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财”字


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财”字


拟列入《商江赞美〈金瓶梅〉》写作目录 (尚未出版,待充实修改)



提要:《现代汉语词典》第98页解释:财是钱和物资的总称。《百度百科》解释,阴阳学中的财:社会是残酷的,如果没有权利、地位、财富就永远不能出人头地,永远被人欺负。因为世界没有公平只有强弱。有的人一出生就有豪车豪宅而且是庞大家业的继承人,有的人一出生只是穷乡僻壤受寒冷受饿的孩子。自己的人生只有改变“权利、地位、财富”其中一项,才可以获得社会上的优势的生存机会。

关键词: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财”字;


1991年01期《思想战线》发表李建中的文章 [试论《金瓶梅》中的“财”与“色”]:[摘要]:翻开《金瓶梅》,我们看见西门庆如何发“财”,又如何好“色”。推而广之,财,指《金瓶梅》中描写的经济生活(包括人物的经济地位);色,则可视为《金瓶梅》“性”的代名词(性行为、性意识、性心理等)。“财”与“色”之间,大有文章可做。对《金瓶梅》中的“财”,不少研究者都表现出浓厚兴趣。《金瓶梅》中“财”与“色”的关系,颇值得深入研究。对于二者的分析,不能仅仅停留在传统伦理道德范畴,而要去探讨其中隐藏着的社会经济的根源。作品通过“财”与“色”的描写,深刻地揭示了当时中国社会受经济地位和财产关系支配的不同于封建的资本主义私有关系的萌芽,以及对传统道德构成的巨大冲击,既具有反封建的积极作用,也能更好地帮助我们认识和了解当时社会的实质。

2009年01期《广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发表中央民族大学中文系傅承洲的文章[《金瓶梅》“独罪财色”新解]:[摘要]:《金瓶梅》“独罪财色”是张竹坡明确提出来的,这一命题经历了一个演变过程,词话本的写定者和崇祯本的修订者认为财色本身存在罪恶,人是财色的牺牲品,对贪财好色的人缺乏应有的谴责与批判。张竹坡将财色的罪恶最终归结到贪财好色的人身上,他注意到贪财与好色之间的联系,将财色作为整体进行谴责,他认为财比色更厉害,《金瓶梅》罪财重于罪色。《金瓶梅》写定者与修订者“独罪财色”的创作动机,在小说中基本得以实现,但小说的意义,绝不仅仅局限于此,《金瓶梅》客观上暴露了人在追逐财色的过程中各种令人发指的罪恶行径。

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5个章回篇目里有“财”字。

《金瓶梅》第十二回《潘金莲私仆受辱 刘理星魇胜求财》;

《金瓶梅》第四十七回《苗青贪财害主 西门枉法受赃》;

《金瓶梅》第八十回《潘金莲售色赴东床 李娇儿盗财归丽院》;

《金瓶梅》第八十一回《韩道国拐财远遁 汤来保欺主背恩》;

《金瓶梅》第八十七回《王婆子贪财忘祸 武都头杀嫂祭兄》。

刘理星求财;苗青贪财;李娇儿盗财;韩道国拐财,王婆子贪财,独具特色,各有千秋。

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财”字至少76个。读者可以一并欣赏。


1、《金瓶梅》第一回《西门庆热结十弟兄 武二郎冷遇亲哥嫂》:单道世上人,营营逐逐,急急巴巴,跳不出七情六欲关头,打不破酒色财气圈子。到头来同归于尽,着甚要紧!

2、《金瓶梅》第一回《西门庆热结十弟兄 武二郎冷遇亲哥嫂》:虽是如此说,只这酒色财气四件中,惟有“财色”二者更为利害。到得那有钱时节,挥金买笑,一掷巨万。思饮酒真个琼浆玉液,不数那琥珀杯流;要斗气钱可通神,果然是颐指气使。趋炎的压脊挨肩,附势的吮痈舐痔,真所谓得势叠肩而来,失势掉臂而去。古今炎冷恶态,莫有甚于此者。这两等人,岂不是受那财的利害处!

