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尊敬的读者,我的追忆对越自卫还击战34周年---记129师385团1连一文,是一篇全部采用真人真事记事的记叙文,对里面的人物、战斗细节不带有任何虚假及夸张情节。 因为我是这场战争的直接参与者,也是这个英雄连队里的一名战斗员,对整个连队的战斗经过比较熟悉。希望能够通过我的回忆给这个英雄的连队留下一点史事资料。由于自己文化水平有限,每当我写到这支英雄的连队在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中那些炽热的战斗场面时,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下来,不是手跟不上心,就是心跟不上手,很难用最新最美丽的文字表达出他们对党对人民无限忠诚的忘我的牺牲精神。

需要说明的是,这个连队战前是一支扩编连队,百分之六十的战斗人员当时还是刚刚入伍不到三个月的新兵,拉到广西崇左县集训三个月后就投入了这场血与火的战争之中。虽然说这些新兵只集训了三个月,但是,在这三个月内,每天早上全副武装搞十公里的越野,主要是体能锻炼,然后是射击瞄准训练,每个战士射击瞄准训练时,一个个都是把两块砖栓在绳子上,然后在系到枪口前,一站都是20多分钟,长期这样训练,有的兵的胳臂臃肿的和大腿一样粗。这个连队的兵,每日训练回来,军装上粘满了泥土,这是汗与土的混合物。有的战士训练时军装被挂烂,衣服上染红了血迹,这是一种超负荷的军事训练,这种苦于累无法使用文字所形容出来。他们提出的口号是;“平时多留汗,战时少流血”。他们的射击水平一个个都达到了几年老兵的射击水平。全连满编127人,每次实弹射击总成绩是只有三人不及格。

战时,129师385团是全师的主攻团,一营是全团的主攻营,一连是一营的主攻连,这支英雄的连队所肩负的任务是首先攻占敌靠毛山左侧无名高地,这个无名高地是全师的咽喉部位,它直接关系到129师是否能够迅速进入、展开、发起攻击的大问题。

(续篇二)2月17日凌晨4时左右,这支英雄的连队有四班长黄绍清代路,成一路纵队,每人间隔十米,他们要在我军炮火准备的40分钟时间内,跑完6公里长的竹签陷阱阵和雷区,侥幸的是这个连队中途路上没有遇到险情(战后得知在一个山洞内发现有9000个越军还没来得及布设的地雷)。

4时35分一连指战员按照上级规定的时间已经占领了离敌500米的冲击出发阵地。这一天早晨,天刚蒙蒙亮,靠毛山无名高地的基本轮廓已经展现在战友的面前。

这个无名高地,海拔1500米高,山高、坡陡,杂草丛生,没有一点隐蔽物,且地形复杂,居高临下,易守难攻。

连长卢大坚命令,一排担任主攻排,从靠毛山左侧无名高地右侧山脚下发起攻击,二排担任助攻排正面迎敌掩护主攻排向前推进,三排殿后担任预备队随连指跟进,随时准备接替一排一举拿下靠毛山左侧无名高地。此时的一连连长卢大坚在望眼镜里发现一排已经推进到距敌1200米的山腰上,二排已经推进到砖窑场,就地展开以强有力的火力,支援二排向无名高地发起攻击。

这时连指步话机员孙向东说;“报告连长,一排长良生才报告,一排冲击受阻,无名高地下方100米处发现敌火力点,一排受伤3人。”此时的连长卢大坚也发现了这个火力点,随即命令二排火力支援,连指掌握的82迫击炮班和60炮班向无名高地下面,100处的敌火力点开炮,就听见“轰,轰轰”几声炮响过后,敌火力点被我炮火炸上了天。

紧接着一排又发起了攻击,一排刚刚向山坡上推进120米远的距离,无名高地上又响起了密集的枪声,敌人的子弹像冰泡一样打了下来,落在了战友们周围,把战友周围的黄土打的挑起2尺多高。

此时连指步话机员孙向东讲;“报告连长,一排再次冲击受阻,受伤五人,请求炮火压制”。连长卢大坚把帽子一抹,一声说道;“命令60炮班,82炮击炮班,向无名高地开炮。”紧接着一发发复仇的炮弹越过一排战友们的头顶飞向了无名高地,此时,敌人的火力又被我炮火压制。一排长良生才拔出手枪一声说道;“同志们,党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冲啊---”。一排战友听到排长发出的命令,一个个像小老虎一样二次向敌无名高地发起了冲击,部队刚刚向前推进250米,无名高地上的敌轻重火力再次像暴雨般的打了下来,只见战友们一个个“扑通扑通”倒在了半山坡上,敌人的火力压得一排战友们一个个抬不起头。

