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三角洲部队

简介

在美国东部,有一个神秘的军事基地--北卡罗来纳州布雷登堡。这就是美国专门用来执行反恐怖作战任务的"三角洲"部队的总部。

美国的"三角洲"特种部队是在1978年4月仿效英国第22特别空勤团(SAS)建立的,在美军内部戏称D-boy,在建制上参考了当时欧洲国家的反恐特种部队,但在职责设置上专司海外反恐怖行动。由于具有了精良的装备武装起来的高素质人员以及高度的机动性,使其具有了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进行机动部署的能力。

"三角洲"特种部队的番号是美国陆军特种部队第1作战分遣队,这支部队是由美国陆军"绿色贝雷帽"特种部队派生出来的一支精锐部队,其主要任务是对付世界范围内威胁美国利益的各种恐怖活动,现编有两个中队,中队下辖若干小队,每个小队16人。虽然自成立至今这支部队尚无骄人的战绩,但它却是美国的一支反恐怖拳头力量。

成立背景

"三角洲"部队的诞生,体现了美国在经历剧烈的恐怖威胁的"剧痛"之后,奋而进行反恐怖斗争的最痛苦的一页。上世纪70年代中后期,恐怖主义开始在欧洲盛行,各种各样的恐怖活动此起彼伏,大部分欧洲国家陆续建立了专门进行反恐怖行动的特种部队;这时的美国人"老子天下第一"自我感觉依然良好,总觉得恐怖活动这类事情离自己还很遥远。

在美国深陷越南战争而焦头烂额之际,许多国家对美国的强权政治表现出强烈不满,恐怖分子的攻击目标也不再局限于以色列、英国、联邦德国等国家,恐怖活动的矛头悄悄地开始指向了美在欧洲、中东地区的设施、人员和利益。

1973年3月1日,"黑九月"恐怖组织袭击美国驻苏丹大使馆,美国大使克利·罗威尔及使馆人员遭劫持。当时的美国政府认为苏丹军警有能力处理这起事件,并未采取任何干预行动。但是当时的苏丹政府对这一事件毫无办法,结果导致克利·罗威尔大使惨死在恐怖分子的枪口下。随之而来的一系列针对美国的恐怖活动使美国政府开始坐不住了,接二连三的恐怖活动,表明美国应付恐怖事件的无能,也说明了美国已不再是恐怖分子行动的禁地了。在这种情况下,美国专门用于反恐怖行动的突击力量"三角洲"特种部队应运而生。

1977年,卡特政府上台后,即着手组建一支专门用于应付恐怖事件的特种反恐怖部队。当时的陆军特种作战指挥官杰明·罗杰斯基将军将这一重任交给了时任布拉格堡训练指挥部指挥官的查尔斯·贝克威斯上校。"三角洲"这个名称,据说是源于贝克威斯上校的一段难忘经历。

查尔斯·贝克威斯上校,年轻时自愿加入美国陆军后备军官训练团任教官,该训练团即为"绿色贝雷帽"特种部队的前身。1963年,他被派往马来西亚丛林,担任美特种部队与英国SAS特种部队的联络官,深受影响。

1965年,参加越南战争的贝克威斯奉命率十几名特战队员执行一项代号"三角洲计划"行动,对敌后进行秘密侦察和破坏。行动中,他充分表现出卓越的领导才能和统帅风格,利用从英国特种部队学到的特战技术,对越南游击队进行了成功的骚扰、破坏、渗透,被誉为"特种作战专家"。

可是在波来梅之战中,贝克威斯却走了"麦城"。他奉命率队从空中支援一个被围困的营地,由于直升机未能将其率领的突击队准确地投送到预定位置,被困于一个三角洲地带内。突围时贝腹部中弹,险些成为越南人的俘虏,幸被一特战队员救出。回想起他所闯过的柬埔寨沼泽地、老挝的森林、泰国的丘陵,却在越南的一个小小的三角地带栽了大跟头,这使他在心中对这个三角地耿耿于怀。

