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海军网2月22日报道,2014年1月1日上午,中国第一艘航空母舰辽宁舰完成为期37天的南海科研试验和训练,返航靠泊青岛母港。

军方公布的辽宁舰大型特混编队航拍照片显示,中国海军数艘最新型的驱逐舰、护卫舰侧卫航母。

此次远航训练首度组织以辽宁舰为核心的编队航行训练,作战系统各项战技术指标获得进一步验证,并带动了海军舰艇、潜艇、飞行部队实战化训练。

大国重器开始“新兵拉练”

2013年2月26日,辽宁舰当年度首次出海,并于次日靠泊青岛母港,向世人揭开我国首个航母军港的神秘面纱。岁末的南海三亚军港成为辽宁舰的另一座“行营”,辽宁舰率领航母编队一路沿海岸线南下穿越台湾海峡,在三亚军港靠泊补给后驶向更加浩瀚的南中国海。

如果把2012年9月辽宁舰交付列装比作一名新兵入役,2013年多次出海科研试验和训练,如同新兵训练开始进入实战化训练“热季”。

在海军转型建设中,辽宁舰及其战斗群正在扮演“先行样板”角色。辽宁舰担负的战斗群信息指挥平台功能,需要对水面、水下、空中几百公里半径的各个信息通道的信息源进行汇总、分析、综合,实时为指挥员战场决策提供信息支撑。

一位接近海军人士透露说,航母列装给海军带来的转型是全方位的,不管从体制编制、训练模式、装备平台,以至后期战斗力生成模式、用兵战略等等,都在与解放军传统理念碰撞交锋。以最简单的人员管理为例,航母两千多舰员分散在三千余舱室,如果采取传统管理方法,恐怕将行动指令传达到单兵都十分困难。

在这艘真正意义上的现代海战平台上,官兵需要的是“静下来、手指动起来、大脑转起来”的新型作战训练模式,与解放军传统的“跑起来、喊起来、动起来”的训练模式迥然不同。

2013年5月,装备有舰载战斗机、教练机和反潜救生警戒勤务等诸多型号舰载飞机的海军首支舰载航空兵部队正式成立,这是我国航母发展中的又一里程碑事件。

舰载机是航母之翼、航母之剑和航母千里眼,舰载机水平是航空母舰武器装备水平的主要标志,是航母战斗群实施远程预警、海上防空、战略威慑和纵深打击等任务的主要兵力。

舰载航空兵部队的成立就如同辽宁舰的“新兵授枪仪式”——接过钢枪,辽宁舰自此成为真正的“钢铁战士”。

舰载机可延伸母舰的作战半径,也是母舰的空中保护伞,航母则为舰载机提供了起降平台,是舰载机的海上基地。

2013年,舰载机试验训练一直紧锣密鼓。6月,歼-15舰载战斗机完成首次驻舰飞行和短距滑跃起飞训练,中国首批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和着舰指挥员通过航母资格认证。9月15日,成功实施最大重量起降试验,此举意即歼-15舰载机可按设计最大载弹量出征,实战性能初露峥嵘。之后,多型多架舰载机实现了复杂气象条件下短时连续起飞回收作业。2013年8月,军委主席习近平到辽宁视察调研军地工作时,专程登舰参观并试乘歼-15战机、观看陆基起降训练,军方网络媒体随之大尺度公开习近平视察航母平台和舰载机细节照片。2012年12月视察海口舰、2013年视察驻三亚部队后,中央军委主席短短九个月时间第三次视察海军部队。这在人民海军历史上尚属首次。

试剑南中国海

2013年11月26日上午,辽宁舰从青岛母港解缆起航,在北海舰队导弹驱逐舰沈阳舰、石家庄舰和导弹护卫舰烟台舰、潍坊舰伴随下首赴南海。

这是中国航母编队的第一次公开露面。

从青岛母港起航后,辽宁舰及导弹驱逐舰沈阳舰、石家庄舰,导弹护卫舰烟台舰、潍坊舰就引起了国内外媒体的高度关注。在海上,还有另一种“关注”也始终如影随形。一些国家的舰艇、飞机,试图靠近侦察辽宁舰,海面上,经常游荡着一些不明意图的渔船,对此,辽宁舰保持高度警戒。

辽宁舰航母战斗群进入南海后,于11月29日停靠三亚。辽宁舰南下行走一路,美日军机也跟踪侦测一路。从11月22日开始,美国两个航母战斗群以及日本“伊势”号准航母已经部署到南海地区,与辽宁舰的到来“不期而遇”。

