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回忆我的警卫工作生洼 – 铁血网

[原创]回忆我的警卫工作生洼

[原创]回忆我的警卫工作生洼

作者: 曾宪荣

在我的军旅生活中,相遇相处了两个很有性格、很够“厉害”的人。

一个“厉害”的人,是我给他当过警卫员的陆军149师1号首长康虎振;另一个“厉害”的人也是我给当过警卫员的陆军149师政治委员徐金堂。在这里我要说的主人公就是149师1、2号首长,师长康虎振,师政治委员一一徐金堂。


在野战部队,特别是部队处在战争年代,为了部队首长保密的需要,部队首长都是用代号称谓,不直接称谓职务。按照战时要求:师首长分别冠以编号,师长为1号,政委为2号,副师长为3号,副政委为4号,参谋长为3号,政治处主任6号,后勤处处长7号,几个人同一职位的,在编号前加上姓氏即可。现在我仍然用代号称谓部队首长。

我报名参军那年是1975年10月分,10月20号,全乡报名参军200多适龄青年全部集中到乡上中心校广场上,由接兵部队领导进行目测,11月26日,全区5个乡报名适龄青年经接兵部队领导目测起的500多名适龄青年集中在区上身体体检,身体体检合格后,经过接兵部队领导走访和家访,查家庭三代历史清白,祖孙三代和直系亲属都是贫下中农,本人在社会上没有污点,最后经过当地政府公安派出所政审合格,最后由接兵部队和当地政府人武部部门定兵,换服装。我们那年的兵属于夸年度兵,也就是第二年开春上才穿上绿军装离开生我养我的家乡, 1976年3月15日我们新兵才到达部队。我在446团新兵连新兵连训练一个月时间中,每次新兵走队列休息后,连长让全连新兵解散休息,新兵连队叫排长把我一个人留下来不让休息,继续走队列,每次遇到走队列,新兵连长和排长都要让我多走2次,我心里老是在纳闷,经常自己在问我自己,“为什么每次遇到我们新兵连走队列,我们的新兵连长和排长都要让我多走2次,自己老是在想,难道说自己的队列动作达不到队列条例要求,队列动作不够规范?新兵连队新兵在进行射击训练时,新兵射击训练50分就让新兵走站原地解散休息10分钟,新兵连队叫排长把我一个人留下来不让休息,继续继续进行射击训练2分钟,自己白思不解老在想,难道说自己的队列动作达不到队列条例要求,队列动作不够规范?难道说自己对射击训练也没有撑握不到要领,后来有一天,我主动找到班长问,班长耐心地给我解释说:你小子运气真好,新兵连领导很重视你小子,我心里的纳闷终于解除了武装”。因为政治学习和军事训练成绩突出,军人素质优秀,被连队树为学习训练标兵、学习训练尖子。因为政治思想合格,军事素质过硬,家庭历史清白,祖孙三代和直系亲属都是贫下中农,没有任何一点历史问题;相貌英俊、五官端正、身体健康;再加上聪明伶俐,新兵一个月训练未结束,我被上级保卫部门选为团首长的警卫员,分配到了陆军步兵446团警通连(85前部队精简精简整编,446团特务连和警通连两个连队合并后,简称警通连),警通连1排1班给团里1号首长曹从连团长当警卫员。由于越南当局肆无忌惮地推行地区霸权主义政策,中越两国关系急剧恶化。1978年12月8日,中央军委下达对越作战命令,向中越边境集结部队,在1979年1月10日前做好一切准备,选择越南境内浅近纵深目标,以3-5天的时间,歼灭敌军1-2个师。1979年2月1日,部队进入临战时,149师师长、政委、参谋长带上级保卫部门下到步兵446团检查战备工作时,师首长无意中发现了我,师首长派师保卫科的领导来我们团里对我本人家庭三代历史,祖孙三代和直系亲属都进行了严格的考察和审查,在军政素质,思想素质,身体健康壮况等进行了反复的考查和审查后认为合格。组织上又把我从步兵446团特务连(特务连编制:第一排是警卫警卫排,第二排是侦察排,第三排是工兵排)警卫一排一班调到了步兵149师师部警卫班,给师首长当警卫员。

