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85年是全军精简整编之年,各部队除忙抓教育训练外,干部战士都在为自己的前途命运深虑不舛。我所在的某军炮兵团,走过30年风雨历程,何去何从也即将面临这一历史性决策。成都军区与昆明军区合在一起组成新的成都军区,6月26日军区机关召开干部大会欢迎以傅全有为司令员、万海峰为政委的新的领导班子到任。接下来便部署军以下部队的整编工作任务。

团司令部的工作如常运转,我这个副连职作训参谋在团作战值班室值守中掌握着部队的动态。毕业于解放军炮兵学院(后更名为炮兵指挥学院)地炮参谋系的我,在当时的部队算是个所谓的“高才生”了,苦于运气不好,没踩在点子上,这一年赶上全军部队的百万大裁军行动,真是无所作为,生不逢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当年的军炮团受阅方队在成都市东风大道等待八一检阅。

受命于危难之际

7月18日,团参谋长找我谈话,传达了团党委常委会作出的决定,由我去团指挥连代理连长,因为这个连的连长脱离连队参加集中文化补习,指导员在职补习中专课程,连队不能无一日缺军事主官。这件事团里曾蕴酿过到底派谁去该连?众选之下,终归代职落到我的头上,不是幸事,而是难事。为此我找过团政委暴露了自己的真实想法,当时我的不情愿主要基于5条:

一是我的身体状况并不看好,自去年参加国庆35周年首都阅兵训练,忍受了严寒酷暑,付出了极大的身体代价,至今仍有许多不适。二是去团指挥连代理连长职务不叫做“走马上任”,而是一个暂时接替,短期行为难以放手开展工作。三是这个连队的现状全团皆知,作为团直属连队,人数最多但属于最差劲的后进连队,发生的几起事在团里印象极差,元气大伤。干部心恢意懒,比较自卑,坐等团里收拾摊子,战士前途无望、期望甚微,自暴自弃。四是此时面临精简整编,干部战士心态更加不稳,进退走留全然未知,加上受当时社会风气影响,连队作风纪律极度涣散,心收不回来。五是自己去年底从炮兵指挥学院毕业回来说是没位置,一直没得到提升任用,充当临时角色本身就有想法。

团政委表示理解,但团党委作了决定,就是组织行为,只好服从,看来我的工作临时变化是不容人讲客观条件的,不想当官却偏要被安排到这个连官位置上来。他做思想工作是一套冠冕膛簧的用语,最终还是那句话:“组织决定是必须服从的。”恰如当今名嘴周立波调侃的那样:组织是什么?“组织”就是在你遇到困难时,他说无能为力;在你遇到不公时,他说要正确对待;在你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时,他说要顾全大局;在你受到诬陷时,他说你要相信组织;在需要有人做出牺牲时,他说组织考验你的时候到了;当需要有人冲锋陷阵时,他说是你坚强后盾;在你取得成功时,他说是组织培养的。

记得下连之前的一个多月,我曾作为团工作组成员到过该连调查了解情况,那时连队就已经有些散架的样子了。问题成堆,指导员全是在守摊子,干部们束手无策,等待观望。我和政治处组织股梅干事作调查时得出的一组数字足以说明团指挥连的现状堪忧。在位90余号人的大连队,早操只有20—30人参加,不假外出占一半以上,无故不参加正常操课和会议的占据20%—30%,干部威性极低,指导员讲话最多有80%能听,副连长稍好一点,有的排没有排长,由班长代理,提不起劲来,无线排长才来连队半年,又是个“学生官”,工作方法简单,性格与战士不合,多次与战士“干仗”,威风扫地,就连新兵都不曾听他的,一脸苦恼。