贝克威斯上校以极大的热情受命组建美国陆军的这支反恐怖特种部队,并将其命名为"三角洲"特种部队。

但上述贝尔威斯上校的故事未经证实,比较合理的名称来源应该是:“三角洲”的名称来自英文Delta的中文翻译,“三角洲”特种部队的组建是派生于原有的美国陆军特种部队“绿色贝雷帽”,成立当时“绿色贝雷帽”下辖已有A、B、C三支分遣队,无线电呼号分别为Alpha、Bravo和Charlie,于是第四支分遣队D队自然就是Delta,所以“三角洲”特种部队实际上就是美国陆军特种部队D分遣队,也就是“绿色贝雷帽”D分队。

“绿色贝雷帽”的臂章图案是剑和三道闪电,三道闪电分别代表A、B、C三支分队,由于美国政府一直没有正式的官方文件承认D分队的存在,所以“绿色贝雷帽”的臂章就继续保持原有的三道闪电的图案,在作战任务上,D分队是专门的反恐部队,而A、B、C三支分队则偏向于战争和军事行动方面的特种作战。“绿色贝雷帽”和“三角洲”特种部队之间的关系,类似于美国海军“海豹”特种部队和其下属单位“海豹”六队(后更名为美国海军特种作战发展大队,2010年再次更名,新名称被列入美军高度机密)的关系,后者在编制上从属于前者,但日常管理、运作以及作战则独立于前者,而后者往往被列为高度机密单位,在官方文件上不予承认。

挑选与训练过程

三角洲特种部队的成员主要从美国陆军特种部队和美国陆军游骑兵部队中招募,除此之外,也接受其他来自陆上部队的志愿者(包括国民警卫队和预备役)。

在体能上,必须要能够在25秒内后退爬行35米、每分钟仰卧起坐37次、每分钟做俯卧撑33个、24秒内通过所设置的障碍、16分钟内完成两公里长跑、能全副武装泅渡100米。完成这些项目后紧接着进行18公里急行军,休息两个小时后,还必须在24小时内,在得不到任何暗示、指点的情况下,仅靠一个罗盘和一张地图,在荒无人烟的地区完成单独行军74公里的体力极限测试。

在技能条件上,必须会熟练使用各种轻武器,操作多种机械设备和驾驶各种汽车、坦克、装甲车、大型运输机或直升机。还要求具有擒拿、格斗、攀岩、越障等技能。另外每人至少还要具有一门以上诸如爆破、救护、修理、开箱等专长。此外,志愿者还必须通过标准非常苛刻的心理素质测试。

到1978年,贝克威斯上校按照这一标准从200名志愿者中挑选出53名作为"三角洲"部队的第一批队员。贝克威斯上校给队员上的第一课,就是让他们观看1972年慕尼黑恐怖事件的录像带。他送给队员的一句话:"记住,枪一响就会有人丧命。谁先开枪谁就有活命的希望,这是我们的信条。"

"三角洲"部队的训练基地被队员们戏称为儿童游乐场。射击训练时,每名队员要在模拟"恐怖屋"内连续进行十个小时以上的人质解救行动训练;在悬吊在空中的真实机舱内进行反劫机训练;利用实际赛车场地进行驾驶竞速追逐训练;除在模拟场地上进行高楼垂降突击训练外,还经常到各大城市的摩天大楼进行实际的垂降突击训练;另外,"三角洲"部队还经常进行雪地作战和水下渗透作战训练。该部队还装备有C-130或C-141运输机,随时准备进行海外机动部署行动。

在短短的时间里,通过近似严酷的训练,"三角洲"部队已成为美国在世界各地进行反恐怖行动的一把尖刀。美国反恐办公室、中央情报局、联邦调查局、司法部等单位组成的一个联合考核委员会,对"三角洲"部队进行一次模拟考试,结果令在场的人为之震惊。美联社的一位记者甚至幽默的评论说:"如果给这支部队一架长梯,他们能爬上月亮!"

