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卢麒元的《驳饶毅》


左派公知卢麒元,有一堆学衔,本以为是真学者。读了红歌会网卢的最新文章《驳饶毅》,发现此人不过是哗众取宠,没有学术修养。

饶毅中国知名生物学家。北京大学终身讲席教授、前任生命科学学院院长,针对网络热炒反转基因大豆,说“中文反转基因的人没有一位分子生物学专家”。这句话符合实际。水稻专家袁隆平不反对转基因。反转叫的最凶的是假冒伪劣学者专家张XX、戴X等等,他们出于政治原因,没有科学依据。戴X还提出加速发展中国转基因技术。

卢麒元承认自己“作为一个非分子生物学家,没有资格讨论转基因问题”,又说“这个问题涉及到我们每一个人的基本人权”;“世界已经有人明确地提出了基因伦理学问题”;“世界的生命归属(生物主权)不属于分子生物学家”;“当一个分子生物学家在实验室里改变或创造一些生物类型(改变了生物的命运)的时候,你们已经侵犯了其他生物的主权了”;“你们改变的不仅仅是某种生物的某种类型,而是其他所有生物(包括人)未来的命运!谁赋予你们这样的权力(暴力)”;改变这个世界的生命状态,哪怕是好的改变,“都应该尊重其他人和其他生命和神的意见”。

这是无知扯淡。没有人禁止非分子生物学家讨论转基因,但他们不懂生物科学是事实。饶毅院士也没有主张克隆人。如果改良种子之类研究“侵犯了其他生物的主权”,卢麒元想必不是靠喝西北风活命的,你吃每天鸡鸭鱼肉,萝卜白菜,也“已经侵犯了其他生物的主权了”,谁赋予你这样的权力?卢麒元研究中国经济,也是侵犯了中国经济主权了,谁赋予你们这样的权力?科学家研究人类疾病、动物、植物、细菌,也都侵犯生物的主权了?按照这种逻辑,世界一切科学研究都要停止。作为“香港沃德国际资产管理顾问公司董事局主席,深圳市金宗信投资有限公司董事,中国人中少有的几个真正懂世界金融经济的人”,说出这样的谬论,令世人可笑。

卢麒元说,“关于转基因食物是否有毒的问题,这是一个多么幼稚的问题!食物是一个多元对多元的选择。也就是说,有毒与否,是相对的,而非绝对的。人喜欢吃蛋糕,狗喜欢吃屎,不能一概而论。简单地说,食物不仅仅是一部分人或一类人或人的选择,谁赋予人或一类人或一部分人食物的选择权?更遑论是授予分子生物学家食物的选择权?在更广阔的权力分布问题上看,人类也是其他生物的食物选择之一,谁有权力剥夺其他生物对食物的自然选择的权力?难道,仅仅因为您是分子生物学家,您就拥有了上帝的权力吗?科学难道也是一种极权暴力吗?科学也可以赋予特殊人类某种特权吗?当真如此,分子生物学家与纳粹有什么区别呢?”

从这段话看,卢麒元说“科学家不要轻易跨越自己的学术边界”,对他自己是适合的,跨越自己的学术边界发表高论难免出笑话,出丑。左派某些人反对转基因,主要论据就是转基因食物有毒,甚至导致中华民族灭绝。卢麒元说这是一个多么幼稚的问题,不错。食物是多元的选择,与有毒无毒没有关系。有毒与否虽非绝对,但要有科学检验明确可食不可食的标准,各国食品药物检测部门干的就是这个工作。蘑菇可以吃,毒蘑菇不能吃。这就是人类赋予科学检测工作者的责任和权利。当然不能一概而论,一部分人或一类人或卢个人的选择吃有毒食品,吃狗屎,那是他们的自由。国家法律和科学家没有权禁止个人吃狗屎服毒自杀。“人类也是其他生物的食物选择之一,谁有权力剥夺其他生物对食物的自然选择的权力?”所以当卢麒元良心被狗吃时,任何人也不能救援。你拥有上帝的权力吗?科学难道也是一种极权暴力吗?如果你从虎口救人,“与纳粹有什么区别呢”?经济学家轻易跨越自己的学术边界,愚蠢荒唐如此。

袁隆平等生物学家培育优良品种,提高产量,解决几亿人吃饭问题,是科学家的仁慈和悲悯。卢麒元把这些有利人类的研究和希特勒种族灭绝纳粹法西斯暴行相比,以为他代表了真理,其实是混账逻辑。一些学者,更不必说假冒伪劣学者,到处招摇撞骗,显得特别的无知和幼稚,缺乏学术修养和学术道德。


本文内容于 2014/2/23 5:50:21 被牧野征夫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