3、《金瓶梅》第一回《西门庆热结十弟兄 武二郎冷遇亲哥嫂》:说便如此说,这“财色”二字,从来只没有看得破的。若有那看得破的,便见得堆金积玉,是棺材内带不去的瓦砾泥沙;贯朽粟红,是皮囊内装不尽的臭淤粪土。高堂广厦,玉宇琼楼,是坟山上起不得的享堂;锦衣绣袄,狐服貂裘,是骷髅上裹不了的败絮。

4、《金瓶梅》第一回《西门庆热结十弟兄 武二郎冷遇亲哥嫂》:说话的为何说此一段酒色财气的缘故?只为当时有一个人家,先前恁地富贵,到后来煞甚凄凉,权谋术智,一毫也用不着,亲友兄弟,一个也靠不着,享不过几年的荣华,倒做了许多的话靶。

5、《金瓶梅》第一回《西门庆热结十弟兄 武二郎冷遇亲哥嫂》:伯爵道:“你两个财主的都去了,丢下俺们怎的!花二哥你再坐回去。”西门庆道:“他家无人,俺两个一搭里去的是,省和他嫂子疑心。”

6、《金瓶梅》第一回《西门庆热结十弟兄 武二郎冷遇亲哥嫂》:却说这张大户有万贯家财,百间房屋,年约六旬之上,身边寸男尺女皆无。妈妈余氏,主家严厉,房中并无清秀使女。只因大户时常拍胸叹气道:“我许大年纪,又无儿女,虽有几贯家财,终何大用。”

7、《金瓶梅》第四回《赴巫山潘氏幽欢 闹茶坊郓哥义愤》:但凡世上人,钱财能动人意。那婆子黑眼睛见了雪花银子,一面欢天喜地收了,一连道了两个万福,说道:“多谢大官人布施!”

8、《金瓶梅》第八回《盼情郎佳人占鬼卦 烧夫灵和尚听淫声》:临佛事完满,晚夕送灵化财出去,妇人又早除了孝髻,登时把灵牌并佛烧了。

9、《金瓶梅》第十二回《潘金莲私仆受辱 刘理星魇胜求财》:若人家买卖不顺溜,田宅不兴旺者,常与人开财门发利市。

10、《金瓶梅》第十四回《花子虚因气丧身 李瓶儿迎奸赴会》:虽然老公公挣下这一分钱财,见我这个儿不成器,从广南回来,把东西只交付与我手里收着。

11、《金瓶梅》第十四回《花子虚因气丧身 李瓶儿迎奸赴会》:西门庆道:“嫂子放心,我只道是甚么事来,原来是房分中告家财事,这个不打紧。既是嫂子分付,哥的事就是我的事一般,随问怎的,我在下谨领。”

12、《金瓶梅》第十四回《花子虚因气丧身 李瓶儿迎奸赴会》:当日杨府尹升厅,监中提出花子虚来,一干人上厅跪下,审问他家财下落。…杨府尹道:“你们内官家财,无可稽考,得之易,失之易。既是花费无存,批仰清河县委官将花太监住宅二所、庄田一处,估价变卖,分给花子由等三人回缴。”

13、《金瓶梅》第十四回《花子虚因气丧身 李瓶儿迎奸赴会》:你今日了毕官司,两脚站在平川地,得命思财,疮好忘痛,来家到问老婆找起后帐儿来了,还说有也没有。

14、《金瓶梅》第二十二回《蕙莲儿偷期蒙爱 春梅姐正色闲邪》:一日,不想这蒋聪因和一般厨役分财不均,酒醉厮打,动起刀杖来,把蒋聪戳死在地,那人便越墙逃走了。

15、《金瓶梅》第二十七回《李瓶儿私语翡翠轩 潘金莲醉闹葡萄架》:随即差了两个公人,一条索子把宋仁拿到县里,反问他打纲诈财,倚尸图赖。当厅一夹二十大板,打的鲜血顺腿淋漓。

16、《金瓶梅》第二十九回《吴神仙冰鉴定终身 潘金莲兰汤邀午战》:神仙道:“贫道粗知十三家子平,善晓麻衣相法,又晓六壬神课。常施药救人,不爱世财,随时住世。”