"三角洲"部队自组建以来,曾在反恐怖作战中发挥了积极作用,然而战绩似乎并不如人意。进入80年代,"三角洲"部队的规模和作战实力不断增强,它与各国的特种部队,如英国的SAS、德国的GSG9、以色列的总参谋部侦察大队、澳大利亚的SAS及意大利的GIS等建立了密切的合作关系,在训练和行动方面进行了广泛的合作。1982年,他们为意大利特种部队营救被恐怖组织"红色旅"绑架的美国多齐尔将军的行动提供了技术帮助;1987年,他们协助联邦调查局抓获了1985年参与劫持美国环航客机事件的恐怖分子尤尼斯;还参与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和1988年西方七国首脑会议的安全保卫。

尽管美国耗巨资为"三角洲"部队配备了世界上最先进、最精良的武器装备,拥有巨型计算机、高技术设施和任意使用的全球情报网。但美国政府如何运用这支特战力量,最大限度的发挥它的打击能力,却由于各部门之间协调不善,导致一连串打击行动的失利。1980年4月实施营救美国驻伊朗大使馆被扣人质的"鹫爪行动",由于直升机故障及联合勤务协调处理的失误而遭到彻底失败。1984年12月4日,一架科威特客机被劫持到巴基斯坦,"三角洲"部队的突击行动又因后勤支援出错而搁浅。1985年6月14日,一架美国班机由麦加被劫持到阿尔及利亚,由于阿尔及利亚政府拒绝让"三角洲"部队在其领土上动武,结果导致机上一名美国水兵被恐怖分子杀害。

1990年前后,"三角洲"部队与以色列合作在中东地区秘密执行过多次人质营救任务,在拉美也参与过秘密缉毒行动,战绩未见辉煌。该部队近年来规模最大的突击行动是1993年10月3日在索马里搜捕军事强人艾迪德,因违反特种部队应避免白天进行突击行动的原则,而在"三角洲"部队作战史上留下了悲惨的一页。

美国"三角洲"部队20余年来的战绩可以说是所有特种部队中最暗淡无光的,因而被形容为"永远当不成新娘"的特种部队。"三角洲"部队所进行的行动一直被笼罩在一层神秘的面纱后面,人们还难以了解背后的东西。但这支部队具有高素质人员和高技术装备以及强大的作战能力及高机动性,使其在未来国际反恐怖活动中,必将有令人瞠目的表现。

首先,的确有“三角洲部队”这一支特种部队,但是因为某些政治原因,这支部队并不被美国军方所正式承认,因此,在三角洲部队所参与的多个部队同时行动的时候,其他部队的大多称呼“三角洲部队”的成员为“D-boy”。

著名成员

美国陆军第一特种部队D作战分遣队

查理·贝克卫斯(Colonel Charles Beckwith)上校:三角洲特种部队创立人

威廉·柏金(William G. Boykin)中将:于1992年至1995年担任三角洲特种部队指挥官

埃里克·汉尼(Eric L. Haney)军士长:三角洲部队初期成员之一,著有《Inside Delta Force》等书

加利·哥顿(Gary Ivan Gordon)一等士官长:于1993年10月3日,摩加迪沙之战中殉职,获发荣誉勋章

兰迪·舒哈特(Randy David Shughart)二等士官长:于1993年10月3日,摩加迪沙之战中殉职,获发荣誉勋章。

保罗·贺威(Paul Howe)二等士官长:于摩加迪沙之战中是三角洲特种部队的队长,电影《黑鹰坠落》中二等士官长杰夫·桑德森的人物原形。

拉利·维克斯(Larry Vickers):前三角洲队员,现替黑克勒-科赫(Heckler & Koch)工作,亦有份参与HK416及HK417等枪支的开发。

5参加的行动

行动

国家

时间

行动

国家

时间

鹰爪行动

伊朗

1980年

紧急狂暴行动

格林纳达

1983年

酸涩初始行动

巴拿马

1989年

正当防卫行动

巴拿马

1989年

波斯湾战争

伊拉克

1990年

沙漠风暴

伊拉克

1991年

重建希望行动

索马里

1993年

摩加迪沙之战

索马里

1993年

持久自由军事行动

阿富汗

2001年

巨蟒行动

阿富汗

2002年

伊拉克战争

伊拉克

2003年

消除警戒行动

伊拉克

2004年

6概述

Delta Force

美国陆军上校贝克卫斯(Charles Beckwith)在1962曾作为交流人员而与SAS在马来西亚一起执行过任务,当他回到美国陆军后一直企求成立一个单位,其组织、构想和功能要与空降特勤队同样。在长达数年的无数次尝试后,他终于成功了,这个新部队——全名为美国陆军特种部队第一分遣队D分队(在军方代号中,D用Delta代替,而Delta(Δ)是三角洲的意思,故称三角洲部队)——在1977年11月19日获正式认可。这个单位不可与三角洲计划(Delta Project:B-52分遣队)相混淆,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组织概念。