6月10日,参谋长带我和梅干事去参加连队的支委扩大会(干部会),那是以团联合工作组身份出现的,因为近来连队出现了一些问题,团指挥连是司令部直属连队,在全团军事训练和大的行动中起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的确不能乱。参加连队会议也是听了一些牢骚话,包括指导员也认为别的连队是在看他们的笑话,指责团里没做出样子,老是把眼睛盯在他们连队身上,基层连队就该倒霉。他甚至还说:“你们团里不是有办法吗?那么多有能力的干部,还有刚从院校回来不久的‘高材生’,可以下连队来嘛!”我听这里面就埋下了伏笔,后来果然应证了当时的一说。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团里安排由我代表部队遣送团指挥连两个受处分的兵“提前退役”的差事,还到当地民政局走了一趟,终于与这个糟糕的连队结下了不解之缘。

7月22日,我正式到团指挥连代理连长职务。由于各方面情况不太熟悉,我只有先观察、了解,作些调研再分析处置。任何一个人都说这个连队很乱,干战关系很僵,有的矛盾甚至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要想根本解决众多问题是不可能的,我必须采取先缓和、维持现状,静观态势再作决断的办法,逐渐深入到群众中去,把根扎稳。

全连编制人数113人,其中干部12人,战士101人。现在位99人,在外出差或休假14人。团指挥连由侦察排、测地排、电话、通信排和电台、通信修理所诸分队组成,包括侦察、计算、测地、电话(总机)报话、电台、摩托通信、汽车、卫生、炊事兵及电信修理诸兵种。

这一年,军炮兵团运气实在不好,上半年就发生事故亡3人。光是7月份就发生几起安全责任事故。一次是三营因停电停水,战士不听劝阻,晚饭后几个兵私自到驻地附近西河去洗澡,其中一个叫王华贵的,一下去就没起来。营里知道后马上报告团里,并派了许多人去打捞。死亡这个兵是南川冷水籍,1983年入伍的,真是与水有不解之缘。刚过了两天,团里又出了一起车祸。去乐山某师配合演习的军指挥连气象排几个兵,与地方车相撞又死亡一人。谁能说清楚是为什么?越怕出事就越要出事,祸不单行。有人解释不清楚就寻找部队代号恐怕有问题“56086”,“五个都不留”。

到职第一天的情况就不妙

作为带兵人,还是想到部队的集体荣誉,因此我一开始就想正规起来。但第一天早晨出操清点人数只有44人参加,据讲这是人数到得最多的一次,以往只有十几二十人出操,不少人不明原因“压床板”,我对此均暂时放一码。早饭时又出一情况,计算班战士刘玉堂扔馒头,指导员制止不服。我没插手去管,下来经了解,这个兵前段因提出探家没被同意,对连队干部有意见,想借此发泄一下……,诸如此类的事情连队经常出现,可见一个战斗集体松散到什么程度了?

上午的训练完全是扯蛋,我去转了几个地方,几乎没有一个人在正经训练,有个别战士看到干部来了做样子,许多兵都在搞自己的事情,什么写信、洗衣、看书,有个别的甚至借故溜出去了。他们抱着有了军事技术不管用,靠吃老本过日子的想法,似乎是“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那情景我一对比,自己一年前在军校、在参加首都国庆阅兵训练的另一种环境,同样也叫部队,为什么反差这么大呢?一边是极其正规、严格有序、精神抖擞、士气高昂;一边则是松散拖拉、管理无序、无精打采、士气低下。难怪团里用了我这个“棋子”,是要看看我这个出自全军最正规战斗集体合格军人的硬招。

下午团里召开各营连主官行政管理会议,我作为这个连队的军事主官参加。会议灌了一下午内容很多,中心问题是关于下一步抓作风纪律整顿的事。参谋长、主任、副团长、政委分别讲了很多话。在会上提到一系列问题,团指挥连被点了名,甚至传达说了军长点的,说这个连队快要垮掉了……。虽然这些问题与我别无关系,但我毕竟已经到了这个连队代职,总有些感到不顺耳,全团最后进连队在昨天交给了我,这是给我出的一大难题,同时更是一份责任,我有些坐不住,特别感到恼火的是问题还在发生,怕的是导致灾祸降临不好收场。