17、《金瓶梅》第二十九回《吴神仙冰鉴定终身 潘金莲兰汤邀午战》:子平云:伤官伤尽复生财,财旺生官福转来。

18、《金瓶梅》第二十九回《吴神仙冰鉴定终身 潘金莲兰汤邀午战》:这神仙暗暗十指寻纹,良久说道:…一生多得妻财,不少纱帽戴。临死有二子送老。

19、《金瓶梅》第二十九回《吴神仙冰鉴定终身 潘金莲兰汤邀午战》:神仙道:“请出手来看一看。”西门庆舒手来与神仙看。神仙道:“智慧生于皮毛,苦乐观于手足。细软丰润,必享福禄之人也。两目雌雄,必主富而多诈;眉生二尾,一生常自足欢娱;根有三纹,中岁必然多耗散;奸门红紫,一生广得妻财;黄气发于高旷,旬日内必定加官;红色起于三阳,今岁间必生贵子。又有一件不敢说,泪堂丰厚,亦主贪花;且喜得鼻乃财星,验中年之造化;承浆地阁,管来世之荣枯。承浆地阁要丰隆,准乃财星居正中。生平造化皆由命,相法玄机定不容。”

20、《金瓶梅》第二十九回《吴神仙冰鉴定终身 潘金莲兰汤邀午战》:玉楼走了两步,神仙道:口如四字神清澈,温厚堪同掌上珠。威命兼全财禄有,终主刑夫两有余。

21、《金瓶梅》第二十九回《吴神仙冰鉴定终身 潘金莲兰汤邀午战》:西门庆又叫李瓶儿上来,教神仙相一相。神仙观看这个女人:花月仪容惜羽翰,平生良友凤和鸾。朱门财禄堪依倚,莫把凡禽一样看。

22、《金瓶梅》第二十九回《吴神仙冰鉴定终身 潘金莲兰汤邀午战》:大姐相毕,教春梅也上来教神仙相相。神仙观看良久,相道:“天庭端正五官平,口若涂砂行步轻。仓库丰盈财禄厚,一生常得贵人怜。”

23、《金瓶梅》第二十九回《吴神仙冰鉴定终身 潘金莲兰汤邀午战》:神仙相毕,众妇女皆咬指以为神相。西门庆封白银五两与神仙,又赏守备府来人银五钱,拿拜帖回谢。吴神仙再三辞却,说道:“贫道云游四方,风餐露宿,要这财何用?决不敢受。”

24、《金瓶梅》第三十一回《琴童儿藏壶构衅 西门庆开宴为欢》:琴童道:“姐,你休管他。此是上房里玉箫,和书童儿小厮,七个八个,偷了这壶酒和些柑子、梨,送到书房中与他吃。我赶眼不见,戏了他的来。你只与我好生收着,随问甚么人来抓寻,休拿出来。我且拾了白财儿着!”

25、《金瓶梅》第三十三回《陈敬济失钥罚唱 韩道国纵妇争锋》:且说西门庆新搭的开绒线铺伙计,也不是守本分的人,姓韩名道国,字希尧,乃是破落户韩光头的儿子。如今跌落下来,替了大爷的差使,亦在郓王府做校尉,见在县东街牛皮小巷居住。其人性本虚飘,言过其实,巧于词色,善于言谈。许人钱,如捉影捕风;骗人财,如探囊取物。自从西门庆家做了买卖,手里财帛从容,新做了几件虼蚤皮,在街上掇着肩膊儿就摇摆起来。

26、《金瓶梅》第三十三回《陈敬济失钥罚唱 韩道国纵妇争锋》:那韩道国坐在凳上,把脸儿扬着,手中摇着扇儿,说道:“学生不才,仗赖列位余光,与我恩主西门大官人做伙计,三七分钱。掌巨万之财,督数处之铺,甚蒙敬重,比他人不同。”

27、《金瓶梅》第三十三回《陈敬济失钥罚唱 韩道国纵妇争锋》:学生先一个行止端庄,立心不苟,与财主兴利除害,拯溺救焚。凡百财上分明,取之有道。

28、《金瓶梅》第四十三回《争宠爱金莲惹气 卖富贵吴月攀亲》:西门庆打发伯爵去了,手中拿着黄烘烘四锭金镯儿,心中甚是可爱,口中不言,心里暗道:“李大姐生的这孩子,甚是脚硬,一养下来,我平地就得些官。我今日与乔家结亲,又进这许多财。”

29、《金瓶梅》第四十三回《争宠爱金莲惹气 卖富贵吴月攀亲》:那潘金莲就假做乔妆,哭将起来,说道:“我晓的你倚官仗势,倚财为主,把心来横了,只欺负的是我,你说你这般威势,把一个半个人命儿打死了,不放在意里。…