部队首长的警卫员是部队里最优秀的兵。警卫员,挑选的人员也非常严格,警卫员平时和战时的武器装备都较基层部队精良。关于首长警卫员 不是一般的什么人都能当上的, 随便挑的还是有关系什么的人,首长警卫员相当于一个什么特殊兵种,首长警卫员平时就是照顾首长饮食起居,战时要承担起保护首长安全的重大责任,首长警卫员的任务非常艰巨。 平时也要和首长一起出去应酬社会公务, 军队保卫部门对警卫员这种人的人品要求很高。

部队对警卫员的纪律要求:部队首长警卫员,新兵一入伍就要进行保密教育,使每个人都能自觉地遵守部队的保密制度,做到知道的不说,不知道的不问。警卫工作要做到七分保密三分警卫。部队首长的车辆、电话、行动方向、时间、地点、食物供应以及内部的警卫部署、武器装备等都要求严格保密,做到一切行动听指挥,坚决服从和执行首长命令,自觉自愿地严格遵守部队的保密条例和纪律条例。

部队对警卫员素质要求: 另外,部队首长对警卫人员素质的要求很高,我记得其中就有这样几条:在政治上要无限忠于党、忠于军队、忠于部队和首长,在思想上要立场坚定,家庭历史清白,没有污点,早期入伍的士兵最基本的条件是:祖孙三代和直系亲属必须都是贫下中农,没有任何一点历史问题;还要具备有一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首长警卫员人相貌要英俊、五官要端正、身体要健康,行动要机制灵活,遇事脑袋瓜子反映要快、要灵敏。并还要做四勤,即“眼勤、耳勤、手勤、脚勤”,平常小勤工作要积极主动;初中以上毕业。

部队首长警卫员,是一个很荣光、很自豪的岗位和称谓,在部队连队扛长枪的战士都很羡慕担任首长警卫员这个工作岗位。其实,警卫员这个岗位,平时很自由,责任也很重大,平时和战时,主要任务就是保护首长的安全。首长走到那里,警卫员就跟到那里。首长不外出,警卫员就帮首长的家里处理一些日常家务活。再有点时间,自己可以看看书,学习学习,练习练习平时学的侦察兵擒敌格斗拳,捕俘格斗拳,刀功格斗拳。中国军队捕俘拳是一种很好的拳术,平时既可强身健体,战时又可防身,保护首长安全,免遭敌人袭击伤害。部队师以上首长警卫员,虽然是一个很荣光、很自豪的岗位和称谓,在部队连队扛长枪的战士都很羡慕担任首长警卫员这个工作岗位。,但当首长警卫员要比普通连队战士要辛苦得多。

部队警卫:级别高的领导配有警卫。中央和军委领导有中央警卫局,在京的党、政、军领导有武警北京总队,在基层部队中一般只有师以上军政主官才有配备贴身警卫员的资格。兵团以上的军、政主官家中常配有1一2个左右的警卫员,一个负责外勤,一个负责风勤;将军楼、将军住宅区通常由警卫连派出岗哨负责警戒保卫工作。

警卫中有军官、也有士兵。基层团以上首长出行,一般由政治部保卫科、处派出保卫干部和警卫员随行,属于临时性担负警卫工作。

警卫员。一般从部队当年新兵中挑选来自农村的兵,五官要端正,机灵且懂得第一时间理会领导的意图。相当于贴身仆人。只要身体素质好,有能力,军事素质过硬,政治素质高,作风优良,没出差错,提升的机率较大。

当了给首长当好警卫员就不要想有自己的私生活, 首长警卫员一般要二十四小时待命,以首长为家是很正常的事,经常是风里来雨里去,首长需要时,警卫员必须是第一时间出现首长面前。我们149师1号首长康虎振1955年就任157团副参谋长,1962年对印作战任157团参谋长,后任团长、149师副师长,师长,后任50军副军长,50军军长,贵州省军区政委,贵州省委常委 ,也是身经百战,身上留下了许多弹眼。也曾是一位能文能武的老将。师参谋长涂育文在1962年对印作战时任154团作训股长,作战业务相当精通,工作效率很高,一个人能顶几个人,后任师作训科长。149师,这个师当时的师团级指挥员,基本上都是建国前参加革命的,1962年对印反击作战时,他们都是营团级主要指挥员,有着丰富的对内对外作战指挥经验。首长警卫员属于首长的绝对小核心层人物,跟首长久了有着很深的无产阶级感情,首长升迁、调任可能不会带走秘书,但是首长警卫员通常是首长带走的第一人选。

