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来到博客中国天顶天算起来,刚好十天时间,除却零零散散更新几篇日志之外,并没有能使自己满意的言谈一蹴而就,也没有能让自我得意的文字,一气呵成。公知们祖师的近亲曾有慷慨豪言,为民族振兴读书,为国家贫穷写作。咱没那个境界,就没必要去为那些虚构的情节,拍手叫好,赞誉讴歌。为啥在此我故意摒弃或是落下,乃至直接省略“摆脱”二字?因为眼睛不瞎的人们都看见了,那个年代公知们越写,国家越穷。这就是史实与事实,公知们常挂在嘴头上,实事求是的史实与事实。故此,我给自己刊发习作的实际定义,就是纯粹的划拉文字。自己觉得在这种瞎划拉的过程中,说点儿实话,怪好玩的,绝对能满足自我个性的虚荣兴趣,没有其他产业链条,以及靠此任何什么的居心目的。

可惜即使这样,许不天敌天生的对立因素,我走到哪里,毛左们都是如影行随,片刻不离。真不是我故意找茬,埋汰这些家伙们欺软怕硬的肮脏面目,而是这些个玩意们儿真的天相,就是纯种的流氓嘴脸。处处撒着泼跟我作对,好在我虽来自民间群体,但我的笔锋并不弱势。按说博文则是个人对事物主观上,想法的表述,而所谓博客就是文章作者时尚的称呼。任何会打字的人,在网络空间都能表述自己的想法,也就都能赢得这种时尚的称呼。况且博客中国是中国博客的广阔田园,并不是毛左们的自留地儿,那叫:“乌有之乡”。那么,就是说你们人民能来播种,我们草民也能来插秧,都是一样的包产到户,分田单干。恍惚没有必要再听你们的最高指示,万众一心,七手八脚地统一栽植培育,社会主义五毛的浮夸产量。人各有志,志不同不相为谋,如果你们觉得人民公社大食堂风光无限,那就伙同你们的亲信,吃饱喝足最妙,最妙。爱谁跟风谁跟风,爱谁羡慕谁羡慕,反正我是没工夫随之嫉妒,别说这辈子,即使有下辈子,那也不会充当你们的党羽。对你们要说的话只有一句:你们走好,走好。

然而,毛左就是毛左,从里往外,从头至脚,似乎都散发着武装到了牙齿的游击习气。不张嘴则以,一开口就是脏话连篇,味不可闻的谎言空论。更可笑的是,自己嘴斜眼歪尚且不谈,还得假装义正言辞地指责国民,做人咋不堂堂正正。仿佛颠倒是非,胡说八道已然成为毛左们的私家财产,大概还在申请文化专利,那叫知识产权。其实,就我个人内心而论,这么多年以来,有件“家事”的历史,一直令我纠结不已,煎熬不堪,今天就事论事地把它写出来,以求释然。那就是我五岁的时候,我母亲身患一场大病,医学上称作“胸椎结核”,经手术治疗住院十八个月,整整一年半有余。不算母亲自己的吃饭花销,其他一切费用(包括住宿,手术,护理,药品等各项支出)全加起来两千元整,还是出院后才由医院财务向父亲的单位转要。父亲那会儿是铁路工人,基本工资四十元零四分,单位每月扣缴十元作为个人支付款额,共计扣发了三年时间,算起来是三百六十元。而其他费用一千六百四十元,都由单位就是国家承担,具体比例是多少?小前儿我数学基础不是太好,所以咋算都不能尽显精准,因为这里面包含着感激不尽的国家恩德。不可质疑的一点就是,如果是现在的社会,同样遭遇此等经历,那就是砸锅卖铁你也治疗不起。

若从这个问题的角度来看,我原本对那个年代的历史,应该流连忘返,渴盼思归才是。要不然一下子,变成过河拆桥,忘恩负义的人,何时何地那也遭人唾弃。甚至内心都被良知鄙夷,我觉得自己不是那样的人。我活了大半辈子,黄土埋到了脖子,我还坚持作为人就要实话实说的立场,一切跑题的高调理论,都违背我的做人原则。这个原则就从知恩图报说起,父亲打那之后,年年都是无产阶级先进工作者。一九七七年支援边疆铁路新线的开通,我父亲义不容辞地申请,第一个报名前往偏远地区的建设,举家动迁受到组织上的大会表扬。再后来父亲脑门儿一热,还主动请缨去非洲去西亚,幻想着走出国门亲身去支援,社会主义难兄难弟之间的国家开发。还是组织上体恤民情,顾及到我母亲的病情状况,才毅然拒绝了父亲个人的一厢情愿。打那之后父亲的脾气,猛然间暴增猛涨,宣泄的目标,唯我感受最深,好像是家庭拖累了,他老人家奋斗一生的革命理想。

父亲五十三岁那年,终因体力不支倒在了,锈迹斑斑却又光芒万丈的工作岗位之上。从发病到离开,前后不足三个月的人生光景,单位最后补发了十个月的基本工资之后,我们家与铁路部门一刀两断,此后不相往来。说来也怪,父亲身上那种大公无私的革命精神,在我身上居然踪影皆无,没有得到一丝一毫的继承延续。这是何也?很多年来我也是一直苦苦反思,扪心自问。最后,我得出的结论就是俩字儿“真实”,父辈们的光辉形象,总恍惚昭示着某种水分,那是阶级洗脑的必然结果,怨不得父辈们本身。而我们这些从年代上划分成的所谓七零后,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自我本身都具备着人性,与生俱来的种种缺憾。“二潮巴蛋”是我对那个年代的刻划印章,可以讲任何众说中国人的劣根共弱,在我人性真实的领域,总能淋漓尽致,隐藏彰显。而我二潮巴蛋的具体表现,更为与众不同,我愿意把这方面的丑陋,捣鼓出来让现实透视历史。我这样的行为,似乎触犯了某些冒充主流,假装正经之人的兵家大忌。故此才会导致这些家伙儿,时不时就对我的博文,暴力相向,恶语攻击。还好我自身就是一个文字里的混混,你们毛左一副流氓嘴脸,我就犯不上文质彬彬的书生模样,以长相对长相,老北京人讲话了:“丫的,这辈子跟你们,势不两立,奉陪到底”。没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