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武空雷达29团军营趣事之六

血腥的回忆

武空雷达29团团部在郑州,大约是1985年换发新式军服后划归济空。

29团军教练在郑州以东,紧邻陇海铁路线。连队无围墙,连队南面是一片坟场,坟场旁边是连队开辟的篮球场。再向南有一小片庄稼地,由于这里地质主要是沙地,庄稼地里多种花生之类旱地作物,再向南300左右一片荒地就是刑场,凡在郑州判死刑人员基本在此执行死刑,因此这段回忆多少有点血腥。

那时的郑州与全国一样在“严打”,几乎隔三差五就有一批死囚拉过来,记得主要罪行都是强*人或抢劫杀人,其中强*人居多。一般头一天会来一卡车武警用稻草人做死囚训练行刑,每两个武警押一稻草人,下卡车伊始全体武警齐声喊“杀”,然后把稻草人押到刑场,此时稻草人呈跪状,两个武警一边一个,一手按“死囚”肩膀,一脚踩“死囚”一只脚,第三名武警拿自动步枪距“死囚”后脑十公分左右做出射击状态,注意三名武警此时均回头,是不看“死囚”的。如此反复多次,基本训练一上午。只要看见这种情况我们就知道第二天要枪毙人了。一般要在郑州某地开公审大会,公审后再把死囚拉倒刑场,此时一些好奇市民会提前离场,不辞辛劳地骑车来观看。仅我所看到的枪毙人最少的时候只有一个死囚,最多时是13死囚个。但最为奇怪的现象是同事枪毙13个人,却只听见一声枪响,原来在一排死囚后面二十米处有一手持小旗的指挥,由于行刑武警都回头看他小旗,小旗一挥同时扣动扳机,所以只有一声枪响。每个死囚身上都插有一巨大的牌,写有“××杀人犯”之类。当死囚被押下卡车时,突然一声震天动地“杀”声回荡,此时看那些死囚,刚才或许还有些“镇定自若”,现在却已吓瘫,我真切看到了什么叫“面如白纸”,死囚两腿都无法站立,基本是武警拖入刑场。但也有极少的“视死如归”,在刑车上左顾右盼,下到车来抬头走向刑场。刑场事先象征性地挖个浅坑,直观上去人躺在里面还有半个身子在地面。行刑后公、检、法人员经验尸、照相等程序,确认死囚已无生命特征后就撤离,多数尸体由家属拉走,无家属认领的被医院拉走,因此刑场是不留死尸的。那时执行死刑手段就是枪毙,枪口对后脑一枪爆头,绝不会出现补枪现象,反正我没有看过补枪,执行时武警,补枪是公安。执行后死囚脑袋或分离,或头皮蹦飞。刑场警戒范围不大,围观人与死囚直线距离也就二十米左右。

军营生活训练较为枯燥,因此观看行刑也是一种“乐趣”,围绕刑场也发生了许多趣事。

于是就有新兵“打赌”之事,一次两兵打赌谁敢把死人带发的一块头皮带回营房,就赌一瓶罐头,这兵也这胆大,晚饭后,真的把头皮拿回宿舍,害的一帮胆小的兵,一夜不敢入睡。结果这兵自然享受了水果罐头的口福。当时心里十分佩服这兵,胆也太大了,同样第一次看行刑,敢拿死人头皮不说,居然还吃得下东西。

另一次,行刑以后,AB两兵又准备打赌“拿头皮回宿舍”,赌注还是一瓶罐头,两人商量好要求A兵必须是晚上9点以后熄灯之前去刑场拿,到晚上B兵估计A兵胆大肯定要输这次打赌,但有不甘心输掉一瓶罐头,于是提前来到刑场在一灌木丛后守候,夜幕降临,等到A兵拿着手电,嘴里哼着壮胆的歌来到刑场正准备寻找头皮时,B兵突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虽然 A兵也算大胆之人,但听见这恐怖的声音也是吓得魂飞魄散,只见他原地腾空,空中转身,人在空中脚已开始蹬跑,当人一落地,两腿交换的频率异常的快,这平时训练无论任何也做不出的动作,此时却逼出了人体潜能,哪个百米冲刺可真超过世界纪录,可惜当时无人按表计时。A兵一口气跑回宿舍瘫倒床上,不料第二天竟一天没下床。

真正奇特的一幕发生在一个冬日,那天刑场上人山人海,要执行七人死刑,当行刑完毕,突然,人群中冲出一衣着邋遢的中年男子,直奔一尸体跟前,从怀里摸出一馒头粘着尸体鲜血就往嘴里送,在场的武警、公安都未反应过来,都来不及阻止。我第一反应这一幕似曾相识,在记忆中努力挖掘,哦,鲁迅早就在书里给我们普及过这知识,这时民间偏方,人血“治”痨病啊!

