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辩证兵论》韬晦演绎之

大歼篇

老寒腿7979

关于命令之领会,即给我条件与目的;而过程则是我自身之事。

令行说

克敌之力,高于夺敌之地。欲得其地,必先灭其人;欲灭其人,必先得其地。存己灭敌,灭敌存己;敌弱则歼之以破其力,敌强则溃之以破其神。

完全的实质上的合围,势必造成我兵力之分散,且有碍于机动,而敌必因此而合力以抗,使我有陷于啃硬骨头,甚至遭受反突击之危险。

大歼,其甚难求得通常优越条件之各个击破。被动之中或不充分之条件下,为破对方之神,双方必代价惨重。

歼是目的,围是手段。

围与歼之间有一个寻找攻击点之过程,因敌方机动性能亦很强,根本不可能一定哪一点为要害,所以围与歼切不可呆板。

分合说

兵略,妙于集中,形如贼;以众暴寡,合围大歼。于外可劣,于内必优。小胜积之,则大势优之。

大歼形合力围割。条件不成熟(即对方尚未呈一定态势下之薄弱点之前),盲目集中兵力,则不能形成对敌之动机合围之势,而且又有被其反包围之可能。

大歼,兵力对比之少非主要因素;排兵在于分而非在于合。

合力,限于势之对比,术之发挥;大合则大失,战略上合而勿分。战役上诡于分合,而在战术及兵力运作上则宁分而勿合;分散兵力之动机乃合力围割之前提。

围歼说

大歼必合围,大歼必疏而导之也;围乃过程而非目的,有其步骤,围与歼连贯,围之完成即攻击点之完成。

合围必分兵,迫敌诀生死。若敌神不乱,必先疏而导之。

分分合合,相机而动;远征之师,可实南虚北。

围,不一定是形式表象之围,兵力机动之势(轨迹)方为围与歼之内在联系。

量歼说

大歼,基于多时多地之一时一地也。大歼之质与其所限度之量互相制约,内含一时机与代价之说。

口合,面合,其因之条件不成熟;敌强我弱,战机是主要问题。

大歼,需要条件。即对政治气候之顺应,对自然条件之改变,对战机之把握,此一过程,而此过程亦大歼之过程。至于此后之事,乃结果之事。

老寒腿7979

出版于2002年5月

节选于2013年11月15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