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回忆149师首长长去黄连山看望前线部队

[原创]回忆149师首长长去黄连山看望前线部队

作者;149师师首长警卫员 曾宪荣这是1979年2月在中越边境自卫还击战中,陆军149师师指挥所从龙金195高地向332高地徒步转移,师首长在行进的路途中进行短暂休息,坐在地上的是陆军149师师长康虎振(后任50军军长、贵州省军区政委、贵州省省委常委)、站在康师长左手边是149师政委徐金堂(后任50军副政委);站在康师长右手边的是警卫员曾宪荣、余启长,站在康师长背后的是警卫员小朱。

(一)

1979年3月4日,各部队转入对战场清剿,打扫战场,肃清残敌。14时10分,446团2营在师、团炮火支援下,歼灭了达聘苗守敌约一个加强连。445团和95团亦搜歼了少量分散残敌,并缴获了部分武器、弹药。当日,位于新寨的445团主力和位于黄连山垭口的447团2营,遭黄连山垭口西侧敌人炮火袭击。

当日上午约9点20左右,在沙巴以西的黄连山地区新寨战斗中,师炮群为有效支援步兵追歼残余逃窜之敌战斗,76加农炮9连2排,跟随步兵营之后,前出沙巴县以西1.5公里处黄连山新寨地区公路上占领有利地形,展开战斗队形,实行超直射距离射击,打击敌西南侧山腰火力点,支援步兵围歼新寨北侧地区之敌。

我师部队攻克沙巴后,445团闻新寨方向枪炮声激烈。团首长判断,可能是西逃之敌被我穿插部队截击,随即决定除留1连和少数机关人员,控制要点,占领沙巴,肃清残敌外,积极主动地令团主力向西追击,乘胜扩展战果。指战员们不顾几天连续作战的疲劳和饥饿,边追边打,积极寻歼敌人。终于在13时35分,先头2连连长王占文率领尖刀排跑步前进7公里后,在接近新寨时追上敌人,与敌打响。敌迅即占领制高点,阻我前进。连长即令全连在新寨东北突出部展开,向敌阵地发起攻击,歼敌1个加强班。接着该连乘胜向西北方向攻击,又歼敌20余人。但新寨之敌利用有利地形和明暗工事,向我猛烈射击,企图负偶顽抗。团指挥所即令3连从2连右翼加入战斗,令7连从3连右翼向敌侧后迂回。14时40分我对新寨北侧之敌形成合围,在炮火支援下,采取小群多路战术,与敌激战。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xuet/ ]紧接着,团指挥所及其附近地域,遭敌炮火猛烈袭击。我多人伤亡,大部分通信线路和3辆汽车被炸毁。随即团指挥所转移到新寨东北侧,占领越军丢弃的一个工事里继续指挥战斗。黄昏时,突然,团指挥所又遭敌袭击。团长张继申、政委张少松、参谋长蒲正权等多名人员,被一名装死的越军士兵,扔了1枚手榴弹炸伤,警卫人员迅即将敌击毙。位于团指挥所前方的8连指导员杨天佑,获悉后速派该连3排前往接应团指挥所。将团领导转移到安全地带,并把负重伤的团参谋长,用担架抬往团救护所抢救。此时,因天渐黑,视线不清,隐约观察到,前方敌人似乎很多,黑压压的一片,战斗打得也很激烈,正在向新寨方向发展。有的团领导当时对情况判断不准确,误报我被敌包围,要求增援。而实际上前方是由我穿插部队447团与敌激战,向新寨方向发展过来。由于团指挥员身边当时没有参谋人员,电台报务人员惊慌失措,擅自发出紧急无线信号。这种紧急无线信号,不到万一危急时刻,是绝对不能使用的。而一旦使用它就意味着遇到了全军覆灭的危险,急需火速增援。当晚师前指接到445团报告后,即令446团速派1个加强营,师炮兵团速派1个加强加农炮排,速赴新寨地区支援445团战斗。446团接令后,即令1营于20时30分从马匝出发,师炮兵团组成指挥组,率加农炮9连2排随446团 1营后跟进,沿公路迅速进到新寨支援战斗。支援部队进到新寨后,经与445团取得联系,始知新寨地区之敌大部被歼。至4日零时,在447团部队的配合下,全歼了新寨地区之敌,我穿插部队与正面攻击部队在新寨胜利会师。