三角洲部队的主要任务是处理影响到美国利益的恐怖活动,按照当时随处发生的这些意外而言是非常适时的需求,诸如慕尼黑奥林匹克运动会人质事件(1972年8月);GSG9所实施的摩加迪沙救援行动(1977年1月)。

在其正式成立后,三角洲部队开始着手挑选与训练其人员,并顺利地完成数个其它不同单位的任务。随后在1979年11月4日,伊朗的“学生”们闯入美国驻德黑兰的大使馆,挟持所有的工作人员为人质,从那时起三角洲部队逐渐地深入参与计划——人质救援行动,最终以1980年4月24至25日的实际行动达到了最高潮。

组织编辑

按照空降特勤队的模式,三角洲部队又被划分为数个中队,依次再划分出小队(troop)。每小队人数为16人,可以一队16人来行动,亦可分二组8人,或四组4人,或八组2人。在其早期的阶段只有一个中队(A中队)但很快就一分为二,1979年初成立了B中队。

8挑选与训练编辑

美国陆军第一特种部队D作战分遣队

三角洲部队仍将回归于反恐怖分子的本分,而非海湾战争的工作。位于北卡罗来那州布拉格堡的广大训练地区中包括一架波音727飞机以供练习突击救援人质。这里也有著名的肉搏战斗之屋(Close Ouarter Battle House)——其另一称呼“鬼屋”(Haunted House)更为出名。三角洲部队仍维持两支100人的中队随时准备行动,但却有更多的人员贡献于训练其它特种战斗单位,从事反恐怖分子或反暴动的任务。三角洲特种部队的成员主要从美国陆军特种部队(绿色贝雷帽)和美国陆军游骑兵中招募,除此之外,也接受其他来自陆军部队的志愿者(包括国民警卫队和预备役)。 坚持选拔和保留优秀的官兵,是特种部队建设的一项重要原则。只有高质量的人员,才能保证特种作战部队完成特殊而艰巨的任务。特种作战部队是美军的精华,而"三角洲"部队则是精华中的精华。"三角洲"部队初期人员的遴选,几乎完全是仿效英国SAS特种部队的做法,在陆、海、空三军特种部队中选出最合适的人员。

三角洲特种部队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陆军曾发布过几次招聘美国陆军第一特种部队D作战分遣队(1st SFOD-D)人员的广告,人们认为这事实上就是在为三角洲特种部队招募人员。但陆军从来没有发布过任何对于该部队的官方情况说明。

三角洲特种部队的招募对象通常是有特殊技能的人,比如精通外语或其他有用技能。选拔测试以标准测试开始,其中包括:伏地挺身、仰卧起坐和3英里长跑。经过标准测试后,希望加入三角洲的志愿者们将进行数次负重夜间陆上定向长跑(初始负重为45磅重背包,距离18英里)。每完成一次,背包的重量和长跑距离都会增减,而规定完成时间却减少。体能测试以一次负重45磅的、长达40英里的、极其崎岖的山地长跑结束,规定完成时间不详。据称只有五角大楼中保密等级最高的人才可以阅读所有测试的规定完成时间,而测试的内容和测试条件是归三角洲训练部制定。选拔测试的心理部分是从不计其数的心理测试开始。志愿者们将与三角洲的指挥官以及其他组员进行谈话。如果一个人成功入选三角洲特种部队,他将进行6个月的训练轮换/试用期,他将进行武器精确射击和使用其他武器的训练。

9武器装备编辑

三角洲部队有权利根据任务选用任何武器。包括M1911系列手枪、西格-绍尔P226 9mm手枪、H&K公司的MP5系列冲锋枪、改良过的M4系列卡宾枪、HK416、MK14、MK43、M14、M24、M40狙击步枪、巴雷特.50口径的狙击步枪、折叠枪托式伞兵型的M249班用机枪等。

