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沃岛海战——瓜岛海上第一仗,看看小日本是怎么收拾老美的


1942年8月8日,三川军一率领舰队劈开惊涛骇浪,在茫茫雨夜中直趋瓜达尔卡纳尔岛。他们看到萨沃岛上的火山正突出在海面上。站在舰桥上的人谁也没有开口。时间一分分地过去。

“鸟海”号重巡洋舰右舷观察哨发现一个朦胧的影子。“有船通过。右舷30°!”他喊道。这个黑影是美国“布卢”号驱逐舰。“布卢”号驱逐舰与在其东北方向6海里处的“拉尔夫”号驱逐舰正在担任警戒任务。奇怪的是,两艘舰上的声呐和雷达都未显示有一支日本舰队正向它们扑来。

“准备战斗。”三川军一命令,“左舵,减速22海里。”

排成一条直线的日本军舰悄悄转身,准备轰击。而“布卢”号驱逐舰只是掉转航向,以12节的速度慢吞吞地向“拉尔夫”号驱逐舰驶去,而后者也掉了头,两艘警戒舰对开而过,中间给来犯的袭击者留出了一个空当。

三川军一率领的舰队像一把尖刀插进美国两线部队的中心。三川军一最担心的是遇上美国的航空母舰。因为从截收到的无线电通讯中,日军知道附近就有美国的航空母舰。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日军穿过所罗门群岛的通道时,未遇航空母舰的阻挡。日本舰队借助倾盆大雨的掩护,一点点地接近了目标。

事实上,美军并非没有发现异常情况。在南线提供早期预警的“布卢”号驱逐舰曾听到“拉尔夫”号驱逐舰的呼叫,它的雷达发现了一架飞机,但以为无关紧要而没有理睬。有一些美军舰只也发现了来历不明的飞机,但看见飞机上有航行灯,以为它是美军的飞机。有的美军舰长虽然看到飞机,但没有收到警报,便以为指挥部已经收到发现飞机的报告。因此,日军侦察机得以在美军舰队上空盘旋了一个半钟头而没有引起美军注意。和珍珠港事件一样,美军谁都没有意识到攻击已经迫在眉睫。

8月9日凌晨1点33分,三川军一下达总攻击令。“攻击开始。”这一命令立刻被传达到鱼雷发射手那里。三川军一的第二道命令是:“所有舰只同时进攻。”随即,一串串射程11海里的远程鱼雷,携带着450公斤炸药,以49节的速度,呼啸着奔向“堪培拉”号巡洋舰和“芝加哥”号巡洋舰。

直到10分钟后,美军“帕特森”号驱逐舰才发现日本军舰。舰上人员大惊失色,急忙用无线电发出警报:“不明身份的军舰正在进港!”

但是,这已经太迟了。日军水上飞机在美军运输船上空投下了照明弹,一个个挂在降落伞上的照明弹在美军军舰后方爆炸,“芝加哥”号巡洋舰和“堪培拉”号巡洋舰的侧影都显现了出来。日本“鸟海”号重巡洋舰距离“堪培拉”号巡洋舰不到4500米,日本“青叶”号重巡洋舰距离5500米,日本“古鹰”号重巡洋舰更近一些,3艘日本重巡洋舰立即射击。

在“堪培拉”号巡洋舰的舰桥上,一个哨兵大声喊叫,说前方出现了一个模糊的黑影,等看清楚时,才知道是一艘来历不明的军舰。舰上的人立即慌乱起来。正在此时,对面的日本军舰开始吐出火舌,两枚鱼雷立刻穿进了“堪培拉”号巡洋舰的舰首。

紧接着,数不清的炮弹呼啸而来,雨点般地砸在船舷上。炮长当即被打死,主炮被打坏,舰身开始倾斜,大火沿着升降口的扶梯蔓延,甲板上的油毡着了火,使火势更猛。舱壁的油漆也着了火,军官起居舱的家具猛烈地燃烧了起来,熊熊大火照亮了整个夜空。不到5分钟,“堪培拉”号巡洋舰就失去了战斗力。

“帕特森”号驱逐舰用无线电发出警报后,又用闪光灯发出警报,并满舵左转。炮手们发射了一排照明弹。舰长瓦克喊道:“发射鱼雷。”

此时,日本军舰编队已转向东北航行。“帕特森”号驱逐舰以高速作“之”字运动,与日本军舰展开炮战。有备而来的日本军舰弹无虚发,一发炮弹很快落在“帕特森”号驱逐舰的炮位附近,点燃了备用弹药。接着,“帕特森”号驱逐舰就被探照灯照住,连续中弹,不久便失去战斗力。

三川军一舰队随即全速向北区杀去。由于“芝加哥”号巡洋舰未将作战情况通知北区和东区,加上电闪雷鸣掩盖了南区的炮声和火光,北区的美军全然不知日军已经杀来。

1点43分,美军“帕特森”驱逐舰发出的警报和日军飞机空投的照明弹,已经向北线部队表明有敌情。“昆西”号重巡洋舰的水兵也听到头顶上有飞机的嗡嗡声,并断定是敌机。不料,那个士兵被上司臭骂了一通,说他患了轻型歇斯底里症,弄得他再也不敢说话。其他舰只即使发现了上空的飞机,也一律以为是友机。

