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金瓶梅》何时走上中国大陆的荧屏?


小说《金瓶梅》何时走上中国大陆的荧屏?


小说《金瓶梅》是一本什么样的书?小说《金瓶梅》究竟写了什么?

《互动百科》介绍:《金瓶梅》是中国明代长篇世情小说,成书约在隆庆至万历年间,作者署名兰陵笑笑生。《金瓶梅》借《水浒传》中武松杀嫂一段故事为引子,通过对兼有官僚、恶霸、富商3种身份的封建时代市侩势力的代表人物西门庆及其家庭罪恶生活的描述,揭露了明代中叶社会的黑暗和腐败,具有较深刻的认识价值。后被拍成许多同名的影视作品。

《百度百科》介绍《金瓶梅》:也称《金瓶梅词话》,它是中国史上第一部文人独立创作的长篇白话世情章回小说。成书约在明朝隆庆至万历年间,作者署名兰陵笑笑生。《金瓶梅》借《水浒传》中武松杀嫂一段故事为引子,通过对兼有官僚、恶霸 、富商三种身份的封建时代市侩势力的代表人物西门庆及其家庭罪恶生活的描述,揭露了明代中叶社会的黑暗和腐败,具有较深刻的认识价值。其后被拍成许多同名的影视作品。

《搜搜百科》介绍《金瓶梅》:我国明代长篇世情小说,成书约在隆庆至万历年间,作者署名兰陵笑笑生。描写了西门庆的一生及其家庭从发迹到败落的兴衰史,展开了一个时代的广阔图景,彻底暴露出人间的肮脏与丑恶。西门庆一方面凭借经济实力来交通权贵,行贿钻营,提高政治地位;另一方面又依靠政治地位来贪赃枉法,为所欲为,扩大非法经营,从而成为集财、权、势于一身的地方一霸。作品还通过西门庆的社会活动,反映了上自朝廷下至市井,官府权贵与豪绅富商狼狈为奸、鱼肉百姓、无恶不作的现实,从客观上表明了这个社会的无可救药。后被拍成许多同名的影视作品。

2003年第03期《焦作大学学报》发表钟扬的文章[切莫混淆了情与淫的界限——对《金瓶梅》研究进一言]:其实,如果没有性描写,就没有《金瓶梅》;没有性疯狂,就没有西门庆,这命意大致不错;既然足本《金瓶梅》与节本 (或曰洁本 )《金瓶梅》已并行于社会,那“阉割”净身论就自然失效了。值得注意的倒是有些论者对《金瓶梅》的性描写与西门庆的性疯狂似乎有溢美之嫌。

2011年9月9日,中国新闻网(作者:蒲波 )[芭蕾舞剧《金瓶梅》导演回应“情色”质疑](原标题:王媛媛回应舞剧《金瓶梅》质疑:情爱有错吗?):8日,芭蕾舞剧《金瓶梅》的导演王媛媛在北京当代芭蕾舞团的排练厅里说:“《金瓶梅》这个作品要是没有了‘性感’,我说的是‘性感’,不是‘性’,没有这些,不能成为《金瓶梅》。”“中国的性感和西方的性感是不一样的,中国的性感是有一些扭曲和拒绝的味道的。”“这没什么可去封闭的,这也不是19世纪。19世纪的中国也不是这样。就只是说,在中国有一段日子是比较封闭的。对性的封闭,实际上是对思想的封闭。如果说这些所有的问题可以去公开的话,可以很自然地去呈现的话,就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人们去思想。”

2012年12月08日,《大众日报》(作者:莫琪)[刘心武评点《金瓶梅》:并非是一本“唯性”小说]:针对《金瓶梅》“淫书”一说,刘心武认为,《金瓶梅》以西门庆为主线,描写地方财主的食色生涯以及明代驳杂的世态人情,作者精于食色描绘,但它绝不是“唯性”小说,要透视这色山欲海后的畸形的、万象丛生的社会,领会作者在文本中显示出的超越悲欢恩怨的人间之思。

