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绝对控制南海具锦州效应 (2014-02-24)

泰国陆军司令:军方保持中立 呼吁各方保持冷静

[曼谷消息]据媒体报道,泰国陆军司令巴育13日在会见看守政府总理英拉后呼吁各方保持冷静,勿诉诸暴力行动。

巴育重申,军方在这次政治危机中保持中立,绝不偏袒任何一方。如果任何一方使用武器,另一方会作出回应,暴力事件就会增加,这将迫使安全部队进行干预。英拉强调,大选是解决政治危机的唯一途径。要尽快举行大选,以便筹组新政府来解决国家问题。

此外,看守政府外长素拉蓬13日呼吁国际社会谴责泰国反政府示威者,并称这不算是干预泰国内政。

[时事解读]弄明白“泰国陆军司令巴育13日在会见看守政府总理英拉后呼吁各方保持冷静,勿诉诸暴力行动”的真实目的、特别是综合背景,其实是一扇观察中国农历春节-索契冬奥会期间方方面面相互间全面角力的观察窗口。

而对这场全面角力的核心内函,已经在春节之前的解说中就已经明确定义,即:它将是中欧俄美带领诸多所谓要点一道(注:涵盖了北方与南方利益之间、甚至欧美国家利益与资本利益之间、欧美日三边之间)彼此之间全面上演的一场旨在以种种形式与手段、轮番展示各自战略能力、战略决心、战略协调的,覆盖了各个层面(政治特别是军事层面、经济特别是金融层面),围绕乌克兰、泰国、埃及、土耳其、印度、巴西、日本、特别是索契冬奥会、甚至中国香港、台湾这几个要点进行的全面角力。

在上述认识的基础,请大家注意这两段文字,原文分别是:

第一段:(泰国陆军司令)巴育重申,军方在这次政治危机中保持中立,绝不偏袒任何一方。如果任何一方使用武器,另一方会作出回应,暴力事件就会增加,这将迫使安全部队进行干预。

第二段:(泰国总理)英拉强调,大选是解决政治危机的唯一途径。要尽快举行大选,以便筹组新政府来解决国家问题。

一切爱好和平与正义的人们务必清醒认识到的是,泰国军方与泰国政府对泰国局势的最新态度(各拿各的号、各吹各调),特别是透过这份最新态度去透视“泰国国内政局应着美国国务聊克里今天(14日)访华的行程而突然缓和”的残酷现实,其实已经足以看明白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它说明:相对(中国)而言,一向更加在意、且现阶段(内乱)也必然更加在意西方利益(注:在泰国问题上包括日本势力)的泰国军方(注:其实代表着包括泰国国王、泰国军方、泰国政府等方方面面在内的泰国利益最终决策层。而对中国而言,在泰国谁上台都一样,是否真心愿意保持泰国的基本稳定是衡量泰国各个势力朋友与否的唯一标准),虽然知道问题出在哪儿,甚至知道如何解决问题。但在西方势力( 包括日本)的全面介入下,基于泰国政治结构的天然软肋(注:西方式所谓民主政治制度之所以被西方视为核心利益,主要就是因为它非常适合西方资本对一个国家的政治进行全面干预、特别是破坏性干预),上述泰国利益决策层根本无力独自解决问题。

第二个问题、对比第一个问题,结合之前有关乌克兰问题重返江湖、特别是埃及之乱与埃及再乱的大量解说,人们也就不难看出:在很大程度上,泰国问题其实就是乌克兰问题、特别是埃及问题的翻版。但情况还不仅仅如此。视西方利益-西方资本的全球战略需要,未来乌克兰问题甚至还可能成为叙利亚问题的翻版。

但是,这里有一个巨大的变数。那就是:几年前策动埃及之乱的美国资本利益及之前初步合流从而联手策动埃及再乱、目前制造泰国、乌克兰乱局,未来伺机全面合流的欧美利益-欧美资本,因种种因素,似乎至今仍吃不准埃及再乱的后续发展到底会走向哪一步。解说进行到这里,不妨再通过几则新闻片段,先去看看乌克兰问题、特别是埃及再乱的最新发展。

俄专家:法官遇害或加剧乌克兰局势

[莫斯科消息]俄新社采访的专家认为,如果证实乌克兰法官遇袭与他审理过的骚乱参加者案件判决有关,他的遇害或加剧该国局势。

波尔塔瓦州克列缅丘格市法院34岁的法官亚历山大·罗博坚科11日晚被一伙不明身份人士枪杀,由于伤势严重于周三凌晨在医院死亡。据警方消息,遇害法官不久前批捕了数名1月份参与占领市苏维埃大楼的激进分子。

