从某个角度看,一个国家就象一个人,不同的党派代表这个人不同的性格,共和势力代表着一个人的朴实面,金融势力代表着这个人的狡诈面,当美国这个人还小的时候,他的狡诈面就表面了出来——华盛顿本人就对金融势力让步了——标志性事件就是美国第一银行的成立,长大后,这个人肯定是狡诈无比的,三岁看老就是这个道理。现在的美国政府完全是国际金融势力手里的傀儡。


当然,需要说明的是,“共和”是相对于“世袭”来说的,美国是共和制的国家,中国也是,在这一点上,中国和美国是一样的。不要认为美国是民主制的国家,事实上,美国的先贤们(共和势力)对所谓的民主从来就不感冒,对此,可能许多人都不相信,所以在此我不惜篇幅对比一下在美国先贤们的眼里,“共和”与“民主”的区别:


美国的先贤们总是把美国政府称为“共和政府”或“自由政府”,而不是今天美国政府自我标榜的“民主政府”。无论是华盛顿,还是亚当斯,在其总统就职演说里都是用“自由政府”、“共和政府模式”,形容当时美国政府,而不是所谓的“民主政府”。在费城制宪会议上,美国的先贤们强烈的抨击了民主和民意副面影响,下面是几个代表的原话:


代表谢尔曼说,“老百姓眼下对建立政府的事还插不上手。他们缺乏信息,老是被人误导”。


代表格里:“我们所经历过的罪过,都是源于民主过于泛滥。人民并不缺乏德行,但总是受到假装爱国的人蛊惑。马萨诸塞州的经历证明,引动人精心炮制出各种虚假报告,到处传播,老百姓每天都被误导去做些最作孽的事,说些最作孽的话,这些虚假报告又无人可以当场揭穿。一个主要的罪过,是说要对政府雇员实施正当程序,仿佛把公仆都饿死才是民主的极致……”


美国第四任总统麦迪逊指出,“政府若采取民主的形式,与生俱来的就是麻烦和不方便,人们之所以遣责民主,原因就在这里”


富兰克林也承认,“我们都遭受过民主带来的迫害和不公正……”


美国先贤们对民主都不感冒,对议会自然也不可能有什么好感,他们对议会的评价是:“在议会中,议员们有时似乎自以为就是人民的化身,面对来自任何其他方面最小程度的反对,就暴露出不耐和厌烦的病态;好象不论是行政或司法部门只要行使其权限就是侵犯了人民的利益。立法机构常常表现出企图横蛮控制其他部门的意图;而且,由于立法机构一般有人民站在他们一边,就总是在行动时势头过猛,致使其他政府部门难于维系宪法规定的平衡”


为了削弱议会的权力,美国的先贤们采取的措施有:分割立法权,用“政府中精选而稳定的组成部分(即参议院)”牵制更容易受民意影响的众议院,立法权一分为二,便于总统对他们分而治之,各个击破;实行三权分立,彻底地从理论上否定了民主机关在共和政体中的支配地位;赋予行政首脑“帝王般的权力”,使行政首脑的政治地位高于议会。


代表迪金森认为:“受到限制的君主制,是世界上最好的政府形态之一”,“任何共和制的政府形态,都永远不会得到与此同等的祝福”。美国先贤们承认,美国总统“与英国国王有类似之处,它也同样类似于上耳其皇帝、鞑靼可汗”。美国总统的权力主要有行政权、军权、联邦法官任命权、大赦权、立法复决权。这样的权力设置,赋予总统有效压制议会内的反对势力的权力,使总统在美国政体中的地位比议会明显高出一截。