晚饭时,饭堂秩序大为不好,我仍没做声,继续忍着。晚上召集全连干部开会,传达团行政管理会议精神,此时,参谋长带政治处文干事作为机关工作组下连队来帮助工作(机关其他一些干部也分别组成工作组下到各营连)住在连队。我们应当借整顿东风使连队面貌有所改变。我提出首先干部带头严格要求自己,大胆管理部属,认真抓几件事情看看。我的决心不大,但既来之则安之,结果不是好便是坏,二者必居其一。

整顿工作由软变硬

有团领导在连队蹲点,则是给我撑腰,我可要小露一下管理锋芒。我召开全连军人大会传达布置作风纪律整顿实施方案,并向全连作《内务条令》及各项规章制度方面的宣讲,参谋长宣布给予战士林开达因私自回家违反部队纪律的行政看管决定,并将其当场拿下,随即派人立即将其行政看守,关在一个靠楼道的小屋子里。该战士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感到有些后悔了。

为及时摸清战士的思想动态和其他情况,从关心爱护角度出发,安排卫生员及时对5个感冒发烧病号加强治疗或送团卫生队处置。由于这个连队潜在的不好因素很多,进入整顿时期,我看不会有人更严重地向风口浪尖上撞,团工作组的蹲点起到一定作用,当前抓问题比较狠,干部火气也不小,我想的是如何做到松紧适度,防止过激。

晚上我失眠了,想了很多,几个病号需要关心,只做病号饭不行,思想工作仍要跟上。被行政看管的林开达也要留心,谨防不测,夜间的卫兵勤务需要严格检查。

发现问题必须及时处理,我的态度逐渐强硬,连队宣布给3个战士前段私自搭车去成都警告处分;为整顿军容风纪,督促落实理发,晚饭后一律不让出营门,全都被关在这个大院内,猛然间改变过去那种自由散漫、随便外出不请假的现象,有了铁的规矩,战士们只得照办,就象笼子里面的鸟一样,受到束缚。但是,业余时间活动不开展起来,大家心太闲,又怎么能关得住呢?打球、看电视只有少量人参加,大多数人都坐在花池边聊天和私下谈论事情,因此,娱乐活动需要认真加以解决。

在下大雨的夜晚我是最不放心的,夜里四点冒着雷声闪电起来查铺查哨,有那么几个战士的被子没有盖,风刮得特别大,房间门又没关,卫兵跑回屋子里,代班员居然了居床上,被我通通叫起,回到岗位上。

关于连队的伙食问题,一直是令干部战士关注的,供给制的大锅饭的确众口难调,加上炊事班不负责任,经常是早餐“军用馒头”(因发面没掌握好,蒸出来的馒头不白且变黄),为此炊事班经常与其他班排发生矛盾,他们也有苦衷难言。我用心过问,督促副连长认真抓了一下伙食,有不少好转,训练也跟上来了。

通过几天整顿,效果初步显现,连队在团里组织检查评比军容风纪的情况还比较好,全团十几个连队中,团指挥连被评为第1名,一营二连第2,运输连第3,我感到比较满意,因为这是我到这个印象最差连队一周来,通过干部战士们的配合努力所取得的第一项大的突破,消灭了长头发、小胡须和长指甲,着装符合要求。此次迎接检查,全连参加82人,其他有些连队多则50余人,少则20余人。可见,大连队的工作量就是要大些,用有人头说话。就拿缀钉红领章这一细节都是由我一个一个兵细抠的。在干部中,大都比较自觉,但我也发现排长有依赖性,不愿意主动去管理本排的兵。无线排长冯衣一,前几天对象来了,影响工作是必然的,正处在连队整顿阶段,他没有把精力放在要求战士做好各项工作上,而是与对象成天泡在一起,有一次我在晚上到班排查铺查哨,结果这小子居然住在对象那里。我和指导员、副连长都认为需要找他谈谈,提醒提醒。

