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人07年开车去俄罗斯周游了两个月,回来以后没少在网上和人辩论苏联解体的是是非非。核心内容是苏联解体给普通百姓带来了什么。通过和俄罗斯人的交流,通过体会俄罗斯现代生活,本人愈发觉得中国发展之路走的正确但又充满了险恶。中国向何处去不是我一介草民能看明白想明白的,但是如果走上前苏联之路,对于普通百姓来说绝对是一场灾难。儿这灾难将会远远深重于俄罗斯。

本人07年九月带领一支车队从霍尔果斯出境进入哈萨克斯坦,后从特鲁伊茨克进入俄罗斯,两个月时间经过20余个俄罗斯城市,最南到伏尔加格勒,最北到北极圈内的摩尔曼斯克,横穿西伯利亚,从满洲里回国。具体旅行路线就不赘述了,曾在此发过游记和照片,因为懒惰没有写完,这篇帖子只想记述一些和俄罗斯人的交流内容。几年前的事情了,记得不准确的地方敬请见谅。

我们出境后的第一个地接是一位五十多岁具有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双重国际的俄罗斯人。他叫米哈伊,因为年长于我们许多,所以我们称他为米哈伊大叔。之所以强调他是俄罗斯人是因为他从人种上讲是地道的白种人,不同于哈萨克斯坦当地人。他的原籍也是现在的俄罗斯,只是大学毕业后到哈萨克斯坦工作,也许三十年俄罗斯大学毕业生也是国家统一分配?这点没有问他。米哈伊大叔做导游之前是哈萨克斯坦国立大学教授,研究历史,专业是政权史,因此对各国历史乃至中国的党史都能如数家珍。因为米哈伊大叔和我同车,所以很快大家就熟络起来,一路上聊天的范围越来越广泛,其中不可避免的谈到了苏联的解体。起初我提问还小心翼翼,毕竟涉及政治议题。其实担心是多余的,俄罗斯人几乎没有忌讳的话题。

我问米哈伊大叔是不是布尔什维克,大叔的回答几乎和普京一模一样。他曾是共产党员,没有退党。只不过苏联共产党不存在了,他自然也不再是某一政治派别了。说道苏联解体米大叔认为那是一场灾难,是在民主口号下西方社会和权贵势力对苏联的一次瓜分,是对普通百姓公开掠夺。他举过一个例子大意是权贵是如何在貌似公平的方式下完成掠夺的。比如,某一家工厂将股份平分给每一个职工,但是工厂的实际控制权还在厂长手里,厂长背后是一个背景深厚的财团。股份分配后厂长宣布的第一件事是停产,因为企业既无资金也无销路。在漫长的停产期间普通职工不得不通过卖掉手中的股份来维持生计,这时候厂长或其代理人以极低的价格收购职工手中的股份,当收购完成后企业经营恢复了。但是工厂的资产已经和职工没有关系了。据说,这种收购方式在苏联解体后的资产收购中属于最文明的方式了。在资源领域权贵获得所有权基本不需任何付出,空手套白狼。

米哈伊大叔经常来往于中国和俄罗斯哈萨克之间,他对中国的改革模式赞赏有加,对邓小平推崇备至。在他看来,苏联完全可以走中国式的改革模式,这样才是对人民对国家负责。他把苏联的解体归咎于戈尔巴乔夫的无能,和叶利钦的贪婪。他说苏联解体就是几个地方长官政治投机的结果,地方长官谁也没有实力执掌苏联,但又都想成为一国元首,最好的办法就是各自独立。

当我们旅行到哈萨克斯坦北部的时候发现当地的地貌,建筑风格,人种和哈萨克斯坦南部有很大差异的时候,米哈伊大叔解释道,五十年代以前哈萨克斯坦北部行政区划属于俄罗斯,赫鲁晓夫时代为了加强哈萨克斯坦区域经济,将部分区域划归哈萨克斯坦管辖。苏联解体的时候按照当时的行政区划这一地区自然就成了哈萨克斯坦的领土了。苏联解体时候叶利钦为达目的什么不计较了,后来也想反悔,但是为之晚矣。

