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七九年的昨天下午四点,我们班在查看完下一指挥部的位置后,同三营向前推进,在行进过程中接到团司令部指示,要我们超越三营后赶到二营的前头,作为全团的先头部队,带领二营向乱后穿插到外波河和团结后山一带,阻敌345师残部向纵深逃跑的退路!团指挥部派作训参谋曹庚银和通信连一部电台两个通信兵配属侦察二班行动,直接受司令部指挥!接到命令后全班士气高昂的整装跑步超越三营,赶过二营的其它连队,来到五连前面,真正的先头部队的刀尖上,大部队见侦察兵向前面穿插,一路都有战友们在说:侦察兵上去了!这仗有他们在不怕有困难了!可见侦察兵在步兵战有们心中的地位,还遇上刚从上海警备区分来的一批没有什么经验什骨干,来参加战斗后回去好提干的战士,听说我们是红军团的侦察兵,都纷纷围着我们先握握手,感觉我们是神兵天将一样,这给了我们很大的鼓舞。 就这样我们在大部队的前面一面观察周围敌情,搜索着前进,一面对照地图选择路线! 在傍晚时分我们带着大部队穿插到越军的重要军亊基地甘塘的附近的増村,郎人一带,敌情十分复杂,因地图是抗美援越时的1:20万的地图放大成1:5万的,很多地方与现地无法对照,就是七八年参加军区侦察兵大比武的地形学高手都没办法用的地图,我们采用远距离大目标对照法进行变别才能确定自己的站立点!在这样敌情又非常严重且不明的情况下,由我们班带领二营一个攻坚排,一个高地一个高地的搜索着前进,就这样不知用了几个小时,总算比较安全的通过了敌情严重的危险区,在这段路上多数时间以低姿或爬行前进的,这时进入一片两米多高的杂草丛林地,天又是特别的黑,根本就没有办法看到一点周围的情况,这时间已是25日的二点多钟了,时间在一分分过去,离目的地还有很远的路,敌情不明,道路无法通行,咋办! 全班虽然是早上一早出发到现在一粒米未进,干粮也带得很少,((先没有准备执行任务的干粮))!大家一商量,认为目前的情况不能走平地,道路和山沟,这样都有可能遭敌袭击,唯一的办法,走山梁,这是一个冒险的但也是安全的决定,也能把时间抢回来!就决定走山梁,经电台请示后也得到上级同意,全班带着二营翻出越岭的过了几坐山后,天开始慢慢的亮了,一个能见度三至五十米的大雾天又摆在我们面前!通过大家的意见,决定直插右侧的甘塘至越南内地的一条公路,走公路的危险也大到无法估计,但为了把大部队按时带到指定位置,才能阻挡敌345师残部逃跑,才能全歼敌人!我们向右侧穿插五百米,只见一条约六米来宽的一条碎石公路展现在我们面前,上路后发现沿途有一些军用物资被甩的到都都是,估计越军已逃跑了些!见此情况,我们一边跑步向外波河方向前进一边用电台向团司令部汇报情况!上级指示十点钟前必须占领外波河吊桥和团结后山一带有利地形,作好打大阻击战的一切准备工作!

这时快九点了,离外波河还有近五公里,我们班在最前面跑步搜索前进,二营离我们班五十至一百米的距离跟进,在公路上刚前进不到一公里,由于能见度低,前三角队型前进的第一小组我杜建华黄爱兵突然发现三个越军,越军也同时发现我们,在这千圴一发之际我们用掋近射击的方式消灭了两个,另一个向左侧逃跑,杜建华一个跃进冲过去一个点射,这家伙一个筋斗中弹翻在田里,杜建华在路边保护我和吴国松跑过去像提鸡娃子一样把这小子提过来!只是受了三处伤,还是活的,二营带的翻译马上上来问话,了解到我们到外波河吊桥的距离和位置等情况后,把俘虏交给民兵担架队后我们继续跑步前进,前进不到一公里又在一个公路的转弯处与两名越军面对面突然招遇。越军刚准备举枪射击,枪还没举到位就被我们三支冲锋枪打成筛子了把自己枪上的弹夹甩了翻过尸体取下三个弹灭和枪上的,一人一个分了也不用压子弹担过时间!时间越来越紧了,离外波河还有两公里,不敢恋战,跑步前进,也不管路上有没有地雷什么的了,在离外波河近两公里时我们观察跑步前进也一样发现左侧山坡上有几个敌人的观察哨在向我们张望,因为我们是突然出现在敌后的,敌人很难想到是中国军队,还没看清我们是谁,全班卧倒就是一阵猛烈的扫射,不知打死打伤多少,不敢恋战,继续跑步前进!在离外波河吊桥只有四五百米时在我,杜建华黄爱兵的前三角队形前方七十断的一个弯弯内出来四个越南兵向我们招手杜建华卧倒公跑上就是一个扫射,我向左后一个土包隐蔽射击,黄爱兵在右侧一土包隐蔽射击!打翻两个,叧两个退到房子里去了,我们全班都一个冲击,到山弯弯的公路上,杜建华尹延从左则包抄,班长组织火力在公路上射击,我在利用一个小土包后射击,就像平时打练习一样,瞄准就击发,敌人一个个翻的就从埂上倒下来了接连打翻四个!好过隐啊!

