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两手应对南海事务:模仿中国 搞反介入力量


越南两手应对南海事务:模仿中国 搞反介入力量


越军装备的“堡垒”岸防反舰导弹(资料图)

构筑外交安全网,军备建设未减速

过去一年间,越南一方面通过外交途径对可能激化的海洋争端加以“管控”,另一方面也没有放缓购买先进海空装备的步伐。

2014年初,越南从俄罗斯购买的636型潜艇“河内”号抵达金兰湾,这一事件被部分外媒解读为“越南海军发展的里程碑”。

过去一年间,越南继续整军经武,外购先进海空装备,实行“更灵活”的外交策略……台上台下的种种动作,依然围绕该国在南海地区的利益展开。

对外布局“三足鼎立”

据马来西亚《亚洲防务月刊》报道,作为重要国际航道,南海是从印度洋经马六甲海峡进入西太平洋的“咽喉”,那里还蕴藏着丰富的矿产资源,以石油与天然气最为重要,成为近年来南海岛屿主权问题升温的最主要原因。

在这一背景下,2013年5月,越南总理阮晋勇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对话会的专题演讲中提及南海问题,发表“具体建议”及越南的新外交政策。阮晋勇强调“确保航行安全和自由”的重要性,敦促各国加强合作。“我相信,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反对区域外大国参与在该地区的事务。区域各国应建立巩固的战略互信,才能促进亚太和平、合作与繁荣”。

谈及越南的外交政策,阮晋勇表示:“越南坚定不移奉行独立自主、多边化、多样化外交路线,是各国信赖的朋友和伙伴、国际社会负责任的成员。越南努力深化与各国的战略伙伴关系和互利共赢的合作伙伴关系,越南国防政策始终维持和平和自卫,越南不是任何国家的军事盟友,也不允许其他国家在我国领土上建立军事基地,不会联手他国针对第三国”。

自2013年下半年起,越南高层频频出访中国、美国、东盟各国,还邀请各国领导人赴越进行双边会谈(包括俄罗斯、印度、美国、新加坡、日本、韩国、新西兰、保加利亚、澳大利亚等)。越南积极加强国际联系,除了提升国际地位、寻求经济援助,更重要的内容是安全合作,特别是海上安全合作。另一方面,纵然越南与中国在南海岛屿主权问题上的某些主张存在矛盾,双方仍努力维护正常关系,2013年6月,中越签署南海热线电话协议;10月,中国总理李克强访越,承诺加强双边海事合作等,希望以和平方式解决冲突。

从阮晋勇的演说及之后越南官方的作为来看,越南防务政策的第一着眼点仍是南海问题,其对外布局则大致呈现“三足鼎立”的局面:采取多边平衡外交;加强国际合作,提升国防与外交实力;维持与中国的友好关系。

军购视野向欧美延伸

越南人民军约有50万兵力,是世界十大军队之一。2010年后,河内积极拓展军备来源,据英国简氏防务信息集团(IHS)统计,2013年越南军费为37.8亿美元,预计2017年将达49亿美元,增幅30%。除了俄罗斯、乌克兰,越南的武器采购还延伸到白俄罗斯、欧盟、美国、加拿大、以色列、印度等。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美国未向越南提供主战武器,但已放宽冷战时期的禁运,愿意售越“非致命性装备”,被认为是双边军事关系的突破。

与对南海事务的重视相呼应,越南将海空军装备的现代化放在首位。目前,该国积极推进的重大军购项目包括:向俄罗斯采购636型(“基洛”级)潜艇、苏-30MK2V战斗轰炸机、向荷兰采购“西格玛”级轻型护卫舰等;其中,从俄罗斯海军上将造船厂订购的全部6艘潜艇计划在2016年交付完毕,用于执行侦察和巡逻、反潜及反舰任务。目前,越南海军下辖四个沿海军区,总兵力约5万,拥有作战舰艇120余艘;它在中央及南部基地部署了俄制“棱堡-P”岸舰导弹系统和“猎豹”级轻型护卫舰,对海上目标的威慑力较为突出。

至于越南空军,其骨干是24架苏-30和12架苏-27SKV/UBK战斗机,其作战半径可覆盖所有存在争议的岛礁。最精锐的部队要数越南空军第370歼击航空兵师,配备苏-30,该师下辖的第935团部署在胡志明市郊区的边和基地;鉴于胡志明市距马六甲海峡约1100余公里,这些苏-30战机无须空中加油,也足以巡航整个南海。越南空军第940团配备的是相对老旧的苏-27,其基地距中国海南省500公里,约半小时航程。

积极发展“反介入”力量

新加坡拉惹勒南学院研究员比清格分析称,越南试图模仿中国,发展微缩版“反介入”(Anti-access strategy)力量,以抵消中国在南海方向日益强大的海空军实力,新近入役的636型潜艇成为关键性军备。英国《简氏防务评论》认为,越南虽然没有核潜艇、“宙斯盾”驱逐舰及航母,但加强近海作战能力成效斐然,现有的苏-30战机、俄制超音速反舰导弹、导弹护卫舰,加上新成立的潜艇部队,可有效提升越军的海上投送和岛屿防卫能力。但越南军事现代化仍处在过渡阶段,估计10年后,越军才有能力“限制”中国在南海的行动。

不仅如此,越南还把良港金兰湾当成潜在筹码。金兰湾位于连接太平洋和印度洋的交通要道上,适合停靠大型军舰,且该港面向南沙群岛,是越南进入南海的战略要冲。19世纪以后,欧洲列强竞相把金兰湾当作海军基地,曾是越南宗主国的法国率先在此部署远东舰队,1904~1905年日俄战争期间,法国向沙俄第二太平洋舰队提供金兰湾用于休整。越南战争期间,金兰湾成为美军基地。越南战争结束后的1979年起,苏联海军又承诺租用该地25年。2002年,俄罗斯因经济困难,无力支付每年3亿美元的高额租金,主动撤离金兰湾。

金兰湾闲置期间,越南多次以租借基地为由,吸引美国、俄罗斯、日本、印度等的兴趣。越国家主席张晋创曾表示:“越南将允许俄罗斯在金兰湾建立船舶维修基地。越方提供给俄方的海上基地并非军事用途,但金兰湾可用于帮助发展双方的军事合作。”俄国内也有人主张,不妨将金兰湾作为2020年左右新建的航母的驻泊港口。虽然越南宣称不会把金兰湾变成他国军事要塞,但继续将其作为外交筹码,拉拢各国势力介入南海事务的用意十分明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