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生女孩被“调整”给无子女家庭收养 23年后寻亲


四川达州市的女孩谢先梅没想到,她寻亲的“梦”,无意间触碰了一段历史“伤痛”。

近日,网上热传一篇题为《达州:超生女婴遭计生人员抱走 23年后欲寻生父母度元宵》的帖子。报道中的寻亲女孩就是谢先梅。

2月22日,在当地政府部门的协助下,谢先梅见到了一对杨姓夫妻。这对夫妻曾经失散的女儿与谢先梅的情形很相似。25日,双方做了DNA检测,正等待最终结果。

据了解,杨姓夫妻曾有一个超生女,出生不久被南外镇计生部门抱走。谢先梅的养父谢运才,当年就是从南外镇计生部门领养的谢先梅。

65岁退休在家的李本佑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他当年是南外镇计生部门的负责人,对这两家人的情况都还有印象,但不能确定杨家被抱走的女孩是不是谢先梅。

据李本佑介绍,当年人口控制很严,超生户或者交罚款,或者选择“调整”。“调整”就是超生婴儿由计生部门抱走后,“调整”给无子女家庭收养。他说,作为计生干部,这样做也很无奈。

热心帮助谢先梅寻亲的达川区三里坪街道计生办主任王宏告诉记者,过去的一些做法他不了解,但现在肯定没有采用。

寻亲女:我从哪里来?

谢先梅家住达州市百节镇魁字岩村,小时候就听村里人说过,她是“小爸”谢运才抱养的。不过这一点儿也没有影响一家人的感情,谢先梅说,一家人都很“宠”她。

一家人住在村边上自家的一栋四层楼房里。谢运才的哥哥叫谢运福,嫂子叫唐富秀。谢运福有一个儿子。谢运才一直未婚,抱养了谢先梅。后来,这家人又收养了亲戚的一个男孩。谢先梅说,时间长了,她称谢运福夫妻为“爸妈”,管谢运才叫“小爸”。

谢家看上去并不富裕,一栋建好了且已居住多年的房子,至今里外都还没有装修,红砖裸露,这在村里绝无仅有。因为家里缺钱,三个孩子读完初中就先后出外打工谋生。

几年前,谢先梅也到外地打工,一直很忙,年节都没有回过家。今年春节她回家过年,一种冲动让她很想搞清楚自己的身世。她的想法很简单,只想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她的确切年龄是多大?

谢先梅把想法告诉了当地媒体,她的身世感动了很多人,大家开始帮她寻亲,媒体及时作了跟进报道。

谢家:女婴从计生办抱养

谢运才回忆说,谢先梅是从达州市南外镇计生办抱养的。村里人知道快40岁的他一直未婚,就告诉他可以到那里去抱养一个孩子。

谢运才记不清那是1990年还是1991年的事情了,但他记得,他是那年春节前去南外镇计生办抱养的谢先梅。

谢先梅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是1993年6月20日,但谢运才不能确定,谢先梅是不是1993年出生的。1993年是谢先梅户口登记的日期。

“6月20日”是谢运才记得最清楚的一个时间,这是当年计生办人说的,也就成了谢先梅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

谢运才还记得很清楚,抱养时找的是南外镇计生办的李主任。一开始,计生办要他交几千元钱,他没有那么多钱。好说歹说,最后只交了200多元钱,别的也没什么手续,计生办的人给他写了一张条子,盖了公章。

谢先梅的亲生父母是谁,谢运才一无所知。他只知道,这是个超生女婴,被计生部门抱走的。

寻亲之路几度受挫

谢先梅听谢运才提到过,她的亲生父母好像是南外镇七里沟的。谢先梅说她自己曾去那里寻找过,当地原来的计生干部帮她打听到一户人家,但人家什么也不肯说,无法相认。

当地媒体记者也曾到那里去探访过,也寻找到一户人家,几经核实,情况和谢先梅显然不符。

元宵节当天,当地媒体又得到一条线索,带着谢先梅前去相认。那家人不是南外镇的,见面后一说情况,谢先梅感觉不太对。

元宵节后,从达川区三里坪街道计生办传来消息,南外镇一户杨姓农民家的情况与谢先梅提供的情况很相似。

据记者了解,这个线索正是当年南外镇计生办负责人李本佑提供的。李本佑就是谢运才当年领养谢先梅时,见到的那位计生办的李主任。

李本佑:两家人都记得

1990年至1994年间,李本佑是原南外镇计生办的负责人。

李本佑回忆说,大概是1991年的时候,得知杨家生了第二胎,属于“超生”,他们就赶到杨家做工作,或者是交罚款,或者是接受“调整”。

他记得当年为了“逼”一下杨家,曾经揭了杨家屋顶上的瓦。李本佑说,做这件事他们是很谨慎的,他们只揭了一小部分,揭下来的瓦片一片一片码好,一块也没有损坏。

抱走杨家的女婴,李本佑说他们也是想再“逼”一下杨家交罚款。交了罚款孩子就可以抱回去。李本佑还说,抱走孩子,杨家应该是同意的,否则他们就会交罚款,当年罚款,最高不会超过3000元钱。他和杨家此后也没有矛盾。