回忆起我参加越战的经历。当时我随部队师首长入越参加中越边境自卫反击作战,给师首长当警卫员,当师首长警卫员第一天我自己还认为是个美差,但部队老兵说,当警卫员有三句话“首长回来你回来,首长回不来你回不来,首长回来你可以回不来”。细细一想,越想越怕,句句要命。

我师首长是打过抗战和解放战争的,战斗开始前就去前线阵地去视察,当警卫员的我也拦不住,就跟着师首长去了前线。回来时,由于前线阵地和师部之间距离遥远,回师指挥所的路途中间,看见了越军一座房子,四面只有这一座房子,是个一户村农。师首长让我下去察看下,能不能休息一下,我下去检查了房子和四面周围地形环境,没有异常,正准备转身去车上叫师首长下车时,突然,听见背后有一声响。当时我头皮一下就麻了,脑子里一片空白,想自己肯定完了,跑都跑不了,死也要搞他一枪,就回头用冲锋枪打了一梭子。那人扑通就倒下了,胸口都是血,手里拎着把菜刀...

当时,其实就是几秒的功夫,要晚几秒,我就回不去师指挥所了。对越作战的战斗很惨,越南人很会伪装,他们都是全民皆兵,草木皆兵,有时还会有不穿衣服的越南女人站在路边,当我军队伍经过时,看她们就是越南普通的农民,一丝不挂在路边,就丢几件衣服让他们挡挡身子,当时我军部队大都是18一20来岁的年轻小伙子。当我们队伍经过后,那些越南女人都会突然摸出枪就往我军队伍里打。

人类的纪元延伸着,对一些人,三年、五年,八年、十年,只不过就是那么一回事,给人留不会下什么记忆,仍是“江山不改当年貌”;而对另外一些人来讲,即使相处的时间不长,却是深深记忆、深深怀念。依我看来,我衷心爱戴的149师康虎振师长,徐金堂政委两位师首长就属于后一种人,2个特殊的人,让人记忆一辈子就不会忘记的人。

我给1、2号师首长当警卫员时,两位师首长都是五十岁开外的人,师里2号首长徐金堂政委在师里虽说是排位第2号首长,但他是部队的政治委员,部队党委第一书记,职务和师里1号首长是平级别,但在全师是最知名、威信很高的首长。军队里的政工干部都称呼为“政委”,不称呼“党委书记”,战士不称呼兵,干部、战士统称为指战员。一九八八年开始授军衔后,干部称之为军官,战士称之为士兵,干部、战士统称为官兵。再不沿用指战员这个称谓了。

1、2号首长都很有个性,也很厉害。特别是149师政治委员徐金堂, 山西省潞城市店上镇宋村人,1940年参军,1943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55年授予少校;1960年授予中校。历任排长、指导员、教导员。1961年3月—1978年11月任50军148师任团政治处主任、团政委、师副政委。1978年12月—1979年12月任50军149师政委,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师政委徐金堂也曾是一位能文能武的老将。1979年2月参加中越边境对越自卫反击作战,2号首长和1号首长俩人配合默契,并指挥149所属部队攻

打越四号桥、沙巴、黄莲战役。

1979年3月1日—3月5日,149师,根据13军2月24日赋予的任务和26日的作战命令,149师加强炮4师第18榴弹炮兵团,昆明军区坦克团3营(欠7连),并指挥32师95团,负责歼灭新寨以东地区之敌。