30、《金瓶梅》第四十七回《苗青贪财害主 西门枉法受赃》:话说江南扬州广陵城内,有一苗员外,名唤苗天秀。家有万贯资财,颇好诗礼。

31、《金瓶梅》第四十七回《苗青贪财害主 西门枉法受赃》:这苗青深恨家主,日前被责之仇一向要报无由,口中不言,心内暗道:“不如我如此这般,与两个艄子做一路,将家主害了性命,推在水内,尽分其财物。我回去再把病妇谋死,这分家私连刁氏,都是我情受的。”

32、《金瓶梅》第四十七回《苗青贪财害主 西门枉法受赃》:三人一面在船舱内打开箱笼,取出一应财帛金银,并其缎货衣服,点数均分。

33、《金瓶梅》第四十七回《苗青贪财害主 西门枉法受赃》:西门庆大怒,喝令左右:“与我用起刑来!你两个贼人,专一积年在江河中,假以舟楫装载为名,实是劫帮凿漏,邀截客旅,图财致命。见有这个小厮供称,是你等持刀戮死苗天秀波中,又将棍打伤他落水,见有他主人衣服存证,你如何抵赖别人!”

34、《金瓶梅》第四十八回《弄私情戏赠一枝桃 走捷径探归七件事》:县丞道:“分明是汝众僧谋杀此人,埋于此处。想必身上有财帛,故不肯实说。”

35、《金瓶梅》第四十八回《弄私情戏赠一枝桃 走捷径探归七件事》:崇政殿大学士吏部尚书鲁国公蔡京一本,为陈愚见,竭愚衷,收人才,臻实效,足财用,便民情,以隆圣治事:…

二曰罢讲议财利司。窃惟国初定制,都堂置讲议财利司。盖谓人君节浮费,惜民财也。今陛下即位以来,不宝远物,不劳逸民,躬行节俭以自奉。盖天下亦无不可返之俗,亦无不可节之财。

36、《金瓶梅》第四十八回《弄私情戏赠一枝桃 走捷径探归七件事》:有诗为证:得失荣枯命里该,皆因年月日时栽。胸中有志终须至,囊内无财莫论才。

37、《金瓶梅》第四十九回《请巡按屈体求荣 遇胡僧现身施药》:(巡按曾公)极言:“天下之财贵于通流,取民膏以聚京师,恐非太平之治。民间结粜俵籴之法不可行,当十大钱不可用,盐钞法不可屡更。臣闻民力殚矣,谁与守邦?”

38、《金瓶梅》第四十九回《请巡按屈体求荣 遇胡僧现身施药》:(西门庆)因令玳安:“后边快取二十两白金来。”递与胡僧,要问他求这一枝药方。那胡僧笑道:“贫僧乃出家之人,云游四方,要这资财何用?官人趁早收拾回去。”一面就要起身。

39、《金瓶梅》第四十九回《请巡按屈体求荣 遇胡僧现身施药》:西门庆见他不肯传方,便道:“师父,你不受资财,我有一匹五丈长大布,与师父做件衣服罢。”即令左右取来,双手递与胡僧。胡僧方才打问讯谢了。

40、《金瓶梅》第五十二回《应伯爵山洞戏春娇 潘金莲花园调爱婿》:老虔婆只要图财,小淫妇儿少不得拽着脖子往前挣。苦似投河,愁如觅并。几时得把业罐子填完,就变驴变马也不干这营生。

41、《金瓶梅》第五十七回《开缘簿千金喜舍 戏雕栏一笑回嗔》:西门庆看毕,恭恭敬敬放在桌儿上面,对长老说:“实不相瞒,在下虽不成个人家,也有几万产业,忝居武职。不想偌大年纪,未曾生下儿子,有意做些善果。去年第六房贱内生下孩子,咱万事已是足了。偶因饯送俺友,得到上方,因见庙字倾颓,实有个舍财助建的念头。蒙老师下顾,那敢推辞!”

42、《金瓶梅》第五十七回《开缘簿千金喜舍 戏雕栏一笑回嗔》:应伯爵笑道:“哥,你不知道,佛经上第一重的是心施,第二法施,第三才是财施。难道我从旁撺掇的,不当个心施?”

