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大郞并非矮穷矬,潘金莲乃千金小姐

在中国古代四大名着之一的《水浒传》中,有一对一直流传至今的着名的夫妻,他们便是武大郎和潘金莲,他们二人也是小说人物中讨论较多的。然而此二人真的就如小说中说的那样吗?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武大郎本名武植,山东清河县武家那村人。武植出身贫寒,早年聪颖过人,崇文尚武,是典型的一介书生,少年即考中进士,不久出任山东阳谷县县令。而被武家后世称为“老祖奶奶”的潘金莲,住在距武家那村1.5公里处的黄金庄。潘金莲乃知州家的千金,不说是大家闺秀也称得上是出身名门。史上的武潘二人和睦恩爱,育有四子。 绝非“卖炊饼”之辈 武大郎的墓碑铭文或许是澄清这些事实的最有力证据:

“武公讳植字田岭,童时谓大郎,暮年尊日四老。公之夫人潘氏,名门淑媛。公先祖居晋阳郡,系殷武丁后裔,后徙清河县孔宋庄定居。公幼年殁父,与母相依,衣食难济。少时聪敏,崇文尚武,尤喜诗书,中年举进士,官拜七品,兴利除弊,清廉公明,乡民聚万民伞敬之。然悠悠岁月,历历沧桑,名节无端诋毁,古墓横遭毁劫,令良士贤妇饮恨九泉,痛惜斯哉。今修葺墓室,清源正名,告慰武公,以示后人,是为铭记焉。”

铭文中的孔宋庄即是现今的武家那村。从文字中我们不难看出,武大郎虽然“幼年殁父,与母相依,衣食难济”,算的上出身贫苦,历经坎坷,但也绝非沿街“卖炊饼”的平庸之辈。相反,他“中年举进士,官拜七品”,而且“兴利除弊,清廉公明”,算得上是造福一方的父母官。而本是“名门淑媛”的潘金莲,却被后世描述成“裁缝家的穷苦女,九岁被卖做家伎”,且以“美女荡妇”的形象被流传并唾骂,实在是比窦娥还要冤,无中生有的编造使得原本贤良的县令夫人背负上千载恶名!呜呼哀哉!

如今,在我国北方的一部分地区,“武大郎”常被当作专指名词使用(就用法而言和流行于当下的“范跑跑”颇为相似),带有侮辱性的称呼一些外貌丑陋、身材矮小之人。并且在我们所能接触到的几乎所有小说及影视剧作品中,也都把武大郎描述刻画成“三寸丁,谷树皮”的“矬人”形象。这其实是对其真实形象的又一损毁。

1946年武植墓的发掘者依据比例和经验推断,其实际身高应该在1.78米以上。这样的身材就是在如今也算得上是伟岸。另外不容忽视的是,武植墓在当地“老坟”中规模算是比较大的,并且他的棺木用料是珍贵的楠木,这岂是一般人家所能做到?又岂是一般人所能享有的丧葬待遇? 惨遭好友“毁容” 那么武潘二人的真实面貌为什么会遭受历史残酷的“毁容”呢?据武植的二十四世孙武双福等武家后人介绍,原来其中另有因由。

早年贫苦的武植曾经得到过一位王姓同窗好友的资助,后来等武植做官之后,这位王姓同窗家境败落,于是便千里迢迢来投奔武植,希望能谋得一个职位。然而在武家一直住了大半年,为官清正廉明的武植也没有提拔他的意思。愤怒之下王某便不辞而别,为发泄心中怨恨,他便在回乡的路上四处编造张贴武潘二人的各种丑事,极尽污蔑损毁之能事。而先前武植得罪过的当地恶少西门庆更是与之沆瀣一气,煽风点火,添油加醋。很快有关武潘的各种谣言便传遍街头巷尾,而且版本颇多,其声誉遂遭受极大损毁。

然而,等到这位王姓书生回家以后才发现,武植早已为他重修了房舍,并购置了家当。这时候他才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无比的懊悔,并发疯似的回头揭撕自己沿街张贴的污蔑言论。然而谣言一旦传开,又如何能收得回?

后世的文学作品不论是《水浒传》还是《金瓶梅》,就文学创作本身而言无疑是非常成功的,其价值和地位在中国文学史上也都可谓是举足轻重。但是为了创作的需要或者剧情的安排,作者都不可能也没必要对这些“道听途说”的故事蓝本做史学家们一样的确凿考证。然而,在他们取得文学创作巨大成就的同时,无疑对这些原本用以污蔑诋毁的“谣言”的流传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我爱看历史http://www.52klz.com/tangsongyuanmingqing/102.html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