师首长决心:集中主要兵力兵器沿公路及其两侧实施主要攻击,以一个加强团经龙江、班佛向新寨方向穿插迂回,断敌退路,前后夹击,将越军第316A师主力歼灭于新寨以东地区。2月28日15时30分接13军指示,全师在39师攻占奔西爱、威龙松后进入战斗,以2到3天时间拿下沙巴。3月1日,447团和445团2营已进至预定穿插迂回地区附近,师主力也已进至4号桥东北地区。师根据上级指示与总的战役企图,结合部队的战斗进展情况,于1日晚调整部署,大胆果断地命令445团(欠2营)、95团2营和坦克分队等力量,全部进入战斗,使用师绝

大部分兵力,分六路(主力沿公路)向沙巴进攻。

与越军称为王牌的部队316A师,在黄连省沙巴地区展开了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殊死决战,从2月25日至3月5日,经十天激战,重创了316A师,取得了辉煌的战果。此战149师共歼敌2338名,其中毙敌1736人,伤敌560人。149师也为此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全师

共伤亡1340人,其中阵亡672人,伤678人。

149师是对越作战打响后投入战斗的,主要任务是配属十三军,歼灭沙巴地区之敌。部队是在边开进、边展开、边进攻的运动状态下,及时调整布署,开展攻击的。在作战中,该师在敌情、地形都不太熟悉,且无组织现场堪察的情况下,不畏强敌,猛打快冲,一举歼灭316A师,创造了我军进攻战斗中,以一个师的兵力对决一个师的先何,打出了国威、军威。

我军149师与越军316A师对决于沙巴峡谷,149师以伤亡1107人的代价,击毙越军316A师1736人,击伤560人,俘获42人,合计歼敌2338人重大胜利。1980年1月任50军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副军职)。1981年8月16日在50军副军职离休。2000年8月15日去世。他是一位政工首长,但外表不像是搞政工的,很像一位军事首长,不过军事素质也很高。看上去精明干练。可平时军装穿着的不够讲究,帽子有时歪戴,帽檐盖压得低低的,有时两边低中间翘。上衣领钩、常常扣着,军容风纪严谨。

平时,在他脸上写满的是严肃,难以捕捉到一丝笑容。遇部队节假日休息时,他常常背着双手,甩开警卫员,一个人在部队营区转悠,明查暗访。他抓部队建设工作很较真,若要是他抓住营连部队和干部的不是,他不批战士,而是把干部叫到跟前,打开大嗓门,一定会把你批的抬不起头,有时略带点口头搀“你怎么搞的!”、“你小子”。全师的指战员都害怕他,但又敬佩他、心服他。知道他是一个性情中人,公道正派,直来直去,批评人不拐湾,也不记“仇”,不搞秋后算帐。经常挨他批评的人,几天没有挨他批评,还不习惯。真正了解他的人都明白,他批评你是关心你、爱护你,使你在批评和关心中成长进步。好比树枝需要经常修剪,树才能长成材。他若不批评你,你这个人就没什么可造就的了。你想要批评,他不给。你若得到他的批评算是“恩赐”了。

我细说149师1、2号首长是有发言权的,虽然我跟随他只有近大半年多点的时间,但在不长的时间里,不管是在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作战的战场上指挥作战,或是部队对越自卫反击作战胜利回国后在师机关或是下到各团里去视察调研部队建设工作,几乎天天都跟在首长身边,身临其景,对首长战时指挥部队作战,平时抓部队建设的高超领导艺术和过硬的优良作风,一点一滴都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有感受、有体会。我在他身边,也挨过不少的批。

有一次,师里1、2号首长下到446团检查指导部队军事训练和政治思想教育工作,晚上我给1、2号首长他们洗军装,由于晚上灯光不,1号首长穿的军装上衣有一处地方没洗干净,晾干后原形毕露。他穿时,1号首长看到军装上衣洗的不太干净,便大声批我:“你看看衣服,你小子是怎么洗的?还没有我自己动手洗的干净,以后学着点。”顿时,我的脸红一阵白一阵,感到难为情。我心想,我当兵之前,虽然自己的衣服都是我自己洗。现在给首长洗衣服,也是边学边提高嘛,以后注意就是了。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但不敢与首长言语。只是说:“首长,我马上改,下次不会这样了。现在我把衣服重新拿去再洗一洗吧。”首长说:“这次就算了,不返工了以后洗衣服要注意点。”