美国先贤们把总统是否可以独揽大权上升到了事关美国生死存亡的高度,他们强调:“舍此,不能保卫美国免遭外国的进攻;舍此,亦不能保证稳定地执行法律;不能保障财产以抵制联合起来破坏正常司法的巧取与豪夺;不能保障自由以抵御野心家、帮派、无政府状态的暗箭与明枪。”当反对派以“美国的新政体已经带上浓厚的君主制色彩”对此进行了强烈的批评时,美国先贤们的反击是:“我们却不妨承认,优良政体的真正检验标准应视其能否有助于治国安邦”。也就是说,他们并不承认某种政治制度具有天然的合法性和道德上的优势,他们认为,任何一种政体好与不好,正真的检验标准是“治国安邦”,而不是别的什么东西。他们还指出,“软弱无力的行政部门必然造成软弱无力的行政管理,而软弱无力无非是管理不善的另一种说法而已;管理不善的政府,不论理论上有何说辞,在实践上就是个坏政府。”——在美国先贤们的眼里,国家领袖就应该是非世袭的、任期有限的独裁者,这样既可以避免行政部门的软弱无力,又可以保证领袖(因担心下台后被清算而)对自己严加约束。


美国的先贤们对待民意的态度是:“人民普遍地是从自已的公益出发的。但这一点常亦用来说明人民也会犯错误的。人民从常识出发是会蔑视阿谀奉承的人的,而某些别有用心的人胡说人民在任何时候都是贤明的,都能找到解决问题的途径的。但人民从自己的经验知道自己有时候是会犯错误的;因为人民终日受那些别有用心的寄生虫和马屁精的欺骗,受到野心家、贪污犯、亡命徒的欺诈和坑害,受那些不值得信任的人的蒙蔽,受到巧取豪夺的人的耍弄。要说人民在经常受到这样一些干扰的情况下,也不会经常犯错误,勿宁说这是个彻头彻尾的神话。”


美国国父们设计美国的新政体的最重要原则就是要确保“行政部门肯定应该处于敢于有力量、有决心按照自己意见行事的地位”,也就是要确保执政者能够按照自已的理念施政,而不是按照民意来施政。人民有权自由的表达自已的意见,但不允许民意干扰政府的施政。


他们认为,政府不但要为人民服务,还要能教化人民——“当美国人民的意向同他们本身利益出现差异的情况下,受命维护人民利益者的职责应该是坚决抵制这种一时的误会,以便给予美国人民时间和机会去进行冷静认真的反省。这种作法能使美国人民免遭其本身错误所造成的严重后果,并使其有勇气和雅量为美国人民利益服务而不惜引致美国人民一时的不快,但他将得到美国人民长期感激和纪念。”——那些一直对美国体制崇拜有加的人们可能失望了,美国的先贤们是禁止人民参与治理国家的。


富兰克林认为,美国新宪法确定的政体是一种“选出来的君主制”;杰弗逊也称美国的新政体是“君主制的新版本”。


美国宪法只赋予人民的权力是:人民选举众议院,参议院由各州的议会选出——在最初的美国大选中,民众只选众议员,没有资格选参议员,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既能让治理国家的人倾听人民的声音,又可以做到在做决策时不对民意惟命是从;在选举总统的方面,人民直选州议会,州议会选出大选举团,大选举团选出总统;人民没有罢免总统的权力,总统只有在严重违法并且被议会抓住了把柄,并且还要弄到连议会中本党的议员都众叛亲离之后,才有可能被议会赶下台。说穿了,美国的先贤们希望美国总统就是一个稍受限制的独裁者而已——唯有强势的领袖才能有强势的国家。


随着共和势力在美国的衰败,美国也变得越来越民主了。在1860年南北战争前,大选举团大多改由各州民众普选。到1913年时,美国通过了宪法第17修正案,在全国确立各州普选参议员。从那个时候开始,民众有了立法机构参众两院的全部选举权,这时,美国的共和势力已经全军覆没了。


熊彼特说过:“一旦涉及的各项利益与理想是人民拒绝与之妥协的利益与理想,民主政治可能根本运行不了。


今天的美国政府,已经是代表国际金融势力利益的傀儡政府了,所以他们不再提共和,不再提自由,只提民主。不要认为民主和自由有相同的意义,它们的区别非常大:自由是实的,民主是虚的。民主不能当饭吃,自由却可以当饭吃——自由意味着独立,经济上独立是独立的基本条件——经济独立意味着自己有饭吃,民主可以做到吗?


