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飞北伐(1140)能成功么?

既然是个论题,那就要划定一个边界。这个论题的边界 北伐成功的定义。本帖讨论之边界仅仅限于驱除鞑虏复赵宋往昔之疆。

本帖为网络贴,非学术,为了保证网友能有足够的耐心看完,帖子力求简单,回帖也请大家简单。长篇大论的不要。打字累,看的人也累。

1.宋金态势。

a,南宋态势:简单的说,南方底定,政治经济秩序恢复,金国兀术的金锐骑兵在抓捕高宗的行动中顺带破坏了南方经济但是时间段,规模小,对南宋的心理威慑大于实际破坏。军事秩序重建,迫于现实压力,此时的军事由中央下放到了军区,或者直白点,现在是军阀时代。但是经济上中央依然牢牢的握有控制权,即使在控制最薄弱的川陕战区,中央也有相当大的控制力。北宋120年的统治惯性尚在。

b,金国:通过闪电战金国灭辽吞宋,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在两个大象尚未用国力转化为战争力的情况下就彻底击垮了对手,但是击垮是一会事,消化却是另外一回事,辽国完了,但是统治的各个名族亦然失控,蒙古高原各部从此如脱缰野马迅速发展,契丹残部耶律大石远走中亚,外交斡旋不断。西北方向始终存在巨大压力。

汉人统治区无力控制,扶持伪政权管理,无奈所托非人,臭棋不断,最后自废武功,可以说中原地区的统治是金初最失败的一招棋。中原处于无序状态,金国的统治类似抗战时日军的状态只保有几个大的城市或要塞要点,统治是非面型而成点的分布,以运河为纵线维系中原统治。山东,山西,河南部分地区基本属于失控状态。可以说此事的金国状态非常不好。

2.战争过程:无需再多说了,站在南宋的角度简单说就是,蓄谋已久,防守反击,发动群众,摧枯拉朽。

站在金国的角度简单说就是,准备不足,不得不打,想赢怕输,一泻千里。

金国迫于国内各派势力斗争,在鹰派险胜,伪齐破产之后不得不发动这场战争,女真是个小民族,输不起,这场堵上老本的战争自阿骨打起兵开始到汉化完成之前,金国都是输不起的,既输不起,又必须打,(等等阿骨打不也是么?)别急,还有两条,内部不稳,缺乏强力领袖。 小民族崛起必备的两个要件,内部稳定,强力领袖。此时的女真一个都不具备。

好了,都说到这了,女真人的溃败只需要一场失败,没错,顺昌。倒霉的兀术在这里大败,这场战役的影响有多大?

一个准备不足,不得不打,想赢怕输的军队进攻受挫,损失较大。好比一个赌棍,在家吹了牛逼拿了生活费来到赌场,输了一把大的,心理上的挫折感和恐惧感可想而知。

感谢刘琦,这场战役是真正具有决定性的。之后岳飞登场,说南宋蓄谋已久,其实也不全面,真正蓄谋的只有岳飞,韩世忠虽有抱负,奈何实力有限,所辖防区为南宋门户不可轻动。至于张俊嘛,不提也罢。川陕的吴家军更乐于维持现状。

3.岳飞能不能成功?

a。有利方面,金军自顺昌之后上下恐惧,此后接连在防御作战中被岳军击溃,虽说亡国灭种尚不至于,但是以此形势保有中原希望渺茫,如果说女真人维系中原的唯一和最有利的手段就是军事恐吓,那么现在军威何在?“自燕以南,金号令不行,兀术欲签军以抗飞,河北无一人从者”,这句话看来,金国自顺昌后累受打击,主力残缺不堪再用,所以要签军以抗飞,武力统治基础动摇,于是河北无从者。中原战区平原为主,胜则所向披靡势如劈竹,败则一泻千里无立锥之地。此时的金国在中原地区真是风雨飘渺,说是内线作战,征无可征之兵,用无可用之饷。

b。不利方面,还是边界问题,不考虑南宋文人集团和皇室的政治因素,单就军事问题。岳飞驰援顺昌不利(之后的重大罪名)。我觉得岳飞可能是在等一个机会,在赌一个机会,刘琦能够挫金锐气。岳飞此事看的清楚,金国输不起。他志不在退敌而在收复故土。他赌赢了,刘琦很争气,不但挫了金人锐气而且损其主力。岳飞之后的胜利与其说是战斗力强不如说是战略上看的明白,当然还有运气也好。回到正题,哪些不利呢?岳飞北伐虽然是高宗的旨意,诸路北伐,但是行动没有明确目标,真实的意图,惩戒大于收复。岳飞的目的和全局是矛盾的。战至最后孤军深入,但未必不能成,因为金国在中原统治极不牢靠,军阀林立,或许那些军阀义军未必真心支持岳飞,但是在北伐过程中反对金国是肯定的,短期的目标利益一致有利于岳飞的。

岳飞的军事实力,北伐说到底比的还是自己的实力,形势再好没有硬实力还是白搭。岳飞此时经过累年的积累,军队规模在12-15万左右,参与北伐的军队各个文献记录的不一样,但是8万精锐还是有的,其中累年积累的马匹6万,除去损耗,驮马,正常死亡和淘汰,岳飞文献里记录的1万骑兵应该是可能的。这只军队是他自信的根本。战争的进程开始就比他预想的好(刘琦在顺昌干的太漂亮了)战争的进程也就顺理成章。

如果不退兵,岳飞的战线推进至黄河一线,或者抵近燕京应该是大概率事件。上文说了自燕以南,金号令不行,兀术欲签军以抗飞,河北无一人从者。至于燕地,不好说,虽然金国在这里的统治也不怎么样,但是比中原还是好的,换个角度,比宋要好,宋在这里一直没有统治。

朱熹说“将骄兵惰,未可知也”很多人拿着这点来说岳飞必定失败。我觉得不妥,首先将骄兵惰,未可知也只是逻辑推测,和“自燕以南,金号令不行,兀术欲签军以抗飞,河北无一人从者”这个相比说服力还是要差些,再说朱熹也说了未可知,虽然语气里否定的态度多一些,但是只是多一些,没有说将骄兵惰,其势必败。还有就是边界问题。朱熹论事的边界要长远更在于打的下,守得住。这个边界在本帖开始就已经限定。边界一旦扩大,则讨论复杂度扩大几何倍数。

最后讨论岳飞北伐成功其实没有意义,因为事实上他没有成功。即使成功了,我们只需要扩大讨论的边界就会发现南宋不可能再次恢复中原。

1.政治上,士大夫阶层对军人的天然恐惧。

有识之士方惧金人之平,四方底定,而此辈跋扈自肆,意外事有叵测者。好一句意外事有叵测者,叵测,不可测,非要测多半是坏事。皇帝啊,您可留心点。王莽废汉,高祖陈桥故事是否历历在目呢?

2.经济上,五代开始经济中心南移,靖康之后中原残破,累年战乱,南北差距之大,恐怕南人有恢复之心无恢复之力,战乱导致的军事割据正在向更深一步的经济割据发展。假以时日,你能肯定岳家军,韩家军经济不独立?岳飞忠诚,他儿子呢?韩世忠忠诚,他儿子呢?太阿倒持,小心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