侦察班战士林开达在被行政看管(禁闭)期间,态度有了转变,对自己的错误认识也比较深刻,一再要求连队给他一条出路,愿意改正错误,团里本来要求连队对他进行严肃处理,我们本着教育从严、处分从宽的原则,召开军人大会,宣布给其严重警告处分,这个决定是连队党支部通过的,没有给他重处。光是处分人不能看作是目的,一个单位,受处分的人多了说明工作上的漏洞也多,我来团指挥连之前,包括这个林开达在内就有6人受到过不同程度的处分,我希望今后尽量不处分或少处分人。

用疏堵结合解决管理问题

要想晚饭后关住战士不往外面跑,光靠硬性规定是不好办的,必须采取疏堵结合的相应措施,如开展球类活动、看电视、打扑克、下象棋等,反正应当没事找事干才行。

毛主席教导说:“军队的基础在士兵。”我看到《解放军报》上有这么样一个消息,说是《到连队去带兵,到基层干一场》。说的是广州军区炮兵某团几个自觉到连队带兵开“顶风船”的事。面临部队精简整编,干部战士思想产生“立体波动”的时候,离开机关下连带兵,他们是积极主动的,我虽然也是从机关来连队带职,也是在这个“非常时期”,但却是比较被动地来了。作为一名有志军人,应当把军人的荣誉和责任看得比什么都有重要。唐代边塞诗人岑参的名句:“功名祗向马上取,真是英雄一丈夫”。时任总书记xxx同志的话:“正是建功立业时,未到凉亭享福时。”在动荡面前随波逐流也未免能混得好过。我不愿意在这个时候代职是因为个别有采取嫉妒的眼光看人,认为我毕业于炮兵最高学府,是有了院校的金字招牌,在当时看来文凭也不错,小伙子人还精神,等等。这些对于即将面临转业的团领导则对我们的任用之事不闻不问,哪管年轻人的进步?只是要我去啃“硬骨头”而已。我这个人生性是不会点头哈腰,卑弓屈膝,有骨气便能忍气吞声,管他带职也好,锻炼也罢,既来之则安之,就算再辛苦一回吧,只要求得个心情愉快,我并非把这当成一个官当。

团政治处组织了一次政治常识考试,要求所有连队都必须参加,城关片的六个分队是三营部、七连、八连、团指挥连队、军指挥连和团警卫排。我连到考人数70人,几乎占了六个单位的一半。我的原则是能参加者通通都去,不搞挑选和照顾,这一点团政治处组织考试的梅干事是十分满意的,他说今天团指挥连到得这么整齐是出乎预料的。考试倒比较轻松,甚至可以照抄,说是抄一遍也是学习。

我记得一位名人曾经说过:“管理者多具有很好的智力,很好的想象力和良好的知识水准。但是一个人的有效性与他的智力、想象力或知识之间,几乎没有太大的关联。有才能的人往往最无效,因为他们没有领略到才能本身并不是成就。”我体会这席话的含义是把勤奋放在一个人成功的首位。我虽不能成功,但也要在有限的时间内证实自己的能力和成果。“八一”建军节之前我主持了一场节日教育,内容比较简单,给战士们介绍了我军建军及炮兵发展简史。我认为身为炮兵一员,应当知道人民炮兵发展壮大过程,战士们听得入神,反映很好。团机关的节日会餐时间与连队会餐撞在一个时间段,我当然参加连队这一头而不去机关。我觉得和战士们在一起,遇到这样的时机和场合是不能缺席的。所以,我到各桌去给战士们敬酒,有的战士说出了真心话:“连长,你真是对我们以诚相待,要是长期能在我们连队就好了!”我知道这仅仅是一种期盼。

