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眼下刚开春,农民们正在为春耕生产进行了准备,而这其中就包括了农田水利建设。俗话讲:“水利兴、农业丰”,国家为完善农田水利投了不少钱,农民为兴修水利出了不少力。可是山东省高青县的一些水利设施建成三年却用不上。《焦点访谈》2月23日播出《中看不中用的“小农水”》,以下是文字实录:

解说:

在山东淄博高青县,沿着乡间公路两边,你会看到有一座座粉刷一新的小房子,不远处的农田里还有一排排水泥墩子一样的设施,整齐地排列在田间地头,这些设施是做什么用的呢?在木李镇我们遇到几位路过的村民。

高青县木李镇村民:

上级解决农民水利灌溉,最后一公里(的问题),一个惠民工程叫“小农水”。

解说:

据村民介绍,“小农水”就是小型农田水利设施。就是通过泵房和地下管道,把沟渠里的水送到田间地头,但是至今已经建好三年了,村民们却始终高兴不起来。

高青县木李镇村民:

开始修的时候,老百姓欢喜得,高兴得了不得,往后浇地方便了,但是修起来以后老百姓很失望,多次反映也没有人管,没人修。

解说:

我们查询了高青县有关“小农水”的地方新闻,以及高青县水务局官方网站,2010年高青县通过竞标申报,成功列入国家小农水项目建设重点线。此后三年,国家相继投入专项资金5750万元,用于小农水工程建设,是一项切切实实的惠民工程。青城、木李两乡镇靠近黄河,主要采取我们所看到的供水模式,这里的项目已经于2011年建成投入使用。

在青城镇一处公路边,我们还看到了全国小型农田水利重点线的告示牌,旁边有一座标示着一号泵站的小院子。

记者:

能用吗?

高青县青城镇村民:

安上以后没用过,一次也没用过。

记者:

不会吧?这儿挂着个大牌子都是示范工程?

高青县青城镇村民:

白搭,没用过一次。

高青县青城镇村民:

也浇了三四户就不能使了,那水小得就不能浇了。

记者:

这几年就用了一回,就浇了三四户?

高青县青城镇村民:

三四户就不能浇了。

高青县青城镇村民:

连试都没试。

记者:

就一次也没见它出过水是吧?

高青县木李镇村民:

连试都没试。

解说:

我们走访了青城、木李两乡镇的五六个村子,村民都表示这“小农水”工程不能使用或者用不上。为什么一向深受群众欢迎的惠民工程,却在长达三年多时间里用不上呢?我们请几位过路的村民一起到田里查看原因。

高青县木李镇村民:

你看这一片地就是西边高,东边矮,他们排水的时候,排涝的时候可以往这个地方排。

记者:

有设施的这边低,那边高?

高青县木李镇村民:

对了,它就是能有也浇不上地,它搞的这个位置不合理。

解说:

通常农民在整理土地的时候,都会有意识地把土地顺着田垅,整理成一头高,一头低,高处叫地头。这样只要在地头放水,水往低处流,就可以把一垅地浇完,可现在不少出水口都设在低洼出,也就是地尾,即便放出水来,水也不可能流到几十米外的高处去。

记者:

那为什么会在这个地里面最低的这个地方,来搞这种工程呢?

高青县木李镇村民:

它要是那头一条(管子)的话,那头一条(管子)的话,它得两条(管子),在中间一条(管子)就可以了,它就能解决问题了,就可以通过验收。你看盖上个屋子都挺漂亮,它能不能用是另外一回事了。

解说:

村民说当初在修这个工程具体布局的时候,并没有征寻村民的意见。走在田间,我们看到有不少出水口的水泥墩子出现了倾斜或者干脆倒伏在地里。

记者:

这不是人为给掰歪的吧?

高青县木李镇村民:

不是,这不是。

记者:

就是因为这雨水和灌溉,它自然倾斜的?

高青县木李镇村民:

对。

记者:

但是你看这里面阀门和这个设施,它还是在正着,所以就是说即使它能用,你这个阀门就打不开了。

高青县木李镇村民1:

也用不了了。

高青县木李镇村民2:

浇地也没法浇了。

记者:

对,浇地也没法浇了,这管子都通不了了。

高青县木李镇村民:

花了国家的钱,给老百姓带不来实惠,面子工程。

记者:

要么这个水泥管子应该深一点,扎在地下,要么这个水泥管子底下应该有个基座。

解说:

如果说这些问题还凭借修缮来解决,那么还有一些问题却是根本没法解决的。

高青县青城镇村民:

道路不通。

记者:

管路不通?

高青县青城镇村民:

管子有坏的地方。

记者:

也就说从这个泵站出来的水,中间的管道有坏的地方,到不了那个地头。

高青县青城镇村民:

对。

记者:

下面埋的就是这样的管子是吧?

