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这辈子再也不搬家了!

前两天去我们去看了战友的新家,一百八十多平方,一应装饰、家俱档次之高令人赞叹不已!这已是人家近几年第三次搬家了,越换越好,越换越大,在为战友欣喜之余,想到自己从小到老搬的家也有不少次了!触景生情,说说俺搬的家吧! 老家原在济南,刚解放老爸分配工作来到潍坊,随后妈妈和我、弟弟,三个人也来了这里,那时我六岁,记得一下火车俺娘仨坐一辆洋车(那种人力车)另一辆洋车拉着全部家当,来东关后门街一处小院,就这样经历了第一次搬家,对这个家的认识就是亲人在哪哪儿就是家!记得刚住下许多东西都向邻居借,那个家简单极了!

后来搬进了老妈单位的宿舍大院,叫个宿舍大院实际上整个公司的办公,(那时是花纱布公司,之后叫纺织品公司)营业都在这里,住的家属没几家,大都是女单身同志,都是学生出身的女干部、南方人多,那个家就住在一个好大的厅房里,好几家住,各家用个布围子围起来,里面安张床,这就算个家!幸而大家都吃机关食堂,不做饭也就没那锅碗瓢盆的,有个地睡觉就行!

再后来搬到一个大杂院,那条街叫“松园子街” 因为街中有丁氏松园,故名。“松园子街”是古城最早的街道之一,全长210米,宽7米。松园子街古旧民居多以明清时代的中国传统建筑为主,昔日 居住在松园子街的人群中,有潍县籍的朝廷重臣、本埠名士、商界精英,以及寻常百姓。房屋多以明清时代的中国传统建筑为主,甲第连云,世代相袭。解放后主人不知何去,就作为几个机关的家属大杂院了,在这条老街和老屋里留下了深刻的记忆,它记载着许多我童年的故事和欢乐,过去了快六十年了,对那老街老房的怀念依然如古,去年又专程回到那老街,找到那老屋拍下几张照片,不定哪天就拆了!在这大拆大建的浪潮中,这条街那老屋能保存至今已不容易了,这也亏了一些文化名人,知名人士、老人们的反对声中暂时还没拆,反正也没人去修,让它自生自灭吧!这些老街老屋都有着很多故事,它甚至是一个老城的名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就是我五十多年前的家


一九六九年单位分了我十五平方的一间宿舍,从此我有了自己的家!洞房花烛夜在这里,生儿育女也在这里,别小看这一间斗室,在当时能分到它也很不容易,记得为这间房子有36个女同志在争,那位管分房的老马当上工人代表进北京观礼,走前有位女同志对他说﹕老马,你到北京见了毛主席告诉他老人家,我快被那三十六个要房子的老婆吃了!后来照顾我是复原回厂,谁也没法争了,在这间屋里住了九年,最留恋的是那邻里关系,一排十几间屋,十来家子,夏天吃饭都在院子里,谁家包个水饺都是分邻居小孩几个,谁家有点事相互帮助,从没有打架拌觜的,分别几十年的邻居至今还记得相互看看问候一下,那时条件艰苦大家都一样穷,左邻右舍,书记、主任、工程师都有,但那时的邻里关系十分和谐,如今是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

说的是搬家吗!再以后住上了楼房,先是一室一厅,两家共用一个厕所,上厕所不用再长征了!(原来那屋上趟厕所跑几十米远)可也不方便,早上一起床两家子七八口人,都赶点上班上学,可想而知那个紧张,

再后来1980年住上了四楼三大间,一步登天了,空荡荡的三大间,没什么家具、摆设,科长去福建闽东电机厂拉电机、拉了几个藤椅,弄了一对填空!后来襄樊拖拉机厂书记厂长到我家说﹕老滕啊你不得了啊!别说我这厂长没住上这么套房子,俺那区委书记那房子也没这么大!说到这里也怀念那时的公平,分房子按工令,贡献分! 总之吧!从搬家这件事上见证了时代的发展,生活质量的不断改善和提高,现在是老伴单位自建的房改房,八十多平方,两室一厅,基本就老俩住,宽敞明亮!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现在的家!

那些年我常说咱是真正的无产阶级,房无一间地无一垅!这一房改咱有了固定资产了!有了自己的房子,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家!就在这个家奋斗到底吧!再也不搬家了!管它产权七十年八十年的,反正我也不能为这再活六十年了!

看了战友新房来了个有感而发!谢谢阅读!


本文内容于 2014/2/24 21:51:49 被teng88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老哥写的真好,从六十多年的多次搬家中,看到了社会的进步、生活水平提高的过程、人们对生活的态度、领导们处事的公证。还可看到老哥知足长乐的心态。祝您健康!


23楼老汪

我立来认为与人攀比现象思想极其不好、这种好胜心态最好放弃它;有钱可以多办事、钱少省略少办事、自我满足感觉过得去就幸福了。

21楼老汪

房子不在大、能住就可以;

房间不在宽、整洁最重要;

家人与宾客、欢乐聚集堂;

留有余地位、心满意足矣!


爸妈在哪里哪里就是家!房子的大小和幸福指数没有太大的联系。大房小房快乐就好!


老哥原先住过的四合院我也住过,当年我家住在成都锦江区大兹寺玉城街时,也曾住您说的那种院子,好几家子住在一个院,有本地人也有外地人,但大家都相处的很融洽,关系处得十分好,经常外出家里连门都不用锁,也不担心丢东西。那家做好吃的,闻着香味,还去要点打个牙穄,相互间还照看别人家的孩子,可以常听大人们摆“龙门阵”。只是每家住两小间砖木房显得局促些,解手上侧所紧张啊,你说的一点不假。那个温馨的小院啊,现在仍还想着呢。后来住了楼房,再也找不回那种感觉了。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