此时,焦急等待一连胜利消息的团指挥所内的洪团长,从望远境内把一连的战况看的是清清楚楚。当他看到英雄的一连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一步步艰难的向前推进了120米、250米的时候,他的心情是那么的高兴,当他看到一连战友一个个倒在山坡上时,他的心情又是那样的无比沉重。这时候,团张参谋急匆匆的走进指挥所说;“报告洪团长,一营高营长请求团炮火压制敌靠毛山左侧无名高地”。洪团长转过身来一声说道;“命令,团炮火迅速压制无名高地之敌。”不多一时,就听见团炮群“呼、呼呼。呼呼呼”把一发发仇恨的炮弹全部打向了敌靠毛山左侧无名高地上的敌军阵地,无名高地又一次陷入了火海。

无名高地主峰后面,越军挖了一个防空洞,越军听到我军炮击,迅速撤进防空洞内(战后发现无名高地后面有一个防空洞)。

这时,一连连长卢大坚,命令三排长周茂富带领连预备队向前推进加入战斗。当三排接替一排向前推进距无名高的主峰600米的时候,第一道战壕里的越军开始向主峰撤退,而无名高地上的越军又一次集中轻重机枪火力,疯狂的向我三排战友扫射,压得战友们无法向前行进半步。连长卢大坚命令全连火力压制敌人,掩护三排发起攻击。

这时候,连指步话机员孙向东说;“报告连长,三排长周茂富报告,配属重机枪班班长刘富堂中弹牺牲,本排受伤4人”。一连连长说;“命令,三排迅速抢占敌前沿阵地,全连集中火力压制无名高地之敌。”

此时,只见一连60炮班、82迫击炮班以及轻重机枪一齐开火,以强有力的火力掩护三排发起总攻击,不多一时,三排抢占了敌前沿阵地。只见敌战壕内横七数八的躺下了十几个死尸,没有及时带走的枪支弹药散落一地。为了不给敌人喘息的机会。连指已经推进到无名高地山下,连长又一次发布命令,要求一、三排全体指战员不惜一切代价,在十五分钟内迅速占领无名高地,全连火力压制无名高地之敌。

此时,只见一、三排全体人员又一次向无名高的主峰发起猛攻,当战友们冲到距无名高地主峰100米处时,隐藏在草丛中的三个敌重机枪火力点突然向一三排战友们扫射过来,九班长负伤,七班机枪手身受重伤。一排长迅速组织火箭筒射手,立即消灭左侧敌重机枪火力点,三排长组织火箭筒手消灭右侧敌重机枪火力。就听“轰、轰”两声巨响,敌左右两侧的重机枪火力点被消灭。正前方的敌重机枪火力仍然在疯狂的进行扫射,敌人扔下的美式手雷,不断地在战友们身旁爆炸,三排长屁股中弹,倒在了血血泊之中。一排长命令火箭筒手张小军迅速将正面敌重机枪火力干掉,谁知,当他刚刚扛起火箭筒准备击发时,一颗美式手雷落在了张小军旁边,就听“轰”的一声,张小军面部被手雷炸伤,倒在了地上。另一名火箭手迅速扛起火箭筒击发,又听见“轰”的一声,无名高地上最后一个敌重机枪火力点被送上了天空。不多一时,一连占领了无名高地主峰。

“报告连长,二排长杨方军报告,二排迂回到无名高地左侧山腿下时,发现有不少的越军,冲击受阻,请求增援”。

此时,一连连长卢大坚说;“命令一排坚守无名高地主峰,三排火速增援二排,二排立即投入战斗。”

无名高地左侧山腿,是无名高地延伸下来的一条山腿,长有一百五十米,高有120米,宽有80米,这是一个全部有岩石结构组成的石头山,东、西、北三面都有一米高的原型天然洞穴,分为上下两层,顶部有一个一米见方的天窗,洞洞相连,内藏越军一个加强排,配备武器精良,弹药充足。它的北面是一条公路,主要任务是抗击这条公路上的中国军队,也是我军129师向纵深进攻的必经之路。在这个小小的石头山下,英雄的一连后来全部消灭了越军的一个加强排。这一仗打出了一个全国战斗英雄韩永民,打出了一个被中央军委授予称号的“突击英雄连”。

《待续》

本文内容于 2014/2/27 8:27:46 被小编a4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