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人民解放军自1927年8月1日成立至今,创造了无数彪炳千古的战争奇速。奇迹的创造不仅依赖于出色的战术和顽强的战斗精神。同时也依赖于威猛的战争利器。解放军使用的不仅有缴获自敌手的“洋武器”,也有人民军队自己制造的“土家伙”,其中极具传奇色彩、令敌人闻风丧胆的“棒棒炮”就是一种结构简单、性能较为出色的自制武器。

“棒棒炮

“棒棒炮”实际上是对我军使用的迫击炮抛射炸药的一种别称。这种武器是我军在战争实践中土法上马自己制造的,所以并没有统一规范的名称:有的部队称之为“迫击炮送炸药炮杆”;有的称为“迫击炮抛射炸药”;西北野战军将其称为“棒棒炮”;也有部队称为“飞雷”的。相比较下,迫击炮抛射炸药(严格地说,迫击炮抛射炸药只是迫击炮的一种使用方式,并不构成单独的一个武器系统,为了行文方便姑且这样称呼)的称呼更科学一些,而“棒棒炮”则更直观形象。

“棒棒炮”的发明者是我军著名的神炮将军--赵章成。抗日战争时期,我军攻击日伪据点遇到的最大困难是缺乏大威力重武器,无法击毁敌坚固的炮楼碉堡。根据这一情况,赵章成发明了迫击炮抛射炸药的方法,使击炮威力大增。到解放战争时期,我军武器装备有了较大改善,但与国民党军相比仍有较大差距,主要是大口径火炮和炮弹极其缺乏,导致攻坚能力严重不足,当时国民党军方面曾有“非三团不攻,非一团不守”的说法,他们认为凭借坚固工事,以一个团兵力即可使我军无可奈何。我军后方的兵工厂不能生产大口径火炮及弹药,只能生产中、小口径的火炮和追击炮及弹药。这种武器在野战中尚能发挥作用,但在攻坚战中则无多大效力。如何增强其威力,就成了我军亟待解决的问题。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棒棒炮”逐渐发展成熟并在我军各部队广泛使用,成为一种威力巨大的攻坚利器。 “棒棒炮”的最大规模使用是在淮海战役中。在淮海战役第二阶段,国民党军黄维兵团和杜聿明集团分别被我军包围在双堆集和陈官庄地区。被围的都是国民党军队的精锐主力,装备水平远远超过我军,其工程作业能力极强,在短时间内即形成了完善的野战防御体系,没有强大的火力无法攻破。反观我军方面,战役前中原野战军全军只4纵有野炮2门;山炮42门,炮弹200余发;步兵炮只有4门,炮弹只有10余发;207门迫击炮平均每炮只有1发多炮弹。中野的弹药都要从华北几经辗转才能运来,补给极为困难。华野部队的情况稍好一些,小口径炮弹较为充足,但大口径炮弹也十分缺乏。这种作战需求与装备水平之间的巨大差距为“棒棒炮”创造了施展空间。我军后方可以制造并大量供应炸药和小口径迫击炮,大量迫击炮分队稍加训练,就可以使用“棒棒炮”。这些都为“棒棒炮”在淮海战役中大显神威创造了条件。“棒棒炮”的制作与使用

“棒棒炮”的抛射原理与我们燃放的爆竹“二踢脚”类似,都是利用反作用力抛射。其制作比较简单,只需制作迫击炮的炸药杆,用追击炮的弹尾或去掉引信的迫击炮弹抛射,不用单独准备抛射药。炸药杆是一根直径接近所配用的追击炮口径(一般为60mm或82mm)的木棍,在其头部围绕捆扎炸药包,并在炸药包上安装导火索和雷管。捆扎好的炸药包为圆柱形,有的头部做成圆锥形以减小空气阻力。其直径大大超过迫击炮口径,装药量一般为5~8kg(依迫击炮口径而异,口径大则装药量也大),威力大大超过同口径的迫击炮弹。炸药杆的长度以木杆部分能被迫击炮炮膛容纳并略有富余为宜。木杆最好使用木质较硬的木材,如柏木。