3月3日当晚,师指挥所获悉445团指挥所遭敌袭击的消息,师长康虎振、政委徐金堂决定,要去445团指挥所了解情况,看望受伤的同志。

3月4日早晨5点20分,天刚蒙蒙亮,我和康师长、徐政委,侦察科副科长陈宝林、由陈远斌驾驶指挥车,一行人从4号桥师指挥所出发。上车后,我当时乘坐在驾驶室副驾驶员位置上,车顺着越北10号公路向沙巴方向前进。我坐在小车副驾驶员位置上,左手扶坐位前方扶手,右手紧握五六式折式冲锋枪,子弹上堂,枪保险打开着,枪口对准前方,双眼时刻注视着前方的敌情变化。随时准备开火消灭来犯的敌人。在战场上给师首长当警卫员,说白了,就是用我的命换他的命,给首长挡子弹趟地雷。

当师首长的车经过8号桥时,突然遭遇敌冷炮袭击,敌人打的炮弹落在我们小车右前方60处的公路右测路坎上隆隆两声爆炸开了花,当时公路上是到处是硝烟弥漫,弹片飞舞,尘土**。听到有弹片、尘土从车顶上飞过的声音。我发现车前方有炮弹爆炸声响,说实话,当时心里真是有点紧张,感到头皮发麻,我还是在很短时间内正静下来,临危不惧,叫陈远斌立即停止前进,我迅速立即下车打开后车门,要师长和政委,及陈宝林迅速下车就地在公路右测山沟里卧到隐蔽,我当时也迅速在师长和政委身体前就地卧到隐蔽,左手着地,右手并且立即迅速向前方出冲锋枪,子弹上枪堂,打开枪保险,两眼目视前方,仔细观察敌情,防止敌人特工突然袭击我们,准备随时向来犯之敌开枪,保护师首长安全。我们几个人公路右边沟里卧到隐蔽了2分钟,通过用远镜望观察四周围地形环境,没有发现我们身旁四周围有敌情出现,当时师政委分析认为:“刚才前方60米处那2发敌人的炮弹爆炸,很可能是敌人从远处目无目标打来的临心野榴炮,从用远镜望观察四周围地形环境的情况看,敌人并没有发现我们的企图和目的,没有事的,大家快点起来上车继续向沙巴前进”。师长基本上同意政委对当时敌情的分析叛断,师长和政委站在车榜边上说;“陈远斌你要加大油门,加快车速,把车开快点,争取早点到达沙巴战区,你们几个快点上车走”。上车后,我心里暗暗在想:“真是太危险了,还好,师长和政委都很安全,我们和陈宝林,陈远斌3个人也都没有负伤,大家都很安全,真是有惊无险”。

7点50分,到达沙巴县城外,当时我们的车没有进沙巴县城,就直接从沙巴县城外右手边公路上向新寨战区方向进发。8点20分,我和师长和政委,师部侦察科副科长陈宝林、陈远斌(师首长小车驾驶员)一行5人。到达沙巴与向新寨交界处的山垭口处。在垭口处我和康师长、徐政委,师部侦察科副科长陈宝林 4人都下了车,在离车10米外,蹲在地上草丛里隐蔽,利用地形地物着掩护,师长说:“小曾把望远镜拿来”,我立即从身上取下望远镜递给师长,师长右手接过望远镜,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下垭口处四周围环境和前方敌情动态,没有发现垭口处四周围有敌情出现,只听到对面山上有的敌人临星散枪炮声时不时在响起。

