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是墨家思想的“升级版”,公有制是关键

社会主义是墨家思想的“升级版”,公有制是关键

卢泰然

讲墨家思想的时候,我给出的定性结论是:墨家思想是中国古代的社会主义。墨家的社会追求就是社会中的草根阶层的追求,是大众利益,墨家的社会理想就是要走共同富裕的道路。这和社会主义理想的本质相同。墨家的这种思想,在诸子中独树一帜,比儒家的仁政更加具体,所以我把墨家思想列为“五家共治”五维中的一维。

本着洋为中用的出发点,如果我们吸收国外思想精华,我们就会发现,近代以来所流行、当代正在中国大行其道的社会主义,其实就是中国古代墨家思想的“升级版”。来源虽不同,理想却相似。所以,在五家共治中,我把国外输入的社会主义,归入到墨家这个维度中。社会主义思想丰富了墨家思想,也丰富了“五家共治”。

社会主义与墨家思想最主要的共同点是:都追求共同富裕,以草根阶层的利益作为国家的最高利益。

社会主义比墨家思想最大的“升级”是:公有制和国有企业。

坚持公有制,才能坚持社会主义;坚持社会主义,就不能把国企私有化。

如果社会的生产资料被资本家所占有、被少数富人所占有,大众怎么可能实现共同富裕的追求,共同富裕只能是镜中月水中花。

国企是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是公有制的主要载体。没有公有制、没有国有企业,不可能实现共同富裕。

改革之前,公有制完全垄断,扼杀了民间资本在社会经济中的作用,这是对私有制的矫枉过正。如果用三常主义来评判,就是违反了三常主义的“主流支流原则”。

朱镕基时代的国企改革是抓大放小,提高效率。对于一些不关乎国家根本的国有企业大胆进行私有化,而对十几个重要领域的国有企业采用了资产剥离、兼并、重组等办法,这样既保证效率低下的国企不再成为国家负担,也在重要领域保证了国家对经济的掌控。

现在中国剩下的十几个行业的大型国有企业生来就不会亏损,更多的是公用性的事业,价格由国家决定,属于躺着睡觉也能赚钱的行业,这么好的赚钱买卖为什么要给私人做呢?为什么要白白便宜了资本家呢?

很多人一提起垄断,就以为是坏的、错的。这就是被人洗脑了。垄断本身没有错,关键是被谁垄断。被国家垄断是全民之福,被寡头垄断是全民之祸。国家是有理性的,会全盘考虑整体利益,并利用国家权力调节垄断行业去推动社会发展。

很多人以为资本家来做会有更好的效率。这是一种严重的误解。即使资本家来经营垄断型国企,效益未必会更好,价格也未必会降低,因为这些行业对创新性要求没有一般消费品那么高,相反这些行业对稳定性要求更高,它们大多是资源性的。这些国企应该以长期稳定的发展、普惠全民为最高追求,而不是以追逐利润最大化为最高目标。

更重要的是,私有企业是不关心社会整体效益的。私人企业不会投资到投资收益很低、收益期过长、风险很大的行业中去,但是国家会做出这个投资的决策,因为国家是全局利益出发,全国就是一个大公司,“利润”核算的对象不同。铁路系统也是如此,一些西部的铁路系统严重超载而收费很低,如果私有化,这些路段肯定会被废除或提价,这对内陆的发展是个打击。而如果以国家作为投资主体,情况就不同了。

此外,资本家有避税逃税的内在动力,因为赚到的钱都是资本家自己的,能逃一点是一点。国家只能得到缩水的税收,税后利润也不是国家的。国企私有化,必定造成严重贫富分化。

现在中国的国企上缴的利润不到15%,尽管如此,剩余的利润都最终计入了国家资产的账户上,要么用来发展,要么转化为新的资产,都可以。公有制下,国企的利润都是全国人民的利润!今后它们会成为中国国家社会保障资金的一部分,比如保障房的建设资金、医疗保障基金。今后中国的人口红利过后,这些国有企业释放的价值,它们是中国人民的命根子。

