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列宁的日子

1991年8月24日,乌克兰政府发表宣布脱离苏联,成为独立国家。独立至今,威权之下的乌克兰一直摇摆于西欧和苏俄之间举棋不定。分裂的威胁下,独立广场的民众正在推动乌克兰做出新的选择。

告别列宁的日子

告别列宁的日子

乌克兰原为苏联的加盟共和国,农业与重工业发达。1986年,乌克兰境内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泄露,苏联官方的隐瞒引起民众不满;加之长期以来的政治高压,乌克兰开始了独立步伐。图为1989年8月1日,乌克兰基辅,来自俄罗斯、乌克兰和白俄罗斯的示威者要求政府公开切尔诺贝利事件的秘密文档。横幅上写着“我们要对切尔诺贝利事件进行审判”。Corbis

告别列宁的日子

1989年9月,乌克兰人民争取改革运动成立,成员迅速扩大到百万人。1990年7月16日,乌克兰议会通过了《乌克兰国家主权宣言》,完成了独立准备。图为1991年7月31日,基辅的主要街道上,工人正在撤下苏联的象征——红星和镰刀锤子标志。在第二天美国总统布什来访前,这些标志将被替换为代表乌克兰独立的旗帜。AP/Efrem Lukatsky

告别列宁的日子

1991年8月24日,乌克兰政府发表国家独立宣言,正式宣布脱离苏联独立,国名为乌克兰,结束了乌克兰和俄罗斯337年的结盟历史,成为一个独立国家。图为1991年9月3日,基辅民众举行独立游行。Getty/Gamma-Rapho/Laurent VAN DER STOCKT

告别列宁的日子

1991年12月1日,列昂尼德·克拉夫丘克当选乌克兰第一任总统。同年12月8日,乌克兰、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领导人在明斯克签署别洛韦日协定,宣布苏联不再存在,成立独立国家联合体。图为1991年11月6日,俄罗斯莫斯科,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和克拉夫丘克签署一份经济协议。AFP

告别列宁的日子

克拉夫丘克相对亲西方,他任期内与北约签署了和平协议并推行市场经济,但乌克兰第二任总统列昂尼德·库奇马则是亲俄派。图为1999年7月4日,俄罗斯莫斯科,叶利钦和库奇马一起钓鱼并进行非正式会晤。会晤中他们商讨了一些经济和贸易问题,也就巴尔干地区的北约问题交换了看法。AFP

告别列宁的日子

库奇马曾两次访问中国,并与中国签署了包括空间技术在内的多项协议。图为1995年12月5日,中国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中国总理李鹏和夫人朱琳会见库奇马。库奇马此行与中国签署了关税、银行、空间技术等合同。AP/Greg Baker

告别列宁的日子

库奇马任期内,“瓦良格”航母被辗转卖给中国。1990年代初期,瓦良格号建造时遭逢苏联解体,建造工程中断。1995年,俄罗斯将瓦良格号从俄罗斯海军编制退出,并作为偿还债务的替代品送交予乌克兰;乌克兰则决定将瓦良格号交给黑海造船厂处置。后该航母被中国购入改造,并命名为“辽宁舰”。图为1997年5月27日,乌克兰尼古拉耶夫码头,几名工人在“瓦良格”航母前走过。AP/Efrem Lukatsky, File

告别列宁的日子

1999年10月25日,乌克兰工业城市克里沃罗格,民众举着国旗和总统库奇马的画像欢迎其到来。同年11月,库奇马连任总统。Reuters

告别列宁的日子

乌克兰东西部地区差异巨大,以第聂伯河分界,东部以俄罗斯语为主,信奉东正教,经济上奉行重工业;西部以乌克兰语为主,信奉天主教,以农业为主,粮食出口欧盟。东部亲俄西部亲欧的政治倾向成为如今乌克兰外交政策最大阻碍。图为2000年2月8日,基辅议会大厦前,一名乌克兰进步社会党的支持者手举苏维埃旗帜,头戴白色头带绝食抗议。该政党认为乌克兰应积极参与独联体一体化进程和俄白联盟,拒绝加入北约和欧盟。Reuters

