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今年是对越抗击战35周年,父亲是1978年12月入伍的兵,正好赶上开春就对越反击战,1979年2月17日-1979年3月16日中国、越南两国在中越边境爆发的战争!村子里有3人那年入伍,我爸爸是分配到了东海舰队打捞船大队,具体部队的番号父亲没有和我说过,驻地是在浙江奉化(也就是老蒋的老家),村里还有一位分到了新疆的核武器实验中心,还有一位是分配到了当时的广州军区,是陆军,具体是做炊事班的! 三位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一起玩耍,一起上学,一起毕业,三位中,我父亲和去新疆的那位是高中毕业,当时是属于比较有文化的了,另一位是初中毕业,所以没有分到技术兵种,父亲他们在县里集中后,去不同的地方了,父亲是被在江阴的轮船接到上海,后经上海到了浙江奉化,另两位是送到南京后有不同的列车发往广州和新疆,具体新疆是那边,没有说到!

父亲到海军后经历新兵营后分到了打捞船大队,是一名操舵手,算是比较有技术含量的岗位,父亲是当年招飞没有通过才参加海军的,父亲回忆说当时海军相对于陆军日子还是很好的,他们在舰艇上穿的都是加厚的胶鞋或者直接就是皮鞋了,士兵也是,夏天是穿的水手服,但是没有军衔,冬天是呢子大衣,而且海军的物质供给比较好,父亲还配发到一块军用手表,用于工作使用!伙食也不错,爸爸第一年胖了10斤,后来慢慢减肥才下去的,相比较地方日子很好了!而且父亲是技术兵种,津贴也比较高,每个月可以往家寄10块钱,家里还有奶奶和叔叔,家里还靠这些钱生活,据父亲说到84年退伍的时候,他可以拿到28块的津贴了,因为在地方穷怕了,都不想复原!爸爸退伍回来后带回了200元存款,买了一辆自行车和一大推的书籍!但是由于是技术兵种,当时的保密很严格,没有带回什么有工作纪念价值的东西!84年回来在村里做了一年的代课教师,后在85年参加县里的合同制民警招录考试,由于是退伍军人,又是高中毕业,还有一年代课教师经验,加上考试成绩不错,顺利的进入人民公安队伍,98年成为了第一批公务员!父亲说过其实85年的警察工资大概20块一个月,还不如部队,不如当时的厂里上班的,但是父亲还是喜欢那身制服,喜欢制度的感觉,而且85年警察制服还是白色的!我妈嫁给我爸爸也是因为他是警察!

至此对越反击战35周年,讲讲父亲同年村里入伍3位军人的故事(申请精华)


当年的白色警服,但是不是我父亲的照片

至此对越反击战35周年,讲讲父亲同年村里入伍3位军人的故事(申请精华)



当时的海军水手服(也不是我父亲)

回想当年父亲和另两位同村伙伴也是有联系的,都是写信,当时没有那么高级!后来了解到,去新疆的老贺是在核武器实验爆炸中心,周边百里没有人烟,有专门的铁路线到生活工作区域,由于是特殊兵种,不说是什么了,但是物质,伙食供给远远好于海军的父亲,甚至是超出了空军,只是那边没有什么玩的,5年很枯燥,父亲的五年海军是去了很多地方,船比较是流动的,北边到过大连,青岛,南边到过福建泉州之类,长江流域也是到过南京,上海,而且船一靠岸,基本要歇息一个月左右,当时家里担心父亲的部队会不会派到前线,后来证明,东海舰队的主要方向是对台湾的,不能动摇!而且对越反击战,海军几乎没有参与!家里人这才放心的!新疆的老贺5年兵只去过一次乌鲁木齐,其余什么地方都没有去过,基本和社会脱节了,但是话说条件好,5年也不情愿回家,那边据说鸡蛋都是整火车皮的送,吃不掉也不能卖,都扔了,据说那个地方一年的物质伙食当时已经是一个亿了,把我爸当时都给吓坏了,一个县当时一年的财政都没有一个亿!老贺退伍后由于是极为特殊的技术兵种,国家有特殊要求,如发生战事之类的还要返回部队岗位的!县里比较重视,给岗位挑,什么税务,工商,水利之类的,但是老贺还是去了公安队伍,也是对那身制服的忠诚,回到地方还是喜欢!现在和我父亲在一个派出所,原来不是在一个派出所的!

在讲讲那位分配到广州军区的那位,后来去了广西的前线部队,是炮兵部队,还好不是步兵,当然他是炊事班的,也不会去冲锋的,但是比较还是要作战的单位,由于当时炮兵一直的齐发,阵势很大,声音也很大,由于操作手都有护具,但是炊事班的没有,常年在阵地做饭,耳朵自然不能清闲,一次去阵地送饭,赶上齐发百炮,耳朵给震聋了,也是84年退伍,有残障军人证,但是由于学历比较低,加上没有什么技术,就是炊事班的,当时公社帮安排了一个社办厂里还是烧饭,条件也是几个人中最差的,带回来的津贴都用于治疗了,但是也没有怎么好,但是政府给装了助听器,那已经是到了90年代的事情了,每个月镇里会补助点钱!95年社办厂倒闭,他就下岗了,我父亲和老贺帮其在小学找了个临时工继续烧饭,到08年的时候由于年纪大了,身体也越来越不好了,小学的烧饭工作也做不动了,学校给安排退休了,每个月有1000块左右的工资!其实他08年的时候也只有48岁!但是身体确实不好了!我爸和老贺看着他怪心疼的,毕竟从小一起长大,一起上学,一起当兵,他还是唯一受伤的,虽然不是负伤!也怪可怜的!我爸爸和老贺商量把他安排到派出所来做了门卫,编进辅警里面去,每个月也有1000多的工资,加上退休工资1000多,基本上够维持生活!但是也一般家庭比较起来还是条件很落后的,前几年他儿子结婚又借了不少钱,我父亲和老贺那年一人送了1万块,说是政府的补助,一直没有告诉他真相!

现在他们三个老战友,老朋友,天天能在一个院子里见面,但是明显感觉他要苍老的多,生活也许对于这位参战的老兵不公,但是生活还要继续,这是发生在我身边和对越反击战的唯一故事!

申请精华!版主给力!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