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龙最后的怒吼” ——巨型战列舰沉没前的那一刻(二)


1944年10月17日,从苏联北方基地起飞的英国“蚊”式轰炸机,执行一次例行的侦察任务,再次飞临阿尔塔峡湾上空,未能找到“提尔皮茨”号战列舰。随着北极冬季来临,太阳躲到越来越南边去了。根据经验,从11月份起,漫长的极夜就要降临到北极圈,无法进行任何的目视侦察和拍照。于是,从苏联起飞的英国皇家空军“蚊”式轰炸机和远程“喷火”式侦察机又一次飞临北挪威。飞行员们毫不费力地找到了凯雅峡湾。这一次,他们还是没找到“提尔皮茨”号战列舰,甚至一度云集在凯雅峡湾的那些小船全都失踪了。

伦敦海军部惊愕万分:“提尔皮茨”号战列舰溜走了。

必须重新找到“提尔皮茨”号战列舰!

当坎宁安得知“提尔皮茨”号战列舰溜出阿尔塔的情报后,立刻同斯卡帕湾的舰队联系,询问哪艘航空母舰处于戒备状态。正好“暴怒”号航空母舰准备出击。于是,舰长立即把两中队的“喷火”式战斗机改换成“萤火虫”式侦察机,马上拔锚启航。

“暴怒”号航空母舰装载了21架“梭鱼”式轰炸机。舰长麦金托什接到坎宁安的命令,急如星火地赶赴战区。

10月19日子夜,全速航行的英国特编舰队进入了特罗姆瑟以西120海里处的攻击阵位。一个中队“萤火虫”式侦察机飞向挪威海岸,另一个中队准备换班。

20日白天,天气晴好。一架架“萤火虫”式侦察机在北挪威的雪山和峡湾上空最终找到了“提尔皮茨”号战列舰。

麦金托什立刻向坎宁安报告,并请求用“暴怒”号航空母舰上的“梭鱼”式轰炸机进行攻击,遭到坎宁安的断然拒绝:“你已经完成了全部任务,剩下的事不用你插手。”

坎宁安很高兴重新抓住了“提尔皮茨”号战列舰的行踪。看来,它确实被“高脚酒柜”给严重破坏了。“提尔皮茨”号战列舰似乎丧失了动力。北极航线从此再也不会见到“提尔皮茨”号战列舰的身影了!

坎宁安知道特罗姆瑟附近还有一些德国战斗机,德国人一定会拼命加强“提尔皮茨”号战列舰的防空,目前它正是垂死前的疯狂,空袭遭受的损失很大,但关键在于英国海军飞机携带的炸弹根本无法炸沉它。

“还是让空军吃肥肉吧!”坎宁安有些不甘心。

上次轰炸的英雄弗莱斯特现在又奉命率领第617中队踏上了征程。1944年11月12日,天空晴朗,英军第617中队、第9中队从苏格兰沃西默斯起飞29架“兰开斯特”式轰炸机,前往攻击“提尔皮茨”号战列舰。为麻痹德军,英国飞机没有编队,以单机分散飞向目标。直到距目标50公里处,它们才会合集中,然后再分为4队,直扑“提尔皮茨”号战列舰。

尽职的德国海岸雷达哨还是向北挪威的空防和空军联合司令部报告了英国轰炸机的动向。英国飞机在大约四段海岸上入侵挪威,最后一架进入挪威的时间是早上8点整。北挪威空防司令官综合了各防空哨报告后,很快在地图上标出了英国飞机的航线。他识破了英国人的计谋,立即判断出敌人的目标是“提尔皮茨”号战列舰。

他立刻给哈科依岛的海军锚地挂电话,电话经过两个交换台送到格林耳中的时间是8点15分。

附近机场的德国战斗机有3架轮流值班。但黎明时天很黑,战斗机是普通的“ME-109”式战斗机和“ME-110”式战斗机,没装夜战用的雷达。考虑到它们起不了多大作用,防空司令没有下令让战斗机起飞。

8点半,“提尔皮茨”号战列舰已经修好的搜索雷达发现了英国轰炸机,拉响了空袭警报。因为是单机或双机小编队,很像是进行侦察活动,格林并未予以过多的注意。9点整,英国轰炸机先后飞到特罗姆瑟市,格林本能地提高了警惕。“提尔皮茨”号战列舰上一片忙碌,所有高射炮脱掉炮衣,炮口指向天空。

天渐渐亮了,格林企图寻找德军战斗机的影子。因为根据他同凯末尔的防空协议,德军应该有战斗机升空迎战英军,掩护“提尔皮茨”号战列舰。现在天空中没任何一架德军飞机,他用电话通知空防司令。司令官告诉他:机场已经起飞了一架战斗机,还将有更多战斗机起飞,让他放心,注意舰炮防空。