8点25分,我和康师长、徐政委,侦察科副科长陈宝林,陈远斌(师首长小车驾驶员)一行5人。继续乘车从沙巴与新寨山垭口处向新寨战区进发,前出沙巴县以西1.5公里山垭口,接近新寨时就遇敌炮击不断。新寨位于沙巴县城西北7公里的一片大山坡上,这些地方山上没有植被,光秃秃的。445团指挥所,就开设在新寨东北不到1公里的越军营房内,东边有一条从沙巴通往黄连山垭口的公路。过了山垭口就进入新寨战区,当时新寨战区的天气情况:当时新寨战区上午四周围群山上和群山谷中到处都是大雾蒙蒙的天气,能见度十分低,用肉眼最多也只能看到10一20多米远,望远境可以观看到70米远以外物体,但物体都不是十分清梦。从沙巴通向新寨战区的公路上的左手路边上一线,就是我师炮团的76加农榴弹炮发射阵地,76加农榴弹炮顺着公路一线展开,大炮炮身当时是用树枝物偎依伪装遮蔽着,炮口直指对面敌阵地,炮阵地上被大雾拢照着,上午对面山上敌人是根本看不清我方公路上炮兵阵地目标,当我们的小车早上8点25分,越过沙巴以西1.5公里处山垭口进入新寨战区公路时,当时大雾正在逐步散去,师长和政委乘坐的小车顺着公路向新寨战区445团指挥所行进途中,当时公路上的大雾也逐见散开去,当我和师长政委乘坐的小车一越过山垭口进入新寨战区,因当时敌人位于公路对面西边的山坡上,而我师炮群75加农炮9连9连2排的炮阵地和我们师首长的小车在公路上东南方位置上,处于上午阳光的照耀下,越军在对面山坡上居高临下,对我阵地上的物体一举一动都全部暴露在敌军眼皮底下,也是敌人炮火有效射界范围内的距离,敌人用高射炮打平射击,追着我师首长乘坐的小车屁股猛追猛打,对面山上敌人的加浓榴弹炮和高射炮,高射机枪弹就打在我们小车屁股后面公路上方土坎上以及公路路面上,把公路上的石子、尘土爆炸得满天乱飞蹦起来,我当天早上从四号桥一出发就一直是坐在小车的副驾驶位置上,战争年代,小车的副驾驶位置就是警卫参谋人员和秘书的战斗位置,警卫参谋人员和秘书的神怪职责就是保护部队的首长指挥部队行军作战的安全。我当时左手抓隹小车坐位前方的扶手,右手紧握五六式冲锋枪,子弹已上枪堂,冲锋枪的保险已打开,枪口对准前方,两眼时刻注视着前方的敌情动态变化。当时我心里很着急地说:“为了躲过敌人炮火追击,保护好师首长安全,陈远斌你必须加大车油门,快速通过敌人炮火封锁区,躲过敌人的炮火打击,防止小车被敌人炮火击中,从四号桥到沙巴县,再从沙巴县到新寨战区,这段公路总里程长大约20公里左右,路面宽6-8米,最大纵坡度为9.5%,最小曲半径20米,为碎石和断续柏油路面;桥梁、涵洞较多。,由于是碎沙石路面,再加上公路上还炮弹爆炸留下的弹坑多,公路路面上到处都是高低不平坑洼洼的,小车在坑洼洼的碎石路面上跑,小车一加大车油门,小车就颠簸得非常利害,但为了快点通过敌人炮火封锁区,头顶总是隐隐约约感觉到痛,为保护好师首长安全,当时也顾不得小车颠簸利害的事了,一心只想要车子跑快点”。由于当时陈远斌的驾驶技术过硬,也非常机智勇敢灵活,一路上将车开得快要飞奔起来了,他将小车一股作气开到新寨战区445团指挥所。把师首长和随身警卫参谋人员安全送达到目的地,他自己就地利用地形地物把小车隐蔽了起来。因为当时我没有手表计时,我和师长政委一行5人到达新寨战区445团指挥所的时间大概是上午9点50分左右。当时445团指挥所设在越军溃败时放弃的一栋简易营房里,我和师长和政委到达445团团指挥所位置时,445团团长、政委、团参谋长正在看作战地图,研究部队作战部署,他们看见师长和政委到来,445团团长、政委他们正准备立即向师长和政委报告部队作战情况,师徐政委立即插话问:445团团长、政委“你团2营向西接应447团接应上了没有,情况了解不,你们对当前敌人的情况清楚不,你们与你团二营取得联系了没有?,如果你团2营没有和447团取得联系,就立即电告你团2营,加快行进速度,尽快与山上接应的447团取得联系。行动一定要快,三营的情况怎么样?对于徐政委的问话,当时师长表示同意政委对445团的指示意见”。 4日9时55分,师长、政委一行赶到了445团指挥所,慰问了受伤人员,详细地询问了团领导的伤势情况。团长、政委对师首长的慰问表示很感谢,张团长对师长、政委汇报说:“蒲参谋长的伤重些,已送去救治。我和政委都是轻伤,政委是臀部负了伤,我没有啥关系,不影响作战指挥,请领导放心。”之后,师长、政委又向团领导了解了当前战况。

