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们应该如何纪念中越战争

2014年2月17日是对越自卫反击战胜利35周年纪念日。35年前的这一天直到1989年10月13日的十年间,数十万中华优秀儿女响应国家的号召,以自己的勇敢行动、汗水、流血和牺牲向国家和人民做出了无私奉献。十年间每一位勇敢的参战者和他们的丰功伟绩值得我们深切缅怀和永远铭记。

我们的民族从来都是重视历史的,以史为鉴,可以避免重蹈历史覆辙,牢记历史可以更好地把握未来。

近来看到一些来自广西、云南的报道,1979年参战老兵数千人分别在当年的一些出发地云集,以他们的方式纪念对越自卫反击战,网络上也出现了各种纪念帖文,兄弟我也看了很多,非常赞同这样的纪念方式。

不应回避的是,来自广西、云南甚至其他地区的某些类似纪念活动中,一度出现了一些当年的参战老兵因各种现实困难而发出的诉求,并且引发了不和谐声音或组织活动与管理方的肢体冲突,网络上也经常有人抱怨当年参战老兵被遗忘的说法,甚至建议国家应该出面隆重纪念等等。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当下的中国社会,究竟应该以什么方式纪念当年的中越战争?

针对一些问题我的看法如下,欢迎大家拍砖。

1、国家有意遗忘中越战争了吗?

没有,也不可能。尊重历史、以史为鉴是我们一贯的传统,毛伟人说过,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
如果有人有不同意见请拿出证据来。

在这里一定要分清隆重纪念和遗忘历史完全是两码事,根本不能等同起来。

2、国家应该隆重纪念中越战争吗?

当下中国面临的安全环境,还没有到必须由国家层面隆重纪念中越战争的地步。我自己的看法,越南人也真不配我们大张旗鼓地这样做。

作为国家层面,它的宣传都是有一定的政治目的的。如果我们高调这样做,是想达到什么目的呢?作为一个参考,可以从2005年9月3日的国家纪念活动找到一些端倪,这一天,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六十周年大型纪念活动在北京隆重举行。当天上午九时,在天安门广场举行向人民英雄纪念碑敬献花篮仪式,中国党和国家领导人悉数出席。这种国家规格的纪念活动不可能用于抗美援朝、对印、对苏和对越战争或自卫反击战的纪念,其原因就在于现实的必要性。面对矛盾不断的中日关系,以及美帝的私下纵容,国际上出现了一些抹黑二战国际政治秩序的杂音,在这种情况下中俄就需要增大嗓门向国际喊话,提醒人们注意日本军国主义的沉渣泛起。相比而言,等于掌掴美国、印度、苏联、越南那张老脸和大揭陈年伤疤的高调纪念抗美援朝、中印、中苏和中越战争或自卫反击战的活动就没有必要搞,平白无故地无端激化国家关系得不偿失,打个比方,如果印度或越南明天在他们的首都隆重纪念那两场自卫反击战的一场,我们会怎样看?在目前国家之间以和平为主流的前提下,低调处理反而效果更好。

所以说隆重纪念和遗忘历史完全是两码事,根本不能等同起来。
既然国家层面高调纪念中越战争的必要性不大,那么完全可以民间的方式,而且也是最好的方式,这也是世界各国通行的办法。

3、民间方式纪念中越战争是否都应该集中到广西、云南两地?
我认为不应该或者不赞成参战老兵们在规定的时间大规模集中到广西、云南两地。一是每人经济条件不同,没有必要给个人生活造成过大的负担,二是人多了给当地日常生活造成影响,即使去应该分散时间为好。当年广西、云南地方和人民为支援战争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应该给他们休养生息的空间。

4、民间方式纪念中越战争时提出生活困难诉求是一种合适方式吗?

可以理解但不可取。本来纪念活动就是为了回顾历史、追忆奉献和缅怀烈士的爱国主义精神的,在这种大前提下为其他不可能一时解决的问题表达诉求,只会引发更深层次的矛盾甚至发生遗憾的事情。如果发生了这种行为,其本身就会亵渎全体参战老兵的无私奉献和光荣历史,试问当年参战时谁会以解决个人家庭生活困难为前提条件?国外一些不怀好意的人无疑会幸灾乐祸。

5、以中越参战老兵的名义采取集会方式提出生活诉求合适吗?

应该通过正当渠道向民政部门提出,或由各级人大代表作为议案向人代会提出。如果以中越战争参战老兵的名义采取集会方式提出生活诉求,那么对其他自卫反击战的参战老兵就不公平。《中越战争秘录》一书曾提到“战争能”的说法,“老子打过仗”的情景在当今社会的纪念场合重演不合适,总让人感到这种纪念活动有变了味的印象。

中越战争对我们的正面影响要远远大于负面的,这场战争使PLA加快了强军建设的步伐,使我军昂首步入正规化建设的新征程。随着经济实力的增强,国家必须完善优抚政策使各类战争伤残军人和烈士家属更好地安渡晚年。

本文内容于 2014/2/23 0:56:18 被南海观察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