“棒棒炮”的操作过程比较复杂。首先将迫击炮改为拉发击发方式,然后将迫击炮弹弹尾旋下,安装附加药包后装入炮膛,再将炸药杆装入炮膛。击发时先将炸药杆上的导火索点燃或用拉火管拉燃,再击发迫击炮,弹尾中的基本药管和附加药包产生的火药燃气将炸药杆推出炮膛。炸药杆抵达目标后,导火索燃尽,炸药包爆炸。炸药杆发射出去后,因弹尾未与炸药杆连接而留在炮膛内,需将炮筒倒过来倒出弹尾。有时因木质不好还有些碎木屑残留在炮膛内,这时还需要擦拭炮膛后才能进行下一次发射,因此射速很慢,平均每3分钟才能打1发。华野部队对炸药杆进行了改进,将炸药杆安置于取下引信和弹体内炸药的迫击炮弹体内,击发时一起打出。这样就不再需要分别装填弹尾和炸药杆,也不用再倒出弹尾和擦拭炮膛,同时对密闭火药燃气亦有利,射速和精度有一定提高。

“棒棒炮”在作战使用时一般由指定的迫击炮分队专门实施。例如淮海战役期间,中野11纵31旅曾将全旅半数的60mm迫击炮集中用来抛射炸药。第一野战军第1、第2、第3军炮工团(炮兵、工兵混编团)曾各抽出一个迫击炮连,专门训练抛射炸药。“棒棒炮”的弊端

威力巨大的“棒棒炮”极大弥补了我军的火力劣势,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但也存在着种种缺陷和不足。

“棒棒炮”作为我军战士自己动手制作的武器,由于材料、工艺等种种原因,有很多缺点也是相当严重的。首先是射程、射速和精度不足。“棒棒炮”的射程远低于迫击炮弹的射程。较短的射程只能对敌前沿的火力点、障碍物和浅纵深的目标构成威胁。对敌据守较大阵地的纵深目标仍需使用其他火炮予以攻击。“棒棒炮”的射速很低,与追击炮15~30发/分的射速相去甚远。因此,一般都会若干具集中使用,以提高火力密度,“棒棒炮”使用的炸药杆气动力外形不佳,而且重量差异较大,事先不可能准确称重量,精度难以令人满意。一般情况下只能用于攻击面目标,利用强大的爆炸威力来破坏目标,在抵近情况下才可攻击较大的点目标。

其次,“棒棒炮”由于是部队自行制作,质量参差不齐,安全性较差,发生过多次炸膛事故。如时任华野特种兵纵队参谋长、我军历史上第一位工兵团长韩连生在特纵工兵团指导试验时发生爆炸,韩连生、工兵团副团长刘金山等8人牺牲;还出现过炸药杆导火索点燃后迫击炮不能击发,炮班班长急忙去剪导火索,迫击炮又突然被拉响,结果班长睑部在炸药杆射出时被烧坏的事例。

此外,“棒棒炮”抛射的炸药杆没有引信,是靠导火索引爆,导火索的燃烧时间不可能精确到正好落地就燃荆为了保证炸药包不在飞行过程中爆炸,导火索一般还要留出一定富余。这样,炸药包落地后不一定马上爆炸而是有一段时间的延迟,如果步兵突击队掌握不好时机,就有可能受到己方炸药包的杀伤。同样是在淮海战役中,中野9纵攻击马围子时,78团2连还没等抛射的炸药包爆炸就发起冲击,结果遭到己方抛射药包的杀伤,导致冲击受挫。

尽管“棒棒炮”存在种种缺点和不足,但它是我军发挥群众的创造性、因地制宜制造出来的“顶用”武器,在实际作战中发挥了巨大威力,给敌人造成了严重的杀伤效果和心理震撼。“棒棒炮

建国后,我军建设开始走上正规化、现代化的道路,同时国防工业迅速发展,部队开始装备门类齐全的各种口径火炮,弹药逐渐有了保障。然而“棒棒炮”却没有因此而销声匿迹,而且以另一种形式展示着强大的生命力。

现今我军的一种特别的迫击炮弹弹种--长炮榴弹(亦有简称为炮榴弹的)就是由“棒棒炮”演化而来的,其由长弹和炮榴弹组成,配装60mm和82mm追击炮。长弹弹体直径比所配装的迫击炮口径小得多,依靠弹体上的定心部密闭火药燃气。长弹相当于“棒棒炮”炸药杆的木杆,其内部装有炸药,可单独发射或与炮榴弹结合使用。炮榴弹相当于“棒棒炮”炸药杆头部的炸药包,直径远大于迫击炮口径。60mm迫击炮使用的炮榴弹弹径达120mm,82mm迫击炮使用的炮榴弹弹径则有110mm和150mm两种,炮榴弹不能单独由追击炮发射,必须装上引信后与长弹结合使用。可以说,长炮榴弹就是一种制式化、精密化的抛射炸药杆,至今仍是我军独具特色的迫击炮弹弹种。

诞生于战争烽火中的“棒棒炮”直到今天仍在续写着自己的传奇!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