43、《金瓶梅》第五十七回《开缘簿千金喜舍 戏雕栏一笑回嗔》:(吴)月娘说道:“哥,你天大的造化,生下孩儿。你又发起善念。广结良缘,岂不是俺一家儿的福分!只是那善念头怕他不多,那恶念头怕他不尽。哥,你日后那没来回没正经养婆娘、没搭煞贪财好色的事体少干几桩儿,却不攒下些阴功,与那小孩子也好!”

44、《金瓶梅》第五十七回《开缘簿千金喜舍 戏雕栏一笑回嗔》:西门庆因见李瓶儿来,又把那道长老募缘与自家开疏舍财,替官哥求福的事情,又说一番。

45、《金瓶梅》第五十九回《西门庆露阳惊爱月 李瓶儿睹物哭官哥》:老婆(王六儿)道:“你看货才料,自古能者多劳。你不会做买卖,那老爹托你么!常言:不将辛苦意,难得世间财。你外边走上三年,你若懒得去,等我对老爹说了,教姓甘的和保官儿打外,你便在家卖货就是了。”

46、《金瓶梅》第五十九回《西门庆露阳惊爱月 李瓶儿睹物哭官哥》:李瓶儿卧在床上,似睡不睡,梦见花子虚从前门外来,身穿白衣,恰似活时一般。见了李瓶儿,厉声骂道:“泼贼淫妇,你如何抵盗我财物与西门庆?如今我告你去也。”

47、《金瓶梅》第五十九回《西门庆露阳惊爱月 李瓶儿睹物哭官哥》:他前生曾在兖州蔡家作男子,曾倚力夺人财物,吃酒落魄,不敬天地六亲,横事牵连,遭气寒之疾,久卧床席,秽污而亡。今生为小儿,亦患风痫之疾。

48、《金瓶梅》第五十九回《西门庆露阳惊爱月 李瓶儿睹物哭官哥》:不该我贫僧说,你这儿子,必是宿世冤家,托来你荫下,化目化财,要恼害你身。

49、《金瓶梅》第六十二回《潘道士法遣黄巾士 西门庆大哭李瓶儿》:西门庆不复强之。因令左右取出布一匹、白金三两作经衬钱。潘道士道:“贫道奉行皇天至道,对天盟誓,不敢贪受世财,取罪不便。”推让再四,只令小童收了布匹,作道袍穿,就作辞而行。

50、《金瓶梅》第六十四回《玉箫跪受三章约 书童私挂一帆风》:天上碧桃和露种,日边红杏倚云栽。家中巨富人趋附,手内多时莫论财。

51、《金瓶梅》第六十六回《翟管家寄书致赙 黄真人发牒荐亡》:炼度已毕,黄真人下高座,道众音乐送至门外,化财焚烧箱库。

52、《金瓶梅》第六十七回《西门庆书房赏雪 李瓶儿梦诉幽情》:玳安道:“且喜得我拾个白财。”于是褪入袖中。

53、《金瓶梅》第六十九回《招宣府初调林太太 丽春院惊走王三官》:文嫂便把怎的说念林氏:“夸奖老爹人品家道,怎样结识官府,又怎的仗义疏财,风流博浪,说得他千肯万肯,约定明日晚间,三爹不在家,家中设席等候。假以说人情为由,暗中相会。”

54、《金瓶梅》第六十九回《招宣府初调林太太 丽春院惊走王三官》:小张闲等只顾叩头哀告道:“小的每并没讹诈分文财物,只说衙门中打出来,对他说声。他家拿出些酒食来管待小的们,小的每并没需索他的。”

55、《金瓶梅》第六十九回《招宣府初调林太太 丽春院惊走王三官》:西门庆道:“我把你这起光棍,饶出你去,都要洗心改过,务要生理。不许你挨坊靠院,引诱人家子弟,诈骗财物。再拿到我衙门里来,都活打死了。”

56、《金瓶梅》第七十回《老太监引酌朝房 二提刑庭参太尉》:怎见得太尉的富贵?但见: 官居一品,位列三台。赫赫公堂,潭潭相府。虎符玉节,门庭甲仗生寒;象板银筝,磈礧排场热闹。终朝谒见,无非公子王孙;逐岁追游,尽是侯门戚里。那里解调和燮理,一味能趋谄逢迎。端的谈笑起干戈,真个吹嘘惊海岳。假旨令八位大臣拱手,巧辞使九重天子点头。督择花石,江南淮北尽灾殃;进献黄杨,国库民财皆匮竭。正是:辇下权豪第一,人间富贵无双。

