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军阀拿钉子户毫无脾气


湖南长沙望城区星城镇戴公庙18组一家“钉子户”的房屋被曝光。在这个已成“孤岛”摇摇欲坠的房屋中,户主贺翠兰的父亲每天只能靠梯子上上下下。(见2月25日《每日经济新闻》)

此情此景不由得让想起重庆的“史上最牛钉子户”,不同的是,重庆“史上最牛钉子户”在没有达成拆迁协议之前,房子没有倒塌。而长沙这个钉子户在没有达成拆迁协议之前,房子已经倒塌,至于倒塌的原因,各执一辞,房主贺翠兰称房子半面倒塌是挖土机所致,他们还曾就此报警;官方说“去冬今春雨雪影响,加上质量问题”,所以倒塌了。

具体如何,外人难于定论。不过,在征地折迁中,讨价还价,再正常不过。这需要双方平等协商,真诚沟通,居民维护自己的正常权益,应该得到尊重。但如果提出畸高的要求,买卖谈不成,那就会变成死扛硬扛。

但很多时候,不是说居民完全不讲道理,而是征用方和拆迁方以不愿意做细致的工作,不愿意真诚地沟通,而是霸王硬上弓,自然会遭到居民的反感。其实,天底下,哪有讲不通的道理,只有讲不讲理,要是不讲理,就不存在如此严重的对抗。

以前,我的印象是民国时期的军阀都是土匪流氓成性,不喜欢讲理,只会以势压人。最近翻看《武汉名人故居》一书,发现一则史料,说的是赫赫有名的军阀兼实业家徐源泉故居的事,其中就有征地拆迁中相当讲理的事。

许多读者不太熟悉这位徐源泉,在此有必要介绍一下。徐源泉(1886~1960年),又名克诚,派名继绩。黄冈仓埠镇(今属武汉新洲) 人。宣统二年(1910年)毕业于南京陆军讲武学堂。次年秋,闻武昌首义,率学生300余人参加阳夏保卫战,任战时司令部学生队队长。后任上海光复军参谋、骑兵团团长。

1914年入张宗昌军,1919年随张投靠张作霖,为张作霖所器重,历任陆军第六混成旅团长、旅长、师长、军长等职。1926年被授予将军府克威将军。1928年其部编入国民革命军战斗部队序列,历任第三集团军第六军团总指挥、第十一军军长等职。次年率第四十八师驻防湖北,参加中原大战,因功提升为第十军军长。

1931年后任湖北全省“清乡”督办兼第十六路军总指挥、鄂湘边“剿共”总司令、鄂湘川“剿共”总司令、川鄂湘黔边区“绥靖”主任公署主任等职,负责“围剿”洪湖革命根据地。1935年4月晋升二级上将,11月当选为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

此外,徐源泉利用军事之暇,致力于创办实业。在汉口、沙市、湖南沿江一带设置码头,经营10余艘轮船;在汉口开设泰丰花号、裕泰盐号、悫意人力车公司;在汉阳创办砖厂、恒源银行;在渝开办义华化工厂。在经商活动中动用军队牟取高利。在徐源泉的老家仓埠,至今在百姓的口中有这样的顺口溜:“嘟嘟嘟,洋船到了仓子埠 ”——只要听见了汽笛声,就知道徐源泉的商船来了。

这么一个八面威风,有枪有权有钱的军阀人物,功成名就之时,在老家建幢豪宅供亲人或自己居住,显示人生意得,飞黄腾达,全在情理之中。

1931 年,徐源泉就在他老家建成了一幢融中西建筑艺术风格于一体,在当地堪称最富丽的建筑物——徐家公馆,专给他在家乡的母亲和发妻居住,据说耗资十万大洋。

时至今日,造访这幢徽派特征的老建筑,仍见保存完好的精美木雕,仍然感受其气派与精致。美中不足的是,公馆的一角斜切了一块。据说,斜切的原因在于这不足一平方米的地盘当时属于邻居张姓人家,这个普通人家不同意把自己的土地卖给徐源泉。没有达成协议,徐源泉只好改变设计,把房子的直角变成了斜角,成了一个不规则的形状,看上去多少有点缺憾。

建这幢公馆时的徐源泉正炙手可热,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在整个鄂湘都是说话算数的人,更不要说在他老家那个小小镇子。然而,人家张姓人家不肯让出那不足一平方米的土地,徐源泉竟拿他没有办法,尽管他手里有枪有炮,也不是偷偷地使坏,以达到目的,只能退而求其次,造了这么一个不规则的房子。

徐源泉一生中的这个细节,可以告诉我们,这个军阀至少在这一这个问题——是讲道理的。甚至,一个杀人如麻的军阀对普通人个人财产权的尊重与敬畏,令人严肃起敬。

英国首相威廉·皮特曾讲过一段经典的话语:“即使是最穷的人,在他的寒舍里也敢于对抗国王的权威。风可以吹进这所房子,暴雨可以打进这所房子,房子甚至会在风雨中飘摇,但是英王不能踏进这所房子,他的千军万马不敢踏进这间烂了门槛的破房子。”

徐源泉未必懂得现代物权理念,但是他的这一行为表明了一个最基本的观念:无论你是谁,你都要尊重他人的权利和选择,如果你要获得他人的权利,应该平等真诚地交易,要通过讲道理的方式来让对方与你愉快交易,如果都不行,哪就只好不交易了。

时间过去了80多年,今天,受文明熏陶的开发商做得并不比一个军阀更好。当我们看到一个个“钉子户”、“史上最牛钉子户”冒出来时,再看看徐源泉那个张姓邻居,可不可以也封一个“史上最牛钉子户”?

有人还在宋史里翻出资料,说当年开封的皇宫想扩张,于是和皇宫北面的居民协商。但是那边的居民都不愿意搬走,于是北宋的开封就成了有史以来最小的皇宫,相当于当年节度使的府第而已。如此说来,这些开封府的居民更该封一个“史上最牛钉子户”。在“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帝王时代,皇帝扩建自己的房子还要跟四周的居民打个商量,甚至还要为居民让步。

现在,随着物权法、城乡规划法,土地征用与房屋征收补偿条例等法律法规的出台,以及居民权利意识的不断增强,血拆、暴力强拆的事少了很多。但是,偷偷摸摸的强拆,断水断电的做法并不是没有。与历史上那些“最牛钉子户”相比起来,我们是不是会有点脸红羞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3楼 红尘秀极
从前北京搞建设,宁可拆城墙,也不碰民居啊。
5楼 TX尖兵
其实钉子户也没有什么不妥,商品房政府或开发商定价,而且是你爱买不买。那么我的合法房子凭什么别人给我定价?

但是在中国宪法里规定 地可都是国家的 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莫狮子大张口啊

其实这事 我觉得只要 要价别太高 别太把这事指成发财的道儿 一般问题不大 问题是现在百姓都把发财的希望寄托才国家拆迁征地上 这事就有问题了 要区别对待的


对于要价不 高合情合理的拆迁户当然该妥善安置 对于一门心思指望着靠这事发国难财的人 是该打击和批评的 并非钉子户都是好的都是对的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