因为头天夜里雨大雾大,445团指挥所突然遭越军炮火袭击,团参谋长蒲政权负重伤,团长、政委等一些团指挥所人员负伤。师首长和随身警卫参谋人员刚一到达445团指挥所不到3分钟时间,越军一发榴弹炮弹落在离指挥所外70米处陡坎上爆炸,爆得弹片、尘土、烟雾满天飞。师长和政委临危不惧。在当时险恶艰苦的环境条件下,师长和政委脑子非常冗着冷静,临危不乱。说时迟那时快,徐政委立即命令大家就地卧到隐蔽,当时敌人那发炮弹虽然远离445团指挥所位置70多米处爆炸,炮弹爆炸的弹片还是把445团指挥所房顶炸了一个洞,等炮弹爆炸声过后,徐政委迅速从地上爬起来马上对445团团长、政委说:“这里不安全,你团指挥所必须立即转移,大家不能在这里久留,大家必须马上离开,到房屋后山背去隐蔽”,我当时临危不乱惧,立即扶助着徐政委迅速从地上攀爬上1.5米高的陡坡坎,立即滚进陡坡坎下面原敌人用过的暴露的野战防御工事散兵堑壕,原敌人用过的暴露野战防御工事散兵堑壕,散兵堑壕里有希泥,是个 “潮湿土坑”。当时为了师首长的人生安全,也顾不得散兵堑壕里有希泥有无希泥的事了,我一个鱼跃似的就地卧到隐蔽,然后我又用身体掩护着首长安全。因为师长当年人比政委年轻一些,身体比政委强健得多,师长动作迅速,不用人扶,当时陈宝林还是主动上前把师长长扶起,迅速离开445团指挥所去了房屋后山背面暴露野战防御工事“潮湿土坑”隐蔽。我和师首长们刚离开445团指挥所去房屋后山背面暴露野战防御工事“潮湿土坑”隐蔽不到2分钟,敌人从对面山上连续打过来多发炮弹就落在原445团指挥所房屋院坝内爆炸,紧接着炮弹就落在原445团指挥所简易房屋周围和房顶上爆炸,当场把那简易房子就爆垮掉了。正当我和师首长在简易房屋后山背面躲蔽,防敌人炮火轰炸时,突然,敌人又有几发炮弹落在我们隐蔽处的对面公路上,公路离我们隐蔽的地方直线距离也不过95米左右。就是师炮团9连2排75加浓榴弹炮发射阵地,炮兵正在用多炮急速齐射击火力压制敌人对面山上越军炮兵阵地火力,我炮兵发射的炮弹从我和师首长隐蔽处的头顶飞过,当时听到“轰隆轰隆的响声”感觉到耳朵就聋了,炮兵连一次齐射给覆盖了对面山上敌人炮兵阵地,敌人的阵地上爆炸开了花。敌人炮也被告我炮打成哑巴了。师炮团9连2排75加浓榴炮以直瞄射击支援445团1、3营战斗,用35发炮弹摧毁敌暗堡火力点12个;没有隔到3分钟,对面山上敌人炮兵阵地复活了。突然,听到“头顶上空不断传来 “嗖嗖嗖”的响声,在对面公路上轰隆轰隆”的一声声的爆炸,敌人炮弹落在对面公路上师炮团9连2排75加浓榴炮发射阵地上,结果整个炮阵地被越军炮兵一次集火齐射给覆盖了。排长谢天华、连长刘忠武当即壮烈牺牲,牺牲的战友们没几具是完整的尸体,炮上、遍地都是尸体碎片,有2门75加浓榴炮也被敌人炮弹爆翻了,75加浓榴炮连连长刘忠武当场被炸飞了。敌人的炮弹就落在我和师首长隐蔽处对面公路上,对面公路离我和师首长隐蔽的地方直线距离也不过95米左右,师炮团9连2排75加浓留炮发射阵地被敌人炮弹炸,显然,我炮阵地已被发现了,对面山头上越军炮兵阵地当天天气晴朗,我军整个炮兵阵地都是在乌烟瘴气的拢照下。敌前沿距我很近,但敌人在对面山上森林里的暗处,我们看不清对面山上森林中的敌人炮兵阵地和暗火力发射点,敌人却把我军炮兵阵地看得很一清二楚,我炮兵观察所确看不清对面山上敌人炮兵暗火力点,敌人其炮兵火力主要对着我军炮兵阵地和战部队人员。当时只听到敌人打过来的炮弹在我们头顶上“嗖嗖嗖”飞过的响声,当时师炮团75加浓炮9连2排他们正在执行直瞄射击,炮手们正在忙着传递和装填炮弹,瞄准手忙着瞄准和射击,我当时突然听到头顶上空不断传来 “嗖嗖嗖”的响声,隐隐约约预感到是越军一群炮弹向师炮团75加浓炮9连2排阵地快速飞过来将要着地的声音。我当时卧到在野战防御工事散兵堑壕“潮湿土坑”里,举目向对面我师炮团75加浓炮9连2排阵地相望,对面公路上,当我师炮团9连2排正以炮火支援步兵围歼新寨北侧之敌时,敌人的第几发炮弹落在75加浓炮9连2排阵地后方公路土坡上,显然,我炮阵地已被发现,445团指挥所遭敌袭击,团参谋长蒲政权负重伤,团长、政委等一些团指挥所人员负伤。(继续二)

本文内容于 2014/2/24 8:40:03 被小编a4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