只见杜建华和尹延平把敌人从房子里赶出来,敌人就往房子后面的山坡上跑,我们就用火力封锁了山坡,就像打野兔一样过隐!这时班 长叫我前去搓援杜建华他们!曹参带大部队占领吊桥,我从左则搜索进入发现房子后面一个洞里还有动的,顺手一个手榴弹投进去,有活的也活不成了,杜建华和尹老兵已打死五六个在里面了,我从越军尸体上刚来到杜尹身边一个水井边见一双越南兵的足在在云,我顺势一个点射,枪刚一响完我眼前一冒金花,这小子临死还引爆一个手榴弹,因距离太近,弹片没伤到我。把耳朵给我爆伤,帽子吹飞了右耳当时就有点血往外留了!这时只见杜建华右脚一抬,叫声嗨哟我受伤了,尹老兵冲上去拉养他就近外走,我断后,发现我进来时手榴弹爆那家伙面前还有部电台,一下收到再背上三支冲锋枪和一支AK47背了一大点出来交给步兵就找班长他们去了,杜建华出来就安排担架队送走!给他们说这是我们的英雄叫他们好生护理!这是今天五公里的路,一个多小时的第四次战斗,只用了十来分钟这结束了,我们班杜建华腿部受伤(五连的战士打伤的,伤是后进前出的弹孔)我受点伤的代价,消灭敌人十九名,电台一部枪支无数(因为还要战斗,枪支除了我背出来的,到处都是,检都难得)!等我出来一路冲到外波河吊桥时,五连和侦察二班以全部过河,五连正向河对面八百米外的无名高地发起冲击,战斗打的非常残酷,只见战友们在一点没有障碍物和保护的情况下向坚守阵地的敌人冲锋,一遍一遍的倒下,我的老乡李其明是二机连的机枪手!我过河后离他机枪阵地只有二十米远,他旁边的子弹壳都堆起很多了,几十分钟几换了几次枪管了打了上千发子弹也压不住敌人的火力,二十分钟后高地夺不下来,伤亡太大,侦察兵在这里也无用武之地,班长令我们撤到河的北面,就是来的方向,叫我先撤下河,然后火力保护其他战友回撤,当我一跃而起向北岸撤退时,刚跑到吊桥的中间,噹噹噹三发高射机枪子弹打在我前面一米多远的铁链上!我脑壳一热!提前量打大了一点点不然我就死在河里去了,这下没等第二次子弹的到来,等一个跃冲过了河,找到隐蔽处给战友们发出信号注意敌人封锁吊桥!全班等了一会,冒着弹雨撤回北岸了!

五连也不再冲锋和进攻了!这时敌人才开始对我们进行炮击,五连的伤亡很大,上海警备区新来的七个兵,六个过了河的一个都不是自己回来的,全是战友们拖山来抬回来的,因为都成了尸体,烈士了!敌人的大炮一直没停的向我们开炮,打得头都抬不起,从昨天早上六点过离开司令部和连队,到现在还粒米未进,炮弹爆炸得在凶,饿了也不行,最紧张的战斗一结束,人就想睡觉,猫儿洞都不想挖了,就挖一个槽槽,五十分分深,只要炮弹没落在槽槽头离炸不死,满山的稻草也扯几把放在槽槽头堑睡啊!五连指导员兰体堂(西藏军区政委。少将)的观信员郭登弟看在老乡的情份上命了一个苹果给我,班里几个战友一家都只啃一点点润一下嘴皮,

全班只有老烟鬼班长还有两只不给钱的金象,拿出来全班吸,这个时候平时不吸烟的黄爱兵也要整上一囗了,二十九个小时没东西吃,现在才体验到上甘岭的味道!直到晚上九点过炮少些了,听说五连一个加强连近二百号人煮了一锅稀饭去看跟侦察兵留没留,我和肖建整带上全班的水瓶过去,五连的人说:我们一个人一碗都没有,谁会给你们留哟,无奈,只好在附近的水塘打点水,放上净水片后喝点,一到塘边就闻到一股血腥味,也没注意就装了几个回去,大家见水来了,一囗气就喝完了我们两是在打水的时候就喝饱了我!等第二天一早真去打饭时,见塘里的水有点红红的呢!一问才知道,昨天下午弄回来的八九个烈士的尸体就在这水塘里洗干净弄走的,哇哇!!吐也吐不出来了,原来昨晚喝了一肚子洗尸体的水!

就在这枪林弹雨,炮声震耳,尸横遍野,守着三具越军尸体不到三米远的地方竖守了三天三夜,给炮群指示地理座标精确座标,抓到两个俘虏,打死一个敌人的战绩!在二月二十八号接到让我们帽到洪河对岸的谷柳市休整,就是从二月二十四号接到命令到二十八号撤到谷柳的几天里,死里逃生数次,总算活下来了,战后中央军委通令表章!昆明军区授予英雄侦察班的称职,上给评了个集体一算功!本人也荣立战功和火线入党,后来补的入党手续啥!能活到今天!真好!

本文内容于 2014/2/26 13:57:29 被小编a4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