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说人民是主人,但是人民是许许多多的平凡的普通人,那么每一个人都是主人那不现实,但是每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都有自己的人权,有平等的权力这不为过。可是有的时候这个人权在某些有职权的人眼里,就如同儿童的疯话,那么的软弱无力,人的尊严不但可以随意践踏也可以鱼肉和戏虐。

我是一名30多岁女子,家居哈市,上海机会和收入较哈市多,所以2011年以来只身在上海打工,2014年春节将近,我由于工作等没有提前买火车票,所以2014年1月20几号才去买票,但是网站和上海南站售票窗口我都没有买到从上海到哈尔滨市的火车票,所以我只好买从上海到长春或沈阳的,确实有,于是我21号买了23号从上海站到长春的车票,回去上网查要35个小时我便于22号退掉了。一月23号早上8-10点钟,我在上海南站的售票口买了一张24号从上海火车站到长春的k516,无座,同一天我在去哪网订了从长春转到哈市的票。24号早上我8点多就和送行的朋友一起出发了,我们乘地铁顺利的到了上海火车站,到了后经过安检,我们来到了二楼的6号候车室,经过验票口我验完票后由于东西过多,环境嘈杂,我在不小心中将车票不慎丢失,这时已经是9点半左右,离上车还有一小时,于是我就去13号售票口去挂失补票,当我把临时身份证给他,他查询了一阵说:“你就是退过23号的一张去长春的票,根本就没有再买,你记错了吧?”,我十分气愤,并且着急,就大声说:“你怎么查的,我当然买了24号的票,怎么回事,”于是那个人又查了还是如是说,我激动的大声哭,站上的几个领导都过来劝导,后来真的发现没有记录,这时马上开车了,两个领导建议我先补票春节后回沪再去申诉,而我觉得,我本人在这都没有证明我买过票,过完年就更没有机会了,我就白损失,我一个打工的赚钱也不容易,于是我想先查清,于是那个铁路领导就帮我将后续车票全价推掉,并安抚我的情绪,让我再到上海南站去询问,我只好先让朋友拿些行李回去,我拿一个大包就直奔上海南站,出门又安检了,上地铁又安检,我心绪难平,但是还是配合了。

到了上海南站,我找到售票口,看到有个公安在椅子上坐着,我跟他说明了情况,这个人告诉我先过安检后,到服务窗口去问询,我吃力的拿着包,气愤的经过安检,我听到那个人命令的口吻让我将包放下,我真的忍不住了,为了张我本就买到却得不到承认的火车票,我累的都快散架了。于是我拒绝,一个男工作人员用力扯我的包,我不给,那个刚才的公安说明我来的原因,但没有理会,这时又来个男工作人员,有白发的,好像很有权威,他很不客气的走到我跟前,生硬的说你必须安检,我说我不,他就强行将我的包往下拽,我推了他一下,他说:“你打我”,我说:“怎么了,打你怎么了”,于是我挣脱安检,直奔服务窗口,到了我就拿出我的临时身份证,欲跟他们说明自己的情况,这时一名身穿警服的工作人员(打我主要的人之一——姓融),走到我跟前,很冰冷的说:“你刚才是不是打人了?”,我说:“怎么了,他还打我了呢”,他说:“请你配合我们到值班室去一趟”,我说:“我还没有办完我的事”,于是接着跟那个服务窗口的女工作人员说我的车票的情况,那名穿警服的说:“你不去是不是?”,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和另一名警员(另一个年轻的打我的主力)就将我架起,使劲生硬的拖拽我,棉衣两腋被扯裂我刚想挣脱,他们更是毫无顾忌的大力的拖拽我,这时有个岁数大些的(张辉某)说:“还治不了你了呢,”,我两脚腾空,我吼道:“我会走,不用你们拽”,可是我已经被像拖死狗似的强行拖拽,我两脚拼命的踢,踢到了那个张辉某,这就更不了得了,他大声说:“你他妈的敢袭警,你真是不懂法啊,这么多年我还没有见过打警察的”,于是我被拖到铁路警察民警值班室在一个写这“教育区”的区域,我被这三个民警中的张辉某将右手使劲向内弯折,致使我手碗软组织挫伤,另两个年轻民警将我的头使劲按到椅子上,在我两臂,肋骨,屁股上一顿踢打,我气的都快晕了,我一个劲的说我有人权,但是迎来的是第二阵毒打,先是被推到地上,头贴着地,右腿被踢跪下,一个民警狠踹我的后腰,两一个年轻的民警捶打我的后背,两臂,还有一个使劲按我的脖颈,强行按压我的头,致使我脖子挫伤,脊椎受损,接着一个年轻(和姓融的一起拖我)的民警说要封住我的嘴,并且拿着胶带,并在我前面的桌子上放了一个录音装置,没收了我的手机,后来派个类似地铁保安的人看着我,我都气蒙了,这时张辉某还说:“这要是美国就的开枪枪毙了你,敢打警察,这些年我都没听说,你真是法盲,拘留15天,必须让你在拘留所过节”,我气的说,你们吃人饭,不干人事,对女人你们也无所顾忌,到处乱摸乱打,叫什么警察,这时张辉某说:“你就是一个骚货”,我反辱相击,那个拿着胶带的打我的年轻铁路警察又来了。过了,一会我气愤的说:“我一个打工的靠自己双手,为了回家买个车票,票丢了我去补结果没有查到我买票记录,我错过了列车,我找上海南站要说法,你们不但不管还打我,骂我是骚货,你们是人吗,你们也有妈妈姐妹,你们这是人干的吗?”,那个负责看着我的人说你别说了,安静点。我想打电话,结果被抢了,这时我在教育区的一个女的(后来知道是乞讨的被抓到这)跟我说,你的外面衣服全都撕破了,露出了全是棉花,我这才发现,我后背的衣服里的棉花都没有了,露在外面,手被用皮的带子捆着。过来一会,有抓进来一个疑似黄牛,他们也要教训他时,他很聪明就没有被打,过了一会,又个工作人员拿着我的身份证说,这是谁给办的票啊,这要犯错误的啊,接着,打我的年轻民警(姓融)对我说:“你记错了,你买了25号从上海到哈市的票,”之后张辉某和那个打我的年轻警察(姓融)象是变了个人似的,对我和蔼的说:“我打电话到你家派出所,是你说的情况”,我们帮你买了车票,其实我们应该拘留你,你还打警察,但是考虑到你挺可怜的,就帮帮你,你以后的记住噢,可别再打警察啊,接着张辉某和(姓融)警察命令我写个检查,我写了,他们给撕了接着说你就按我们说的写:“打警察接受教育了后知道错了,愿意改正,并且他们让我写上家庭原住址,还按了手印”,接着他们将我包打开,将东西一一拿出,看到我买的一桶油说是“在哪偷的”,见到书,说“好好学习啊”,为了尽快走,我想他们可以肆意的殴打我,也就是这里我讲不出理,而且教育区没有视频,所以假意的感谢并说笑装傻,接着张辉某带着我到那个报警的人那,赔礼道歉,我狠狠的盯着那个人,走了。出来南站的大门,我报了110,110给我投诉铁路警察暴力执法,执法犯法的电话,我打去了,原原本本的将事情叙述了,那个女警官很机灵,对我拒绝安检一事和情绪激动的情况作了批评,但是也记录了此事,我跟她说:“我将过完春节再追究此事”,她说知道了,但那时由于情绪激动和惊吓我只觉身上感觉发麻,我回到住宿地收拾东西,吃饭,差不多晚上7点多,突然接到张辉某电话,跟我说让我见他,他有话要说。

