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章光101毛发再生精起步之艰辛与我国医疗体制之问题

赵章光101毛发再生精起步之艰辛与我国医疗体制之问题

话说如果李时诊如果生在当下,早就被当成流医抓起来了;

话说如果诺贝尔如果生在当下,早就被当成威胁份子给抓起来了;

话说如果发明飞机汽车的活在当下,早就被当成……给抓起来了;

话说……

话说赵章光发明了有效的毛发再生精后,随着一个又一个病人的痊愈,“赤脚医生赵章光能治秃”的消息虽然被一些淳朴的村民传诵,却引来了大批“正规军”和当权者的质疑:“大学教授都治不好的病,一个初中都没毕业的农村赤脚医生能治好?”“他那也敢叫发明?一个江湖郎中,就是卖假药的!”“赵章光是个骗子!”有人甚至扬言要砸掉他那些不知装着什么的瓶瓶罐罐……

种种流言和威胁令赵章光感到痛苦和困惑:我治病救人究竟得罪了谁?

但困惑归困惑,一有病人找上门来,他就把这些都抛到脑后了。这么多年的付出,赵章光只有一个梦想:不为财,不为名,就希望脱发的人都能找他来治疗。看着病人解除痛苦,他有说不出的满足。虽然几乎为之倾家荡产,现在又横遭非议,但赵章光从不后悔,相反,他将自己的全部心血和热情都倾注到了101和病人身上。

患者们也不会理睬那些流言蜚语,只要真能治好脱发,他们才不管你是教授还是乡村医生,来泥垟村找赵章光看病的人络绎不绝;这些患者治好病后,一头新发便成了“活广告”,引来了更多的求治者。

县卫生局有些人坐不住了,一个乡村医生居然灭了科班出身的“专业工作者”的威风,这岂不是让他们颜面无光?

本来,赵章光1974年就被批准在村里办医疗站,但只能帮大医院做做注射和辅助治疗,没有处方权,也不承认他的医生资格。随着赵章光治秃的名气越来越响,这种情况对赵章光行医限制颇多,十分不便,赵章光便来到乐清县卫生局申请正式行医资格。 不料,对方似乎对他早有了解,未等他说完,便冷冷地拒绝:“不行!”

赵章光试图申辩,对方却根本不听:“你不用多说,说也没用。你若再行医骗人,我们就取缔法办了!” 虽然“官方”不予承认,却挡不住每天到赵家登门求治的病人,赵章光也绝不会对病人置之不理,赵家还是每天人满为患。消息传到乐清县城,本来就一直对赵章光虎视眈眈的某些人更是把他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欲除之而后快。 突然有一天,患者来到赵家门前,发现一件惊人的事情:用来放药和问诊的那间房门被封了!上面盖着卫生局的大印。

…………

陷入痛苦中的赵章光思来想去冒出了一个新的想法: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乐清县容不下我赵章光,我就到别处去! 赵章光来到了温州市。

但是,无论是他中肯的说明,还是一厚沓患者前后对比照片,都不能打动这些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们;尤其当他赔着笑脸提出合办脱发门诊的请求时,分明能感觉到医生那客客气气谢绝里的一丝不屑,有的甚至直接就挂下了脸。

温州之行失败了。但赵章光不甘心,不久以后,他再度出走来到了宁波。

他的乐清方言宁波人听不懂,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找到一家廉价的小旅店住下。安顿下来后,赵章光便动身去找自己的一个叔叔,正是他介绍自己来宁波的。

叔叔帮赵章光联系了几家医院,他一家一家上门推荐自己,带着那只形影不离的帆布包——那是他最宝贵的财产,里面装满了患者对比照片和相关资料,还有30多瓶101生发酊,都是他视若性命的宝贝。

但这些医院显然也没把这个乡村医生当回事,碍于情面听赵章光说完,便顺手抄起那些赵章光留下请他们试验的101轻描淡写地说:“好,先放这儿我们试试,有效果再说。”等赵章光一出门,便把药从窗口扔了出去。

陷入痛苦中的赵章光思来想去冒出了一个新的想法: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乐清县容不下我赵章光,我就到别处去!

终于,江夏卫生院风闻了他治疗效果不错的消息,答应与他合办脱发门诊,果然很快就顾客盈门。 但好景不长,没过多久,赵章光发现院方对自己的态度慢慢起了变化,不如原来那么热情了。赵章光一打听,原来乐清的人追到了宁波,散布了许多不利传言……与宁波的合作也被迫终止了。

随后赵章光到了鹿城医院,但紧接着一封盖有乐清县卫生局大印的公函寄到温州市鹿城医院:赵章光是庸医,他在乐清没有获得行医权,你们凭什么批准?紧接着,一个电话打到《温州日报》:101没有经过鉴定,你们怎么随便登报?

不要小看这一个电话、一个公函,它们代表着一级组织和政府。个体行医证被吊销了。赵章光欲哭无泪…………

话说如果赵章光挺不住了的话?!……

话说我们的相关部门都在做些啥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