外国的国企也是如此,这些国家的政府把国企赢利得到的资金作为国家主权财富基金进行世界性的投资,挪威阿联酋等国的人均GDP很高,这些基金是主要的贡献之一。

国企屡遭批判的地方,主要是国企内部存在严重腐败问题,但这是监督监管的问题,不是所有制的问题。欧美国家也有很多国企,但凡监管到位,内部腐败就不严重。

因为国企内部腐败,就要取消公有制,这是“看对了问题,开错了药方”。某些人利用大众对国企腐败的厌恶,主张国企私有化。到底是何居心,实在值得深思。

“国企私有化”的鼓吹者大概有三种:(1)通过私有化可以把利益装在自己腰包的既得利益者;(2)外国图谋颠覆国家政权、控制国家经济命脉的国际寡头;(3)不明真相,盲目追求眼前利益的普通民众。

国企一旦私有化,近水楼台的企业高管和政府高官们必定会优先瓜分国家资产,成为新的寡头。那时候普通民众根本就连说他们贪污的资格都没有了,因为资源已经完全属于这些寡头了。他们干什么都是他们的私事,国家法律还得保护他们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

俄罗斯的私有化改革是个血淋淋的教训。起初他们按人头给每个公民平均分配股份将国企私有化,因经济萧条的原因这些股份后来被有国外财团背景的个人以非常低的价格收购,他们成了垄断财阀,过程完全合法。而后这些人怕遭到政治清算,又把资本转移到了国外,留给俄国的只有一地鸡毛。

正如大历史三大规律的第一规律“寡头亡国律”所揭示的那样,寡头可以亡国,不管是政治寡头还是经济寡头,因为他们都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他们的这种行为必定导致社会矛盾的激化,扼杀整个社会的活力,最终导致国家的衰亡。

只有当国企掌握在国家手中,国家才可以通过对战略资源的配置为全国人民负责,寡头没有能力负责,也没有义务负责,他们只为自己负责。情况不好时,他完全可以卷钱走人。

今后的国企改革,主要应放在国企内部监管方面,以控制腐败为主。同时避免国企捞“过界”,该干什么干什么,在自己垄断的行业内做好,而不要利用自己的优越身份到自由竞争的行业中与民争利、与民企争利,不要去搞什么房地产。

否定国企私有化,不是反对引入私营资本,尤其某些特殊领域,比如科研、服务领域还是可以适当引进私有资本,这些领域私营会更灵活、更具生命力,而国企的稳健此时则是官僚化和臃肿的代名词。

在垄断性的、关乎国家安全的、对稳定性发展的要求高于纯粹利润追逐的行业中,坚持国企垄断地位不动摇,同时允许国内民间资本适当参与,但是绝不搞国企私有化。国企一旦私有化,社会主义就失败。一个有所作为的社会主义,就会“降级”为空有理想的墨家思想。

战略上要坚持公有制为主体的制度,战术上通过法律规范国企运营的透明性,对贪污腐败进行彻底的查处与杜绝。

只要我们坚持公有制、搞好国企,国家就有了共同富裕的物质基础,社会主义理想才能实现,五家共治中的墨家思想才能在社会现实中成为常态,而不再是少数人的理想、空想。

墨子在他的时代中提出了他的政治理想,但是由于缺乏经济基础的支持,所以,很多理想成为空想,草根阶层也没有得到实惠,墨家自己也成为无源之水,在中国政治舞台上得不到施展的机会。

时移势易,当公有制和国有企业的所有制创新出现之后,当政治上的社会主义理论和政党出现之后,墨家思想可以“落地生根”了,草根阶层“共同富裕”的理想成为可能,将来收获大小,取决于我们如何走好我们的道路、少走弯路、少犯错误。

在五家共治的五维中,墨家思想这个维度极其重要。这个维度所代表的社会理想,就是社会大众的共同富裕。有没有这种理想,是完全不一样的社会结构和历史发展道路。离开了这个理想,那么道家的“道”在哪里?杨朱的自由主义又有什么意义?儒家的仁政不就成了空谈?法家的“法”恐怕也难免沦为“恶法”。如果世界上还有什么理想值得追求,还有什么理想比“共同富裕”这个理想更值得追求呢!


本文内容于 2014/2/23 19:30:19 被小编a29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