我曾问米哈伊大叔是否支持现在的俄共久加诺夫,米大叔说,现在的俄共没有什么像样的纲领,像样的领导,也没有社会资源,已经逐渐边缘化了。而且,很多人都对政治淡漠了。

在哈萨克斯坦的科克舍套我们还巧遇一位华人大爷。

到科克舍套是一天下午,在宾馆停车场看车的大爷不停的跟我们连比划带说,我们找来翻译才弄明白大爷告诉我们当地有中国人。现在中国人遍天下,当地有中国人并没有引起我们太多的注意,巧的是第二天我们就在停车场恰巧遇到了中国人,不一般经历的中国人。

这是一位60年代初全家移居苏联(那个时代属于叛逃),原籍哈尔滨的60来岁大爷,他姓王。王大爷的父母兄弟姐妹全部生活在科克舍套,当年他们到苏联后被安置在这里,他的父母已经过世。他的一个外甥在哈尔滨留学,其他后人都在当地,王大爷曾经回国过一次。他想们简述了他在苏联的经历。

前苏联对于叛逃到苏联的中国公民大多安置在边疆区域,王大爷八十年代才加入苏联国籍。虽然在当地已经生活了几十年,但是王大爷还是一口地道的东北话。我们问他在家里说什么话,他说讲俄语。因为他太太是乌克兰人,孩子们只会俄语,只有在和他的兄弟姐妹交流时讲中国话。一下子能和这么多人讲中国话王大爷倍感亲切,正好们队员里有一位记者是哈尔滨人,王大爷更感亲切。王大爷说,在科克舍套是第一次见到中国人。

据他讲原本他并不打算入籍,但是如果不入籍行动很不方便。离开安置地几十公里就需要办理手续,否则的话要受到处罚。王大爷在当地一家肉联厂工作,在苏联时期生活非常安逸。住房是国家分配,同时还给每家每户分配一块郊外的土地。分配的土地可以建房种植,就是我们传说中的郊外“别墅”。苏联解体后,哈萨克斯坦经济一落千丈,肉联厂七年没发工资。我们奇怪这七年王大爷一家是怎么生活的。

王大爷说:这七年肉联厂不发工资只发些“臭肉”(原话如此)发的肉一部分自己食用一部分拿到市场卖掉,郊区分的地自己种植些蔬菜土豆解决温饱没大问题。近几年哈萨克斯坦靠卖资源经济有所好转,开始有工资了。王大爷从事的工种是屠宰,算特种工种,原本规定55岁可以退休,后来改成60岁退休,他说,再过几天他可以退休了,但是,听说退休年龄要延长到65岁,主要是国家财政没钱啊。

我问王大爷苏联时期生活如何,王大爷说比现在强多了。我问,听说苏联时期苏联物资匮乏,买什么都要排队。王大爷告诉我们,苏联不是物资匮乏是品种少、流通不畅。他们肉联厂宰杀的牛肉够吃几年的,为了储存只有多建冷库。

王大爷把现在生活说得那么不堪,但是他却开车一辆大奔。王大爷解释说,他们生活的地方没有汽车寸步难行,很早以前他就有一部拉达,现在车太老了,总出故障,于是他买了一部二手大奔,花了近万美元。哪来的那么多钱呢?现在土地私有化了,他把属于他的郊外那块地卖掉了,挣了三万多美元,拿出一部分买了这部二手大奔。这大奔有十年车龄,但是只跑了十多万公里,买部老款拉达需要五千多美元,新款七千多,还不如老奔质量好。王大爷说,我是感谢共产党的,到现在住的房子是共产党分的,买车的钱也是共产党给的……

