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日本或对中国抗日纪念不高兴 由他们去折腾吧

设立公祭日,回应我们心灵的呼声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25日下午审议了两项草案,它们分别是关于确定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的决定草案,和设立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的决定草案。这两个决定很可能通过并成为法律。

实事求是说,这两个纪念日现在才以法律形式正式确定下来,有点晚。明年就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举望世界,各国同二战有关的法定纪念日几乎不可胜数,最著名的如苏联卫国战争胜利纪念日、诺曼底登陆纪念日、珍珠港事件纪念日等等。在韩国有光复纪念日,连日本这个二战中的加害者,也有所谓的终战纪念日、广岛和长崎的原子弹轰炸纪念日,并在日本和世界上都有不小影响。

9月3日很早就已由中国政府宣布为抗战胜利纪念日,但它的影响不够大。这次它同设立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一起得到最高立法机构的重申,我们希望以此为契机,这两个日子都将进入世界有关二次大战的一流纪念日之列。

不能不说,日本方面对其二战侵略史的否定一定程度上刺激了中国社会,使我们更多回顾了过去。但须指出,我们设立这两个纪念日,更多是为了回应我们自己心灵的呼声。如果只是为了对付日本右翼,我们完全可以采取其他办法,而不去触碰自己精神世界的那处伤痛。

被日本侵略的那段历史,堪称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的奇耻大辱。那是个小国,中国民间一直藐称他们为“小日本”、“倭寇”等,但我们一度被他们占了半壁江山,而且那些年中国还出了那么多汉奸。那段屈辱我们尽量以抗争的英雄主义去覆盖它,但我们很难完全说服自己。直到今天,很多中国人不愿意看南京大屠杀的史料和文艺作品,感觉它们“很压抑”。

海峡两岸对抗战的纪念都不够系统,这大概不是偶然的。

今天到了我们正视那场战争的时候。我们最终胜利了,但付出的代价足令中华民族长久唏嘘。南京大屠杀堪称二次大战欧洲和亚洲战场加起来最血腥的屠城,日军的残暴,以及当时中国军队、政府的无力和人民的悲惨无助,是那枚沾满中国人鲜血的硬币的两面。

我们必须记住历史,让那些从一出生就在现代环境中穿行的孩子们也知道,自己的祖国如何艰难走到了今天。在我们生活的很多城市里,在连接城市的大道上,曾经踩上过侵略者的军靴,碾过他们的坦克。中国就是这样一个历尽苦难的国家。

设立这样的法定纪念日,对中国社会来说有可能意味着新的凝聚点,从海峡两岸的意义上说,或许也是这样。对弘扬爱国主义它尤其具有现实意义。虽然互联网上不断有人对爱国主义发难,但那种阴暗的情绪在中国现实社会中连作为“一小撮”都很难撮起来。爱国主义是中国穿越时代的主流价值观,它的寄托和绽放方式总是与时俱进,超越争议。

以法定、常规化的方式对抗战进行纪念,这是对痛苦一种成熟的了断。中国多个曾在抗战中扮演过重要角色的城市这几年搞起了正式纪念活动,那段历史在我们生活中逐渐找到准确的位置。

真正在折腾那段历史的,是我们的东邻日本。他们领导人的表态不断变化,社会缺少共识,民族主义的蛊惑语言时而泛滥成灾。他们有可能对我们设立两个纪念日不舒服,说三道四。由他们去折腾吧,由他们顶着全人类的正义感受压抑去吧。我们中国人的心越来越敞亮。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