57、《金瓶梅》第七十四回《潘金莲香腮偎玉 薛姑子佛口谈经》:那日韩道国娘子王六儿没来,打发申二姐买了两盒礼物,坐轿子,他家进财儿跟着,也来与玉楼做生日。

58、《金瓶梅》第七十九回《西门庆贪欲丧命 吴月娘失偶生儿》:吴神仙掐指寻纹,打算西门庆八字,说道:…虽发财发福,难保寿源。

59、《金瓶梅》第七十九回《西门庆贪欲丧命 吴月娘失偶生儿》:有几句格言,说得好:为人多积善,不可多积财。积善成好人,积财惹祸胎。石崇当日富,难免杀身灾。邓通饥饿死,钱山何用哉!今人非古比,心地不明白。只说积财好,反笑积善呆。多少有钱者,临了没棺材。

60、《金瓶梅》第七十九回《西门庆贪欲丧命 吴月娘失偶生儿》:正是:金逢火炼方知色,人与财交便见心。有诗为证:造物于人莫强求,劝君凡事把心收。你今贪得收人业,还有收人在后头。

61、《金瓶梅》第八十六回《雪娥唆打陈敬济 金莲解渴王潮儿》:这(陈)敬济眼瞅着傅伙计,骂道:“老贼狗,怎的说我散话!揭跳我醉了,吃了你家酒来?我不才是他家女婿娇客,你无故只是他家行财,你也挤撮我起来!我教你这老狗别要慌,你这几年赚的俺丈人钱勾了,饭也吃饱了,心里要打伙儿把我疾发了去,要夺权儿做买卖,好禁钱养家。我明日本状也带你一笔。教他打官司!”

62、《金瓶梅》第八十六回《雪娥唆打陈敬济 金莲解渴王潮儿》:(吴)月娘便劝道:“伙计,你只安心做买卖,休要理那泼才料,如臭屎一般丢着他。当初你家为官事投到俺家来权住着,有甚金银财宝?也只是大姐几件妆奁,随身箱笼。你家老子便躲上东京去了,那时恐怕小人不足,教俺家昼夜耽心。你来时才十六七岁,黄毛团儿也一般。也亏在丈人家养活了这几年,调理的诸般买卖儿都会。今日翅膀毛儿干了,反恩将仇报,一扫帚扫的光光的。小孩儿家说话欺心,恁没天理,到明日只天照看他!伙计,你自安心做你买卖,休理他便了。他自然也羞。”

63、《金瓶梅》第九十回《来旺偷拐孙雪娥 雪娥受辱守备府》:那屈姥姥得了银子,只得留下。他儿子屈铛,因见郑旺夫妻二人,带着许多金银首饰东西,夜晚见财起意,就掘开房门偷盗出来去耍钱,致被捉获,具了事件,拿去本县见官。

64、《金瓶梅》第九十回《来旺偷拐孙雪娥 雪娥受辱守备府》:当下烘动了一街人观看,有认得的,说是西门庆家小老婆,今被这走出的小厮来旺儿--改名郑旺通奸,拐盗财物在外居住。又被这屈铛掏摸了,今事发见官。

65、《金瓶梅》第九十回《来旺偷拐孙雪娥 雪娥受辱守备府》:屈姥姥名下追出银三两。就将来旺儿问拟奴婢因奸盗取财物,屈铛系窃盗,俱系杂犯死罪,准徒五年,赃物入官。

66、《金瓶梅》第九十回《来旺偷拐孙雪娥 雪娥受辱守备府》:却说守备府中,春梅打听得知,说西门庆家中孙雪娥如此这般,被来旺儿拐出,盗了财物去在外居住,事发到官,如今当官辨卖。这春梅听见,要买他来家上灶,要打他嘴,以报平昔之仇。

67、《金瓶梅》第九十一回《孟玉楼爱嫁李衙内 李衙内怒打玉簪儿》:这月娘一来因孙雪娥被来旺儿盗财拐去,二者又是来安儿小厮走了,三者家人来兴媳妇惠秀又死了,刚打发出去,家中正七事八事,听见薛嫂儿来说此话,唬的慌了手脚,连忙雇轿子,打发大姐家去。