临别的时候我们给王大爷留了几瓶酒,几件纪念品。我们告诉王大爷,有时间回老家看看。大爷说,回不去了,一来老家没人了,再者没有钱,回不起。

还有点花絮,我们有人问王大爷为什么哈萨克斯坦把首都从阿拉木图迁到阿斯塔奈,王大爷嗓门一下提高了:哈萨克斯坦好多土地是咱中国的,他怕咱要回去!(原话如此,不过米哈伊大叔说哈萨克斯坦是为了加强对北方原俄罗斯领土的统治)

在特鲁伊茨克经历海关百般刁难之后我们终于在凌晨三点进入俄罗斯,入关整整用了15个小时。俄罗斯的第一位地接是一位八零后金发美女,车里雅宾斯克人,曾经在山东学习过汉语。中文名字叫徐子涵,俄文名字我没记住,太复杂。因为她帮我们通关一直忙到半夜,他母亲不放心特地从车里雅宾斯克赶到特鲁伊茨克陪伴女儿。(天下母亲都一样啊)

其后的路上她们母女和我同车。

小徐的父亲祖祖辈辈都是俄罗斯人,她说,他父亲的老家很多人都是同一姓氏,和咱们国家这个村那个屯一样。小徐母亲六十多岁,不像传统概念上俄罗斯大妈胖大魁梧的样子,气质优雅,一看就是知识女性。通过聊天知道,小徐母亲曾是一家印刷厂的财务主管(好像还是个领导),后来企业倒闭了就一直失业在家,现在能够领到退休金了。小徐有一个哥哥,比她大十来岁,在乌克兰工作。据说,乌克兰要求在乌的俄罗斯人选择国籍,如果选择俄罗斯国籍那工作等方面受到限制。

我问小徐妈妈:您觉得自己是乌克兰人还是苏联人?

小徐妈妈想了想说:我觉得我是苏联人。

上点年纪的人还是放不下苏联情结,苏联消失了,他们还有找到归属感。小徐妈妈说他们那一代人谈起中国人很亲切,还有同志加兄弟的感觉。但是小徐妈妈也批评了中国人,她说:你们以前卖给我们的东西质量都非常的差,而他女儿从中国带回去的东西质量都很好很便宜,中国人生活好了欺负俄罗斯人。我当时觉得很尴尬,忙不迭的找些理由搪塞过去。

小徐妈妈还谈到了一些社会福利问题,她说俄罗斯现在商品丰富了,但是物价太高,而过去享受的福利又在逐步减少。大多数人住的都是老房子,以前维修都是国家包干,现在要家家户户出钱维护了。医疗设施陈旧,免费医疗基本上看不了什么大病。小徐小时候学舞蹈音乐都是免费的(类似咱们少年宫,苏联是全免费的),现在这类教育都要很高的收费了。

小徐的父亲在一家工厂工作,苏联解体后接经历了很长时间的失业,退休以后还在打一份工(和印象中酗酒的俄罗斯男人不一样),否则生活就太艰难了。小徐父亲有一部八十年代出产的拉达车,他父亲自己保养维修,据她说现在还很好用。我问她有没有计划换辆新车,小徐说,将来再说吧。

小徐对警察的恐惧令我们难以理解,一路上她总是盯着车速表提醒不要超速,不要压线,注意警察,在进入萨马拉地接以后小徐就更紧张了。小徐说他爸爸是模范遵守交通规则的人,还经常被警察罚款,尤其是萨马拉的警察,特别的黑。事实证明,小徐的担心是完全正确的,罚款,是俄罗斯警察的重要经济来源。