我记住这次教训,当首长警卫是工作,每个月底到师管理科助理员给首长领工资,上街购买物品,2号师首长还规定,要我每个星期六下从乐山去成都一次,具体工作就是为他的家里购买生活用品、打扫卫生,把首长安排的事情办好了,星期一早上从成都乘火车回到乐山师部,这一切也都是工作,我都得认认真真做,一件一件落实并且还要办好,一点也不能马虎。在以后做首长的家庭杂务工作中,时常得到首长和阿姨的好评和表扬。

我在跟随首长期间,看到了他身上无不表现出来的朴实而闪光的优点,如:处事公道正派、爱护部队下属;严谨细仔、务真求实;雷历风行、说干就干;知难而上,勇敢前进,敢于胜利等等,这些优点也感染着我、感动着我,在我的思想和行为中打下了不可磨灭的深深烙印。部队攻打四号桥战斗胜利结束后,有一天晚上在空闲时,首长还与我小车里坐着常谈心。特别是在79年对越自卫反击作战,2月28日12时,149师部队攻克了四号桥后,师指挥所由朱缸荷地区转移至四号桥公路附近的右测开设。3月3日的当天晚上,四号桥地区雾大雨大,能见度很差。师指挥所里首长们的工作非常紧张。晚上大约9点钟左右,首长说:“小鬼,走!到外面小车里去坐一会,首长当时问我,你打仗上战场怕不怕?”,我当时回答首长说,不怕。首长说:“不怕就好,通过前俩天部队攻打四号桥的战斗,我还以为你被炮弹和机枪声吓唬倒了,当兵就是要打仗,打仗在战场上不怕死就好,你小子还是很机灵勇敢嘛”。部队作战胜利回国,到驻地乐山,首长平时还与我经常谈心,经常问寒问暖,鼓励我要好好学习,入党了没有,是什么时间加入的中国共产党,青年人要好好学习,积极争取进步。学习心得体会要随时记下来,还经常检查我的学习笔记。在那时,我的心得笔记写的更勤了。在首长的关心和教育下,我进步也很快,二十岁的我光荣地入党,二十一岁多的我荣幸地提升为干部。

一九七九年九月,我作为部队排长被推荐报考了乌鲁木齐陆军学校读书。我离开部队,乌鲁木齐上军事学校时,政委还是师里党委第一书记部队2号首长。我走时,专门到成都首长家中看看首长和阿姨,向他告别。首长鼓励我上了陆军军事院校,要好好学习,克苦专研军事科学知识,将来军校毕业后要到部队带兵,去当干部,如果说自己军政素质不过硬,就无法带领部队完成军事训练任务。我还要你来看我呢。并从家里拿出了一口小红箱子送给我。这时,我抬头猛然发现硬汉子首长眼睛有些潮湿,我不敢再说话了,倘若说话我定会管不住自己的眼睛。我向首长、阿姨敬了一个军礼,也是我离开149师这支英雄部队的最后一个军礼,转身向门外走去。

我自从离开部队、离开首长后,我注意打听和关注着首长的情况。一九八一年七月,我从军校毕业后分配到新疆石河子军分区独立连任第一排排长,副连长、连长,后来调到石河子军分区当了一名参谋、石河子军分区保密参谋。时隔七年,我原警卫的师里1号首长康虎振师长,从师里上调到原50军工作。不久,首长也提升到军里任50军副军长、军长。在不长的时间里,首长又升为50军1号首长。在此期间我曾经见过首长一次。

1987年部队精简整编,撒消50军建制,50军1号首长调任贵州省军区政委,省军区党委第一书记,贵州省委常委 ,在此期间我见过首长2次。

我原警卫的师政委,师党委第一书记,部队2号首长,从师里上调到原50军工作。不久,首长也提升到军里任军里纪律检察委员会书记。在不长的时间里,首长又升为四号首长。在此期间我没再见过首长。老首长询问我的近况。也常常谈起过去的事情,让我亲切、让我感动。

