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缅怀大哥

屈指算来,大哥去世已经100天了。记得前好几年前,大哥就说:“一辈子还没有去过北京。”我说,“你啥时想来你就过来,我带你在北京好好转转。”可他总是说工作事多,抽不出空儿来。一直拖到2011年。那年6月底7月初,大哥请了个年假,再加上跨了一前一后两个星期天,终于实现了来北京的愿望。大哥是带着大嫂一块来的。在北京游玩了大约一个星期,先后游览了天安门广场,参观了毛主席纪念堂,瞻仰了毛主席遗容;观看了升国旗仪式;参观了故宫博物院、景山公园、北海公园以及颐和园,登上了八达岭长城;游览了鸟巢、水立方;逛了王府井、前门、大栅栏商业街等地方。大哥大嫂玩的很尽兴,照了不少照片,说:“回去后都洗出来,让孩子们都看看”。去年春节后,我三弟告诉我,大哥可能有点肺炎,需要住院治疗。我想,肺炎在现在也不算个啥大病,住几天院就好了。后来一确诊,患的肺癌晚期。三弟与大侄儿跑到北京301医院、北京肿瘤医院,协和医院,找到专家咨询,寻求治疗,得出的共同意见是:肺癌晚期,已经无法手术,只有保守治疗,延缓生命。就这样,大哥在邯郸中心医院开始了化疗。再好的医生也是治了病,救不了命。2013年11月18日(旧历10月16日),大哥终于还是离我而去,享年65岁。

大哥的去世,使我悲痛万分。每每回忆起与大哥在一起的日子,我就潸然泪下,不能自已。记得上小学四年级开学时,老师要每位同学一人写一份决心书,而且要在全班宣读。晚上,我写了一遍又一遍,都觉得不咋样。于是就对大哥说:你能不能帮助我写份决心书?我满以为他可能不同意,没想到大哥竟满口答应。不仅给我讲决心书应该怎么写,而且还口述帮我拟了好几条:比如尊敬老师、团结同学了,互相帮助、遵守纪律了,上课认真听讲、按时完成作业了,等等。决心的结尾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做个毛主席的好孩子!连我自己都觉得决心书写得特带劲儿。第二天在班上一念,立刻引起不同凡响。同学们羡慕我,老师表扬我,我自己心里也是美滋滋的。那时,我就觉得大哥特伟大、特了不起。也就是打那时起,我就喜欢上了不断写写画画。今天,每当我想写点东西时,就会想起大哥,想起大哥辅导我写决心书。那情那景,就像一张永远也不褪色的照片,深深地记在我的脑海里。1965年,我考入了林坛中学。我在一年级19班,大哥在三年级16班。那时候,我们弟妹好几个,家里劳力少,生活很困难。突然一天,大哥不去上学了,说要退学在家务农。父亲和母亲问他为什么?大哥说:我知道咱家生活困难,养不起两个中学生。我脑瓜子没有老二好使,没有老二学习好,让老二上学吧。为此,大哥的班主任老师刘如本还专门到家里劝我大哥说,再有一年就毕业了,坚持坚持就下来了。可是大哥不听,执意要退学。就这样,大哥初中没有毕业,就辍学务农,挑起了家庭生活的重担,把上学读书的机会让给了我。

1970年我高中毕业,当年秋天,公社把我招为临时工,负责电工修理、有线广播、电话话务和公社食堂管理员等日杂工作。到公社报到那天上午,大哥帮我背着铺盖卷,一直步行把我送到公社。一路上,大哥不断的叮嘱我:要不断学习,好好工作,听从领导,再苦再难也要忍,一定干出个样子来。而且大哥隔三差五到林坛办事,总要往公社拐拐,看看我,生怕我干不好。我也一直牢牢记着大哥的话。在公社那二年,我的工作可以说是领导夸奖,同志们满意。1972年下半年,就由当时公社的副书记李学奇和党委秘书苏泽民介绍入了党。就这样,大哥用他的心血,一点一滴地呵护着我长大,呵护着我步入社会。

197211月,我应征入伍。入伍通知书下来后,大哥特意带着我到码头下了一回饭馆。在那个年代,下馆子算是很奢侈的了。大哥点了四个菜,要了几个包子,还开了一瓶地瓜干酒。那一顿饭,是我记忆中最香甜的的一顿饭。新兵往磁县集中那一天,父亲母亲和大哥大嫂一直送到村西的西河桥上,一再叮嘱我,到部队好好干,勤记着给家里写信。在部队14年,我每一次给家里写信后,家里回的每一封信都是大哥的笔迹。1986年,我由部队转业到地方,进入了邯郸建设银行。到地方工作后,回老家多了,与大哥接触也就多了。多年来,大哥仍然一直还像小时候那样呵护我们,关心我们。直到大哥去世,我们弟兄四个从没有红过一次脸,吵过一次架,一直和和睦睦。我知道这一切,都与大哥的领头作为分不开,与大哥的做事为人分不开。

大哥的去世使我很难过。我曾经埋怨老天爷不公,人们长说仁善能长寿,咋就不能让大哥高龄?我知道,人死不能复生。而每逢越是这样想,就越是勾起我对大哥的思念之情。明天是大哥的100天忌日,晚上睡不着,就写了这篇缅怀大哥一文,号泣祭典!泪湿衣襟。呜呼哀哉!大哥永存!

2014224日夜


本文内容于 2014/2/25 16:10:10 被lyh582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