10战例编辑

鹰爪行动

1979年11月4日,一群伊朗“学生”蜂拥闯入美国德黑兰大使馆宅内,并挟持53名的人质长达数月之久,此外再加上外交部的3名人员。从危机刚开始的最初几天,军事救援的计划一直在检视和发展中,尽管最后要使用外交或军事手段,一直因伊朗内部的混乱而举棋不定。在这期间,唯一不变的是德黑兰距任何现有的美军基地都非常遥远。这个计划最后终于定案,以贝克卫斯上校和三角洲部队为主,不过显然有更多的单位直接和间接的参与。整个行动的代号是鹰爪行动,而其中的直升机单位则称为夜光行动(Operation Evening Light)。

计划

计划本身相当简单,复杂的大抵上是时间与空间的问题,包含初期部署和三阶段的行动。

初期部署:在初期部署时,三角洲部队要飞过德国和埃及,到阿曼的马西拉(Masirah)机场。在那里他们改搭C-130,贴近水平面以避开雷达,越过阿曼湾和伊朗南部降落至沙漠一号(Desert One),该处是位于戴斯特卡利尔盐漠(Dashte-Karir Salt Desert)的遥远基地,在德黑兰东南方490km处。同时,早在大约数星期前经由迪戈加西亚(Diego Garcia)部署至美国航母尼米兹号上的8架美国海军的RH-53D直升机,则从尼米兹号上起飞,载着(也是飞得相当低)美国海军陆战队员,飞往沙漠一号与主力部队会合。

第一阶段:突入。在沙漠一号时的计划是6架C-130(3架携带部队,3架替直升机加油)着陆并等待直升机到来,预定大约会晚30分钟到达。因为沙漠一号位于路旁(经判断很少使用),所以首先部署一组12人的道路监视小组,以截断与扣留任何经过的伊朗人。当直升机加满油后,就开始装载攻击小组飞往德黑兰,将人员投至降落区,然后着手将直升机藏在北方大约24km处。攻击小组在降落区等待会见两名情报员,并由他们引导至大约8km远一处遥远的河谷,直升机和人员接着就在各自的藏匿处休息到晚上。

第二A阶段:救援。在天黑之后一名情报员会带着12名驾驶员/翻译员去收集6辆奔驰卡车,而另一名情报员则辅助贝克卫斯上校去侦察路线。在20点30分,全部人员在藏匿处登上卡车并开往德黑兰,实际的救援行动于23点至24点之间开始。在处置警卫和救出人质之后,计划是呼叫直升机进来,如果降落区可能清理出来不在大使馆宅内降落(那些学生竖起许多柱子以预防突然的降落),当其不可行时,则移至附近的足球场。一旦所有人质都被救出后,攻击部队就由直升机载离,白色单位(White Element)是最后离开的。

第二B阶段:外交部之救援。在与第二A阶段的同时有13人的特种小组会攻击外交部,救援那里的人员,并将他们带至邻近的公园,在那里他们所有人皆会被一架直升机接走。

第三阶段:撤出。当行动在德黑兰展开时,一支游骑兵特遣队会袭击曼沙里耶机场,该地大约在南方56km处,他们曾搭乘数架C-141涡轮喷射式运输机飞入。一旦所有人皆从德黑兰撤退至曼沙里耶后,他们将搭C-141飞离,游骑兵最后离开。所有幸存的直升机将被弃置于曼沙里耶。

应变计划:各种意外事件都被考虑过并适当地拟定计划,例如,如果没有足够的直升机可在一次空运中将所有人载离。在整个计划过程中,有一个精密且重要的状况是大家都同意的,即是要将所有人员载离沙漠,沙漠一号绝对至少要有6架直升机。

指挥与管制:地面部队的指挥官是贝克卫斯上校,须向渥特少将(M.G.James Vaught)汇报,他是联合特遣部队指挥官(COMFTF:Commander Joint Task Force),指挥部设在埃及的渥迪肯那(Wadi Kena)机场;他们以携带式卫星通讯系统联系。渥特将军也以类似的联系汇报华盛顿特区的参谋长联席会议的主席琼斯将军(General David Jones),他在整个行动的危险期间一上与卡特总统开会。在最后一刻变更计划后,空军上校凯里(James Kyle)被任命为沙漠一号的指挥官。