自由可以给人带来幸福,民主却不能。现在的美国足够民主:布什在台上叫喊着“就算只有自己的狗狗支持自己也不从伊拉克撤军”,反战的人就在白宫面前示威,形势上民主的很。但是,有用吗?仗不还是打吗?只要华尔街不点头,华盛顿就得撑着打,死多少人背多少债是美国老百姓的事;赚取多少战争红利还是华尔街考虑的问题。


但是,现在的美国民主有什么用?多少人沦落为债务的奴隶,这一点从次贷危机引发的信用卡危机中已经充分表现了出来,当然,现在许多的中国人也正在沦为债务的奴隶(比如房奴),民主是有了,可能不能吃上饭自己却说了不算了。——是吃饭重要还是民主重要?美国的共和势力希望的是人民生活自由幸福,而不是所谓的民主。而这些满口民主的家伙们,整天干得却是喝别人血汗的买卖。真正主宰着美国的那个群体,是财富可以世袭的家族,他们是“共和”的死敌,他们希望把世人都变成他们的奴隶,用债务的锁链锁住,永远不得翻身。坐在白宫的人是民主选举的,但是,控制着华尔街的人是民选的吗?他们可是世袭的。


我们的国家也是共和国,人民是国家的主人,我们同样是一个自由的国家,我们同样是共和国,我们的政体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主和专制是一对矛盾的统一体,一方不可能把另一方消灭。专制到了极端,就到了民主的时候——造反,那时是人民最能“作主”的时候;民主到了极端,专制就出现了,要想让民主充分的扬长避短,就必须控制民主的范围。过犹不及。不要不相信——给全世界带来最大祸乱的大独裁者希特勒不就民选的吗?


孟德斯鸠说过:“民主制和贵族制国家的本质并不是自由的。”美国现在是最民主的国家,可是,无论是民主党的侯选人,还是共和党候选人,都是国际金融势力支持的,谁上台对他们来说都是一样的。所以,最民主的美国其实是最专制的国家——选谁上台都是为华尔街的主宰者们服务,这样的民主选举不就是个形式吗?


股神沃伦巴菲特的父亲霍华德巴菲特是美国参议员,他在1948年就指出:“我警告你们,两党的政治家都将反对恢复金本位,那些这里和国外靠美国持续货币贬值而大发其财的人,也会反对恢复诚实货币的制度。你们必须准备智慧和机警的面对他们的反对。”为什么美国的两党都反对恢复金本位?因为他们的金主反对。谁控制着美国政府还用再问吗?


当然,这也是直选制度的必然结果:侯选人想上台就必须做宣传拉选票,这就需要大把的钱。谁来出?肯定是支持他的阶级来出——任何一个侯选人都是代表着一个阶级的,这是不容抹煞的事实。广大的普通百姓虽然选举的时候积极,可掏腰包支持候选人的时候有几个积极的?当然,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自己掏钱了,自己支持的侯选人上台了,但是,他不会只为自己服务,会有大批的人搭便车,这样自己不就亏了吗?再说,普通人大都是一盘散沙,相互之间没有密切联系,组织力量很差。而资本势力就不一样了,他们人数虽少,但是相互之间联系密切,而且有足够的钱去玩政治。如果一来,出钱支持候选人的基本上都是资本家,这也是不争的事实。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短。在人家的支持之下才上的台,能不替人家办事?不要以为你投票选了他他就应该替你做事,只有你出钱支持他他才会为你做事。这才是选举政治的本质。换句露骨的话说,就是在直选情况下,选民手里的选票是废纸。这个道理也很简单:人做事是要负责任的。你投谁的票是你的事,自己对自己负责就可以了;他花谁的钱是他的事,他得回报为他掏钱的人,这是他的责任。