还有一个夏日,这天有四死囚要见阎王,行刑完毕,正当公、检、法人员对每个尸体检验时,从围观人群中冲出一人,直扑开了瓢的尸体,居然直接抓起白花花的脑浆往嘴里送,这回武警倒反应快,上去三五个就拉他,可是怎么拉呀!只见这人满嘴、满手都是脑浆、鲜血,弄不好自己也沾上一身,真难为这些武警。这人体脑浆又治什么病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当一个人对某种血腥恐怖现象习以为常后,就会见惯不惊。但只要是第一次看行刑的人,心里会十分难受,分离的脑袋、爆出的脑浆、喷涌的鲜血、蹦飞的头皮令人毛骨悚然。我反正第一次看后,一天未进食。但好奇心又驱使这大家反复去看,这也使人的心理承受力逐渐得到增强。某种程度来说血腥的场面会练就人的勇敢,尤其对和平年代未经历过战争的战士来说,因此,凡军教练的战士胆子都会比一般人大许多。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我出生在内蒙古一个旗,这里基本上在我上初中后枪毙的我都看了,记得最清楚的是一对男女,男的伙同女的把自己老婆毒死了,上刑场的时候那男的吓的尿了一裤子,女的反倒面带笑容,直到有一天,自己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因为感情问题做了个命案,被执行了死刑,记得那天一大早我就去监所送他,他被锯脚镣的时候一直笑着说话,我当时心里空空的,没觉得什么难受,后来他被打了3枪,火化后,我一个人要了酒喝完,大哭了一场,想想已经是多年前的事了。

楼主描写A兵被吓那段真写实,搞笑无比,感谢楼主把这段经历呈现出来。

20楼 大梦拳
楼主叙述的非常真实,处决犯人就是这样,当年我们部队干完活以后,还要由副射手将捆绑在尸体上的绳子解开,是个活结,也就是俗话说的五花大绑 ,揪住绳头,一抽就开了!脚上的不管!长发死刑犯最可怕,子弹打进脑袋一瞬间,头发就会立起来!想想吧!干过这活儿的战友们,有同感吗?

本文内容于 2014/2/26 11:07:21 被小编a30编辑
26楼 神小州
你真能编故事,共和国自改革开放后,犯人发型基本统一模式,男的是接近光头的平头,女的是少有刘海的短发(你也可以要求更短点),你说的长发犯人是怎么来,你生活在哪个时代啊,恐怖片抗多了,还是当兵是兵痞子到处谋杀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对待死刑犯,都会满足死刑犯提出的各项要求的,(发型、吃饭的口感、穿最喜爱的衣服、鞋、你知不知道,只要配偶愿意,还可以在检察官,法官,警察面前,射精到瓶子里面留给妻子怀孕的了)


本文内容于 2014/3/2 18:27:49 被小编a27编辑

20楼 大梦拳
楼主叙述的非常真实,处决犯人就是这样,当年我们部队干完活以后,还要由副射手将捆绑在尸体上的绳子解开,是个活结,也就是俗话说的五花大绑 ,揪住绳头,一抽就开了!脚上的不管!长发死刑犯最可怕,子弹打进脑袋一瞬间,头发就会立起来!想想吧!干过这活儿的战友们,有同感吗?

本文内容于 2014/2/26 11:07:21 被小编a30编辑
26楼 神小州
你真能编故事,共和国自改革开放后,犯人发型基本统一模式,男的是接近光头的平头,女的是少有刘海的短发(你也可以要求更短点),你说的长发犯人是怎么来,你生活在哪个时代啊,恐怖片抗多了,还是当兵是兵痞子到处谋杀人??

31楼 liyali51820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对待死刑犯,都会满足死刑犯提出的各项要求的,(发型、吃饭的口感、穿最喜爱的衣服、鞋、你知不知道,只要配偶愿意,还可以在检察官,法官,警察面前,射精到瓶子里面留给妻子怀孕的了)


本文内容于 2014/3/2 18:27:49 被小编a27编辑

这张照片就是现场这是写照,那场面十分熟悉。


第一次执行死刑后,当晚,我睡不安稳常惊醒。

多了后,照常喝酒吃东西。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