给战士们打交道,遇到不讲理的我就克制不住要发火。这个连队的兵大多数是好的和比较好的,但确有极少数混蛋象耗子屎染坏了一锅汤,使连队风气不正,正不压邪。我观察,1983年入伍的所谓老兵中,不自重的要占三分之一,有想干好的,工作坚持到始终,但受坏的影响较大,只好跟着混,我这人只要见了不顺眼的就要管,有意见就有意见,你不够义气我也不买你的账,尺度不可能越放越宽,我是有底线的。老团长领着新任团长到连队来我却不在,我带着一帮战士到司政家属院打扫卫生去了,那家属院的卫生极差,乱倒垃圾,光要连队抽人帮助打扫,不能怪战士发牢骚说怪话。首长连自己的家属、小孩都管不好,更何况管理部队。

团党委新班子着手整顿部队旧貌

团里召开排以上干部大会,新上任的裴团长和施副政委(主持政委工作)到职参会,原来的团长和政委和副政委转业即将离开这个部队,新老班子交接与全体干部见面。先由老班子的三个同志讲话,他们讲话集中一点就是谈到在位期间工作中出现的一系列问题,可以说“开张不利,收场也不景气。”虽然尽努力为部队建设做了许多工作,但毕竟在短时间内出了多起事故,几位即将转业的团首长在会上以不好的心情作了简短讲话。要知道,一个部队的建设好与差,关键就在领导班子身上。我个人对他们表示失望,同时又原谅他们, 因为他们的转业去向也不好。

新上任的裴团长讲完话后,主持工作的施副政委表了个态。他们俩人一个是刚从解放军最高学府军事学院毕业归来,一人是从老山前线侦察作战归来,说明军党委配班子是慎重考虑的。之所以要派他们来军炮兵团履职,也是当前形势需要。施副政委讲话体现江浙口音,十分激昂,真象是有决心抓好工作。他不习惯于我们团目前这个混乱局面,当场批评了三营八连司务长擅自离开连队不明下落,提出要严肃查处。尔后他又以四川成都金堂县人武部的《感谢信》为由,对我带团指挥连测地排长戴福生,在外单独执行任务期间,帮助金堂县人武部堆制沙盘任务通报表扬。并认为“这样的干部就是好干部,他们在外单独执行任务期间,废寝忘食,工作认真,完成任务出色,为我们军炮兵团争了光,大家应当向他们学习”等等。当即问我二人来了没有,我与戴福生先后起立,敬礼。

这个大会召开后在第二天晚上,团党委又召开各营、直属连队军事主官训练与行政管理会议,研究布置下一步工作,炮兵部队今年度实弹射击任务,这是在精简整编之前的最后一次实弹射击,军区和军都下了硬任务。我预感到,新班子上台后企图强硬起来。会上施副政委在谈到干部责任制检查时,对那天全团干部大会上李副政委讲话很不满意,他说“李副政委在会上讲的那么多话全都是废话!”顿时我们全场为之一怔。他说:“讲那么多,都是在为政委同志的错误辩护,有什么好辩护的?……”为此,我们不难看出新班子接的是个烂摊子,上届班子留下和后患很多,给现任领导的工作开展带来阻力。现在全团上下都密切关注新任团长政委将怎样地抓工作?他们表示要“斗硬”,过去留下的问题要处理,比如三营战士淹亡事故,干部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少不了要处分一人,他们正在选定“突破口”。

我也有了点底气抓工作。要知道在连队我也是不经激惹的。有一件事情终于让我生气并下了对一个班长的撤职命令。副指导员张炬进军校学习马上就要离开连队,为他表示一下,搞几个菜,全体干部在一起喝喝酒,包括还有三个战士也考上军校(其中一个尚在等待入学通知),为欢送他们离队,准备放在后两天全连再会餐,这本来是件很正常的人之常情事,历年里各连队都如此。而在团指挥连就不一样,有的战士流露出不满情绪,在下面说些不三不四的话,我料到会是这样,暂不需作什么解释工作。现在欢送副指导员,干部单独聚一下,还请了参谋长参加,都没什么事情。