68、《金瓶梅》第九十一回《孟玉楼爱嫁李衙内 李衙内怒打玉簪儿》:一百捏指寻纹,把算子摇了一摇,开言说道:…“四柱中虽夫星多,然是财命,益夫发福,受夫宠爱,这两年定见妨克,见过了不曾?”薛嫂道:“已克过两位夫主了。”

69、《金瓶梅》第九十一回《孟玉楼爱嫁李衙内 李衙内怒打玉簪儿》:有那说歹的,街谈巷议,指戳说道:“西门庆家小老婆,如今也嫁人了。当初这厮在日,专一违天害理,贪财好色,奸骗人家妻女。今日死了,老婆带的东西,嫁人的嫁人,拐带的拐带,养汉的养汉,做贼的做贼,都野鸡毛儿零撏了。常言三十年远报,而今眼下就报了。”旁人纷纷议论不题。

70、《金瓶梅》第九十二回《陈敬济被陷严州府 吴月娘大闹授官厅》:这杨大郎名唤杨光彦,绰号为铁指甲,专一粜风卖雨,架谎凿空。他许人话,如捉影捕风,骗人财,似探囊取物。

71、《金瓶梅》第九十三回《王杏庵义恤贫儿 金道士娈淫少弟》:清河县城内有一老者,姓王名宣,字廷用,年六十余岁,家道殷实,为人心慈,仗义疏财,专一济贫拔苦,好善敬神。

72、《金瓶梅》第九十四回《大酒楼刘二撒泼 洒家店雪娥为娼》:常言:“世财红粉歌楼酒,谁为三般事不迷?”

73、《金瓶梅》第九十五回《玳安儿窃玉成婚 吴典恩负心被辱》:不提防这平安儿见财起心,就连匣儿偷了,走去南瓦子里武长脚家--有两个私窠子,一个叫薛存儿,一个叫伴儿,在那里歇了两夜。

74、《金瓶梅》第九十五回《玳安儿窃玉成婚 吴典恩负心被辱》:(周守备)一面把平安提到厅上,说道:“你这奴才,偷盗了财物,还肆言谤主。人家都是你恁般,也不敢使奴才了。”

75、《金瓶梅》第九十五回《玳安儿窃玉成婚 吴典恩负心被辱》:世情看冷暖,人面逐高低。有诗为证: 得失荣枯命里该,皆因年月日时栽。胸中有志应须至,蠹里无财莫论才。

76、《金瓶梅》第一百回《韩爱姐路遇二捣鬼 普静师幻度孝哥儿》:老师道:当初,你去世夫主西门庆造恶非善,此子转身托化你家,本要荡散其财本,倾覆其产业,临死还当身首异处。…



读完以上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财”字,读者或许有所感受。大家都是肉眼凡胎,都食人间烟火,不可能像吴神仙、胡僧、潘道士那样不要钱,只要物。谁也不必“自命不凡”。

第一、人出生时,两手攥空拳,一无所有。为了生存,人需要最基本的财力保障。

第二、人生在世,不过百年左右的时间,过多的财产只是摆设,不必有过多的贪心。

第三、人生在世,要遵守必要的规则,只能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获得合法收入。

第四、人生在世,要有慈善仁爱之心,自己用不完的可以施舍给迫切需要帮助的人。

2014年02月20日,《中国青年报》(评论员 冯雪梅)《“公务员”成舆论交锋关键词 凸显改革利益之争》:去年,经济学家华生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谈及对改革的思考。他说,改革的复杂性在于,利益是相互之间交互起来的,你只要在这里就有既得利益。以收入分配改革为例,它首先触动的是精英们的利益,不仅仅是权力精英,而是各界精英的利益,所有有话语权的人的利益都要被触动,这是改革很难的原因之一。



收集整理:黑龙江省大庆市退休老汉 商江

E-mail:dqddsj@163.com

本人没有全日制大学文凭,没有高级专业技术职称。不是著名专家学者。学识水平和艺术造诣有限,不当之处望业内专家教授海涵。



本文在全国一流论坛发布畅通无阻。但是偶有例外。

西祠胡同显示:“您的发言含不良信息,请修改后重发!”

西祠胡同或许安装使用了低劣的论坛过滤拦截屏蔽软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