从伏尔加格勒到莫斯科,我们的地接换成了一位俄罗斯华人,他名叫韩学礼。韩大爷七十多岁,红光满面。五十年代就读于莫斯科大学,曾亲耳聆听毛泽东主席“你们是八九点钟的太阳”的讲话。后来韩大爷当过右派,文革蹲过牛棚,老婆也和他离婚了。八十年代中苏开始恢复交往,韩大爷找到了他在苏联的初恋情人,而她还一直未婚。于是韩大爷移居莫斯科,和初恋情人共度晚年。韩大爷八十年代移居苏联,与初恋情人共度晚年,开始生活的很安逸。韩大爷到苏联之后不但国内继续支付退休金,苏联政府还提供一部分生活费。但是到苏联解体以后过去的福利没了,积蓄也在一夜之间消失,生活一下子跌倒了低谷。好在当时中俄贸易如火如荼,韩大爷利用自身的语言、优势人脉优势为在俄做生意的中国人提供服务从而获得部分生活来源。像王大爷一样,韩大爷也卖掉了自己郊外的土地换取生活费用。韩大爷除了帮人做生意,还贩卖过狗,总之,能挣钱的事情都要做。这不,七十多岁了还来给我们做地接,每天我们支付他一百美元。

韩大爷还请来两位二战老战士陪同我们一同参观了伏尔加格勒二战纪念馆,当地将二战时毁于战火的一处建筑完整的保存下来,供后人缅怀。

韩大爷陪同我们到莫斯科以后,我们的地接由当地“老北京饭店”的李总接替。

李总五十多岁,从他的外貌气质来看,李总年轻时绝对是受女孩追捧的帅哥。特别是李总的声音浑厚有力,听他讲话犹如剧场内倾听话剧表演。

果不其然,李总曾经是总政话剧团的演员,八十代到苏联留学,之后在苏联定居。他经历苏联后期的经济改革,苏联解体,俄罗斯的动荡,还有今天普京的新政。

据李总讲,苏联后期戈尔巴乔夫仿效中国进行经济体制改革。

改革之初苏联遇到的问题和中国改革开放初期遇到的问题很相似,产业基础不均衡,新机制不健全,管理漏洞多多,结果改革进行的很艰难,社会问题猛增。这个时候戈尔巴乔夫寄希望于依靠******来改变现状。而在经济体制改革中看到巨大利益的权贵阶层,冒险家,西方代理人抓住了这一难得的历史机遇,利用苏联长期积累的社会问题解体了苏联,从而获得了巨大的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

李总给我们讲了一段惊心动魄的故事,反映出苏联解体之初的社会乱象。

中国纺织品公司在莫斯科大市场附近开设了一家公司,开业不久屡屡遭到黑社会的敲诈偷盗骚扰,难以经营。后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位前克格勃官员,该克格勃官员对该公司提供保护,保护费是该公司利润的一半。

某一日,该公司突然遭到黑社会袭击。黑社会分子公然开着多辆卡车,手持AK47直接闯入公司仓库搬运物资。公司老总一面告诉员工不要反抗一面急电前克格勃官员。前官员告诉该老总不要冲突,让他们随意装车,他稍后就到。

不多时,改官员带领内政部队驾驶装甲车将公司仓库包围,然后用大喇叭对里面正在抢劫的黑社会喊话,命令黑社会缴械投降。

从此,该公司没再受过非社会骚扰。

居住在当地的俄罗斯恐怕没有没受到过黑社会或者警察敲诈欺负的。

以上只是听来的故事,再讲一段我的经历。

我们车队想在红场前以瓦西里升天大教堂前列队留影,但是如果正式申请恐怕很难实现。

于是我们请了一位俄语极好的莫大博士与负责克里姆林宫外围交通管理的警长沟通,在这位警长亲自开警车的引领下,我们围绕克里姆林宫转了三圈拍摄,最后在大教堂前列队再拍合影。由于拖得时间长了一点,警长跑过来告诉我们:你们赶紧离开吧,总统卫队已经询问为什么一支外国车队围着克里姆林宫转圈。

当然这三圈不能白转,猜猜,我们需要付给警长多少酬劳?