告别列宁的日子

2000年,《乌克兰真理报》记者格奥尔基·贡加泽被绑架谋杀,贡加泽的死成为全国性丑闻,导致了多次反对库奇马政府的抗议活动。图为2001年2月11日,基辅独立广场,抗议者举着贡加泽的照片举行追悼会,照片上写着“库奇马,贡加泽在哪里?”2011年,库奇马被控与贡加泽被杀有关。AFP

告别列宁的日子

2004年,库奇马的任期届满,但10月31日的总统大选中,没有任何候选人达到50%的多数。第二轮选举于11月21日在维克多·尤先科和时任总理的维克多·亚努科维奇之间举行。尽管亚努科维奇宣布了胜利,但被斥为舞弊。舞弊直接导致了一场抗议,即橙色革命(栗子花革命)。图为2004年12月1日,尤先科的支持者带着橙色头盔聚集在基辅政府大厦外。REUTERS/Gleb Garanich

告别列宁的日子

尤先科的选举活动中将橙色作为其代表色,因此橙色成为抗议的颜色。运动标志则是橙丝带和一面书有Так! Ющенко!(“对!尤先科!”)的旗帜。选举结果被公布后,上百万抗议者聚集在基辅独立广场及河腊沙机大街,乌克兰全国也爆发了一系列由反对派组织的抗议、静坐、大罢工等事件。左:2004年11月29日,基辅,尤先科的一名支持者头戴橙色头巾,她抱着的小猫脖子上也戴了橙色丝巾。AFP/VIKTOR DRACHEVUKRAINE 右:2004年12月3日,两名妇女经过基辅一家商店的橱窗,里边的假模特身上穿着橙色内衣。AFP/Sergei SUPINSKY

告别列宁的日子

尤先科在曾任乌克兰石油公司总经理的尤莉娅·季莫申科的支持下参加二次投票。12月26日,尤先科以52%:44%的得票数战胜亚努科维奇,次年1月23日尤先科入职,标志着橙色革命最终胜利。图为2004年12月2日,基辅独立广场,尤先科听盟友季莫申科耳语。AP/Efrem Lukatsky, File

告别列宁的日子

尤先科的获胜使得乌克兰再次回到亲欧的道路上,尤先科的第二任妻子子凯捷琳娜·丘马琴科出生在美国芝加哥,曾为美国国务院助理国务卿的助手。图为2005年9月17日,基辅,救赎日庆祝仪式上,一个建筑被蒙上了橙色布料。AFP/SERGEI SUPINSKY

告别列宁的日子

尤先科任期内与俄罗斯关系紧张,他曾争取俄黑海舰队在2017年撤离,并认为这是造成乌克兰东西分裂的最大因素。实际上,从2004年9月开始他就已开始出现身体不适,至11月被证实中毒,体内被验出含量大量二恶英,接近致命的水平,被人怀疑是俄特工所为,其面部的脓疮需等数年时间才能康复。图为2005年11月21日,尤先科在基辅的办公室接受路透社记者的采访。采访中尤先科称他将重新获得民众支持并赢得2006年的议会选举。REUTERS/Gleb Garanich

告别列宁的日子

2005年1月24日,尤先科任命季莫申科为新任乌克兰总理。但不久便与季莫申科决裂,并在全国电视演说中解除季莫申科职务。其后更在2009年11月称季莫申科是“一切的危机”。随后,季莫申科联同在野党通过法案限制总统权力。图为2009年11月3日,季莫申科戴口罩参观乌克兰弗兰科夫的一家医院。乌克兰关闭了学校,限制或停止公共聚会及旅游以对抗H1N1流感病毒。据称通过整治流感季莫申科获得不少红利。REUTERS/Alexander Prokopenko/Pool