2013年05月21日,《山东商报》(作者不详)[内地教授为《金瓶梅》储备剧本 能否拍摄仍未知]: 《金瓶梅》的学术价值已经得到学界的高度评价,研究文章数量与质量与《红楼梦》不相上下,“金学”已是一门显学。但命运迥异的是,早在1987年《红楼梦》就已经被拍成了电视剧,而香港则更是提前至1975年就已经有了电视剧播出。反观《金瓶梅》,时至今日仍没有一部同名电视剧问世,但是,人们一直没有停止尝试的努力。徐州图书馆研究员、江苏师范大学教授谭楚子新近完成了一部50集的《金瓶梅》电视剧剧本的创作。记者了解到,目前国内已经完成的《金瓶梅》影视剧本不下10个,但都由于种种原因暂时无法拍摄:有的已经准备开机却被相关部门叫停,有的则送审剧本历经三年仍然没有音信。

对于原著中的性爱场景,谭楚子则希望采取朦胧的、蒙太奇组接的、暖色调的间离效果等。

“对于原著中出现的性爱场景,我们至少应该遵循原著,用镜头语言在尽可能的范围之内比较多的表现出来。”

“性爱场面较多是《金瓶梅》为人诟病的主要原因,但没有这些性爱场景,很多情节就无法推动。”

“以目前的社会和体制环境来看,《金瓶梅》的电视剧可能永远无法问世,对于性的禁忌仍然无法放开。”

中国金瓶梅研究会副会长、山东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教授王平认为,对《金瓶梅》的限制仍不能完全放开:“如果《金瓶梅》不加处理和删节的完全面向读者展示,会对甄别能力不强的读者造成负面影响。

2013年11月21日《纽约时报》(翻译:许欣、陈柳)[足本《金瓶梅》英译问世,详尽呈现明代世情]:学者们急切地补充道,《金瓶梅》的内容远不止是性爱。这是中国第一部与神话或武装起义无关的长篇小说,它关注普通人和日常生活,记录了衣食、家庭风俗、医药、游戏和葬礼的微小细节,还提供了几乎所有东西的精确价格,包括各级官员行贿受贿的数额。

2014年01月23日,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2014-01/23/c_126047227.htm

来源腾讯文化[作者不详,责任编辑:杨舟]文章[《金瓶梅》为什么一直被视为国人不宜阅读的书?]:近年来香港三级电影界《金瓶梅》热情从未减退,号称以《金瓶梅》为原型的三级电影,一个接连一个拍摄,以情色为卖点,吸引大众的关注。事实上三级电影对于原著的一再翻拍往往只是“挂羊头卖狗肉”,只不过借助《金瓶梅》制造噱头,将《金瓶梅》的色情内容不断放大,加以各种匪夷所思的演绎,久而久之,人们对于《金瓶梅》的关注,与名叫《金瓶梅》的情色电影混为一谈。

既然香港已经花样翻新的表现了《金瓶梅》的性爱,想必人们对《金瓶梅》的性爱已经厌倦了。大陆荧屏展示《金瓶梅》就可以忽略性爱了。

专家学者已经论证小说《金瓶梅》并非是一本“唯性”小说,那么,想必荧屏《金瓶梅》是可以无性的了。

那么,能否拍一部没有性爱场景的“高雅的”“超凡脱俗的”《金瓶梅》影视作品呢?(涉性内容用字幕和画外音含蓄委婉表示;骂话一句不用。)

如果有人喜爱有性爱场景的《金瓶梅》,请他自己去看香港拍的三级片。

中国大陆是否有能力拍一部谢铁骊、王扶林、李少红、李少军等执导的《红楼梦》那样的严肃的电影、电视连续剧《金瓶梅》,以正视听呢?(剧本可以按洁本限定的框架写)

考虑到目前民众的审美习惯、欣赏水平和接受能力以及意识流惯性排斥力,(饰演潘金莲等妇女形象的演员不必是“三寸金莲”;饰演武大郎的演员不必是其丑无比身高1.5米以下)先拍一部《金瓶梅》给大家看,以后,随着社会发展进步再拍新版本“添油加醋的”《金瓶梅》。

建议国家宣传文化新闻传播电影电视主管部门专门研究小说《金瓶梅》走向荧屏问题。

小说《金瓶梅》何时走上中国大陆的荧屏?

难道非得等联合国拍一部样片我们才能拍吗?

小说《金瓶梅》是有中国特色的。电影《金瓶梅》当然可以是有中国特色的。

我相信,活人不应当被尿憋死。



收集整理:黑龙江省大庆市退休老汉 商江

E-mail:dqddsj@163.com

本人没有全日制大学文凭,没有高级专业技术职称。不是著名专家学者。学识水平和艺术造诣有限,不当之处望业内专家教授海涵。


3027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