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和谐社会不要主流宣传暴力革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都记不清我看了多少遍《闪闪的红星》这部儿童红剧,在我们不谙世事的童年,我们曾经因为这部红剧热血沸腾、义愤填膺,也曾磨刀霍霍缨枪舞弄要去和我们敌人战斗,也曾幻想如果遇见“胡汉三”似的坏人我要灭了他。我没有遇见和看见那种需要同仇敌忾、杀人偿命的坏蛋,看见的是被批斗和被改造的“四类分子”(地主、富农、反革命、右派),他们已老实巴交低头认罪,看起来还有一些可怜。我没有遇见坏人就不知不觉地长大了。

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结束了, 改革开放了,我们走进了新时代的和谐社会,我们很少听到革命的首要问题(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人们渐渐地风干了自己那激情燃烧的记忆,也渐渐忘掉同仇敌忾的情绪。善良、博爱、和谐也成了社会的价值主流,人们也在批判暴力和恐怖,也在反思阿拉伯世界里的“原旨教主义”似的以暴制暴的复仇观念,也在思考儿童该不该去见义勇为?

现在我时常在主流电视的儿童频道上看见播出《闪闪的红星》,这每每唤起我的对我的童年的回忆,每当看见潘冬子怒目迥然点燃烈火举起柴刀砍向“胡汉三”的时候,我想到了阿富汗战场上的拿枪的儿童,他们也可能是父母被敌人杀害了去替父报仇。 <的主题要告诉我们的孩子什么呢?那段血腥的革命史?革命小鬼在血雨腥风社会中血腥复仇正义性?不完全辨别是非的儿童可以以牙还牙以暴还暴?儿童可以去复仇吗?毕竟该红剧是以正面的主流主旋律的形式在向孩子们宣示。我们成人们都疑惑的问题孩子们又悟出是非吗?在建立和谐社会的今天这种暴力式的革命宣传是否还需要?

我国人民是通过暴力革命建立的新中国,曾经经历的就是闹工潮、闹农潮 ,接受的闹革命式的教育,十年动乱中也是闹字当头的造反精神为主流,这在当时的时代背景和政治背景也许完全正确。但这种渲染浸透着暴力的精神依然存在着人们的心底,仍然影响着人们的思维,也许正是如此我们今天还有那么多"不安定的行为"需要去和谐。我们还需要我们的孩子们去革命吗?我们还需要孩子们闹事吗?那么我们当年确需的暴力革命宣传在今天还需继续吗?我认为在建立和谐社会的今天已不再需要潘冬子式的儿童了!

本文内容于 2014/2/23 21:05:12 被小编a35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