本人07年开车去俄罗斯周游了两个月,回来以后没少在网上和人辩论苏联解体的是是非非。核心内容是苏联解体给普通百姓带来了什么。通过和俄罗斯人的交流,通过体会俄罗斯现代生活,本人愈发觉得中国发展之路走的正确但又充满了险恶。中国向何处去不是我一介草民能看明白想明白的,但是如果走上前苏联之路,对于普通百姓来说绝对是一场灾难。儿这灾难将会远远深重于俄罗斯。

本人07年九月带领一支车队从霍尔果斯出境进入哈萨克斯坦,后从特鲁伊茨克进入俄罗斯,两个月时间经过20余个俄罗斯城市,最南到伏尔加格勒,最北到北极圈内的摩尔曼斯克,横穿西伯利亚,从满洲里回国。具体旅行路线就不赘述了,曾在此发过游记和照片,因为懒惰没有写完,这篇帖子只想记述一些和俄罗斯人的交流内容。几年前的事情了,记得不准确的地方敬请见谅。

我们出境后的第一个地接是一位五十多岁具有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双重国际的俄罗斯人。他叫米哈伊,因为年长于我们许多,所以我们称他为米哈伊大叔。之所以强调他是俄罗斯人是因为他从人种上讲是地道的白种人,不同于哈萨克斯坦当地人。他的原籍也是现在的俄罗斯,只是大学毕业后到哈萨克斯坦工作,也许三十年俄罗斯大学毕业生也是国家统一分配?这点没有问他。米哈伊大叔做导游之前是哈萨克斯坦国立大学教授,研究历史,专业是政权史,因此对各国历史乃至中国的党史都能如数家珍。因为米哈伊大叔和我同车,所以很快大家就熟络起来,一路上聊天的范围越来越广泛,其中不可避免的谈到了苏联的解体。起初我提问还小心翼翼,毕竟涉及政治议题。其实担心是多余的,俄罗斯人几乎没有忌讳的话题。

我问米哈伊大叔是不是布尔什维克,大叔的回答几乎和普京一模一样。他曾是共产党员,没有退党。只不过苏联共产党不存在了,他自然也不再是某一政治派别了。说道苏联解体米大叔认为那是一场灾难,是在民主口号下西方社会和权贵势力对苏联的一次瓜分,是对普通百姓公开掠夺。他举过一个例子大意是权贵是如何在貌似公平的方式下完成掠夺的。比如,某一家工厂将股份平分给每一个职工,但是工厂的实际控制权还在厂长手里,厂长背后是一个背景深厚的财团。股份分配后厂长宣布的第一件事是停产,因为企业既无资金也无销路。在漫长的停产期间普通职工不得不通过卖掉手中的股份来维持生计,这时候厂长或其代理人以极低的价格收购职工手中的股份,当收购完成后企业经营恢复了。但是工厂的资产已经和职工没有关系了。据说,这种收购方式在苏联解体后的资产收购中属于最文明的方式了。在资源领域权贵获得所有权基本不需任何付出,空手套白狼。

米哈伊大叔经常来往于中国和俄罗斯哈萨克之间,他对中国的改革模式赞赏有加,对邓小平推崇备至。在他看来,苏联完全可以走中国式的改革模式,这样才是对人民对国家负责。他把苏联的解体归咎于戈尔巴乔夫的无能,和叶利钦的贪婪。他说苏联解体就是几个地方长官政治投机的结果,地方长官谁也没有实力执掌苏联,但又都想成为一国元首,最好的办法就是各自独立。

当我们旅行到哈萨克斯坦北部的时候发现当地的地貌,建筑风格,人种和哈萨克斯坦南部有很大差异的时候,米哈伊大叔解释道,五十年代以前哈萨克斯坦北部行政区划属于俄罗斯,赫鲁晓夫时代为了加强哈萨克斯坦区域经济,将部分区域划归哈萨克斯坦管辖。苏联解体的时候按照当时的行政区划这一地区自然就成了哈萨克斯坦的领土了。苏联解体时候叶利钦为达目的什么不计较了,后来也想反悔,但是为之晚矣。