高青县青城镇村民:

对,就是这样的管子,质量达标不达标,咱不知道。

记者:

这很脆,能掰断。

高青县青城镇村民:

这是个接头,你看。

记者:

很脆,这个东西。

解说:

地下埋的就是这样的管子,这样的管道能否承受来水的压力,地下管道质量是否达标,我们不好断言,这需要经过科学检测。可是这地下管路不通,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村民说,这沟渠过去有两米多深,十几年没有清过瘀,现在里面都是瘀泥。即使小农水能使用,也很容易把沟渠里的瘀泥抽上来,堵塞管道,所以在修建的时候,首先要清淤,可是清淤工作自始自终都没有做。

高青县木李镇村民:

我说那钱没用到刀刃上。

解说:

还有一些奇怪的地方,比如离公路近的地方大多已经修了小农水工程,可稍远一些的地方就没有修。

高青县木李镇村民:

这一片地,就是四外没有水渠也没有水沟,任何水源都没有。

记者:

但是这一片自始自终就没有修。

高青县木李镇村民:

对,反而没有修。

记者:

为什么呢?

高青县木李镇村民:

太远了,造价成本高,因为这个地方可能来了领导检查又看不到。

解说:

该修的地方没有修,不该修的地方却修了不少。

高青县木李镇村民:

这一趟管子用不上,它这里又没有地头。

记者:

你的意思是说,出(水)口应该安在地头上?

高青县木李镇村民:

对了,应该在地头上,所以这一趟它有啥用啊。

解说:

前面我们提到出水口要设计在地头才能发挥作用,可是您看这排管子根本不在田里,即使有水也浇不了地。

记者:

这一溜有多长?

高青县木李镇村民:

有三里。

记者:

那你觉得为什么要在这儿修呢?他是不懂的这个农业灌溉这个规律,还是?

高青县木李镇村民:

不可能吧,领导们,专家他能不懂这个吗?

记者:

那为什么要在这个地方修这么一溜?

高青县木李镇村民:

要好看呢嘛。

高青县木李镇村民:

在这个道边上,可能领导来检查的时候,能好看吧。

高青县木李镇村民:

面子,搞形式。

解说:

村民们说这些泵房刚建成的时候,本来是青砖水泥,这三年来一直不能使用,却在去年被刷上了崭新的黄颜色,以更漂亮的姿态矗立在田间地头。

走在青城、木李两个乡镇的道路上,到处都是粉刷一新的小农水工程,这里面有多少可以使用,有多少至今都没有用过,我们不了解具体的数字,但我们走访了两个乡镇的六个村,村民都表示没有用过。那么当初这些小农水工程是怎样拨款修建起来的?这样的工程又是怎样通过验收的呢?我们来到高青县水务局。

高青县“小型农田水利重点县”工程建设指挥部负责人张新国:

具体是省里的水利厅和财政厅负责验收,组织验收,我们三年优秀,三年总验收也是优秀。

记者:

那么到现在为止,这个小农水工程依然运行良好?

张新国:

对,运行得比较好,群众都比较称赞。

解说:

说到使用,水务局工作人员还津津乐道的向我们介绍了这些设施设计的合理性。

记者:

那像这个出水口,它的设计有什么要求吗?

张新国:

根据这个地形,要放在老百姓浇地高的那个部位。

记者:

这是要跟村民商量的?

张新国:

对。

记者:

都是科学经过论证的?

张新国:

对。

记者:

这是施工队不能随意安排的?

张新国:

不能随便改的,包括管道,包括这啥都是那样的。

解说:

采访中高青县水务局,还带我们实地参观的一些看上去外观漂亮完整的设施,期间我们不只一次提出去青城、木李两地实地采访,可直到最后也没去成。

记者:

每一个建设工地来说的话,县里面有什么要求吗?

高青县水务局农水科科长张宗喜:

建一片,成一片,发挥效益一片,群众满意一片。

记者:

比如说我们能采访一下这些村民吗?

高青县水务局农水科科长张宗喜:

你现在,你这个时间恐怕找他……

解说:

据高青县水务局介绍,由于这三年工程质量验收都得到了优秀,未来三年国家还将每年投入3000万元资金给高青县,用于建设新的、更高效的农田水利工程。

演播室主持人劳春燕:

这样的水利工程让个别基层干部有了面子,有了政绩,却让国家和百姓受了损失,这样形同虚设的工程为什么能够通过验收,而且被评为优秀呢?看来,要让水流到农民的地里,要让钱花到农民的身上,不光要加大投入,更要加强监督,要防止跑冒滴漏,更要防止弄虚作假。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