看看现在的直选中出的那些笑话吧:小布什当众啃棒子,戈尔专门在媒体面前和自己老婆接吻,(在台湾地方领导人选举中)陈水扁为了当选做了阿扁娃娃(两颗子弹就更不必说了),希拉里当众落泪……


“天地之大德曰生,圣人之大宝曰位”。本来,选举国家领导人是一件非常神圣的事情,却让人搞成了笑话,这难道不是对国家尊严的污辱?难道不是对民主的嘲讽?有句不太好听的俗语,是这样说的:“看戏的是疯子,唱戏的是傻子。”这句话用在直选政治里倒也恰当。


相比之下,间接选举就不然。最高领导人是由选举团选出的,选举团成员都是代表自己群体利益的,他关注的是领导的品德和才能、以及能否给本集团带来利益,而不是那些外在的东西。如果选举团成员不为自己的集团理性投票,他很快就会被自己的集团淘汰。所以,间接选举更理性。


其实,真正为国家和民族做实事的政治家,执政时都不怎么民主,也不会被民意牵着鼻子走,但是他们可以为自己的国家和民族争取到应得的眼前利益和世俗人眼光看不到的长远利益。这一点,稍有历史常识的人就应该知道——古今中外,最有作为的国家领袖有哪一个不是近乎独裁?


当然,说美国政府是傀儡可能没几个人相信,还是举个例子吧,尼克松可绝对是国际金融势力的功臣,在替金融势力出过大力之后,居然被排除在石油回流计划之外,后来在明白自己根本不被信任之后,恼火之下的尼克松准备单干,这时水门事件就爆出了,《华盛顿邮报》更是揪住这件事不放,搞得尼克松被动无比,之后,尼克松对《华盛顿邮报》下了封口令,但是不起任何作用,相反,《华盛顿邮报》甚至还把尼克松对其下封口令的事情捅了出去。后来,《华盛顿邮报》的这一行为被广泛的宣扬为美国媒体独立性的典范。尼克松也曾打算武装保卫白宫,但是巧得很,此前一周参谋长联席会议发布命令,所有美国武装力量从即日起停止接受白宫命令。军队不听白宫的命令算怎么回事?这不是造反吗?可人家就是干了,事后既无人提及更无人追究责任,怎么的?尼克松是三军总司令,关键时刻却只能指挥自己,真正成了孤家寡人,无奈之下,只能选择辞职。


美国的媒体真的那么客观公正吗?2003年美国侵略伊拉克的时候,曾因越南战争和海湾战争的战地报道而获得普利策奖彼得阿内特,仅仅由于在接受伊拉克电视台采访时说了句“美国的第一个作战计划已经失败”,就被炒了鱿鱼。其实,不光是媒体,就连一向与布什唱反调的民主党领袖们也全部闭上了嘴,没有一个人敢出来对布什政府在作战中所犯的低级错误提出任何质疑。美国媒体的独立性呢?美国的民主呢?全是子虚乌有的,有的只是国际金融势力的利益。当然,如果还有人怀疑的话,看看今天CNN的表现就知道了——“做人不能太CNN”。


到底谁是美国政府的真正主人?追求民主的美国人最后追求到了什么结果?


相比之下,英国政府倒是在国际金融势力面前更吃得开一点。1990年,英国政府敢在伦敦金融城的反对声中加入欧洲货币兑换体系,国际金融势力只能通过用索罗斯阻击英镑的方式逼英国退出,就足以说明英国政府在国际金融势力面前有非常独立的一面。因为英国在建立君主立宪制时(英帝国这个“人”在小的时候)还没有国际金融势力。如果国际金融势力也想彻底控制英国政府的话,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武力推翻现政府,这叫连根拔起,也叫回炉再造。节选自:国际金融战探密


欢迎来我的新浪博客看看,有更多的精彩分析哦!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721961197_0_1.html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