我曾问米哈伊大叔是否支持现在的俄共久加诺夫,米大叔说,现在的俄共没有什么像样的纲领,像样的领导,也没有社会资源,已经逐渐边缘化了。而且,很多人都对政治淡漠了。

在哈萨克斯坦的科克舍套我们还巧遇一位华人大爷。

到科克舍套是一天下午,在宾馆停车场看车的大爷不停的跟我们连比划带说,我们找来翻译才弄明白大爷告诉我们当地有中国人。现在中国人遍天下,当地有中国人并没有引起我们太多的注意,巧的是第二天我们就在停车场恰巧遇到了中国人,不一般经历的中国人。

这是一位60年代初全家移居苏联(那个时代属于叛逃),原籍哈尔滨的60来岁大爷,他姓王。王大爷的父母兄弟姐妹全部生活在科克舍套,当年他们到苏联后被安置在这里,他的父母已经过世。他的一个外甥在哈尔滨留学,其他后人都在当地,王大爷曾经回国过一次。他想们简述了他在苏联的经历。

前苏联对于叛逃到苏联的中国公民大多安置在边疆区域,王大爷八十年代才加入苏联国籍。虽然在当地已经生活了几十年,但是王大爷还是一口地道的东北话。我们问他在家里说什么话,他说讲俄语。因为他太太是乌克兰人,孩子们只会俄语,只有在和他的兄弟姐妹交流时讲中国话。一下子能和这么多人讲中国话王大爷倍感亲切,正好们队员里有一位记者是哈尔滨人,王大爷更感亲切。王大爷说,在科克舍套是第一次见到中国人。

据他讲原本他并不打算入籍,但是如果不入籍行动很不方便。离开安置地几十公里就需要办理手续,否则的话要受到处罚。王大爷在当地一家肉联厂工作,在苏联时期生活非常安逸。住房是国家分配,同时还给每家每户分配一块郊外的土地。分配的土地可以建房种植,就是我们传说中的郊外“别墅”。苏联解体后,哈萨克斯坦经济一落千丈,肉联厂七年没发工资。我们奇怪这七年王大爷一家是怎么生活的。

王大爷说:这七年肉联厂不发工资只发些“臭肉”(原话如此)发的肉一部分自己食用一部分拿到市场卖掉,郊区分的地自己种植些蔬菜土豆解决温饱没大问题。近几年哈萨克斯坦靠卖资源经济有所好转,开始有工资了。王大爷从事的工种是屠宰,算特种工种,原本规定55岁可以退休,后来改成60岁退休,他说,再过几天他可以退休了,但是,听说退休年龄要延长到65岁,主要是国家财政没钱啊。

我问王大爷苏联时期生活如何,王大爷说比现在强多了。我问,听说苏联时期苏联物资匮乏,买什么都要排队。王大爷告诉我们,苏联不是物资匮乏是品种少、流通不畅。他们肉联厂宰杀的牛肉够吃几年的,为了储存只有多建冷库。

王大爷把现在生活说得那么不堪,但是他却开车一辆大奔。王大爷解释说,他们生活的地方没有汽车寸步难行,很早以前他就有一部拉达,现在车太老了,总出故障,于是他买了一部二手大奔,花了近万美元。哪来的那么多钱呢?现在土地私有化了,他把属于他的郊外那块地卖掉了,挣了三万多美元,拿出一部分买了这部二手大奔。这大奔有十年车龄,但是只跑了十多万公里,买部老款拉达需要五千多美元,新款七千多,还不如老奔质量好。王大爷说,我是感谢共产党的,到现在住的房子是共产党分的,买车的钱也是共产党给的……