告别列宁的日子

尤先科解除季莫申科总理职务后,2006年8月5日批准亚努科维奇成为总理。3年多之后的2010年2月7日,亚努科维奇当选总统。将亲欧的局势扭转至亲俄,并重新商谈黑海舰队的协议。图为2013年12月17日,俄罗斯莫斯科克里姆林宫,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向俄罗斯总统普京挤眼。俄罗斯计划签署一份150亿美元的采购合同,在接下来一年间资助乌克兰。REUTERS/Sergei Karpukhin

告别列宁的日子

黑海舰队是俄罗斯的一支海军舰队,其主基地是乌克兰港口城市塞凡堡,每年俄罗斯向乌克兰交纳一亿美元作为其基地的租金。苏联解体后黑海舰队被分割给格鲁吉亚、乌克兰和俄罗斯,军事价值大降,但保护原油路线及应对高加索地区冲突成为黑海舰队的新任务。图为2010年4月27日,基辅举行的议会上,演讲者弗拉基米尔·利特温在宣读一份有关黑海舰队的法案时被反对者丢鸡蛋抗议。亚努科维奇批准了俄罗斯海军继续使用塞瓦斯托波尔港的法案,并在2017年的基础上延长25年。AP/Efrem Lukatsky

告别列宁的日子

而此前推动限制总统权力的季莫申科也败下阵来。2011年10月11日,季莫申科被基辅的一家法院以滥用职权(2009年乌克兰和俄罗斯的天然气供应协议)的罪名判决7年监禁。图为2011年11月4日,基辅,季莫申科在监狱窗边。REUTERS/Inna Sokolovska

告别列宁的日子

乌克兰有着丰富的抗议土壤。2011年6月15日,基辅总统办公室外,一名警察站在名为“审查”的画作中间。制作者给维纳斯等雕塑打码,以嘲笑乌克兰人权中心“保护公共道德”法案有多“荒谬”。他们认为这一法案为压制乌克兰社会和文化活动提供了根基。AFP/SERGEI SUPINSKY

告别列宁的日子

除了针对言论及文化的抗议,乌克兰社会的抗议主流依然是“要不要脱俄入欧”。图为2008年4月10日,两名女子经过基辅一家电影院的海报墙。在推动乌克兰语的进程中,电影是一个新的实验场。REUTERS/Gleb Garanich

告别列宁的日子

2012年7月4日,乌克兰基辅,一名抗议者向防暴警察喷射辣椒水。抗议者反对一份在俄语地区的公共机构中允许使用俄罗斯语的法案。AP/Efrem Lukatsky

告别列宁的日子

切尔诺贝利、大饥荒等历史遗留问题也使得不少民众力图实行“去俄化”运动。图为2009年11月28日,基辅以西500公里利沃夫的葬礼上,士兵们扛着大饥荒受难者的棺木。1946年到1947年间,由于苏联的粮食配给制度,历史学家们认为有一百万人死于饥荒,大约600名饥荒受难者的遗体在利沃夫被重新安葬。REUTERS/Gleb Garanich

告别列宁的日子

2013年11月23日,基辅大饥荒纪念仪式上,纪念者在地上放满蜡烛,并用灯光打出“1932-1933”的字样。斯大林时期,数百万人在集体农庄制度下丧生。AFP/SERGEI SUPINSKY

告别列宁的日子

2013年12月8日,欧盟支持者站在被推倒的基辅最后一尊列宁雕像周围。人们推倒了列宁雕像以表示对亚努科维奇及其靠拢俄罗斯的抗议。随后,雕像原来的位置被人用马桶雕塑代替。REUTERS/Maks Levin

告别列宁的日子

2013年11月21日,乌克兰政府决定暂停有关与欧盟签署联系国协定的准备工作,同时表示将加强与俄罗斯等其他独联体国家的经贸关系。当晚,对暂缓“入欧”不满的民众开始聚集在独立广场,暂停入欧进程成为乌政治危机爆发的导火索。图为2013年12月1日,法国巴黎乌克兰大使馆前,乌克兰女权组织FEMEN的活动家在亚努科维奇的画像上撒尿。乌克兰几个主要的反对派希望推进政府与欧盟之间的谈判,他们同时抗议防暴警察干涉集会并殴打他们的成员。AFP/THOMAS SAMSON

