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14年“两会”声音:听听郑州农民清洁工们的心里话

全国“两会”召开在即,笔者作为一名长期从事农民工维权服务工作者,先后在郑州街头采访了部分来自农村的农民清洁工,听听他们的心声。

田大叔,2007年4月,和田大妈从老家许昌市鄢陵县农村一块来郑州,田大叔经人介绍,当了一名城市环卫工,田大妈给女儿带孩子和负责给田大叔做饭。当时,每月工资只有450块钱,除了国家法定假日“五.一”、“十.一”、春节发双倍工资,每月一天休息时间外,从来没有星期天,一年四季无论刮风下雨和冰天雪地都要不停的干,只到2009年上半年,每月工资从450块钱涨到700块钱,2010年下半年,我们的工资涨到了每月850元。2013年元月份,郑州市最低工资为1240块钱,如今田大叔的工资从当初的450块铁涨到今天的1240块钱。

田大叔告诉笔者:工资虽涨了,但远远没有物价涨的快。老俩口每月必不可少的开支,房租150元(一间,七、八平方),水费10元,电费20元(因房间太暗,一进屋就得开灯,按国家要求每度电价格5毛多钱,而房东却收一元一度,为了节省电费,家里除了装一只25瓦灯泡,和夏天高温天气热得实在受不了,才开一次小电风扇外,连一台黑白电视机都没敢买。

除上述开支外,升火做饭、做菜、烧开水等,每月买煤球需80块钱左右,田大妈腿有病不能干活,只能在家洗衣做饭,生活费大约500元,就这大部分还得靠吃咸菜度日,吃豆腐粉条就算是改善生活了,杂七杂八加起来每月770元块钱左右,去掉770块钱,每月结余大概在百十块钱,人吃五谷杂粮,谁敢保证没有个伤头痛脑热,平时得个头痛脑热从来不敢去医院,只能找个小诊所抓点药,现在药品又贵得很,由于没人替他们买保险,药费只有自已掏,每月还能剩多少收入。

为了给家庭多增加点收入?我只有拼命加班,从2007年到郑州干清洁工到今天,快7年时间了,除了母亲去世和岳母病重,请几天假回老家外,岳母去世都没敢请假回鄢陵老家。逢年过节都在加班,从没请过假,7年来,究竟加了多少班,我自己也记不清了,不拼命加班,根本积蓄不到一分钱。我们这些来自农村的农民清洁工,真的希望上级领导关注、关注,让我们和城市户口清洁工人一样,享受国家给清洁工人的各项政策,让我们这些辛辛苦苦为城市“美容”者干不了清洁工作后,生活有所保障。

田大叔和工友们的工作,实行的轮班倒制,早班:凌晨3点钟起床,3点半之前必须赶到上班地,3点半开始清扫,早餐在路边小吃摊买点馒头等,就站在马路边吃,中午12点30分下班;中班:12点30分上班,晚上7点半下班(中午30分钟吃饭时间)。田大叔如果加班,那就是一天下来要干15、6个钟头的活。一天干15、6个钟头的活,不要说一个60岁老年人,就是年轻人也不见得能干得下来。

据当地媒体报道,郑州市像田大叔一样的农民环卫工占95%以上,他们的身份均为没人为其购买保险(医疗和养老保险)“临时工”,这些农民清洁工干一辈子老了怎么办?他们应不应该享受医疗和养老保险?最近让田大叔和他的工友们更为担心的是,2014年郑州城市清洁工工资由2013年1240元上调至2000元,并且享受各类保险,本来是件让我们这些来自农村农民清洁工高兴的事,可是近段时间清洁公司要把60多岁的解雇掉(已经解雇一部分)。

田大叔现在虽然暂时还没被解雇,只是迟早而已,今年郑州城中村全部面临改造(拆迁),我们这些来自农村的农民工住哪里?据笔者调查和了解,春节过后,郑州房屋租金普遍上涨,以目前郑州房屋租金,一室一厅(20多平方米)每月租金1000元左右,老旧小区和郊区稍微低些。

盼望田大叔和他的工友们呼声得到相关部门关注,让这些辛辛苦苦为城市环境,来自农村农民城市“美容师”们老有所养,解除他们的后顾之忧。(吴贤德代笔整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