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讲故事:挪威老板把产品质量问题归咎于我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故事要从2004年处说起。

我拿着自己的简历与多家公司联系,得到的均是冷眼。2004年初通过挪威当地的劳动局进入了一家由政府扶植的小公司。此公司的股东之一是挪威的一家公私资产合一的大企业。 此家公司的老板与一个香港华人在广东地区办了一家工厂,生产电子元器件。我进入这家公司后,负责与国内的工厂联系,向挪威政府认证机构提供样品。 经过个把月的沟通联系,终于获得挪威政府认证机构认可的样品。 由此,便开始从国内的这家工厂进货。很快却发现,这家在广东地区的工厂是没有在工商局注册的黑厂。挪威的付款资金付到香港人在香港的公司,再由香港人转付至国内的私人帐上。 我对我的挪威老板说如此的行为在中国属于非法经营。然而,我的挪威老板对我的忠告不但不睬不理,反而将国内这家工厂出的产品的质量问题归咎于我的责任。

我获得的工作不是全职,仅有百分之五十多一点,薪酬低于挪威人相等学历的薪酬。不管怎样,我还是很感谢自己能有一份工作了,薪酬低点就低点吧,到了一个新的环境,更何况是异国他乡,人生地不熟的,一切从头来过。

我的挪威老板发现我的工作效率比他们所见过的高得多,便在不增加职务的前提下,交给我额外的工种。 这样,仅百分之五十多一点的职务,我一个人干着三个不同的工种。

一个工种是负责从国内的此家黑厂进货,在给国内的黑厂下单的同时,还要操作好运输以及付款等具体的事宜,而且对此家黑厂在生产中所缺少配件的时候帮助搞掂配件。 此家黑厂生产所需的配件是香港人的职责范围,其中有个很重要的配件他弄不到,我的挪威老板提出要我帮助弄到。我便坐在办公室,用英特网满世界的询,结果竟然是在香港找到了库存。 然而,我的挪威老板不但不谢我,反而要求我将找的方法传授给他们的香港合伙人。

第二个工种是负责公司的文档和电话接线员。在我不坐班的时候,他们仅接听他们熟悉的来电。在我坐班的时候,由我处理所有的来电。

第三个工种是财务做帐。公司股东的企业财务部负责公司的财务报税,但不负责做帐。我每个月要将公司的进出账列出清单和细单,将所有的票根分门别类的订成册上交给股东的财务人员去报税。

另外, 在我不坐班的业余时间,我的挪威老板以及挪威同事在他们需要的时候,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要求我帮他们与国内的黑厂就产品的性能质量进行沟通,我无法拒绝,因为我的挪威老板给我报销手机费用。 就这样,我无偿的奉献我的业余时间。

以工作为乐的我,从来不会在于工作量的多少。令我纠结的是国内的黑厂。我始终都弄不懂为什么他们能够做出挪威政府认证机构认证的合格样品,而之后的产品没有一批是合格的。

在样品得到挪威政府认证机构认证后,我的挪威同事们很高兴。然而,第一批的订单到达挪威的用户手中,即刻得到投诉。第二批货物,用户将整批货物退回给我们。我的挪威同事们召集他们的子女,连夜加班加点对产品进行维修。其实问题主要出在零配件之间相互链接处,用改锥之类的工具就可以搞掂。 之后的几批货物,每批货物都会出现不同的问题。 每批货物,我的挪威同事们都必须检修后才敢发给用户。 我的挪威老板请他们的香港合伙人来挪威,在挪威的首都奥斯陆花了很多的招待费。我的挪威老板请用户企业的老板们和挪威政府有关机构的人去中国,在广东地区黑厂做在地的小小的城市,一个晚上的住宿票据竟然是5000多元。2004年,哪个宾馆的住宿费一个晚上会是5000多呢? 我不便问,也不敢问。

我向我的挪威老板请愿去国内的黑厂,帮助他们纠正产品的质量问题,却不料,我的挪威老板断然拒绝我的请愿。同时,他在给用户解释产品质量问题的时候,着重强调是我负责与黑厂的沟通。

我有些气愤,我质问黑厂的负责人,为什么他们的产品总出问题。黑厂的负责人很委屈的给我解释,他们必须听从香港人的指示行事。黑厂的负责人告诉我,我的挪威老板去厂里,从来不召叫他们,每次都是与香港人闭门单谈。 黑厂负责人还告诉我,厂里的工人基本都是新手,因为不断有工人辞职。

香港人提交的财务支出清单显示,香港人花很多的钱烧香供坟,黑厂工人的薪资少得可怜。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