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拿破仑战争”看满清王朝丧权辱国的根本原因

从“拿破仑战争”看满清王朝丧权辱国的根本原因

一道闪电

满清王朝丧权辱国的根本原因是什么?这个问题在大陆学者们看来,是因为中国封建制度的落后。但是详查历史,并非如此。我们可以对比拿破仑战争时期欧洲各国的表现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史学家把拿破仑政权垮台前的最后一次战役“莱比锡会战”称为民族会战,这是有深刻社会背景的。

拿破仑在打败第三次、第四次“反法同盟”后,特别是“耶拿战役”轻取普鲁士骄傲的封建王国大军,之后强加给普、奥两国以苛刻的条款,两国被迫割地赔款。但是从此却激发起欧洲各国人民反抗拿破仑侵略的决心,点燃起熊熊的民族意识。拿破仑以后面对的不再是各国封建统治者,而是愤怒的人民。 1812年拿破仑征俄,俄罗斯人民众志成城、坚壁清野,宁愿莫斯科一把火烧掉也决不留给法国侵略军一草一木。普鲁士重新对法宣战后,掀起爱国狂潮,全民动员,全民皆兵,人民实行焦土抗战。

富勒在《西洋军事史》这样写道:

“法国革命曾唤醒法兰西的民族精神,使得法国人民获得自信自强的精神。……到了1813年,由于法国在欧洲已经居于征服者的地位,所以也就把叛变的种子洒遍了其所征服的地区。莫斯科的火焰在精神上点燃了整个欧洲大陆,……莱比锡平原上的斗争,的确可以称之为“民族的会战”一个新的欧洲就是从这次会战中产生。”

“耶拿会战中,拿破仑不仅毁灭了一个封建的陆军,而且也肃清了封建观念的最后一点余孽。从这些灰烬之中,却产生了新的民族性陆军,终于在莱比锡会战中把他自己击败了,近代欧洲却从此脱掉了中世纪的蜕壳。”


同样是战败屈辱求和,在中国却完全两样,“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的镇江之战,满清统领海龄却以防谍为名,大肆屠杀城中居民[注]。在满清统治者看来汉人天然靠不住肯定会和洋人勾结,乘机颠覆他们的政权。这就是以“老殖民者”自居的满清政权的困境,这是其“部族统治者”深刻的本质特点决定的。

所谓的“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在这种处境下“防汉”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动员全国力量进行抗战呢?满清统治者清醒地认识到抵抗只会使自己的“部族政权”垮台得更快。所以妥协投降、卖国保平安,继续维持其“殖民统治”是其权衡利弊做出的最佳选择。


从《尼布楚条约》到《辛丑条约》都是这种心态。就西方侵略的规模来看,哪一次也比不上拿破仑战争时期。就武器准备而言,并不如我们今天想象的有如此大的差距。至少“雅克萨之战”和“甲午战争”,满清的军事力量和当时俄罗斯、日本是基本相当的。

就满清这种部族政权的困境,心理上的阴暗。帝国主义者早就看得明白,所以他们惯用恫吓、威胁,加上适度的军事压力,就轻而易举地迫使满清政权签订妥协、投降的卖国条约,赢得极大的利益。在“甲午战争”时期,日本发布“告十八省豪杰书”。公然号召中国人反抗满清“遂满清氏于境外”,更让满清统治者如坐针毡。

在这种情况下,满清政权一而再再而三丧权辱国,卖国条约越签越大是不足为奇的。


[注]:《草间日记》六月初二日云:“英国舰船进入福山口(按:今常熟市长江南岸),谣言四起,副都统海龄跋扈躁扰,散布旗兵,到处屠杀无辜人民,捉路人作汉奸。每有妇人孺子,见旗兵惊去,即追而杀之,向都统报功请赏矣。”六月十二日又云:“英兵入圌山,都统令旗兵满城捉汉奸,旗兵遇他县人在城者,及居人只行,或夜出者,见即追而杀之。至是捕城内居民百七十余人,于小校场行刑,并及妇人孺子,呼冤之声不绝,郡守惟流泪而已”。

相关文章:

满清政权的性质:谈谈满洲人的“中国人认同问题”http://blog.sina.com.cn/s/blog_46f13ae6010001n8.html

附文:

满清政府屠杀义和团,跪拜八国联军,奉送牌匾“万国咸喜”、“祝效华封”

文章摘自《中国社会科学报》2010年12月7日 作者:孔祥吉

轰轰烈烈的义和团运动,是中国近代史上最悲壮的一幕。然而,满清统治者惊魂稍定之后,并没有像他们在煌煌上谕中所许诺的那样,“将来事定后,再行加恩”。相反,慈禧一伙出尔反尔,恩将仇报,对参加义和团运动的民众,“痛加剿除”,“不留根株”。更出人们意料的是,清王朝的高层人士,居然筹划著大规模地向侵略者授勋。这的的确确是一件在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怪事。

