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社会主义能够就中国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

1、什么是资本主义的内在趋向?——否定私有制。发展社会劳动生产力“是资本的历史任务和存在的理由。资本正是以此不自觉地为一个更高级的生产形式创造物质条件。” (马克思:《资本论》第三卷)这个“更高级的生产形式”,就是公有制。资本主义对私有制的否定,是与同它一起从封建母体中脱胎而出的孪生兄弟——社会主义,一起进行的。“那种本身建立在社会生产方式的基础上并以生产资料和劳动力的社会集中为前提的资本,在这里直接取得了社会资本的形式……这是作为私人财产的资本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本身范围内的扬弃。”(马克思:《资本论》第三卷)社会主义生产方式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拓展自我,公有制在私有制的形态中完成自我 。

2、公有制与私有制在对立中同一。奴隶制是原始公有制向私有制的过渡,是私有制在原始公有制形态下的长足发展。公元前500年,奴隶制向封建制转化,是私有制撕碎“公”的外衣,为自身“正名”。 相反,资本主义是私有制向共产主义的过渡,是公有制在私有制形态下的长足发展。21世纪,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转化,是公有制剥离“私”的外衣,为自身“正名”。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在对立中同一。没有单纯的资本主义。资本主义是资产阶级主导下与工人阶级的同一体,是表现为资本主义形态的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人人生而平等”的抽象,以鲜明的社会主义指向激发人民的积极性,助推资产阶级革命。同样,没有单纯的社会主义。社会主义是无产阶级主导下与资产阶级的同一体,是表现为社会主义形态的资本主义。社会主义正视私有制现实,尊重资产阶级法权,在按劳分配中彰显并光大社会主义原则。资本主义精神与社会主义精神在对立中同一。立足私有制,通过落实所有个体平等的私利表达对公有制的认同,是资本主义精神。它为否定垄断资本和特权占有提供了理论前提:尊重每一个人,是一切人得以尊重的条件。立足公有制,通过对人类整体利益的诉求实现所有个体平等的私利,是社会主义精神。它明确着共产主义指向:尊重人作为“类”的整体,确保每一个人得到尊重。

3、资本主义不能完成否定私有制的历史使命。马克思、恩格斯写道:“资产阶级处在不断的斗争中:最初是反对贵族,后来又反对其利益同工业进步相矛盾的一部分资产阶级,并且经常反对一切外国的资产阶级。在这一切斗争中,资产阶级都不得不向无产阶级呼吁,要求无产阶级援助。” (《共产党宣言》)如果说资产阶级领导农民开始了资产阶级革命,那么资产阶级则领导无产阶级“完成”了资产阶级革命。无产阶级是资产阶级革命的生力军。然而资产阶级革命没有完成。资产阶级借助无产阶级赢得政权,便以对人权、法制、自由、民主……的阶级独占,助推资本聚敛和集中,形成大资本家集团对人民的统治。资本主义精神堕落为资本世界维持资本剥削的商品包装。 4、推进资本主义革命的使命历史地赋予社会主义。社会主义是资本主义进步的生命源。生产社会化,资本社会化,福利社会化,信息社会化……不可阻遏的社会化趋势与广大人民的社会化呼求共鸣。资本主义在社会化的强劲“裹挟”下繁荣昌盛。马克思把资本家概括为商品,即资本人格化;网络则把每一个人化为虚拟符号。人在互联网蒸发,表明人本身的革命。所谓“大写的人”,不是哪一个人的大写,而是人作为“类”的大写。人类在社会化中实现自我。 资本集中促进权利集中,资本社会化则促进权利社会化。资本主义在社会化中进步,同时意味着社会主义在资本形态下走向成熟。工人阶级的社会主义运动完善着资产阶级国家,同时意味着资产阶级国家向社会主义转化。资本嗜血的极端发展,分明是大资本家集团置自身于人民的对立面;资本主义将社会大机器的管理权和操作权交给社会,则分明是资本主义向人民交出命脉。社会主义已经具有了自我实现的绝对条件。人权、法制、自由、民主……从资本枷锁中挣脱的主动权,已经在人民手中。

5、社会主义是转化资本主义的全过程。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不是继承和发展的关系,也不是推翻和消灭的关系,而是相互依存、相互制约和相互转化的关系。只有资产阶级的发展,才有工人阶级的壮大;只有资本主义的成熟,才能向社会主义转化。社会主义不是理论,不是理想,不是以超阶级的人间乐园对资本主义社会形态的抛弃;而是运动,是一个在与资本主义合作中转化资本主义的过程。所谓理论,是对运动的抽象;所谓理想,是对运动的升华。社会主义不是为理论而战,不是为理想而战,而是对不可逆转的人类历史进程的自觉。资本主义是资产阶级主导下与工人阶级的统一战线,工人阶级的任务是在对资产阶级政权的现实认同中,自觉发展社会主义运动,向社会主义政权转化。社会主义是工人阶级主导下与资产阶级的统一战线,工人阶级的任务是在认同、鼓励和发展资本的同时,自觉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制约、规范和引导资本,完成对资本主义的全面转化。社会主义完成对资本主义的转化,社会主义也就不存在了。 6、帝国主义意味着社会主义步入成熟。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也是畸形力扩张下的社会主义的最高阶段;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得到充分发展的资本形态下的社会主义。美国堪为典型。诺贝尔奖获得者米•弗里德曼如此反证:“不要以美国为模仿的对象,不要以瑞典为自己的样板。这类国家正在向社会主义演变。美国今天正在成为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的美国不是仿效榜样》 转引自罗•麦德维杰夫:《俄罗斯向何处去》)美国不是社会主义;大资本家阶级的垄断集团专制决定着美国的资本主义性质。但是,美国足以证明:资本主义的发展便是社会主义的发展,资本主义的成熟便是社会主义的成熟。美国人民的社会主义运动在资本形态下深层次地推动着美国向社会主义变革。进而言之,资本主义全球化的发展便是社会主义全球化的发展,帝国主义世界体系的成熟便是社会主义世界体系的成熟。高度发展的生产力、高度发展的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在资本主义形态下为反噬资本主义创造条件。砸碎资本外壳,便是为社会主义正名。