李本佑也还记得谢运才,当年快40岁了还没有结婚,不是南外镇的人,符合收养的条件。他坚决否认会向收养人提出收取几千钱元钱的要求。他说,计生办把孩子抱来,要找人代养,也就是收一点代养费,不是硬性的。计生办会给收养人开据一个证明,以便给孩子上户口。

李本佑说,杨家这个线索是他提供的,他觉得与谢先梅的情况相似。当年抱养人反复说不让告诉孩子的亲生父母,现在谢先梅自己想寻亲,他才提供出来的。

杨家:确有女婴被抱走

杨家被抱走女婴的母亲还记得,当年她生下女婴几个月后,因为是超生,孩子被南外镇计生办抱走了,当时也没给什么手续。

如果不抱走孩子,就要交将近9000元钱的罚款。作为靠种地为生的农民,他们无力承担。当记者问到,孩子被抱走时他们是否同意,杨的妻子反问记者:“你的孩子被抱走,你会同意吗?”后来他们也到计生办打听过孩子的下落,但没有被告知。

据了解,这对夫妻的超生女婴很可能是1991年出生的。杨家记得女婴具体的出生日期是农历“五月初九”。农历“五月初九”正好是1991年的“6月20日”,这一点与谢先梅的出生日期一致。而1990年6月20日是农历的“五月廿八”。1992年6月20日则是农历的“五月二十”。

在达州,有许多热心人向媒体提供寻亲线索以及当年知情人士的联络方法。一位热心的女士告诉记者,她妹妹当年因属“超生”,险些被计生部门抱走。她母亲躲到外地生下她妹妹后,又悄悄送给了远在外地的亲戚。

现在不会再有“调整”

熟悉李本佑的人都说,他是一个好人。很多人都知道李本佑一条腿被截肢,是因为公伤,当年驾车外出,为了保护他人,他自己的腿被撞断了。热心帮助谢先梅寻亲的人,大多也不想再去揭历史的“伤痛”。

面对记者,李本佑坦言,作为计生干部,做“调整”婴儿的事情,感觉就是两个字—无奈。

李本佑说,他是1990年开始在南外镇做计生部门负责人,直到1994年调到其他部门。那时候人口控制得很严,加上外出打工人员,一般一年内在他负责的区域,会有不超过10个超生人口。

驻村的计生干部怕得罪人,他在镇上开会时就提出,只要求驻村计生干部提供超生信息即可,其他工作由他亲自去做。

李本佑说,那时候,一旦得知哪户人家有超生的情况,就是晚上他也会立即赶过去,躲在人家屋门前的草堆里。第二天早晨,人家一开门就进去做工作。

超生的如果是男孩,超生户肯定会选择交罚款。一种方法是先交一部分罚款,欠下的一部分在一年内慢慢交上。李本佑说,反正会千方百计不让“调整”。所以,当年被“调整”的多是女婴。

所谓“调整”,李本佑说,就是由计生部门把超生的婴儿“调整”给无子女的家庭。这样,人口控制了,不超生。生孩子那家人可以减少经济负担,不用再交钱。“调整”的条件是,收养方必须无子女,或不能生育,不是南外镇的人,还要有当地计生部门的证明。

李本佑坦言,“调整”的做法没有明文规定,后来讲和谐,这种方法很多年前就不采用了。王宏也说,对过去的一些做法他不了解,但现在肯定不会采用,现在的工作都要严格依法依规来办理。

等待DNA检测结果

2月22日上午,在达川区三里坪街道计生办的安排下,谢先梅见到了杨姓夫妻和他们的家人。尽管一些情形相似,但双方还是无法从外表确认,是否有亲缘血亲关系。双方商定进行DNA检测,以结果为准。

谢先梅此前在元宵节当天也见过一对夫妻,她没确定是否要做DNA检测。这一次,她选择做。

杨姓夫妻见过谢先梅后,有人说他们像,也有人感觉不像。他们也选择做DNA检测,检测结果如能确定,母亲表示愿意相认。

DNA检测还需要双方办理相关手续,检测本身也要有一个过程。结果如何,热心帮助谢先梅寻亲的人都在一起等待。王宏说,帮谢先梅寻亲是在做一件好事。李本佑也说,如果能成,那就万事大吉了。

25日,双方做了DNA检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