告别列宁的日子

独立广场则成为乌克兰国内政治局势的晴雨表。图为2012年6月8日,基辅独立广场上,人们聚集在大屏幕前观看2012年欧洲杯的开幕比赛。但时隔一年,这里成为抗议的主阵地。AFP/SERGEI SUPINSKY

告别列宁的日子

2013年12月三个不同的民意调查的结果显示,45%到50%的乌克兰人支持这次示威,而42%到50%的人反对,其中基辅(约75%)和乌克兰西部地区(超过80%)的支持者最多。图为2014年2月19日,基辅独立广场,反政府抗议者挖掘地砖作为武器对抗防暴警察。当天,防暴警察进行清场行动,至少25人在清场行动中死亡。AFP/PIERO QUARANTA

告别列宁的日子

2014年1月19日开始,由于乌克兰议会在前一周通过了一份对公众集会进行严格的限制的新法律,持续近两个月的和平集会逐渐演变成暴力示威。政府则指责极端分子“正在囤积武器,没有表现出谈判诚意”。图为2014年2月20日,基辅独立广场,一名反政府抗议者向防暴警察发射自制的烟花炮弹。REUTERS/Stringer

告别列宁的日子

2014年1月28日,亚努科维奇接受辞职申请,但2月18日,抗议民众与安全部队在基辅却再度爆发激烈冲突,警察和抗议民众各有伤亡。图为2014年2月19日,基辅独立广场,一名特种部队的警察准备向抗议者营地投掷燃烧瓶。Getty/Alexander Koerner

告别列宁的日子

2月20日凌晨,乌克兰西部的反对派重镇利维夫州在驻守当地之安全部队向示威群众投降后宣布独立;同时,乌克兰唯一的自治共和国、位于东部俄语区的克里米亚议会议长表示,一旦基辅政权出现更替,将考虑脱离乌克兰,并并入俄罗斯。乌克兰陷入东西分裂危机。图为2014年2月20日,基辅独立广场,抗议者检查受到的伤害。Getty/Bloomberg/Mundy

告别列宁的日子

2月22日,亚努科维奇被议会罢免其职务。议会同时宣布提前于同年5月25日举行总统大选,并封锁边境防止他潜逃。亚历山大·图奇诺夫暂任总统。图为2014年2月22日,一名被怀疑为亚努科维奇的支持者被抗议者强迫跪下向清场行动中的遇难者谢罪。AP/Marko Drobnjakovic

告别列宁的日子

2月22日,图尔奇诺夫宣布亚努科维奇自动丧失总统职权,亚努科维奇则在第二大城市哈尔科夫发表全国电视讲话,形容事件是政变。但由于其人已离开基辅,总统官邸变为任何人可自由出入。图为2014年2月22日,亚努科维奇的居所成为景点,人们进入别墅观光并合影。AFP/GENYA SAVILOV

告别列宁的日子

2月22日,2011年被控滥权而遭监禁7年的前总理季莫申科也获议会特赦,并前往基辅汇合示威者。她声言会参选总统,并致力驱使乌克兰加入欧盟。图为2月22日,基辅独立广场上,抗议者举着灯光和画像等待刚刚被释放的季莫申科。季莫申科呼吁反对者不要停止对亚努科维奇的抗议,即使议会已经投票赶他下台。REUTERS/Baz Ratner

告别列宁的日子

2014年2月22日,基辅独立广场,季莫申科向人群演讲。她向5万名广场上的人们说,“你们是英雄,你们是乌克兰最棒的英雄”。2月24日,亚努科维奇被乌克兰警方通缉,欧美及俄罗斯都无明朗的行动态势。AFP/LOUISA GOULIAMAKI

告别列宁的日子

尽管反讽者数度嘲笑乌式民主的“反复”,尽管悲观者认定乌克兰已经处于分裂的边缘,但值得庆幸的是,离开列宁的日子里,独立广场的民众已逐渐学会做出自己的选择。AFP/BULENT KILIC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