“新兵”辽宁舰遇到了重重挑战,它既要面对海上美日舰机的侦测干扰;既要经受气象、海情和航线等复杂因素的考验,又要面对尚未见底的装备风险考验。

中国海军舰队群为辽宁舰南海试航提供了优良的安全保障,在遭遇美国战舰“考本斯号”时表现得淋漓尽致。

12月5日,美国海军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考本斯号”在南海海域监视侦测辽宁舰训练时,与辽宁舰外围警戒的中国两栖登陆舰上演“遭遇战”。

中国舰长置身于航母战斗群的区域防空保护中,指挥战舰驶向“考本斯号”并突然急停转弯,使得“考本斯号”只能停止前进以防相撞。海上惊险一幕让美国海军唏嘘不已,并通过美国国防部向中国提出抗议声明。

民间人士对此颇有不平之意:明明是美国海军在辽宁舰四周侦测,海军战舰反复敦促其离开无果,最后只得采取“危险动作”,却竟然被美方“倒打一耙”?

由于辽宁舰最初改装于一艘苏联时代旧航母,中国在续建改装完善过程中加以消化吸收再创新,势必逐步掌握航母建造规律特点,将各方资源都集中到下一代国产航母研制过程中。

海军军事专家李杰认为,航母编队要在实践中发现问题,通过从北部海域到南部海域展开训练,在不同的环境中、在与他国出现的具体事件中发现问题,才能不断提高性能,为下一代航母的建造打下坚实基础。

辽宁舰是否驶向更远海洋试航训练尚未得知,航母数量的新话题又引起关注。按照国际上航母编队通行的“三一原则”,一艘值勤,一艘训练,一艘维修,至少要有三艘才可以形成内部循环,只有一艘可能会首尾不能相顾。外界一直对中国国产航母建设高度关注,中国国防部也多次表示,中国不可能只拥有一艘航母。

未来辽宁舰只有到更远大洋进行实兵操练,才能检验舰艇的性能优劣,才能磨练官兵的作战意志和战斗技能,从而锤炼出真正的“蓝水海军”。

打造远洋舰队

2013年,中国海军在军事装备上取得了较大突破,除辽宁舰顺利完成多次训练外,海军一大批新型舰艇先后入列也是一大亮点,其中包括各种新型驱逐舰、新型护卫舰及万吨级远洋补给舰。三大舰队马不停蹄赶赴上海、广州、大连等船厂接收新舰,似乎已成为航母效应的生动注脚。航母编队的问世促进着中国海军造船能力、科技研发能力乃至整体装备水平的进步提高。

2014年1月8日上午,中国海军新型导弹护卫舰——吉安舰在上海举行入列命名授旗仪式,正式加入中国海军战斗序列。有媒体根据公开报道统计,2013年以来已至少有17艘新舰艇入列海军。吉安舰新年伊始入列,延续了海军新舰艇持续密集入列的势头。

“长期以来,中国海军装备基础差、底子薄、数量少,和周边其他主要国家相比不具有优势。”海军专家刘江平表示,随着国力增强,维护国家海洋权益的需要越来越突出,国防科技水平也得到提高,势必就要对海军装备进行更新换代,这才使我国军舰的发展进入“快车道”,无论建造数量还是水平,都出现了“井喷”的现象。

“近年来已经和其他邻国通过谈判解决,陆上边界的绝大部分局势比较稳定,现在中国面临的主要威胁来自海上。现在中国的能源对外依存度增加很快,原油对外依存度高达56%,对外进出口货运总量的大约90%也是依靠海上运输。保护海上通道安全,这是一国海军的责任。”在海军军事学术研究所研究员张军社看来,在目前的国家安全形势下,我国需要一支更强大的海军。

中国海军经过64年的建设,现已形成了较为完整的兵力和装备体系。过去由于缺乏航母编队这样的大型综合性作战力量,海上兵力难以形成有机的作战整体。从军方近期公布的航母编队的照片看,辽宁舰周边箭式呈列近十艘各型舰艇,无论从规模上还是从数量上讲,已形成了航母编队的雏形。

据公开报道显示,辽宁舰航母编队在南海海域进行科研试验期间,重点组织多个型号飞机、舰艇和潜艇进行作战系统综合研试,探索形成航母编队综合指挥协同能力,试训效果态势良好。

航母编队的成功试训,对海军建设和发展将有很强的牵引带动作用,此番南海试剑牵引着海军大批舰艇和飞机全面系统跟训,长远看甚至关系未来武器装备的配套与协调发展。

航母编队的成形,使得海军舰队发展成为几乎囊括所有舰种及多机种的综合组成,活动范围也不再局限于“家门口”的近海近岸海域,而是延伸到中远海海域乃至大洋,航母编队的驱动下,中国海军开始打造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远洋舰队。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