执行

C-141根据计划将地面部队由美国空运至马西拉,接着再以C-130飞至沙漠一号。第一架飞机上,载着贝克卫斯上校和凯里上校。安全着陆后,道路监视小组马上就栏下一辆载有45人的巴士,并扣留且看守那些乘客。数分钟后又有两辆车由南方出现;第一辆油缺罐车被反坦克火箭击中后爆出火光,但司机却逃至第二辆车,而且以最高速驶离。第一架C-130随后起飞,留下他们独自待在地面上一段时间。第二架C-130随即飞入并放下人质,在剩余的4架C-130都着陆后,再度飞往马西拉。然后4架C-130和地面部队就在等直升机——等待之处还是等待。

直升机正是行动的关键。8架直升机于19点30分(当地)从尼米兹号(距伊朗海岸约50英里)起飞,朝向北方之沙漠一号。在大约21点45分,6号直升机因螺旋桨发生故障而差点发生意外的灾难,两上螺旋桨之一因为故障严重,只有请求放弃。机员下机后,证实真有问题,于是他们取走机密文件,然后登上数分钟后起飞的8号直升机。

大约一个小时后,前面的几架RH-53D碰到非常强烈且完全无法预料的尘暴(dust storm);所有事故皆由此开始,再飞一小时又再遭遇到第二道尘暴,而且更为强烈。直升机部队指挥官——薛佛特少将(Major Seiffert)——在稍早失去了他的惯性导航系统,完全盲目地飞出第一次尘暴并着陆,2号直升机也随着降落。薛佛特少校以保安无线电与COMJTF联络,获知沙漠一事情的气候良好;因此在大约待在地面20分钟后,两架直升机再度起飞,并且跟在其它直升机后飞往沙漠一号。

同时,5号直升机遭到严重的电子故障,损失了大多数的机件。在没有水平仪和导引,并且还有山脉在前方的情况下,使它不得不放弃转回尼米兹号,因此只留下6架直升机继续执行任务。

第一架直升机(3号)在距沙漠一号大约56km处摆脱尘暴,利用已燃烧中的伊朗油罐车为标志,较预定时间大约慢了50分钟着陆。剩余的飞机在接下来的半小时内陆陆续续地到达,全部皆来自不同的方向(除了1号与2号外,他们是一起到达)。那些机员被他们的经历所震惊,但直升机却迅速移至加油机C-130旁,再度加油,攻击部队开始登上他们指定的飞机。

贝克卫斯上校在地面上焦躁不安,当他被通知2号直升机在飞行期间有部分的液压故障时已较原定计划迟了90分钟;飞行员仍然飞至沙漠一号并期望能在此修复,但经证实这是不可能的。在短暂的讨论后,凯里上校向远在埃及的渥特少将报告,他反对以5架直升机继续执行任务的建议,而不顾原先计划所认可的绝对最低限度。

决定取消整件任务的决议很快地到达,然而究竟是由沙漠一号决定或是遥远的华盛顿所决定的,却从来没有公开。但在此阶段放弃并无任何问题,唯一的小麻烦是4号直升机,其待在地面最久,需要在飞往尼米兹号前再装满燃料。只有一架C-130留有足够燃料,为了替4号直升机清理空域,3号直升机便起飞并向左飞去,但是因为其高度(1525m)和重量(19050kg),致使其无法维持盘旋,所以直接滑撞至C-130,那时才2点40分。

其结果是损失重大:两架直升机都爆炸,碎片四处飞散,弹药则开始走火。C-130内的5名空军机员和RH-53D内的3名海军陆战队队员当场死亡,但是C-130机身内的64名三角洲人员迅速由飞机上逃离,并且救了装运长。随后就决定抛弃剩下的直升机,所有人员皆以3架C-130返回马西拉。

之后

在伊朗的溃败导致美国特种部队内部相当深刻的反省。虽然这次失败的主因并非是贝克卫斯上校和三角洲部队的缘故。但在技术层面来说,决定使用美国海军的塞考斯基RH-53直升机来取代惯用的HH-53是必要的,这是因为前苏联方面的威胁。RH-53的尾柱可以折叠,使该直升机可收藏至甲板下;HH-53并无此种能力。前苏联正从空中及使用卫星监视尼米兹(Nimitz)号——8架大型直升机位于飞机甲板上的图像已足够让机灵的前苏联观察家猜出正在进行的事情——而且他们可能会警告伊朗人。这个长途行动的其它技术困难,则因卡特政府从华盛顿断然决定取消整个任务,而变得更复杂。