政治局势中心总经理谢尔盖·米赫耶夫认为,现在有必要弄清楚,这起凶杀案与法院对示威者做出的判决有何关联,因为“这位法官还审理过许多其他案件”。政治学家不排除:“这可能是一起纯粹的刑事案件。”然而他表示,如果谋杀与乌克兰骚乱有关,那么这就是“加剧该国局势的又一重大举措”。

俄罗斯高等经济大学国际经济与国际政治系副主任、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专家安德烈·苏兹达利采夫也同意这一观点。他认为:“无论这起谋杀案的发起人是谁,都必然会严重破坏乌克兰局势。”

去年11月乌克兰政府宣布暂停欧洲一体化进程后,该国开始爆发集会活动。1月19日激进分子与护法人员在基辅发生冲突,结果造成3人死亡。1月底乌克兰多个地区爆发的抗议事件中,一些激进分子占领政府机关大楼。

俄外交部:乌克兰政治危机应由其公民调解

[莫斯科消息]据媒体2月14日报道,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表示,莫斯科希望,乌克兰所有伙伴都能坚持不干涉乌克兰事务的原则。

拉夫罗夫在结束同德国外长施太因迈尔的会谈后对记者说:“我们主张让乌克兰人自己找到解决(乌克兰)政治危机的办法,这将符合乌克兰人民的利益。”拉夫罗夫指出:“我们期望,乌克兰其它伙伴能坚持这一原则。”

2013年11月乌克兰政府宣布暂停欧洲一体化进程后,该国开始爆发集会活动。1月19日基辅抗议示威者与护法人员发生冲突,结果导致三人死亡。反对派要求政府下台和继续欧洲一体化进程。1月28日,乌克兰总统接受了总理和政府的辞呈,政府将在新政府组建完成前继续履行职责。总理由第一副总理阿尔布佐夫担任。

埃军方领导塞西赴俄谈大宗军购 参选获普京支持

埃及军方领导人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13日前往俄罗斯,洽谈一笔金额20亿美元的军备购置计划。塞西这次访问还有一项意外收获:俄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对他参选埃及下一届总统表示支持。

军事合作细节保密

俄罗斯和埃及两国外交部长和军事领导人当天在莫斯科举行“2+2”会谈,双方商定将加强军事和军事技术领域合作。

塞西在会面开场白中直言:“我们的访问是埃及和俄罗斯军事与技术合作的新开端,我们希望加快这种合作。”

双方没有公布这次会谈涉及的军事合作细节,但是对外传递出双方有意尽快达成意向的信号。

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盖·绍伊古强调,俄方“希望看到埃及成为一个强国并维持稳定,与此相关,我们需要讨论关联军事和技术合作非常重要的议题、现状以及前景”。

谢尔盖·拉夫罗夫和绍伊古去年11月以外长与防长身份首次访问埃及,有意加深两国自苏联时代停滞的关系。俄罗斯国有军备制造商当时放风,俄方即将与埃及达成一项里程碑式协议。

在这次访问日程中,塞西与绍伊古举行单独会谈。绍伊古说,缘于“共同挑战与威胁”、主要是恐怖主义,双方确认需要加强军事合作,商讨了举行联合军事演习、为埃及军官提供赴俄培训的可能。

“我们还讨论了扩大双方空军和海军合作的方式。”绍伊古说。不过,俄罗斯防长和外长都没有提及军购细节。

军购存在资金缺口

俄罗斯媒体去年报道,埃及感兴趣的是俄制防空导弹、米格-29型战斗机、直升机以及其他武器。

俄罗斯科技公司总裁谢尔盖·切梅佐夫去年11月曾透露,双方“已经签署部分协议,尤其是防空武器系统”。不过,他后来澄清自己所说仅指框架协议,并不是严格的武器交付合同。

切梅佐夫当时说:“由于融资问题,埃及正在讨论这些合同。”俄罗斯《商业日报》当时报道,双方正在商讨的军购价值20亿美元,沙特阿拉伯可能成为出资方。

切梅佐夫证实,埃及新的领导层当时正在与地区盟友商谈解决资金缺口的方式,同时“希望俄方提供信贷支持”。

普京支持塞西参选

塞西这次访问还有一项意外收获:俄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对他参选埃及下一届总统表示支持。

“我知道你已经决定参选总统,”俄罗斯媒体援引普京的话报道,“那是一个非常负责任的决定,为埃及民众的命运接受那样一项挑战。”