“文森斯”号重巡洋舰、“昆西”号重巡洋舰和“阿斯托利亚”号重巡洋舰顺次列成单纵队,“赫尔姆”号驱逐舰与“威尔森”号驱逐舰分别配置在两翼,正由西南转向西北航行。

1点45分,在“阿斯托利亚”号重巡洋舰瞭望台值更的管制官感觉到舰体在轻微颤动。他以为,那是美军驱逐舰在投深水炸弹,因为舰长威廉·格林曼近来反复指出,要注意防潜。实际上,那是日本“鸟海”号重巡洋舰向美国南线部队发射鱼雷的爆炸声。

就在值班员沉思之际,忽然一声喊叫:“左后方照明弹!”那是日军飞机在瓜达尔卡纳尔岛上空放的,把云层和海面都照亮了。值班军官下令准备战斗。

1点50分,日本“鸟海”号重巡洋舰从黑暗中射出探照灯光。不到一分钟,第一次齐射的炮弹就落在“阿斯托利亚”号重巡洋舰周围。1点52分,“阿斯托利亚”号重巡洋舰的6门大炮开始还击。

警报把舰长格林曼从梦中惊醒。他奔上舰桥,厉声质问:“是谁下的战斗命令,是谁下令射击?”直到此时,他仍然确信发现的目标都是友舰:“我认为,我们在打自己的船。我们不要过于激动而草率行事,马上停止射击。”格林曼边走边朝周围的人嚷嚷。当他发现“文森斯”号重巡洋舰周围水花四溅时,才意识到大事不好。“开始射击。无论是不是我们的船,我们必须压制住他们。”

日本“鸟海”号重巡洋舰向美国“阿斯托利亚”号重巡洋舰已齐射4次,都没有命中,但射程已经测定并缩小了。“鸟海”号重巡洋舰的第5次齐射打中了“阿斯托利亚”号重巡洋舰的二号炮塔。炮手们全部阵亡。甲板起火,灭火水管全部破裂,使它成为瞄准的好目标。

一发又一发炮弹落到“阿斯托利亚”号重巡洋舰上,射程从6000米缩小到5000米。为了使主炮便于还击,“阿斯托利亚”号重巡洋舰稍向左转,全速前进,但因已丧失通讯能力,甲板上人员伤亡,装备毁坏,而且烟气窒息,火焰眩目,战斗效率大为降低。仅仅数秒钟后,炮台就被击毁,舰载机被击起火。12点25分,“阿斯托利亚”号重巡洋舰沉没。

附近的“昆西”号重巡洋舰,因为有人被上司说成是患轻型歇斯底里症,该舰上的官兵两次听到了日军飞机的声音,但再没人报告。此时,日本“青叶”号重巡洋舰已从后面接近,突然打开探照灯,把它照得通亮。“昆西”号重巡洋舰还没来得及掉转炮口,一排炮弹已经飞了过来,停放在弹射器上的侦察机被击中,油库也跟着中弹起火。顿时,“昆西”号重巡洋舰变成黑暗中的一支巨大火把。日本的“鸟海”号重巡洋舰及“古鹰”号重巡洋舰等立即交叉射击,炮弹像雨点般朝着“昆西”号重巡洋舰打来。

只一会儿工夫,“昆西”号重巡洋舰就搁浅了。一颗颗炮弹在“昆西”号重巡洋舰舰桥上爆炸。它上面的人几乎死光,它的左舷又被一枚鱼雷命中,舰身急剧地向左舷倾倒,蒸汽从烟囱里喷出。舰首开始下沉。穆尔舰长身负重伤,躺在舵前。他挣扎着爬了起来,但支持不住,又呻吟着倒了下去。凌晨2点38分,“昆西”号重巡洋舰葬身海底。

凌晨2点20分,三川军一从“鸟海”号重巡洋舰发出信号:全体撤离!随后,“鸟海”号重巡洋舰加速至35节,驶到日军两路纵队前头,取西北方向,撤离战场。

战斗仅历时半小时,盟军就有4艘巡洋舰被击沉,葬身海底,成为瓜达尔卡纳尔岛海面战斗祭坛上的第一批牺牲品。此外,盟军方面还有2艘巡洋舰受重伤、2艘驱逐船受重伤,被打死、淹死或被鲨鱼吞噬的官兵达1270人。一连数日,被击中的美国军舰仍在熊熊燃烧。萨沃岛周围海面漂浮着厚厚的一层油,到处是军舰残骸,半死不活的水兵紧紧抓住海面上的漂浮物不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日军海战能力是强大的,不容小视,至少经验相当丰富,太平洋战争败在国力上,而不是谋略。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