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适曾说毛泽东的《蝶恋花》词在押韵上有硬伤

我是从下面这篇文章中得知这件事的:

胡适批评毛泽东的《蝶恋花》词:没法押韵![转载]
邵建
2012年03月02日09:13 来源:《党史博采》
此文最初刊载于《党史博采》,直接转载 我则是从人民网文史频道如下这个地址的页面上转载来的:
http://history.people.com.cn/GB/198305/198865/17273499.html
《党史博采》的官网的首页的左上角写明了此杂志是“中共河北省委党史研究室主办”的杂志http://www.dsbczzs.cn/index.asp

1959年3月11日,胡适读到大陆出版的毛泽东诗词,他在当天的日记中写道:

“看见大陆上所谓‘文物出版社’刻印的毛泽东《诗词十九首》,共九叶。真有点肉麻!其中最末一首即是‘全国文人’大捧的‘蝶恋花’词,没有一句通的!抄在这里:

游仙·赠李淑一

‘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扬,直上重霄九,/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 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

我请赵元任看此词押的舞,虎,雨,如何能与‘有’韵字相押。他也说,湖南韵也无如此通韵法。”……(后略)

楼主点评:湖南话与普通话不同,所以两种话的韵母、押韵会有所不同。而“音韵学”恰恰是语言学家赵元任的研究领域,胡适向他求教“舞”、“虎”、“雨”三字的韵尾(u、u、ü)在湖南腔、湖南话中是否与“有”字的韵尾(ou)相同?赵元任也说即便按湖南话的念法,这几个字的韵尾也是不同的。就是说毛泽东这首在押韵上有硬伤的《蝶恋花·游仙》绝对算不上词中的上乘之作。粤语歌翻成国语歌,或国语歌翻成粤语歌,为何都要重新填过词、写过词?就是因为粤语和国语在很多词上的读音、念法不一样,因此押韵就不一样,所以都要重新写过专门的、相应的词。

下面我们来看看诗词作品数量超过了宋朝陆游的香港著名词人林夕,在张国荣的歌《我》和王菲的《你快乐所以我快乐》中押韵押到了多么“神”的地步:

《我》

I am what I am

我永远都爱这样的我

快乐是……,快乐的方式不只一种

最荣幸是,谁都是造物者的光荣

不用闪躲(“躲”的韵腹、韵尾:“uo”)

为我喜欢的生活而活(“活”的韵腹、韵尾:“uo”)

不用粉墨(第1次押到了韵尾“o”)

就站在光明的角落(第3次押到了韵腹、韵尾“uo”)

我就是我(第2次押到了韵尾“o”,而且“wo”与“uo”音 相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第4次押了韵腹、韵尾“uo”)

天空海阔(第5次押了韵腹、韵尾“uo”)

要做最坚强的泡沫(第3次押了韵腹、韵尾“o”)

我喜欢我(第4次押了韵腹、韵尾“o”)

让蔷薇开出一种结果(第6次押了韵腹、韵尾“uo”)

孤独的沙漠里

一样盛放得赤裸裸(第7次押了韵腹、韵尾“uo”)

多么高兴

在琉璃屋中快乐生活(第8次押了韵腹、韵尾“uo”)

对世界说(第9次押了韵腹、韵尾“uo”)

什么是光明和磊落(第10次押了韵腹、韵尾“uo”)

这首词不仅在押韵上很神,而且在词意上也很神:“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天空海阔,要做最坚强的泡沫;我喜欢我,让蔷薇开出一种结果;孤独的沙漠里,一样盛放得赤裸裸”。下面再来看看连著名词曲作家高晓松都佩服得五体投地的,林夕的另一首词:

《你快乐(所以我快乐)》

原唱:王菲

你眉头开了 所以我笑了(韵母“e”)

你眼睛红了 我的天灰了

啊...天晓得 既然说

你快乐于是我快乐(押了韵母“e”)

玫瑰都开了(押了“e”韵)

我还想怎么呢(押了“e”韵)

求之不得 求不得(押了“e”韵)

天造地设一样的难得(押了“e”韵)

喜怒和哀乐(押了“e”韵)

有我来重蹈你覆彻(押了“e”韵)

高晓松在凤凰卫视的访谈节目中这样评价林夕:

我前两天碰见林夕,我说你林夕,“有我来重蹈你覆辙”那绝对天给的,因为13韵最难押的就是e这个音,一共才十几个字,不像江洋韵,那太多了那,有的韵有无数个字,上百字,上千字,e这个音啊,我说你都敢写,林夕,“你快乐所以我快乐”,什么最后还来一句,“有我来重蹈你覆辙”,我说这不只押的韵最巧的地方,而且意思完全提升一大块,我说这样,这种绝对天给你的,天不拿你手写,你自己去写你是不会写e这个音的,你没事冲那较那劲干吗,一共10个字,你想歌最少也得写12句吧。我觉得林夕是我见过的可能通天次数比较多的,真的是,你记得张国荣那个“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这句,大家说我急了我也能写,可是人家还有下一句呢“天空海阔,要做坚强的泡沫”我说下一句再追上来,你说“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大概我们也能写,但是再追一句“天空海阔,要做最坚强的泡沫”,完了!追不上了!一步追不上了!第二步也更不行了!我说林夕这个,你看那人,他就通天的能力,比你强,因为他眼睛看人整个样子都。 ”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为林夕(1961年12月7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4/2/22 19:09:13 被感谢CCAV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文人相轻这种陋习胡适一样免不了。词韵与诗韵不同,没有官定的规矩,以实际语音或者方音押韵也是可以的。宋人邓肃《菩萨蛮》中“廉纤细雨连天远,纱窗不隔斜风冷”押的就是方音。老毛自注说明“上下两韵,不可改,只得仍之”,也就是说老毛知道这阕词韵与常例有不同,他使用的就是实际语音加方音的方式押,所以才有胡赵二人说湖南话押的说法。油求辙与姑苏辙可以通押,只有雨字在韵外,而雨在湘潭方音里就读ru,同属姑苏辙,因此可以通押。词韵从来没有制式的规定,清代出了个《词林正韵》也就是以北方语音为主的版本而已,用它来套古词也有读不通的时候。诗之所以会被词取代,词以后之所以会有曲,就是词曲更自由宽松。这是发展的必然。现在学过近体诗的都知道,只要注明中华新韵,你用普通话语音写格律诗也是被认可的。有人会说什么国学啥的,MD,平水韵是陕西话语音,所以大学中文专业也没几个人能整明白,不搞研究,懂它何用?!胡适这些过气文人,气恼之余说点儿冷嘲热讽的话不奇怪,几个脑残以为捡了个钢鞭可以拿来打人,结果挥舞的是根狗尾巴草,可笑!

“小文人的矫情”怎么能看懂“开天辟地的豪情”?

3楼 机器专家
对的。解放以后,拍毛泽东马屁的人多极了。他的词是来自他深厚的国学基础,水平也很高。但他是主席,不是文学大家。别人一拍马屁,他一晕乎,有些诗或词就作的不好了,这难免啊。

看来带着镣铐跳舞是最好的?胡适不是这么能吗?他写过什么像样的诗词啊?是两个蝴蝶吗?


咬文嚼字,文人所为,拘泥旧格,岂能开天辟地?!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