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乌克兰局势两天之间发生巨大逆转,总统亚努科维奇被解职,反对派开始欢呼胜利并为上台积极准备。政局动荡是否会对该国最重要的产业之一——军工综合体造成巨大冲击,乌克兰与中国、俄罗斯、印度、巴基斯坦等国的军贸往来是否会受到影响?中国专家认为,中乌之间不存在现实、长远以及战略利益上的冲突,所以乌哪个党派上台执政对两国合作都不会产生太大影响。 中国是乌克兰军事工业第一大消费国,乌方更是期望中国在2013年后成为乌克兰头号军事技术合作伙伴。 分析人士指出,迄今为止,乌克兰已向中国出口了约30类军事技术,其中涉及用于航空母舰、大型舰艇的动力系统、大型运输机设计、超音速高级教练机、坦克发动机和空对空导弹等关键装备。 20年,中国几乎从乌克兰拿到了想要得到的全部军工技术。尽管乌克兰的军工家底已被摸得一清二楚,但在局部单项技术领域,中国仍将持续加强与乌军工的合作。

乌克兰反对派上台 不影响中乌军事合作

“双引工程”抄底乌军工人才 中乌军工合作,始于苏联解体后那段特殊时期。其时,独联体各国动荡不安,人心惶惶,工厂、机构大量倒闭,军工领域许多专家、教授失业,收入锐减。特别是一些尖端行业,大量一流的工程师陷入赤贫,美国、德国、以色列、韩国、新加坡等国科研机构纷纷派出专家前往俄罗斯、乌克兰,以优厚条件招揽人才。(图片为我国从乌克兰引进的综合补给舰) 韩国的人才计划卓有成效,乌克兰专家只要联系韩驻乌使馆,就可以拿到签证和机票,并提供一个月工资。工资报酬没有统一标准,视专家本人资历和贡献大小. 中国也加入了这一轮人才争夺,采用的招揽方法类似韩国,但得益于苏联时期中苏友好的渊源,一些留苏专家学者通过学术交流、个人友情联络等多种形式,从乌克兰请到了不少顶级专家。

乌克兰反对派上台 不影响中乌军事合作

在这段难得的时期,中国主动出击,目的性很强,直奔军工领域的关键技术,通过个人关系转让其技术成果。海军专家李杰形容那时的工作说,中国人坐一个星期的火车,从满洲里出去,穿过西伯利亚,取道莫斯科,再到乌克兰等独联体国家,进行摸底、契合,很快知道了对方有哪些技术可以进行合作;之后,马上就有大批的乌克兰专家赴华,介入具体项目。(图片为运20飞机,外媒普遍认为该机得到了乌克兰方面的技术支持) 中国当时的基础技术比较落后,刚开始技术交流的层次比较低,规模也比较小。后来,中国用轻工产品交换先进设备,乌克兰专家开始大规模赴华。这些专家大多是毛泽东、斯大林时代的老布尔什维克,重视中苏友谊,生活要求不高,工作严谨,有问必答,技术、材料很爽快地提供,甚至掏心掏肺。

乌克兰反对派上台 不影响中乌军事合作

大约是1993年后,双方交往起来就不那么顺利了。“有些技术材料绝对不给你,想要必须有些手段。”李杰说,有人用一箱二锅头或中国的小土特产私底下交换一些东西,但像过去那样在实验室里正儿八经的实验,要价越来越高了,“后来干脆只谈钱,没钱门儿都没有”。(图片为中国从乌克兰引进的极地科考船“雪龙”号) 为了招揽苏联军工人才,中国政府为此启动了一项“双引工程”,专门引进独联体国家的人才和技术。据说,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李鹏主抓这项工程,并放言说:这是一批穷十年之力都无法培养出来的优秀人才,对我国而言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一定不能错过。

乌克兰反对派上台 不影响中乌军事合作

为做好“双引工程”,国务院授权国家外国专家局于1991年正式设立国家“友谊奖”,用以表彰外国专家为中国所做的贡献,各省随后相继设立不同地方政府友谊奖。乌克兰籍专家奥坚科·沃洛德梅尔、科瓦连柯、阿诺·阿夫恰茹克相继获得国家级友谊奖;卡强·鲍维尔·尤力耶维其获得江苏省友谊奖。(图片为我国从乌克兰购买的“瓦良格”航母) 2002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一份内部报告称:据不完全统计,10年来,通过官民并举,多渠道、多层次地开展“双引工程”,从俄罗斯以及其他独联体国家大约引进上万名专家,2000多个技术项目。乌克兰是“双引工程”的重点地区,每年都有大批专家、学者应邀赴华讲学或从事科研。中国驻乌克兰使馆一秘李谦如在一篇署名文章中说:仅2006年,国内邀请乌克兰科技界专家学者赴华约150批次,2000多人次。