继续搜索天空,还是没有德军战斗机。格林感到悲愤:德国军队现在已经分崩离析了,只要炸弹不丢到特罗姆瑟司令部大楼的顶上,防空司令才不会用珍贵的战斗机去拯救一条破船的。

9点27分,英国轰炸机才出现。它们比预料中来得迟:一为了等待天更亮,二是等候零星到达的单机来编队。

格林立刻意识到处境险恶:哈科依岛锚地和凯雅峡湾有本质不同,后者专门为防空目的而选中,两岸均有高山,飞机无法瞄准投弹,只要用高射炮封锁住前后通道就把防空问题解决了。但是,哈科依岛很不利于防守,“提尔皮茨”号战列舰正处于一片开阔的沙地中心,在它的火炮射界中,除了几个低矮的丘陵外,一无遮拦。它可以充分地发扬自己的火力优势,打退预想中的盟军对特罗姆瑟市的多方面进攻。可从防空角度看,敌机从任何一个角度都可以进入轰炸阵位。

呈现在格林和“提尔皮茨”号战列舰全体高射炮手眼中的是无边无际的天空,而不是凯雅峡湾那个长条形的窄狭的天空,大大增加了他们集火射击的困难。格林决定,挺过这次空袭后,无论凯末尔怎样辩争,也要把“提尔皮茨”号战列舰挪个地方。

“轰”的一声巨响,“提尔皮茨”号战列舰381毫米主炮打出了一排齐射。它们向21公里外的“兰开斯特”式轰炸机开火。725公斤巨弹在“兰开斯特”式轰炸机四周炸出大朵的烟团。“兰开斯特”式轰炸机略略闪避,继续向“提尔皮茨”号战列舰逼近。381毫米大炮的威力大,但装填发射速度低,操炮慢,对“兰开斯特”式轰炸机的威胁有限。

在14.5公里距离上,“提尔皮茨”号战列舰150毫米副炮开火了。紧接着,105毫米高射炮也相继开火。它们的射速较快,弹着密集,迫使“兰开斯特”式轰炸机分散,但一架也没能击中。

突然,在其他方位上也出现了“兰开斯特”式轰炸机。它们或是小编队,或是单机行动,从四面八方扑来。

几乎在几分钟内,大部分“兰开斯特”式轰炸机都进入了投弹位置。它们的战术同任何一次空袭都不同,没有带队飞机,各机自行投弹,像海军飞机一样,丢完就飞走。

一枚枚尖啸的“高脚酒柜”超级炸弹落下来,直扑向“提尔皮茨”号战列舰。第一批炸弹爆炸了。其中两枚直接命中了“提尔皮茨”号战列舰。一枚击中B炮塔,另一枚击中左舷,穿透了三层装甲板,在锅炉舱爆炸。“提尔皮茨”号战列舰的锅炉本来早已熄火废弃,这枚炸弹彻底将它炸废了。

挨了几颗炸弹后,“提尔皮茨”号战列舰上的高射炮火明显减弱了。这为弗莱斯特的小队创造了机会。弗莱斯特操纵“兰开斯特”式轰炸机进入了投弹空域,沙洲上的“提尔皮茨”号战列舰就像靶场上的巨大靶舰。

那枚2443公斤的“高脚酒柜”超级炸弹脱离了挂弹钩,直直地向“提尔皮茨”号战列舰左舷撞去。“提尔皮茨”号战列舰已经被烈火包围,巨大的爆炸连连发生,猛烈地摇撼着战列舰。同时,有两枚巨弹击中它左舷,产生了致命的后果。

英国飞机还在继续投弹,“高脚酒柜”超级炸弹一枚接一枚地在倒卧的“提尔皮茨”号战列舰周围爆炸。

9点41分,,“提尔皮茨”号战列舰左舷被炸开长67米的破口,海水大量涌入,舰体开始左倾。9点50分,左倾达到70°,而且燃起的大火蔓延到C炮塔的弹药库,引起大爆炸。两分钟后,左倾135°,终于翻沉在挪威特罗姆塞以西3海里的林根峽湾哈依岛南侧海域。全舰有902人随舰沉没。

“提尔皮茨”号战列舰从未参加过任何一场堂堂正正的海战,但作为一艘超级战列舰,它的存在就是对盟军运输船队的巨大威胁。同时,它在北海牵制了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的大部分兵力,使其不敢在其它地方放手用兵,这不得不说其战术的成功之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