沙漠风暴中行动

三角洲部队在十年之后又返回沙漠,为美国特种部队突击伊拉克内部作先锋。萨达姆·侯塞因所拥有的SS-1“飞毛腿”导弹远较西方情报机构所了解的多,而且以色列境内如下雨般的导弹也不空话再继续下去。以色列总理沙米尔(Shamir)威胁将以同样的方式报复——以色列甚至秘密地发射一枚核子弹头(不反应的)洲际弹道导弹至地中海以为最后警告。特种作战指挥部的总司令史汀纳将军(General Carl Stiner)和联合特种作战指挥部的指挥官少将唐吟(Wayne A.Downing),告诉参谋长联席会议说,他们的精锐小组能较卫星找到更多的“飞毛腿”导弹。

三角洲部队作为联合行动的一部分飞入伊拉克境内,其一同的伙伴还有英国的空降特勤队。从第20特战中队的MH-53J“低空铺路(Pave Low)型”直升机上下机后,他们查出海珊之导弹,并将之标示出来以待空袭。在1991年2月27日,地面战争的最后一天,三角洲部队发现了一整排的26枚“飞毛腿”已准备好作为最后的弹幕射向以色列。它们立刻就被摧毁。施瓦茨柯普夫将军寄了一封个人的恭贺函,感谢他们致力于维持以色列战局之外。

整个任务完成了,其代价是3名三角洲部队人员:贺雷(Patrick Hurley)、克拉克(Otto Chark)和罗吉古斯(Eloy Rodriguez Jr.),他们是因塞考斯基的UH-60黑鹰式运输直升机载着他们撞上一个沙丘而机毁人亡。

重建希望行动

起因:

1993年10月3日,据线人情报,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的大军阀默罕默德·艾迪德手下的两名高级助手将于当日召开一次小型会议。为了阻止艾迪德在索马里维和进程中的障碍性作用,联合作战指挥部立即派出三角洲部队和陆军游骑兵特遣队前往逮捕艾迪德的两名高级助手。

行动初期计划:

全部行动人员将分为空载和车运,并同时从摩加迪沙机场(联合作战指挥中心所在地)出发。由AH-6 Little Bird轻型空运机动直升机将三角洲队员投放到目标大楼的附近街道和楼顶,并迅速展开抓捕任务。与此同时,陆军游骑兵特遣队将乘坐UH-60黑鹰通用直升机抵达大楼的四个街角处,并将游骑兵部队投放下去同时提供地空火力支援。游骑兵部队则将建立防线阻止索马里民兵向目标大楼靠拢。同时出发的由“悍马”轻装吉普车和5.5吨卡车组成的车队将抵达目标大楼附近地点,待三角洲部队发出任务成功的信号,迅速抵达目标大楼并将人犯、部队等人员全部载离,返回摩加迪沙机场。计划原定任务用时为30分钟。

开始行动:

行动按计划展开。车队及直升机编队同时出发。直升机编队先沿海岸线飞行,再突然进入摩加迪沙主城区。而悍马车队则直接开赴摩加迪沙城区。下午3:42,第一批三角洲部队抵达目标大楼并开始行动;UH-60黑鹰直升机将游骑兵小队索降至地面并返回高空提供火力支援。索马里方面发觉了美军的行动,开始大量集结民兵武装力量向美军压去。并且使用俄制RPG型火箭弹在天空中制造火网,给美军直升机制造麻烦。由于大量的火箭弹并未击中目标而落于地面,造成了许多无辜平民的伤亡.虽然行动初期便遭到反抗,但是行动依旧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不久,人犯抓捕任务完成。悍马车队迅速接近目标大楼并开始搭载人犯。