无线班长唐荣,作风纪律散漫,经常不假外出,也不认真加强对本班的教育管理,一次晚饭前集合,他最后一个到,还穿着钉了掌的响底皮鞋(那时战士是不允许穿皮鞋的),裤子也改瘦了,一副满不再乎的样子。指导员叫他立即去将鞋子换掉,不动。结果,连里当即宣布停职反省、以观后效。后来,我找他谈话,了解到以往对指导员是有些意见,也是因为处理问题不公正。他说,连长,凡是你说的我都听,我开导他说,不能感情用事,更不能总是去追究过去的事,现在是整顿期间,哪能顶风违纪呢?他信了,不几天,我将他“官复原职”,一直表现不错。

有线二班副班长李全文,由于不能履行自己的工作职责,无故多次不站卫兵,不参加厨房值班,不请假外出,突出表现在他带头为副指导员送行那餐饭闹事,已不止一次地违反了纪律,到了不能容忍的地步。为了维护纪律和正常工作秩序,经请示参谋长同意,连队支部研究决定,宣布撤销李全文副班长职务。全连集合由我实施宣布。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整人,实在逼上梁山,那就采取行政措施。谁要认为我拿钱不管事,那就错了。

关于新时期如何带兵,通过学习有关材料,我也感觉到有十条经验可以借鉴:

一是早打预防针,不要等病得厉害了再灌药;

二是枝要修,虫要捉,但别忘记经树根浇水;

三是榜样具有强烈的感召力,干部的位置应该始终在排头;

四是表扬先进的同志,往往比直接批评后进更为有效;

五是能使人开窍是道理,而不是训斥;

六是开锁之前先把钥匙找准;

七是荣誉感强的集体、团结的集体可以熔化掉战士身上的杂质;

八是既要舍得用兵,又要诚心爱兵;

九是办事见成效,讲空话不凑效;

十是扩大知识面,既严肃又活泼。

9月5日早操,到的人数很齐,裴团长过来了,但因天色蒙蒙亮,我带队时没注意,视力又不好,无法看清,固没向团长报告,队列整齐行进,口号声大,受到团长表扬。一周的作风纪律整顿教育有效果,各班排、个人以及连队都制订了措整改施,边整边改,卫兵勤务、外出请假、军事训练都有做得比较好,在全团的印象得到很大改观。总结时,连里宣布给予10名战士嘉奖,同时也表扬了一些同志,引起强烈震动。

团长、副政委到连队来了,我在看报,起立敬礼,报告。连队只有我一个干部,两位首长坐了一会,简单听取了连队情况汇报,说是给我“打气”来了,他们间接地知道我的过去,也明白我的现实想法,要求我大胆地抓工作,不要抱有“临时观点”。的确,我的思想是不通的,我来这个连队的背景和现状很特别,正如主持工作的施副政委所说:“这个连队实际就是我们这个团的缩影,怎么办?总不能让他一直乱下去。当前主要任务是稳住不出乱子。”两位首长客气地给我讲了一番话,不时给予夸奖,随后一起看了看连队的环境。我没有讲更多话,关于问题,用一句话,甚至一个字就概括这个连队的现状——“散”。同时,我表态作为一名党员,一个军人,只有绝对服从上级的指示和命令,全身心投入工作,治理连队。他们都有认为我这样的态度是极为正确的。谈到部队精简整编,干部进退走留说,“你肯定是要到新组建的炮兵旅去的。”