我担心车票是他们买的,如果不去恐怕不能回家,他给我的短信也是命令的口吻,我就只能见他。我见到他,他和两三个民警在值班室,张辉某一见我,像久违的债主见到还钱的人,很热情,他说:“怎么样,还是我们对你好吧,跟我来,我跟着他到一间较安静的房间,他跟我说吃饭了吗,他想请我吃饭,我说吃过了,他问多少钱啊,我说28元,他问吃的什么,我说椒盐排条,然后他和那个打我的年轻民警(姓融),问我要什么赔偿,我说你们说吧,他们说你就说吧,我说不,而且我说:“你们对弱势群体的暴力就是对所有公民的威胁”,张辉某说别录了,我才知道有录音,找我到那个房间就是要录我的话,他们又问什么赔偿,接着又说其实你告我们,我们也有证人证明我们没有打人,只是例行公事,并且看了我的手上的伤,接着问我有什么条件,我说:“那就来个全身检查吧”,那个年轻(姓融)警察不同意,张辉某又是想给我上课似的,伸手拍我的脑袋,威胁的意味十足。我怕如果拖下去,我明天走不成,只得说那就卧铺吧,(姓融)警察象是如释重负,说:“就是一张卧铺啊,早说啊”,可是联系一圈也没成,最后姓荣的警察让我到上海站找铁路警察队长,他会安排云云,我于是又被领到值班室,张辉某打通了一个电话并让我跟那边说结案,我为了早走就说:“他们答应帮我,我就化干戈为玉帛吧”,但是我没有没有说结案。25号我被那位队长派一名女警很风光的送上了火车,26号在火车上,没有卧铺,在火车上就感到浑身疼痛,两臂像灌铅,胸闷,腰痛,腿疼,等到到家就起不来了,27号开始便血,腰部的骨头让我弯不下腰,走路右边的大腿根钻心的痛,我去哈市的医院,骨科大夫跟我说你的腰部脊椎可能已经打裂了,我开始继续报案。我第一次拨打上海地铁警察监督部门的电话(52003500)结果是被张辉某的约谈,我第二次在哈市给(52003600)结果是说过几天相关部门给我打电话,可是没有。我第三次给(51235728)打电话,有个男子跟我说,首先视频正在调取中,接着说张辉某同志人很好,还有问我干什么的,没有给我打过电话的原因是打不通,并且对张辉某等警察对我的所做所为提出批评。第四次打电话给(51235728)对方一个男的说:“你投诉后我们立即调取视频,发现的证据对你不利,还有有证人证明警察并没有打人,还有你不是已经之前说撤销投诉了吗?”

一次次的投诉,一次次的变的被动,作为一名小老百姓,我痛的在床榻上度过了我的2014年春节,我看到电视里习近平总书记在春节前去内蒙视察时的讲话:”执政为民”,我听后泪如雨下,难道就我就该被骂是骚货,就因为顶撞了上海南站的一名重量级人物就要像狗一样拖着,就该被打的直不起腰吗,打完了还有证人证明他们没有打我,我就是要和当官的讲讲理,我愿意倾其所有如果证明不出我被他们打了,就是权力大于人民的基本权益,那么我真的觉得中国人很可怜,那么这帮吃人饭不干人事,鱼肉百姓的畜生就只能在地狱里被公正地处理了。

受害者:1824608****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别想掩饰!!


本文内容于 2014/2/25 11:25:58 被小编a33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