“作为我个人,并且代表俄罗斯民众,我祝愿你成功。”普京在电视直播画面中告诉塞西。

塞西当前还没有正式宣布参选下一届总统,不过舆论普遍认定,他会参与今年晚些时候举行的总统选举。

埃及临时总统阿德利·曼苏尔上月27日颁布总统令,晋升塞西为元帅,即埃及最高军衔。军方随后开会,批准塞西竞选总统。

这一举动被外界视为塞西正式角逐最高领导人的序曲,相关程序履行完毕,只待他正式公布参选决定。依照埃及法律,塞西参选须首先退役。

首先先来关注乌克兰局势,关注“俄外交部:乌克兰政治危机应由其公民调解”、关注“乌克兰法官遇害或加剧乌克兰局势”的可能性。请大家注意这一段文字,原文是:据媒体2月14日报道,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表示:“莫斯科希望,乌克兰所有伙伴都能坚持不干涉乌克兰事务的原则”。他在结束同德国外长施太因迈尔的会谈后对记者说:“我们主张让乌克兰人自己找到解决(乌克兰)政治危机的办法,这将符合乌克兰人民的利益。”

事实上,就在中国春节之前的解说中,围绕乌克兰问题,结合“俄罗斯总统新闻发言人:外国干涉乌克兰内政 俄罗斯感到愤怒”的新闻素材,曾经给出下面一段解说,即:

……

请大家注意这两段文字,原文分别是:

第一段:俄罗斯总统新闻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22日表示,乌克兰能够独立找到将国内形势正常化的最佳解决办法。

第二段,他指出,俄罗斯对外部力量干涉乌克兰内政感到遗憾并愤怒。他说,“完全不能理解,当外国驻乌克兰大使们对乌克兰政权指手画脚,告诉乌克兰应该怎么办,将本国的军队派向何处,从何处撤出警察等等,就是说,当外部势力这样或那样地指示乌克兰应该怎么做时,俄罗斯对此完全不能理解。自然,俄罗斯对此不赞成,或更准确地说是对此感到愤怒。

首先有必要指出的是,对第一段文字中的俄罗斯论断、也就是“乌克兰能够独立找到将国内形势正常化的最佳解决办法”的论断,是深以为然。然而,这里想强调的是,这远不是问题的全部。事实上,在之前的解说中曾经明确指出两个问题:

第一、由于乌克兰、泰国这些个所谓重要国家的政治结构是量西方资本利益之身而专门打造的。因此,在这样的政治结构(所谓的西方民主体制)里,(西方)资本能最大限度地发挥其资本优势。

第二、基于第一,国际社会必须客观面对的真正问题就是:除非叙利亚、特别是伊核问题有重大变化,打断西方微调后中东战略。否则,不论是乌克兰还是泰国,目前这种局势(西方利益-西方资本想搞乱就搞乱、从而持续消耗国际社会政治特别是军事、经济特别是金融战略资源的局势)根本无解。

因此,在目前阶段,在俄罗斯已经从养老基金中挤出150亿美元经援乌克兰维稳现政府的情况下,乌克兰局势的进一步混乱已经说明:本质上,继叙利亚问题之后,乌克兰局势也已经脱离俄罗斯全球战略的有效控制。

综上,这里还想强调的是,作为问题的另一个方面、且是最关键的一面则是:在目前国际格局下,乌克兰绝对没有独立解决问题的能力。因此,对俄罗斯论断的第一步延伸就是:即便(乌克兰)独自找到了方法,它独自也根本解决不了问题。不仅如此,在形势已经发展至今,因俄罗斯叙利亚政策的错误、令所谓时间陷阱的陷阱效应已经延伸至西方资本开始以欧洲利益(西方资本)的角色(注:这意味着欧美利益已经初步合流)去推进(西方资本)复杂转进之进程、并敢于让乌克兰问题重出江湖及泰国(东盟)走向内战。从而在乌克兰、泰国(东盟)这两个点对国际社会(中俄)的战略资源,特别是经济、尤其是金融资源进行围点打援(迫使中俄出手援助这两个重要国家、从而最大限度消耗其战略资源)的地步的最新背景下,对上述俄罗斯论断的第二步延伸就是:即便乌克兰找到了方法,即便俄罗斯全力相助乌克兰现政府,俄罗斯与乌克兰现政府也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

而在中国春节已过,索契冬奥会赛程也已过半,而上述所谓全面角力从大年初一日本挑衅中国东海防空识别区、中国强硬应对开始,目前已如火如荼的事实,其实已经初步证明了上述判断的前瞻性。(原文太长,后见二三版)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