乌克兰反对派上台 不影响中乌军事合作

乌克兰反对派上台 不影响中乌军事合作

中乌军工合作,除了转让“瓦良格”号这一具有标志性意义的大型项目外,在舰船、坦克、飞机的动力系统,特别是各型发动机方面,表现最为突出。目前中国诸多水面舰艇,包括“瓦良格”号在内,还有“中华神盾”舰所用的燃气轮机DN/DA-80、中国为巴基斯坦开发的“哈立德”主战坦克所用的柴油发动机6TD-2E、新一代高级教练机猎鹰-15所用的发动机AI-222,以及适合高原山地直升机的发动机,均来自乌克兰。改良后的DN/DA-80,其可靠性、可维护性、大修周期、使用寿命均超过乌克兰原装。 燃气轮机是现代化大型战舰的“心脏”。《汉和防务评论》称,中国在上世纪90年代就从乌克兰“曙光”机械设计科研生产联合体引进了UGT-25000燃气轮机,不过当时没有转让技术。进入21世纪后,因经济窘迫,乌终于同意转让全部技术。 有关乌克兰帮助中国建造“中华神盾”的传闻并非空穴来风。据公开报道,早在2001年4月,时任解放军总装备部部长的曹刚川曾率团访乌,专门造访乌最大的几家军工企业,其中就包括量子所及其配套的“火花”无线电设备厂。 据乌克兰量子科学研究所所长利西采透露,从2001年起,量子所生产的“卡什坦-3”型系统有一半销往中国和韩国。特别是北京在获得2008年夏季奥运会承办权后,明显加大了对该系统的订货。西方防务分析专家认为,从这个时候起,乌开始参与“中华神盾”舰的设计工作。

此外一些航空技术,如L-15的气动布局、中型运输机“运八”和大型运输机的研制和改进上,双方达成了一些协议。有消息说,乌克兰帮助中国建造与“尼特卡”地面训练系统相类似的设施,用于舰载航空兵飞行员的训练教学,并向中国出售了4套阻拦索。但中国方面始终未予证实。 据乌媒称,早在2006年10月,中国就曾派遣大型军事代表团访乌,讨论乌克兰帮助中国培训航母飞行员的可行性。此后,中国工程师、飞行员、海军技术专家便开始频繁访问“尼特卡”试飞中心。 中乌除了航母、战机、地面坦克、装甲车的动力系统合作外,还有导弹技术方面的合作。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引进苏系飞机以及苏系空空导弹新的制导头。为了能让那几百枚R-27空空导弹的性能得到更新,俄罗斯基于担心仿制的原因,没少为难中国。 中国空空导弹从红外制导到主动雷达制导的飞跃,离不开乌克兰的支持。基辅雷达厂生产的“阿加特”半主动雷达导引头改良版,其性能和抗干扰能力均优于俄罗斯同类产品。中国据此对现有的R-27空空导弹进行升级改进,并很快推出了超视距发射能力、多目标攻击能力及全天候作战能力的PL-12中距空空导弹

乌克兰反对派上台 不影响中乌军事合作

据俄罗斯军工综合体网站报道,中国和乌克兰的“欧洲野牛”登陆舰项目始于2003年,有关技术谈判持续了6年,直至2009年8月,乌媒体才公开这一消息,确认订购数量为4艘。 俄罗斯对中乌军工合作非常不安,甚至大为光火,曾指责这一合作项目侵犯其知识产权。俄罗斯国防工业产品出口公司认为,研制这种军舰及其零件的全部知识产权都属于俄“金刚石”设计局,乌克兰不与俄商定就不能实现这一供应。

乌克兰反对派上台 不影响中乌军事合作

分析称,令俄愤慨的主要原因在于,乌克兰把这种军舰的技术文件移交给了中方。俄对中国军工的仿制能力一直耿耿于怀。2005年,乌克兰把舰载机SU-33的第三架原型机T-10以报废武器提供给中国,就让俄极为恼火。 但中方不以为然,认为俄罗斯的指责毫无道理。“中国掌握消化吸收军工技术愈加成熟,重新设计研发并无不妥,任何国家都存在这个问题,美国当年也是这样获取了日本的电子技术;再者,中国是花了大价钱的。”

乌克兰反对派上台 不影响中乌军事合作

中国引进的乌克兰 “铠甲”(Kolchuga)被动空中监视系统。

乌克兰军工实力为何这么强?有报道称,乌克兰继承了苏联时代大约35%的军工产能,除大型高速战斗机外,几乎所有类型的武器都可以在其武器生产清单上找到(甚至包括洲际导弹),以至于被外界称为军工界“小俄罗斯”。 1991年独立后,乌克兰一跃成为世界上第六大武器出口国,目前与50多个国家保持着合作关系。2013年,乌克兰还赢得价值不菲的装甲武器出口合同,向传统上以美式武器为主的泰国出售121辆BTR-3E1轮式装甲车和50辆“堡垒-M”坦克。

据统计,1992年-2013年,乌克兰军品出口额超过70亿美元,主要销售对象是巴基斯坦、中国等国。

对于乌克兰政局更迭带来的影响,中国社科院姜毅研究员23日对《环球时报》表示,乌克兰与中国没有现实利益的冲突,在长远利益和战略利益方面也没有冲突。任何一个党派上台都要发展经济,而军工是乌克兰比较有国际竞争力的领域,意识形态和政治偏好对于中乌两国已签署的合作项目以及未来经贸合作不会产生太大影响。

还有分析认为,即便未来合作受影响,中国也未必担心。加拿大《汉和防务评论》称,乌克兰军工业多年没有拿出过新东西,基本是在吃老本,“在2002年的乌克兰航展上,中国派出的军事代表团非常庞大;而在2012年的乌克兰航展上,中国人寥寥无几”。汉和称,过去几年里,除了采购AI-222-25/25F涡扇发动机用于装备L-15高级教练机、4艘“欧洲野牛”级气垫登陆艇以及9B1101K半主动雷达导引头之外,中方几乎再未从乌采购过其他东西。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