列强入侵京师,毫无例外均是明火执仗,疯狂掠夺财富,但德国占领区情况最糟,“性情暴恶,专以杀俘为能事”。相对来说,“日本最安谧”,显得比其它列强侵略者狡猾。史料记载“洋兵入城后,日本先占领户部银库,以库内尚存银三百万两之数。此次日本劫得公私两款,较他国为多焉”。

朴笛南姆威尔所写的《庚子使馆被围记》则称:“银子一物,在今日已成市间滞积之货,盖人每人平均有之。初以为日本人之纪律最佳者,亦踵为之。彼将户部所存之银,一取而空,其数在百万磅以上。彼矮小之人,最为灵巧,不过取其多者而已。”日本政府还在《辛丑条约》赔款中,获得了三千四百多万两白银。

清政府奖赏侵华日军将官

可是,清政府还是觉得对日本过意不去。因此,在《辛丑条约》签订之后未久,即着手考虑如何感谢日本侵略者。

当时出使日本大臣蔡钧,向日本外务省呈递照会,转达光绪皇帝的谕旨说:“上年拳匪变乱,禁门以内,日本兵官严饬弁兵,极力保护,洵属睦谊可风,深宫甚为感悦。著蔡钧转达日廷外部,传旨向日皇伸谢。”

庆亲王奕匡是这一事件的策划与执行者。早在清政府正式通知驻日使臣蔡钧之前,奕匡已经开始为奖励日本在北京的驻军做准备工作,曾经致函日本驻北京军队指挥官师团长山口素臣,向他索取“各将官职务资格,以便分别赏给”。奕匡的举动,使这位日本军队的头目也感到莫名其妙。故而山口素臣答复庆亲王只是“谦谢”,并没把奕匡所提之事真当一回事。直到驻日使臣蔡钧将清政府的煌煌上谕和奕匡的亲笔信函送交日本外务省之后,日本人才真的相信,清政府的的确确要奖赏义和团时期的侵华日军了。于是,日本外务省便通知陆军省,开列当时驻北京的将官之官衔与姓名,并且很快由军方开出了一份包括90名将官的名单。

日本军方所开列的受赏名单,于1902年3月15日由日本外务省送交公使蔡钧。紧接著,日本陆军大臣寺内正毅于4月20日又附送了第二份名单,其中包括步兵曹长笠井常一等109人。日本政府又把这些名单寄给日本驻北京公使内田康哉,征求他的意见。内田认为军方开列的名单,以山口素臣为首的第五师团人数过多。这与义和团期间,攻占北京的日本军队比例不协调。因此,内田对由日本国内寄来的名单作出修改。经反复交涉,日本政府最后确定了一份199人的名单。


评:对一个入侵自己国家的军队将官如此大规模地予以奖励,这在中外历史上都是少见的。黑暗残暴的清政府,只要能保住满州皇位不动摇,他们当然要“量中华之物力,结舆国之欢心”,尤其要结日本之欢心...

这就是满清殖民王朝的嘴脸。而一般人受教科书影响,把这归咎于封建阶级的腐朽、没落、投降是本质。还有人振振有辞的说,如果是腐败的明朝,那中国更完了,就要成为西方人的殖民地了。实际上在世界范围来看,在资产阶级革命来临时代,面临国家危机,各国封建贵族阶级都会自觉的发生蜕变,出现自上而下、自下而上的变革。德国、俄国、日本莫不如此,变革之后全民族团结一体,奋发向上,共对外敌。而对于满清则不同,因其殖民者的地位身份,只要是改革就会终结这种身份和地位,所谓的“保中国不保大清”。在这种社会下,改革不会成功,只有革命一条路。

见海峡网http://culture.haixiachina.com/a ... btimk7idp5dpzvetqbggg.html

图片:“我大清”官员将锦旗挂在八国联军总部门口,双膝跪倒磕头,旗上书“万国咸喜”

万国咸喜,祝效华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附文:1900年,慈禧老佛爷向八国列强同时宣战!《宣战诏书》更是威武不屈,号召全国军民同仇敌忾、扬我国威、惩治汉奸、殊死抗敌:

“彼尚诈谋,我恃天理;彼凭悍力,我恃人心。无论我国忠信甲胄,礼义干橹,人人敢死,既土地广有二十余省,人民多至四百余兆,何难翦彼凶焰,张国之威!其有同仇敌忾,陷阵冲锋,仰或仗义捐资,助益饷项,朝廷不惜破格茂赏,奖励忠勋。苟其自外生成,临阵退缩,甘心从逆,竟做汉奸,即刻严诛,决无宽贷。尔普天臣庶,其各怀忠义之心,共泄神人之愤,朕有厚望焉。”

注解:前面讲到满清政权,自鸦片战争以来一旦面临外敌寻衅,权衡利弊,妥协投降保平安是最佳策略,那么,怎么到了1900年,慈禧就会悍然向十一国宣战呢?因为,义和团运动爆发了,义和团宣称“扶清灭洋”,这让慈禧等人昏了头脑,自以为当今的大清,官民一体,满汉一家,没有后顾之忧,可以和洋人较量较量了。


本文内容于 2014/2/23 14:51:42 被weishu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