八十年代中期,首长年龄大了,没能再向军里2号首长职位冲刺,从军里领导岗位退下来后,住进了成都军区玉林干休所。我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工作期间,也去成都军区玉林干休所看过老首长多次。从部队转业在地方工作期间,我第一次去成都军区玉林干休所看过老首长,当老首长得知我从部队转业到地方的事情后,老首长还批评过我。老首长问:“谁让你小子转业到地方的?你在部队干得好好的,你人又还年轻,你为什么要急着转业嘛?你在西北地区生活不习惯,可以事先给我讲嘛,可以通过军区领导关系调回老部队来带兵嘛,老部队有老领导们在,你来老部队,随便去那个团当个团长或政委都行,你在地方上工作很胡杂,你在地方上没有人事关系,就是你脚掌能写字都没有人会提拔你,你小子让我太失望了”。我每次到成都开会有空都要到成都军区玉林干休所去探望首长。老首长询问我的近况。也常常谈起过去的事情,让我亲切、让我感动。

时间在流逝,流逝不掉浓浓的和部队首长军旅情缘。这些短则十年,多则二十几年以上没有见到老首长的部下们,此时,无比兴奋和喜悦。我见到老首长,也是许话不投机地述说当年的事儿,首长怎样批评我们的,首长怎么关心我们的,还有许多很多的故事,短时间内不能言表。在成都军区玉林干休所首长家里,也不能和他们长谈久说,老首长要休息。老部下想说,老首长想听,作为分管成都军区玉林干休所的所长,他也不允许。这些老部下,就发出内心的呼唤、真情的邀请:请首长吃吃家乡饭,去他们的老家看一看、玩一玩。在首长身体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也同意了,但要求不能累着、不能喝酒、不能在外过夜。在老首长住住院期间,首长健康有了起色,心情也很好。我这个部下也很开心。

目前原50军1号首长康虎振军长还健在,他老人家八十多岁了,身体健康,他人精神抖擞,神采奕奕的,说话也和以前一样流畅,康虎振军长他走路来精神抖擞,步伐健将有力,和年轻人一个样。

4号首长的年纪大了,身体也有好几种疾病,都是比较严重的疾病。以后到总医院也来过几次。以后,说话也不像以前那样流畅,腿脚也不大听使唤。住院期间有所改善。但一回到干休所就不太好了。

二〇〇四年四月三十日夜晚十一点左右,我深深爱戴的4号首长与世长辞了。享年八十三岁。

噩耗传来,我们在重庆黔江区震惊了,顿时悲愤万分。在“五一”期间,我从重庆黔江区驱车前往成都军区玉林干休所首长家里,参加了老首长的遗体告别仪式,最后看一眼我们尊敬的老首长,为他送别。

老首长走了,我心中有关4号首长的故事也告一段落。但我与4号首长家人的故事还在继续。。。。。。

但我与原50军1号首长康虎振军长的故事还在继续。。。。。。我至今珍藏着我和原50军149师1号首长康虎振、2号首长徐金堂1979年月日月对越自卫反击作战中,149师师指挥所从龙金195高地向332高地徒步转移,师里1、2号首长在行进的路途中进行短暂休息时的战场珍贵照片。本人在对越作战战场上的珍贵合影留念照片,时常拿出来看一看,缅怀50军149师1、2号首长!这是1979年2月在中越边境自卫还击战中,陆军149师师指挥所从龙金195高地向332高地徒步转移,师首长在行进的路途中进行短暂休息,坐在地上的是陆军149师师长康虎振(后任50军军长)、站在康师长左手边是149师政委徐金堂(后任50军副政委);站在康师长右手边的是警卫员曾宪荣、余启长,站在康师长背后的是警卫员小朱。

本文内容于 2014/2/24 8:32:23 被小编a4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楼主是不是此文作者曾宪荣?

如果是的话,这文章才给精C呀,八千多字的原创!

75年入伍,按最年轻的年龄16岁入伍的话,此时也56岁了!

老军人洋洋洒洒八千多字呀,打完这稿子都要多久的时间呀


那真是一个激情燃烧,随时准备打仗的年代啊,那时候整个部队是那样的神秘再加上军装上没有军衔因此很难看出哪个是首长,这也是战争状态下为了防止首长遭到暗杀而这么做的。

那些老首长们都为了祖国的革命事业和我国的国防事业奋斗终身,向老战友、老首长和其他老首长们致敬!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