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乌克兰政变暴露西方抵制索契冬奥的真实目的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乌克兰议会22日宣布,总统亚努科维奇无法履行其职权,议会通过投票决定撤销其职务,并将大选日期提前至5月25日。当天,示威者控制基辅大片区域。同时,乌克兰议会高票通过关于“履行国际义务、释放前总理季莫申科”的决定。

对此,乌克兰民选总统亚努科维奇指责乌克兰反对派制造政变。

亚努科维奇说:我绝对肯定,我们国家以及全球都可看见这是一场政变。我不会离开乌克兰或去其他地方,我不会辞职。我是由民众合法选出,我也得到共事的国际斡旋人员对我人身安全的担保,我会看看他们如何履行这角色。

我的座驾遭枪击,但我不会害怕。国家状况让我满怀悲痛,我感受到责任。

我现正前往东南地区,那里少一些危险及更安全,我会继续到各地接触民众,首先找出答案,我们可做些什么,国家应何去何从。

我会留在乌克兰。我会继续敦促国际观察员和协调人员介入阻止流氓冲突,他们不是反对派,他们是流氓。

所有发生在议会内外的事,有议员被殴打。人们向议员投掷石块,并尝试威吓他们,因此议会所有决定都是不合法,他们应让聆听我所说的话。

我不会与流氓签署任何东西,他们令全国人民陷入恐怖状态,令乌克兰蒙羞。

我们看到纳粹回潮,1930年代纳粹在德国及奥地利掌权,这些事正在重演,就像现在打压其他政党,他们正在禁制共产党,禁制执政地区党。他们将人标签、迫害、滋扰,殴打别人、焚烧建筑物,超过200个地区党办公室遭到焚毁。

不管怎样,政变已经发生。议会已经通过停止亚努科维奇的权力。前反对派领导人、前总理季莫申科已经获释并要求继续示威,“不能让示威者的鲜血白流。”对于这样一个结局,青衫老祖认为,有以下几点需要考虑:

(一)乌克兰政变是不是乌克兰人民的选择?未必。因为,闹事的不过几万人,而大多数乌克兰人处于“沉默”状态。也有很多人公开站出来支持政府。种种迹象表明,“乌克兰政变”得到了美国人的大力支持。美国议员麦肯恩亲自到基辅广场发表演讲支持反对派;美国前发言人钮兰在电话中连谁当乌克兰总统都指手画脚,足见美国人介入得是何等之深。闹的最凶的“突进党”领导人克利奇科则长期在美国打职业拳赛。因此,从很大程度上讲,是美国人而非乌克兰人制造了乌克兰政变!

(二)为什么发生在索契冬奥会期间而不是其他时间。我们知道,索契冬奥会正在俄罗斯如火如荼的进行中。西方主要国家领导人一起抵制了这次冬奥会。现在看,他们抵制这次冬奥会不仅仅是要普京难堪,还要普京感到无助和刻骨铭心的痛。随着亚努科维奇与普京签署200亿美元的援助协议,西方一致惊呼在欧俄争夺乌克兰的博弈中,普京获得了胜利。对此,西方显然是无法接受的,美帝也是无法接受的。而恰在此时,冬奥会在俄罗斯举行,这被美帝等西方看作了反扑的机会。一方面,俄罗斯需要索契冬奥会成功,借以展示一个强大的俄罗斯的回归;另一方面,在普京集中全国力量,包括军事力量、政治力量举办冬奥会的情况下,无暇他顾。于是,西方决定在冬奥会期间动手,尽管奥运会章程呼吁奥运期间无战事。但是,西方才不管这一套,他们首先通过抵制索契奥运把自己从“奥运道德”中摆脱出来,给自己在奥运期间动手提供道德便利;其次,不受奥运牵扯的西方拥有了制造乌克兰政变的闲暇,相对于忙于奥运的普京拥有了绝对不对陈优势,于是,毫不犹豫的动手了。

(三)乌克兰政变究竟会给全球地缘政治带来什么影响以及前景如何尚有待观察。乌克兰事件的背景复杂,既有民族矛盾,也有俄欧矛盾、俄美争夺。从民族矛盾看,大约1/3的乌克兰人讲俄语,主张与俄罗斯保持密切联系;2/3的乌克兰人讲乌克兰语,倾向于更亲近西欧。从俄欧和俄美矛盾看,俄罗斯不希望乌克兰成为北约东扩的桥头堡,因为那将使北约势力彻底逼近俄罗斯边界;而西方也不希望乌克兰继续处于俄罗斯的势力范围之内,因为,一旦俄乌联盟,则将使北约东扩图谋彻底破产。所以,乌克兰今天的状况实际也是俄西博弈的集中反映。这也是为什么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宣布暂停与欧盟联系国协定成为导火索的原因。

如果说200亿美元协议是普京的回合的话,那么,乌克兰政变可以视为西方的胜利。但是,这是不是事件的结束呢?青衫老祖认为,一定不是。普京目前应当是十分愤怒的,这等于在普京集中精力做正事时被流氓瞅冷子踢了裆。索契冬奥会胜利闭幕之日,一定成为普京反扑之时。俄罗斯已经做出口水上的强烈反应。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已经强烈要求德国、法国和波兰约束反对派的行为;俄罗斯高官亦警告,乌克兰一旦分裂,俄罗斯将派兵保卫驻有俄罗斯黑海舰队的战略要塞——6成人口为俄裔的乌克兰东南部自治共和国克里米亚。

(四)中国很为难。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与中国关系不错,此前刚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签署了一个好的协议,乌克兰支持中国的丝绸之路经济带计划,中国承诺对乌克兰提供核安全保障。现在,亚努科维奇被美国搞下了台 ,乌克兰的未来政府将是一个什么样的政府很难判断,中乌协议能否得到贯彻落实增加了不确定性。因此,青衫老祖认为,乌克兰政变对中国地缘政治利益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但是,中国似乎也不能表现得太激烈。第一,那里毕竟是俄罗斯的传统势力范围,中国不好说得太多;第二,为乌克兰与欧盟闹僵也不符合中国利益。从实际情况看,中国在这一问题上的态度依然是:第一,最终乌克兰人民的选择;第二,希望乌克兰稳定发展。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