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独分子赴港搞培训 港反对派:台湾干嘛不独

[环球时报 ]香港民主党继本月初在中环就“占中”誓师后,近日又参与有“台独”背景的“华人民主书院”主办的两日一夜“非暴力抗争训练营”,就如何“占中”接受“台独”分子、台湾“红衫军”前副总指挥简锡阶指导。此事再度引发香港社会担忧反对派借“占中”勾结“台独”,令“台独”势力乘虚而入。

学对抗警方“十大阴招”

据香港《大公报》24日报道,“占中训练”由民主党主办,22日及23日一连两天在乌溪沙青年营举行,透过“华人民主书院”邀请“台独”分子简锡阶到场指导。民主党本来期望很高,一下预订青年营50多个床位,又透过手机短信不断鼓动党员参加,但最终加上一众党内大佬也仅30人出席。

消息人士透露,训练内容包括理论讲解、冲突实况演练、分组讨论和团体游戏等。22日当天,因民主党多名大佬出席立法会会议,白天仅有一些区议员、地区干事出席。作为训练重点的冲突实况演练则刻意安排在晚上7时进行,方便各大佬从立法会赶来参加。为扩大宣传,主办方请来数家媒体采访,拍摄他们模拟“占中”期间被驱赶、被抬走的“精彩活动”,简锡阶则刻意没有在香港传媒面前出现,演练改由他人现场指导。23日上午的课程主要是理论讲解,下午分组讨论,民主党大佬刘慧卿和何俊仁等人都十分专心,何俊仁不时抄笔记。简锡阶向每名出席者派发一本由“华人民主书院”印制的小册子和讲义,并讲授了非暴力抗争历史以及在台湾的情况,还讲了一大堆香港违反“公安法”的案例,如泛民主派的黄毓民、陈伟业因非法集结案被判缓刑等,“令人感到即使因非法集结被捕,大不了也是判缓刑,不用实时坐监”。

值得关注的是,简锡阶教“占中”活动参与者如何对抗警方的教材包括十大阴招,如预先设定多个集合点,当警方一旦清场时便可与警察打游击;遇到警察以点穴手法拘捕时要放松身体扮“软皮蛇”,同时大喊警察编号引记者拍摄,并记下编号以备日后投诉等。有现役高级警官称,简锡阶教材的第一二项指导“占中”分子要求警方将“反占中”人士带走是扭曲事实的说法,“占中属于非法行为,由示威者要求警方驱逐反对团体,等同转移视线不合常理”。第四项教示威者借传媒报道扮可怜,但“警方有专门人员拍摄录像片段做呈堂证供,即使示威者投诉,法庭自会作出公平审讯,示威者耍赖的收效肯定不大”。

起底 “华人民主书院”

民主党就“占中”向“台独”分子讨教,又声称不与“台独”沾边。然而港媒披露称,简锡阶的“台独”细胞一直渗透到骨子里。香港《文汇报》24日称,简锡阶为台湾民进党创党党员,曾当选“立委”。上世纪80年代,他鼓吹用暴力手法实现“台独”,更教民众制作汽油弹。后来,他接受加拿大城乡宣教会非暴力抗争讲师培训,并担任反贪倒扁“红衫军”副总指挥,“民主党就是觑准他多次领导大型活动的经验,因而向他请教”。近年简锡阶虽然称民进党处理两岸关系时应放下仇恨,但根本用意是希望民进党搞“台独”时不必强调要脱离中国,以此掩饰其真正意图。2月初,香港民主党主要成员在中环举行“占中”誓师时,简锡阶就曾到场。

至于“华人民主书院”,更是一个为配合“台独斗争”而成立的组织。2011年5月30日由分散在世界各地的“民运分子”在台北成立,目前分别在台北及香港设有办事处,长期以来领取“美国民主基金会”和“台独”势力的津贴及捐款,主要负责人是王丹、王军涛、何俊仁和胡平等。《大公报》24日分析称,民主党2月举办“占中”誓师时遭到极端团体冲击。高层气愤之余也明白“占中”议题受到不同反对派的觊觎,为稳稳掌握“占中”话语权,该党决定不避嫌放手大搞。消息人士也说,民主党近年每况愈下,唯有以瘫痪香港经济枢纽的“占中”活动赌一把,若成功便可保住反对派第一大党优势。

事实上,近年来香港反对派都争相与“台独”接近。2013年9月,香港公民党立法会议员毛孟静和“新民主同盟”的范国威在“台独”背景鲜明的《自由时报》上刊登广告,抛出“港独反中”。同年10月,“占中”发起人朱耀明、工党主席李卓人和“真普联”召集人郑宇硕赴台湾向民进党前主席施明德以及“台独理论大师”林浊水“取经”。今年1月10日,香港“环保触觉主席”谭凯邦在台湾《自由时报》上发表“香港都想独了 台湾干嘛不独”的文章,公然支持“台独”,并鼓吹“港独”行为。1月19日,工党的李卓人、“社民连”的梁国雄等人应“华人民主书院”等绿营团体邀请,参加“台港公民社会运动研讨会”。

香港社会应该警惕

“两独勾结”的现象引起香港舆论高度警惕。有基本法委员会委员看过“十大阴招”后直言,其目的均在“阻差办公”,什么“若人数众多,封锁线警力不足,可考虑突破防线”等显示“占中”已有具体计谋,且招数阴毒;而根据香港现行的《公安条例》,“占中训练”涉嫌教唆、煽动群众实施犯罪,主办方已经犯了教唆罪,而入境处应禁止简锡阶进入香港,以免其“播独”。民建联立法会议员陈鉴林批评民主党的行为日趋偏激,称引入“台独”分子必然会导致周边势力乃至英美势力的渗透,民主党自以为占据政治高地,却不知不觉将自己“放到一个下不来的高台”。全国港澳研究会成员、法学博士宋小庄认为,“占中训练营”所教授的抗争方法日后将成为“占中”教唆、煽动市民违法的证据,像简锡阶这类想在香港进行分裂行动的境外人士,警方完全可以将其逮捕或驱逐出境。大律师陆伟雄也说,教材中的方法并非“绝对安全”,如让参与者拖慢警察执法速度,“打警察当然犯法,但拖慢有可能构成阻差办公,依然可能触犯法律”。

还有舆论说,反对派口口声声称政改是港人的事,却自打嘴巴地引入“外援”,而普选本来可以有商有量、达成共识,毋须以“占中”把香港福祉作为筹码要挟中央和特区政府,更不用其他地方的人对香港内部事务指指点点。

本文内容于 2014/2/25 8:21:51 被daviet1999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