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武警总部下发新规定:副军职以下干部取消专车

中央“八项规定”和“六条禁令”以及中央军委的“十项规定”公布后,武警总部很快下发了《武警部队领导干部和机关公务用车问题专项治理工作实施方案》,武警湖北总队立即落实相关规定,对超编配车、公车私用等现象进行整顿。

“清理超编、超标、超占车辆首先是从总队领导自己开始的。”总队分管车队的副参谋长邹利华大校说。

总队按照要求,除了两名主官 (副军职)各自保留1台工作用车,两名副军职退休领导共用1台车外,其他常委及部门副职均取消专车。

今年元旦,总队一名常委下部队检查工作时接到一个亲戚的电话,想让他派车把自己从武汉送到随州办个急事。但这个亲戚等来的“专车”不是军车,而是那名常委自己掏钱租的一辆出租车。

“军车就应该用来履行军务,不能挪为它用。”这名常委觉得自己的做法很自然。

清理超编、超标车辆后,武警湖北总队沿袭了30多年的“副师以上干部配备专车”的政策就此止步。他们和团以下干部的公务用车全部由车管部门统一调配使用。

此外,总队机关还将超标的8台大排量越野车,分流到恩施、十堰等山区部队,用于官兵执勤、查勤和处置突发事件使用。还清退超占基层用车11辆,充实到执勤部队,10多名驾驶员被“请”出汽车队,重新回到了训练场。

他们对全总队现有车牌进行逐牌审查,停发超标车牌证5副,停发拟退役报废车牌证12副,回收旧牌证342副,同时拆除违规安装的5套警灯警报装置。

总队还制定了严格的军车管理措施。在车队调度室,电子屏幕上有两行标语格外醒目:“依规出车,按章行驶。”调度室内的电视背景墙上,滚动播放着车辆派遣相关细则。

下士熊琦是车队的一名驾驶员,去年国庆节,一名正团职干部带他的车去检查部队,检查工作结束后,那名干部想让熊琦送自己回趟家,他的老家距离武汉不远。

两人为去不去发生了争执,这名干部生气地说:“我带车,你得听我的调遣。”熊琦说:“听带车干部的没错,但我不敢违背‘不能跨区用车、不得公车私用’的规定啊。”

“车队的‘驾驶员管理规定’就是‘紧箍咒’。如果我把车开过去了,自己可能会被停车,甚至调离岗位。”熊琦回忆说。

结果是,那名干部气呼呼下车,自己“打的”回了家,他则开车返回车队。熊琦把干部“撂”下车,不但没有受到批评,反而得到了领导的表扬。

“不能去的地方,坚决不去!”车队指导员伍小星经常这样教育官兵们。

在车队每一辆车的驾驶室里,都贴着一张“温馨提示”,上面写着:“严禁出入地方宾馆、高档饭店、娱乐场所、旅游景点等地,严格遵守交通规则,不得超速行驶、强行超车、占道加塞、闯压红线、违规停车!”

“车队觉得‘高档饭店、高消费场所’说法太笼统,还把驻地哪些地方属于‘两高’场所都列了出来。”伍小星说。

正是这样细致入微的引导和提示,让军车驾驶员们一直保持着清醒的头脑。去年,武警湖北总队与驻汉部队开展联合清查纠治军车活动50多次,没有发现违规现象。

在不少人眼里,军车驾驶员似乎很风光。但在武警湖北总队,军车驾驶员不好当。

现在,车一派出,调度室的“提示短信”就会发到带车干部手机上,提醒带车干部车已派出,请按时回场。此外,每天11时和18时,调度室必须与在外的驾驶员通一次电话,了解执行任务情况,提示按时归队。

驾驶员、四级警士长李峰拿出一部手机说,这是一种部队专门配发的“三防”(防上网、防泄密、防摔)手机,驾驶员人手一部。它最主要的功能还是定位,有了它,调度室和队干部随时可以知道车辆在哪里、在干什么。

去年,李峰的妻子生病住院,有一次他开车办完公事后,想绕道去看看妻子,但一想到人车都在监督之下,最终还是忍住了。

车队队长樊斌说,为了杜绝公车私用,他们制定了派车、用车、回场全程监控模式。用车“一事一单”,即一件事一张派车单,没单出不了门。

去年,总队一名主官坐车外出,驾驶员出车时拿错了派车单,被大门口哨兵验单时发现,果断阻止了车辆外出,哨兵因此还受到总队领导的表扬。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