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美:我不是职业妓女

我过年前在网上看到她的故事,一个单身妈妈,带着6个月大孩子,守在简陋不堪的房子里,等孩子生父回来。这个男人做了两件令人发指的事,一是在她临产前10几天,把她的行李扔出去,锁上房门,带着父母逃亡;二是孩子出生后一直拒绝露面也不给分文抚养费的他,上网发帖,指控单身妈妈是在与他性交易时意外怀孕,为讹诈他才把孩子生下。

中国人特有的道德感,让许多网友无视法律和妇女权益,对单身妈妈进行铺天盖地的攻击,他们就像那个无耻男人派来的天兵天将。对,G点就在“妓女”两字。不但孩子生父认为这是他拒付抚养费最有利的理由,圣母们还集体认为该单身妈妈没有当母亲的资格。虽然法律上规定,婚生子和非婚生子具有同等权利,不管父母双方为何种关系。

出于关心,我联系到了这位单身妈妈。经济上的匮乏,生活条件的粗陋和不便,加上终日独自带孩子的艰辛,让她不但没有力气对付孩子生父发动的舆论战,而且就连接电话的时间也没有。“孩子不停哭闹,我只有两只手,抱着他就做不了别的”。其实在她解释之前,我就懂她的处境。但她还是努力地解释,关于她的经历。我说,我不会作任何道德审判。

后来,她给我发真实的身份资料,特别强调,她不是一个职业妓女。她说,她其实很支持李银河对性方面的理解,她从大学退学到开服装店,经历过拉拉和Gay,也见过身边人乱伦,但自己只是因为失去第一个孩子后变得颓废,加上和家人关系破裂,所以对性很放纵到最后有偿约炮。

我明白她介意什么。我没有跟她说,即使你是职业妓女,你也可以把孩子生下来,并且按法律向孩子生父要求抚养费。你是什么身份,跟他怎么认识,是不是交易,都不影响他该负的责任。男权社会对男人太纵容了,他们才会把自身的过错统统推到女人头上。

是的,她的介意来自于社会的歧视。她觉得把经历换成性放纵能减轻道德负担一些,或者潜意识里,还想保护孩子的尊严,希望他日后不因母亲的身份受到歧视。可是,对我这样的平等主张者而言,是不会有丝毫歧视的,反而觉得有意避嫌,是给了“母亲资格鉴定委员会”伤害女权的机会。

因为在中国,“做母亲资格”是控制女性的一种变态手段,不但性工作者被列为没资格做母亲,不跟一个固定的男人ML,不保护身体隐私裸照外泄,甚至有不良生活嗜好,抽烟酗酒也会被斥不配为人母,他们的造句是:“你这么X,你的孩子怎么想?”反过来,没人会说嫖客不配当父亲,搞*不戴套,出事就跑的男人也不受谴责,更别说那些酒鬼赌鬼和光膀子。所以作为中国孩子,就必须有个道德模范母亲,不管混蛋父亲?

真是够了,就连东莞扫黄引起大震荡,女性也是罪魁祸首,而没男人什么事。上街喊口号支持卖淫合法化的是女大学生,而非性工作者。因为万能的“母亲资格”咒语,让性工作者并不愿意合法化,她们只是短期择业,并非终身职业,她们仍想隐退后做个贤妻良母,而不是一个公开的妓女母亲。

不是母爱太伟大,而是女性地位太低。在长期的不公正对待中,男性从人格尊严到社会责任都亏欠了女性太多,是时候让他们付账单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