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两米深井飞上飞下来去自如,38岁男子每天在井里生火做饭

在沈阳南二环沿路的一处小树林里,隐藏着一口市政井。因被树枝覆盖,一般过往行人很难发现井的存在。2月21日,城建部门在此巡查时,意外发现井里住了一名男子。男子说冬天太冷,住在井里暖和。搭了床铺,有“厨房”、“厕所”,每天生火做饭,男子竟在井里过起了“小日子”。

两米多深的井

跛脚的他飞上飞下

21日,和平区城建部门的工作人员沿街巡查路边市政井时,开车来到南二环路边一处在建工地旁,发现树林里冒着烟。走近一看,烟是从一口没有井盖的井里冒出来的,井中竟然住着一名男子,正在里面烧柴火取暖。

沈阳晚报、沈阳网记者随即赶到现场。这口井因隐藏在树林深处,平日很难被人发现。井深两米多,工作人员需用井梯才能进入。不过城建工作人员最初发现男子时,只见他三下两下,也没借助啥外力,就迅速地从井里爬上了地面,具体咋上来的谁也没看清楚。男子走上地面工作人员才发现,原来他还有些跛脚。根本无法想象,他进出深井的功夫是怎么练成的。“这么深的井,没梯子进出自由咋做到的?”对此,男子竟说:“我自有一套办法,飞上飞下,来去自如!”

井下布满电缆

还在“厨房”生火做饭

记者了解到,这是一个电缆井,里面有很大的空间,男子还真把这里布置得像个“家”。在井底拐弯处,挂了一个破棉被当门帘,白天掀起透亮,晚上睡觉时盖上挡风。

除从井口能透入一些光线外,男子的这个“家”中大部分地方都处于黑暗中。他还在这个空间内设了多个“屋”,“家私”齐全。有烧柴做饭的“厨房”、铺着肮脏破棉被的“卧室”,还有专门的地方当厕所。

“屋”周围散乱地扔着报纸、吃剩下的饭盒、食品袋、捡来的饮料瓶等。整个空间内散发着一股霉味。“棉被都是捡来的,还有别人给的。”男子告诉记者,每天他都会捡枯树枝回来生火。火能照亮取暖,还能烧开水啥的,吃的都是从外面要来的饭菜,菜凉了会自己热一下,最美佳肴是自己煮的方便面。

对于这个亲手布置出来的“家”,男子住着挺满意,可他却不知道,这个井里布满了电线,明火一旦点燃电线,后果不堪设想。

从铁岭拾荒至沈

一提爸妈掉下眼泪

这位神秘“井居人”到底是谁呢?随后,记者在南湖派出所与男子进行了交谈。他身穿一身肮脏破旧的棉衣裤,还有一双极薄的布鞋。谈话中,他的脸上一直显露着胆怯的神情,话语时而含糊不清。

他告诉记者,今年38岁了,姓宋,老家在铁岭开原,两年前一路走一路拾荒来到了沈阳。身上又脏又旧的破棉袄和布鞋都是捡来的。平时从饭店要点剩饭菜吃,在街上捡点塑料瓶、报纸啥的卖钱买酒喝。兜里揣的12元钱,是他所有“家当”。钱是别人给的或卖废品攒的,实在要不来剩饭菜,就会买袋方便面改善下伙食。

派出所民警告诉记者,并没有查到他的身份和户口,而为啥从开原来沈阳他也不说。当提到父母时,男子眼中有泪闪烁:“爸妈上哪了不知道,老家没亲人了!”

不知今后该咋过

宁乞讨不愿回老家

男子说,从前他都是露宿街头或桥下,夏天倒是挺凉快,可冬天太冷了。今年发现了这个隐蔽的无盖井,把他乐坏了,整个冬天,他都窝在这个井里。城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是他们第一次发现沈阳的市政井里有人居住。一般市政井内都布满电缆管线,住人有危险性,还会对线缆造成破坏。

在派出所民警的劝导下,男子被送往救助站寻求帮助。但今后日子咋打算他也不知道,也曾去过劳务市场想打工,可一看他一身破衣,蓬头垢面的样子,没人愿意用他。老家一个亲人没有,他宁愿四处流浪乞讨也不愿回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