临别的时候我们给王大爷留了几瓶酒,几件纪念品。我们告诉王大爷,有时间回老家看看。大爷说,回不去了,一来老家没人了,再者没有钱,回不起。

还有点花絮,我们有人问王大爷为什么哈萨克斯坦把首都从阿拉木图迁到阿斯塔奈,王大爷嗓门一下提高了:哈萨克斯坦好多土地是咱中国的,他怕咱要回去!(原话如此,不过米哈伊大叔说哈萨克斯坦是为了加强对北方原俄罗斯领土的统治)

在特鲁伊茨克经历海关百般刁难之后我们终于在凌晨三点进入俄罗斯,入关整整用了15个小时。俄罗斯的第一位地接是一位八零后金发美女,车里雅宾斯克人,曾经在山东学习过汉语。中文名字叫徐子涵,俄文名字我没记住,太复杂。因为她帮我们通关一直忙到半夜,他母亲不放心特地从车里雅宾斯克赶到特鲁伊茨克陪伴女儿。(天下母亲都一样啊)

其后的路上她们母女和我同车。

小徐的父亲祖祖辈辈都是俄罗斯人,她说,他父亲的老家很多人都是同一姓氏,和咱们国家这个村那个屯一样。小徐母亲六十多岁,不像传统概念上俄罗斯大妈胖大魁梧的样子,气质优雅,一看就是知识女性。通过聊天知道,小徐母亲曾是一家印刷厂的财务主管(好像还是个领导),后来企业倒闭了就一直失业在家,现在能够领到退休金了。小徐有一个哥哥,比她大十来岁,在乌克兰工作。据说,乌克兰要求在乌的俄罗斯人选择国籍,如果选择俄罗斯国籍那工作等方面受到限制。

我问小徐妈妈:您觉得自己是乌克兰人还是苏联人?

小徐妈妈想了想说:我觉得我是苏联人。

上点年纪的人还是放不下苏联情结,苏联消失了,他们还有找到归属感。小徐妈妈说他们那一代人谈起中国人很亲切,还有同志加兄弟的感觉。但是小徐妈妈也批评了中国人,她说:你们以前卖给我们的东西质量都非常的差,而他女儿从中国带回去的东西质量都很好很便宜,中国人生活好了欺负俄罗斯人。我当时觉得很尴尬,忙不迭的找些理由搪塞过去。

小徐妈妈还谈到了一些社会福利问题,她说俄罗斯现在商品丰富了,但是物价太高,而过去享受的福利又在逐步减少。大多数人住的都是老房子,以前维修都是国家包干,现在要家家户户出钱维护了。医疗设施陈旧,免费医疗基本上看不了什么大病。小徐小时候学舞蹈音乐都是免费的(类似咱们少年宫,苏联是全免费的),现在这类教育都要很高的收费了。

小徐的父亲在一家工厂工作,苏联解体后接经历了很长时间的失业,退休以后还在打一份工(和印象中酗酒的俄罗斯男人不一样),否则生活就太艰难了。小徐父亲有一部八十年代出产的拉达车,他父亲自己保养维修,据她说现在还很好用。我问她有没有计划换辆新车,小徐说,将来再说吧。

小徐对警察的恐惧令我们难以理解,一路上她总是盯着车速表提醒不要超速,不要压线,注意警察,在进入萨马拉地接以后小徐就更紧张了。小徐说他爸爸是模范遵守交通规则的人,还经常被警察罚款,尤其是萨马拉的警察,特别的黑。事实证明,小徐的担心是完全正确的,罚款,是俄罗斯警察的重要经济来源。

从伏尔加格勒到莫斯科,我们的地接换成了一位俄罗斯华人,他名叫韩学礼。韩大爷七十多岁,红光满面。五十年代就读于莫斯科大学,曾亲耳聆听毛泽东主席“你们是八九点钟的太阳”的讲话。后来韩大爷当过右派,文革蹲过牛棚,老婆也和他离婚了。八十年代中苏开始恢复交往,韩大爷找到了他在苏联的初恋情人,而她还一直未婚。于是韩大爷移居莫斯科,和初恋情人共度晚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