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国“泰坦尼克号”

在自卫反击战35周年[2月17日]我们几个老兵和烈士的父母,起了个大早,淩晨五时自驾车从市区出发,直奔犍为罗城古镇的船型老街,游览的是比“泰坦尼克号”小不了多少,但它早几百年,如今不但沒沉没,反而日渐兴旺热闹的“船”。这就是犍为罗城古镇的一大风景的船型老街了。

老街始建于明朝崇桢元年[1628年]它如今载着厚重的历史文化,载着多少人关于这条街温暖的回忆,载着多少游人悠悠的思古情怀仍泪在那里。其实还真说不清是“船”还是“泊”,是在等候,还是将离去。“泊”是它在这里已是几百年了,“航”是它在历史的长河上,已承载了几十代人的酸甜苦辣,向着未来驶去。地下的一黒一白的媒和盐资源丰富,使这里早已成为商贾云集的早码头。如今,这条“船”在这里,散发着浓浓的历史窖香味,把多少人的思绪带回往昔,向游人展示它永恒的魅力。

自西而东,依稀可见的遗迹和朋友的介绍,知道进入的地方是这条大船船头挿篱竿的地方。据说,它的真正作用是信号竿,如有紧急情况,竿子上会挂出红灯,见此情况街门会马上关闭,既有关门打狗之功,又有闭门防御之势。

进了大船体,最叫绝的是两边小青瓦那延伸开来的房檐,若干木柱支撑着,比常见的房檐宽多了,最宽的地方有好几米,长长地延伸着,其边沿不时可见那些象绣花边一样精美的瓦当。房檐下,那些个五金百货卖摊、特色小吃的卖铺、酒店饭庄一个挨一个地连着,象是在热闹的船舷上。房檐下那些个高靠背的竹椅和木桌逐一棑开,那些坐在竹椅上的大都是男人,八成是在细细地品味着盖碗茶,享受那人心爽心的茶水香甜:更加闲散的是那些中午二两老白干下肚后那微醉时的小憩,老汉眼腈眯成一条缝,阳光慢慢地移到他的脚前,暖暖地养精养神。先养足精神的背离开竹椅靠背又凑到一起,一人手里拿着一把长牌不紧不慢地思考着如何打出一张至胜的牌来。更有闲者,斜趟在那椅子上半醒半睡,享受着另一种乐趣,这就是“掏耳朵”。老汉多的地方,空气中除了茶香味,还有抽叶子烟的老汉吧嗒、吧嗒声中弥漫开来的叶子烟叶的香味。而喜欢小吃的多半是女人和小孩,那些老店招牌会醒目地吿诉你这里是“叶儿粑”,那里是“三大炮”、“灯影牛肉”、“手撕牛肉”等等小吃、小炒。

船的中央,也就是最宽处,横空是一个大戏台,背面象一个大牌坊。走到这时,走岀房檐,历史的回声越来越清晣地萦绕开来。遥想当年,台上锣鼓声紧一阵慢一阵地敲打、戏子长声短一声地唱念,台下吆喝声、笑声一浪高过一浪……这是多少代人留下欢笑的地方啊!台上那些故事,以及故事里的故事,都会在很长时间里被台下那些人们又在喝酒品茗时慢慢细嚼,轻轻哼唱川戏。

也许最地道的生活味,只有那些戏台下的老汉才品出了味。他们一边喝着盖碗茶,一边看着台上的川剧折子戏,拿着烟杆的手轻轻地合着台上的节拍,嘴里打出一个酒饱嗝后还随着啍上几句,摇头晃脑地,有意无意间抓点桌上的干果戓牛肉干嚼。直到家里女人戓小孩来找来催时,才晃晃地回家啰。

哎—如今的人,坐在沙发上遥控扳一按,打开电脑网上一点马上知晓天下事。其实,太多的东西进了脑子里,脑子也就成了杂货铺,还真少一点空旷地,而当年那些老汉戏台前不知那几句台词哼了多少遍,而遍遍都有不同的味,在乎那声,更在乎那盷味,好悠长。闲来品茶饮酒,不就讲究个回味悠长吗?品出个十年八年的窑香味,淡及他三皇五帝野史趣闻,说出了历史的窖香,也品出了人生的真实,也不要怨台上戏子今何在,戏台下今人又怎么品得出那个味呢。站在戏台下,我想,还是让我们适当放慢一点生活节奏吧,常让心静一下,会听到历史那悠远的声音,这种声音有时会象母亲在呼唤儿女的乳名一样亲切,历史也象襁褓一样给你一种久违的温暖。

行约二百米,将尽处是灵官庙,一侧20米的过街楼犹如船舵。我心不由一祉船的尾篷当是主人所在,操着舵,掌着方向,而这不是神灵了吗?真有如此用意?船又该朝着人们心灵向往的何方行驶?其实,许多庙宇出现的地方都寄托着建造者的希望。有激流边的龙王庙,有山里的山神庙等等,这里的灵庙正是为这条大船、为这方人民祈水祈雨的地方,有水大船才能航行,把人们载向富裕。

这条古街上,已有不少的现代建筑了,但总体还是那个轮廊,那个韵味几易角度,想为其拍几张照片,但似乎都是不理想,我突然想到了航拍。但又想,不到老街走走,怎么能感受得到那气息,让怀古之情如水流汨汨而来,一阵阵仿佛听到了这条船胘下哗哗的流水声:如不在那房檐下的竹椅上靠着坐下晒晒太阳、喝喝茶、耳边又怎能老响起戏台上的唱戏声音。毕竞是几百年的历史了,这灵官庙会保佑这条船型街的,它还将承载更多炎黄子孙悠悠怀古之情,去徜徉一段历史,给心灵以港湾。

导游又在给那一双双好奇的眼睛背颂张秀才那几句诗了:“罗城旱码头,客商难久留;若要不缺水,罗城修成舟”。靠水的古镇不少,但象罗城不临水又能保留的一定少多了。船头有“防”、船中有“乐”、船尾有“盼”,当是一次构思,一气呵成。据说,由日本、泰国、香港等几个国家和地区组成的墺大利亚“中国股份有限公司”将建的“中国城”也将以罗城船型街作为母本来建造。

船悠悠,情悠悠,一条旱船心荡舟。别问船头哪里去,历史长河戏水游,

在天以晚时,在战友们的催赶下,我们又上车了,丝丝遗憾悄旡声息地爬上我心头,这是对美的向往造就的遗憾。有机会的话,我想我还会重游,最好是住下来慢慢品味。我喜欢这里的古镇: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