索马里的民兵当中,有一些曾接受过阿富汗塔利班武装的火箭弹射击训练,拥有打击直升机的特殊本领。虽然RPG火箭弹的设计精度很差,但是,他们打出的火箭弹总能对美军直升机造成威胁。正在搭载人员的过程中,一架代号为Super-61的黑鹰直升机被“火网”捕到,火箭弹直接击中机身,机舱内的三角洲狙击手当场阵亡。由于损伤过于严重,致使飞机失去飞行平衡,最终坠毁于摩加迪沙的一条小的街道上。联合作战指挥中心借助四架OH-58D观测直升机看到了坠机的全过程,并决定立即派出救援小组前往救援。悍马车队也兵分两路:一路运送从直升机上掉下来的伤兵;另一路则改变路线,向坠机地点机动。其他地面部队也分兵向坠机地点赶去。路途中,遇到了大量的索马里民兵的顽强抵抗。当地民兵通过人数优势,将美军特种部队压制在一个地方而不能动弹。美军也被迫占据了一些建筑物等作为掩护,与索马里民兵展开对峙,但始终也未能向坠机地点移动一米。中途,许多的美军被冲散,时常可见游骑兵队员与三角洲队员组成的临时小组向坠机地点进发。由于在坠机发生之后,民兵就立即设置路障,因此,悍马车队只能在坠机地点周围徒劳无功地打转。

率先通过胡同抵达坠机地点的游骑兵部队Chalk 4小组,面对大量索马里民兵只能守住坠机地点附近的一个院落来保护坠机地点的相对安全。随后,由代号为Super-62的黑鹰直升机将三角洲部队临时救援队索降至由Chalk 4小组保护的院落内。Super-62也被火箭弹、机枪击中,但是,勉强地在摩加迪沙机场成功迫降。随后,救援队向外突击并成功进入坠毁飞机的机舱,对伤员进行救治。而悍马车队却遭到了沉重的打击。索马里民兵凭借对当地地形的优势与美军展开巷战。美军车队也时常会遭到火箭弹的攻击,伤亡十分巨大,被迫返回摩加迪沙机场。另外,一支由三角洲部队和游骑兵部队混编的小组也抵达了坠机地点并建立了防线,加强了Chalk 4小组的驻守。

但是,在第一架直升机坠毁不久之后,一架提供空中火力支援的Super-64黑鹰直升机也不幸被密密麻麻的火箭弹击中坠毁,全机组人员幸存,但都受重伤。在直升机上目睹这一切的两名三角洲狙击手志愿着陆对伤者展开营救。两名狙击手抵达坠机地点之后就迅速建立防线并将受伤的驾驶员抬出机舱。由于索马里民兵的蜂拥而至,加之没有像样的空中火力掩护,第二坠机地点很快失守,两名三角洲队员阵亡,受伤驾驶员被俘。由于附近路障较多,美军没有及时抵达第二坠机地点。

此时,运送伤员的悍马车队从摩加迪沙机场返回主战区并向第二坠机地点赶去,但由于大量的路障而难以接近。车上的三角洲部队决定下车步行至第二坠机地点,并于黄昏时分抵达第二坠机地点,炸毁了直升机的残骸却并没有找到任何幸存者。随后,他们向第一坠机地点运动。直至入夜,美军依旧坚守着,但由于伤亡过大,很难坚持下去。联合作战指挥中心,派出Super-66直升机将淡水、药品、血浆、食物等运送给前沿部队。但是,当Super-66借助夜色的掩护进行降落时,立即被发现,受到了猛烈的攻击,机身多处被击穿,一名机组成员面部中弹。随后,Super-66勉强迫降于机场,而救援物资只送出了很少的一部分。

随后,第十山地师派出机动部队,对友军展开支援和救助。并将摩加迪沙体育场临时定为救援中心。救援车队于凌晨2:05抵达第一坠机地点,并在沿途接送了一些友军。车队在坠机地点停留了一会儿,待将尸体抬进车内,车队和全部地面部队离开。整个行动耗时十几小时。十九名美军士兵阵亡,有的死于坠机;有的死于对防线的防守。索马里方面,估计约有一千人的伤亡。

不久,电视上便出现了索马里人把美军尸体拖至街头示众的镜头。华盛顿方面一片哗然。克林顿立即下令召回美军部队。失去了美军的支持,联合国的维和部队变得有名无实。因此,索马里维和任务成为联合国维和历史上的一迹败笔。

后来,此事件被改编为电影《黑鹰坠落》。

108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