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8月20日,总部所在地上空浓云密布,过午下起了小雨。总部作战室弥漫着紧张的气氛。所有无线电台译电和有线电话,都编组好轮流值班的顺序,以保障战斗指挥和联络的畅通。

彭德怀和左权不时交谈,或听参谋人员汇报情况,或对地图沉思。晚上8时整,各兵团按预定时间发起攻击。各路指战员如猛虎下山,迅速扑向敌人控制的据点、车站、桥梁、碉堡。枪炮声、爆炸声、喊杀声,震撼着正太路和同蒲路、平汉路等交通线的指定地段。彭德怀一夜没合眼,等待着前线的消息。

21日天明时分,消息陆续传来。首先收到刘伯承师长发来的电报:陈赓旅连克碉堡4座,全歼守敌。完全占领了寿阳西南之芦家庄车站,将车站西10里的铁道、桥梁全部破坏。

紧接着,聂荣臻司令员来电,杨成武连克乏驴峪、北峪、地都等据点,歼守敌200余名。据点段内铁路、桥梁、碉堡、电线悉被破坏,万余民众参加了破袭。聂所属另一部,则完全占领了井陉煤矿,歼守敌百余,解放工人2300余人,矿井机器全部炸毁;郭天民部正猛攻娘子关;冀南军区徐绍恩团破坏平汉路邯郸至磁县段铁路5里。

晚上8点钟,贺龙师长发来战报:张(宗逊)旅全歼静乐东康家会守敌,毙敌200余,俘日兵10余名,缴获甚多……

21日、22日,正太、同蒲、白晋、平汉、平绥、津浦、北宁各铁路及各公路干线上的捷报一份份发至总部。根据彭、左指示,即向前线各部通报战况,并上报中央军委。

22 日午饭后,彭德怀和左权在作战室内听取战况,作战科长王政柱汇报实际参战兵力,正太路30个团,平汉线卢沟桥至邯郸段15个团,同蒲线大同至洪洞段12个团,津浦线天津至德州段4个团,邯郸至济南公路线3个团,代县至蔚县公路段4个团,北平至大同线6个团,辽县至平定公路线7个团,宁武、岢岚、静乐公路线 4个团……共计105个团。

王政柱话音刚落,左权说:“好!这是百团大战,作战科要仔细查对确数。”彭德怀说:“不管是一百零几个团,就叫百团大战好了。”当即和左权一起拟电发各兵团,并报中央军委,将此次破袭战役定名为百团大战。同日,《新华日报》华北版和新华社华北分社发布了十八集团军司令部参谋处关于百团大战的第一号捷报,以后逐日发布战报。百团在战的战况成为举国欣闻的消息。

百团大战第一阶段的破袭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亲临前线,担任正太路西段指挥的一二九师三八六旅旅长陈赓,在他1944年写的自传中,曾热情描写了这一阶段作战的情景:

“1940年8月,奉命参加百团大战,我以精锐之师,半月内毁灭(坏)了所谓敌人的‘大动脉’之正太路。”“一条完整的铁路,一时变成了破烂不堪的荒地。迫令敌寇尽数月之力重新建筑此路。百团大战遍及华北,敌寇兵力备受牵制。”

在这次破袭战中,聂部曾两度攻占娘子关,把国旗插在娘子关上。聂荣臻回忆说:“在侵略军铁蹄下生活了近三年的娘子关地区的同胞,看到八路军的红旗高高地飘在关头,兴奋得流出泪水。”

1940年10月15日,日军华北方面军向日本陆军省提出的《破坏修复情况》报告中说:“石太线被破坏之广泛及其规模之大,远非其他地方可比。” 在对八路军所用破路战术进行一番分析后又说:“关于爆破,从其实施效果判断,(###)事前对干部曾进行过相当教育。”③

第一阶段战役中,一个重大的胜利,是聂集团由杨成武指挥的中央纵队,在矿工的配合下,严重破坏了日军侵占的燃料基地井陉煤矿。日军独立混成第八旅团参谋泉可畏翁回忆说:“所谓井陉煤即炼铁用的粘结煤,当时是供给满洲鞍山炼铁厂重要的、不可缺少的原料。在井陉三矿中,最重要的是新矿,所受破坏最大。至少半年以上不能出煤。”

与破袭正太路同时,敌人在华北的交通动脉北宁、同蒲、平汉铁路被截断,其他纵横于华北的白晋、沧石路及各地公路线亦被截肢碎骨。北同蒲线铁路“受到了严重破坏”。

“同蒲线以西的各警备队大部分受到###袭击,孤立的小据点有些被全部消灭”。“###第一次攻势以破坏交通、通讯为目标,同时为取得精神的效果,在这些方面的破坏是相当严重的”。

八路军发起的突袭,使华北日本驻军一时间陷于慌乱之中。

8月20日夜,晋中地区大雨,正太路各据点的日军有的在睡梦中就一命呜呼,有的惊起抱枪赤身应战。

守备正太路东段之日军独立第四旅团司令部“开始根本弄不清楚各方面的情况,经过二三天后,才逐渐判明”。③

负责正太路守备的日军一一○师团“20日夜接到独立混成第八旅团的电话报告,得知石门附近情况,但以后电话不通,情况不明”。21日该师团长饭沼守(中将)“得悉石太路全线遭敌袭击”,23日方派兵“前往井陉地区增援”④。

日本在山西的最高军事当局、驻太原的第一军司令部,“21日从旁系电话中收到第一次报告说:‘石太路到处正遭八路军袭击……’,但以后再无更详细报告。有线、无线电话完全不通,立即陷入情况不明状况”⑤。

日军华北方面军在其《作战记录》中记载说:“盘踞华北一带的###,根据十八集团军总司令朱德的部署,发动了所谓百团大战,于昭和15年8月20日夜同时奇袭我交通线及生产基地(主要是矿山)。尤其在山西,其势甚猛”。“这次奇袭完全出乎我军意料之外,损失重大,恢复建设需要相当时间与大量资金”⑥。

日军从华北方面军司令部到军、师、旅、联队,据点守备都受到强烈震动。

百团大战第一阶段的破袭战完成了预定任务,这次破袭巧妙而又大胆地利用敌人以小国凌大国、兵力不足的弱点。日军华北方面军在其1940年制定的华北《肃正建设实施纲要》说明中,虽已看到自身在军事上的“长期分散配置,使各部队很容易陷于被动守势”。⑦ 但由于兵力不足,惧怕“过早地将分散配置集中,治安将会重新恶化”。⑧ 针对敌人的分散配置、集中使用,彭德怀以同时发动,分散出击,使其陷于首尾不能相顾的境地。敌人不得不承认,八路军取得了“奇袭的成功”。⑨

在第一阶段战役胜利的形势下,8月31日,彭德怀给各兵团发出扩大战果、彻底毁灭正太路和同蒲路的忻县—朔县段,使3个根据地(晋察冀、晋西北、晋冀豫)连成一片的建议。

这个建议低估了敌人对交通线的修复能力,低估了敌人利用现代化交通工具迅速增援兵力的能力。在这个建议发出后的第三日,即9月3日,敌援兵约2万余人抵正太路东西两端,企图夹击八路军。此前,小批援兵已陆续进入正太路作战,日军驻太原飞行大队连续出动,与其地面部队联络,猛炸八路军阵地。彭德怀和左权看到“ 扩大战果已不可能”①,放弃以上建议,命出击兵团即日转移兵力,准备完成第二步计划。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