年终收官比较圆满

作战部队总是以完成军事训练为主要目标任务,检验训练成果一般都在下半年的10月份以后进行。由于部队面临整编,当年取消了师以上部队的演习行动。团指挥连的军事训练任务主要是保障团首长指挥炮兵营连实弹射击。临近部队整编,本年度的炮兵实弹射击一改往年惯例,不象以往的铁路输送到西昌地区炮兵靶场进行,整编前最后一次炮兵实弹射击,部队拉上了位于部队驻地附近的南宝山靶场,军里不再派人来,由军炮团自行组织。我连保障分队的有线兵从团部架设了一条专向线路上山。全连凌晨4点出发,5点半,测地兵由排长带领乘一营炮车到了炮阵地,我6点同唐副团长一道,乘小车也上到炮阵地。我的任务是具体把住炮阵地火炮发射安全关。当炮兵连队占领阵地,完成射击准备后,实施安全检查。附近的稻田地刚收完稻子,头一天晚上又下了一场大雨,炮车牵引着火炮艰难地向炮阵地开进,车轮陷在泥里很深,老百姓在一旁看了感到惊奇,真不得了,奔驰牵引车好大的劲,硬上没有阻挡。上午10时射击准备完毕,先进行试射,炮弹装入炮膛,经营部技师检查后,我又提着象限仪作了安全复查,报告观察所可以指挥射击。天气放睛,射击效果不错。第二天的二、三连同样打得不错,炮弹都在圈内。

9月27日,这个连队的连长和侦察排长结束了高中文化补习回到连队。我呢,代理了两个月零六天的连长职务也算基本完成使命。按说,我该“撤退”回机关了,但近段还不行,赶上老兵复员退伍工作马上启动,团里又安排我作为工作组暂留在团指挥连。

我算不算一个好干部,连队自有公论。在连队一度处于十分混乱、思想最不稳定的时候,我听命到了团指挥连,自己虽然思想不通,但仍然坚决执行了上级指示,积极地、认真地履行职责,同连队在位干部一道做了大量工作,基本稳定了部队,保持了正常的教育训练和生活秩序。同时,密切了干部战士关系,争取了许多士兵群众,我所抓的实事是不放松一是生活制度,坚持了早操、点名、作风纪律整顿的具体要求,督促后勤炊事班搞好伙食,生活得到明显改善;对极不象话的兵提出了处理意见,并建议在整顿结束后奖励一批好的战士,特别是狠抓队列训练,使大家产生了浓厚兴趣;找战士谈心,了解思想情况和困难,沟通思想;在团组织的几次大检查(军容风纪、队列会操)中使连队名列前茅;亲自为丰富文化娱乐活动出力,经常开放电视、开展球类活动;帮助协调干部战士关系等。在以身作则方面绝无挑剔。所不足的是由于“临时观点”决定了我不能做过细的思想工作,不能绝对以一个连长的身份要求部属,缺少“狠”字。现在我更是无法狠了,因为已经遥身一变,成了团工作组的一员住在这里,许多具体事更没必要插手了。

上级安排连队今年退伍40人,入伍最早的是1981年,最晚的是1984年。原则上服满现役3年的就存在退伍或留队的选择,当然,不可能服满现役全部都走,还需要部分超期服役,以保留骨干,表现好的仍可考虑留在部队转为志愿兵。这40名战士中,大部分是1983年入伍的,原籍主要是四川南川和河南睢县以及湖南祈东县。在决定名单的时候,干部是经过慎重考虑的。之前,在不少战士都分别找过连队干部,基本如愿,照了一张全连合影相,同志们唱着《送战友》的歌曲之后算是划了一个比较圆满的句号。

一个月后,这个连队连同我团的番号一并撤销,精简整编才是给我的老部队真正划上了句号。回想那阵子代理团指挥连连长时间虽不长,但也算是一段难得的经历。有道是:

受命危难肩负重,代理连长坐如钟。

不动声色静观察,调查研究摸脉冲。

教育训练强管理,全连官兵希冀涌。

疏堵结合重事实,后进战士受触动。

体验带兵不畏难,兄弟相待情谊浓。

连队一跃奋争先,全团关注真英雄。

莫道前景有多宽,精简整编劲不松。

无愧部队培养咱,书写历史展雄风。


本文内容于 2014/2/24 16:32:38 被mgihz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