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今年正月的一天,我去农村的小姨家拜年。小姨夫是这个村子的书记,家里人特别多。我正和小姨、姨夫聊天呢,突然,一个年轻小伙子急急慌慌地闯进来说:“三旦叔,大队那边有人打起来了,快去看看吧!”小姨夫一听,马上站起身往外走。我没什么事情,便也拉着小姨一同去看热闹。我们来到大队门前,看到一群男人正打得不可开交呢,旁边还停着一轻宝马740。我们凑了过去,我突然感觉一个正在打架的40多岁的男人这么眼熟呢?略一思索,就想了起来。我大声喊道:“云二哥!”奇怪,听我这么大声一叫,那些男人居然都停下手了,都转过来看我。那个男人盯着我良久,突然叫了起来:“小花儿,你怎么在这里?”“这是我小姨夫的村子,您怎么来这里了,又怎么打起来了?”“我开车经过这里去亲戚家拜年,过来的时候不小心碰了一只狗。我说赔钱,他们就要一万块,说是外国进口的。当我是傻子了,那狗不超过500。我不给,他们就过来打了,不但打人,把我的车也打坏了,你看!”我往车上一看,果然呵,车门都陷进去了呢。看见我和这个男人说话,姨夫和小姨问我怎么回事,我俯到姨夫耳边悄声说:“这人可了不得呵,他就是城北四镇混混的头子,就是著名的云二贵!他是我的朋友”。听了我的话,姨夫马上就问村里其他人,是不是这么回事,大家也都承认了。姨夫一下就火了:“你姥姥的!平时我是怎么教你们的!怎么能这么欺负人呢,你们是不是这辈子就不准备走出这个村子了!谁带头的?“姨夫话音刚落,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后生走过来了:“三旦叔,是我!”姨夫一下又生气了:“王黑子,怎么又是你?你能不能不给老子惹事呢!这是我家外甥女的朋友,你打了,你说怎么办吧!”王黑子低着头轻声地说:“你说咋就咋吧!”“现在,你就送这位二哥去医院,给他看好,再把他的车修好,再去人家门上赔礼道歉,人家不满意就不行!听见了没有?”王二黑点头如捣蒜。这时,姨夫也俯到二黑耳边上说:“你知道他是谁,他就是城北四镇的地头蛇云二贵!你小子不要命了!”闻听此言,二黑吓得不敢吱声了。这时,云二哥过来了,他拍了拍姨夫的肩膀说:“书记,你的外甥女是咱妹子,咱们是一家人。不打不相识嘛!反正不要紧,算了算了,我自己处理就行了!”姨夫却非要让二黑去办,云二哥一再推辞才罢休。我们要请云二哥到家里吃饭,云二哥说他要去前面那个村的亲戚家,已经说好了,说以后再来吃吧。于是,我们送云二哥走了。姨夫用手打了二黑一拳头说:“不是我的外甥女,你小子完了!连他你也敢诈呼!”说完,我们就回姨夫家了。我是怎么认识这位云二哥的呢,这里面有一个故事。

上大二时放了暑假回家,正是炎夏,到处都弥漫着热浪。我太怕热了,有一天,就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到郊外龙山附近去玩,村里面温度要低得多。我骑得很快,年轻人嘛,心情又好。只用了半个小时,我就到了龙山脚下。这里有一条河,叫弥河,河水很宽阔,感觉也比较深,我就骑车沿着河边走。一边走,一边欣赏沿河美丽的风景。这时,忽然吹来一股河风,我的长裙一下就被绞到车后轮里了,我只好下了车。我试图把裙子从后轮里拉出来,结果一看,居然被缠死了,卷在了车轴中间,必须打开后轮才能把裙子拿出来呢,要不裙子就烂了。裙子烂了是小事,我可怎么回家呢!我正在专心致志地想办法呢,突然听到一个男人在说话:“妹妹呵,你干什么呢?”我被狠狠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原来旁边站着五个年轻男人,前面那个高个的正在冲我奸笑。我的心咯登一下,马上就猛烈地跳动了起来。我怯怯地说:“裙子给绞了,我拿不出来了!”高个说:“让哥看看呵!”说着,他走到我的自行车前看了一下,说:“这个容易!可是妹妹你准备怎么感谢哥呢?”我低声说:“我自己来吧,不麻烦您了!”“哥既然碰上了,怎么能不管呢!你还是想想怎么感谢哥吧!”听了这话,我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想想呵,这是在郊外,村庄离这里还老远呢,真是叫死也没人听到的。那年我才19岁,哪经过这种阵势,猛然间就大哭了起来。这时,突然听到一个男人高声在说:“四儿,你是不是又在欺负女孩子了?”大家都朝着说话的地方看去,只见一个三十不到的男人站在河边,瘦高个儿。那个被叫做四儿的年轻男人马上走过去说:“云二哥呵,你怎么也过来了!我们弟兄几个就能办好,你放心吧!”“我知道你们毛躁,不放心,过来看看。你是不是又在欺负女孩子了?”“没有没有!”“没有?人家怎么哭了!我怎么教你们的,是个女人就想要呵,你不摸摸你的良心,还是个男人么?”四儿不敢吭声了。说着,云二哥走到我身边,我还在那里哭呢。他一看就知道了,说着,很快地打开了车轴,把我的裙子取了出来。即便一再地小心,裙子还是烂了,我又哭了起来。云二哥说:“丫头,你叫什么名字?”我一边哭,一边说:“我叫金华!”云二哥说:“文绉绉的,难受!我叫你小花儿吧!小花儿呀,你这个样子算是不能回家了。前面不远处有一家裁缝铺,我带你去把裙子修理一下吧。”这个时候,我还有其他选择么?于是,云二哥就带我去修裙子了。裁缝是一位大婶,我乘云二哥出去的当儿,悄悄向她打听这个云二哥,她说:“他了不得呵!他就是那年一个人在野外打死三只狼的云二贵,这周围四个镇没人敢惹他。”我一听,立刻吓傻了。云二贵,那年一个晚上他喝了酒,结果走错了路,走到了野外,遇到三只狼,只用了一阵子功夫,三只狼就被他打死了。从此,全城的人都知道有他这么一号了,听说他还是形意门弟子呢。看我这个样子,大婶笑着说:“丫头,不要怕!二贵是个好孩子,他从不欺负别人的,很义气!”这时,裙子也修好了,云二哥也进来了。他对我说:“刚才我去交待了一下我的兄弟们,不然你是走不出那片郊外的,又没有别的路。你照原路返回就是了,安全了,没事。”虽然云二哥这么客气,我还是很害怕。于是,我很快离开了那个村子。

从此,我再也不敢去那个村了。但云二哥的音容笑貌,却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脑海中。我感觉他就像水浒传中的侠义英雄,让人敬佩!当然,我也再不会武断地认为只要是混混就不是好人了。后来,我听说云二哥带人打架了,完胜。事情是这么的,他们村和旁边那个村发生了土地纠纷,到镇里求解决,没办好。村民们一时气不过,就带人去打架了,结果被对方打坏了。云二哥不是多事的人,但这一次他不再忍让了,于是,他带了五六百号村民,开了若干卡车去了那个村。那个村子全村人都上了,结果还是被云二哥给打坏了。从此,云二哥更加有名了,当地镇政府领导也因这件事情被处分了。具体事情我不清楚,就知道这么多了。



本文内容于 2014/2/27 8:19:34 被张盈殊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