7、社会主义是世界人民的共同使命。资本主义是世界性的,社会主义也是世界性的。人类是一个整体。人类的进步有赖于个体进步的突破,但归根结底只能是整体的进步。奴隶制作为原始公有制和私有制在共存中向私有制的过渡,不是奴隶主阶级单独完成的,而是基于奴隶主、奴隶以及平民的合力,即全体社会成员认同并促成了公有制向私有制的转变。奴隶主阶级是领导者,主体是平民小资产阶级。资本主义作为私有制与公有制共存并向公有制的过渡,不是无产阶级单独完成的,而是基于工人、资本家以及广大劳动者的合力, 即全体社会成员认同并促成私有制向公有制的转变。工人阶级是领导者,主体同样是平民小资产阶级。工人阶级作为资本主义的掘墓人,表现在质上;在量上,则是厚重的小资产阶级群体。工人阶级与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广泛地表现为社会主义导向下广大人民对极少数资本特权集团展开的斗争。人类历史进程的社会主义指向,诉诸中华子孙,诉诸世界人民。

8、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帝国主义世界体系的“固化”,不允许崛起一个强大的资本主义中国!中国发展资本主义,只能沦为帝国主义世界体系的附庸,或者参与帝国主义世界体系的霸权争夺而被世界人民唾弃。只有社会主义,才是对帝国主义的颠覆,才有中华崛起。社会主义道路千条万条,归根结底,就是两条:一条是“苏联模式”,一条是“西欧模式”。“西欧模式”在与资本主义的统一战线中,没能完成向社会主义主导的转变。“苏联模式”则以无产阶级专政嫁接封建专制,不能为社会主义民主正名。“苏联模式”与“西欧模式”的对立同一,则是求索中的中国模式。中国模式诉诸资本世界:社会主义主导下与资本主义统一战线的新民主主义运动。中国模式诉诸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主导下与资本主义统一战线的新民主主义政权。 世界新民主主义!

9、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世界。 现代世界的经济力初步具备了马克思给定的实现共产主义的基本条件:生产力高度发展,物质充分涌流。20世纪80年代,美国3%的人口已能生产120%的粮食。(见约•奈斯比特:《大趋势》)杰•富弗金在其《劳动的终结》中认定:“在新的世纪,随着全球化和高新科技的发展,20%的劳动力就可以满足世界经济增长的需要。”(转引自李慎明:《“****”重要思想与若干重大理论问题研究》)然而,两极严重分化。“全世界最富有的3个亿万富翁的财产,加起来已经超过了最不发达国家中6亿多人口所拥有的财产,而这种荒唐的不平等现象正是时间缩短、空间缩小和边界消失的经济全球化的结果。”(资中筠:《总绪论》)准确地说,这是资本全球化的结果;是帝国主义世界体系的结果。“今天的经济全球化,将资本主义固有的矛盾推向了全球,将自己难以克服的社会危机推向了全球。”(李慎明:《“****”重要思想与若干重大理论问题研究》)治理环境,改造沙漠,种植森林,维护自然资源:大气、水源、海洋……人类生存与可持续发展,需要亿万劳动力投身其间;可是,大量攸关人类生存的工程无人干,而成批的人员却失业、下岗、待业。金钱与利润的“一枝独秀”,促进人类社会的繁荣,也扼杀人类的生机。“社会的物质生产发展到一定阶段,便同他们一直在其中活动的现存生产关系或财产关系发生矛盾。于是这些关系便由生产力的发展形式变成生产力的桎梏。”(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资本关系严重阻碍生产力进步,资本垄断严重压抑劳动者的生产积极性,资本的畸化严重浪费生产资源,资本的嗜血严重摧残人性。资本专制已经将人类生存的悖论发展到极端:军备、国防、警察、保安、法院、官吏以及经济战、金融战、间谍战,还有贪污、腐败、奢侈、浪费、破坏……巨量财富维持资本世界的“长治久安”。资本劫掠民生。“艾森豪威尔总统在他任期结束时说:‘每一支枪的制造,每一艘战舰的下水,每一颗火箭的发射,所有这些都是从那些饥饿却没有东西吃、寒冷却没有衣服穿的人那里偷窃来的!” 资本抢夺资源。“世界各国大约有50万的科学家从事武器研究,他们大约占用所有研究和发展经费的一半。”(以上均见《“军备竞赛”的代价》 见夏中义主编:《人与世界》)军备“一斑”,足窥资本对科技对人类进步的霸道。变革资本世界的生产关系,成为人类进步的迫切课题;颠覆私有制和私有观念,是人类走出危机的唯一道路。甘地一针见血:“地球所提供的足以满足每个人的需要,但不足以填满每个人的欲壑。”(见舒马赫:《敞开通向智慧之门》见夏中义:《人与世界》)帝国主义世界体系步入危机。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世界!


本文内容于 2014/2/25 10:35:17 被小编a46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